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兰兰
兰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34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6-10 15:45)
标签:

杂谈

    二十年前,也就是1991年,我参加了高考,当时18岁,正是花样年华。可惜花样年华的我正在高考的漩涡里面不能自拨。那时候,并不是所有的应历届高中毕业生都能参加高考,而是先要参加据说由昌吉州统一组织的预考,预考上线的毕业生才能参加正式的全国统一高考,名额有限,每一个人都是潜在的竞争者。每一个人都在家里挑灯夜读,却在同学面前装出一幅对高考不以为然的样子,大家都在暗自较劲。我当然也不例外,脑袋清醒的时候做数学物理化学,不清醒的时候就背政治生物英语单词,脑力及体力都处于透支的状态。到7月7号正式高考,我整整流了一个多月的鼻血,还不敢让父母知道。天天晚上都做相同的梦,梦见自己没有考上大学,提着脏脏的筐子在铁路边上捡煤渣,偏又什么都看不见,只好哆哆嗦嗦地四处摸煤渣。大概是近视眼,晚上睡觉不戴眼镜,以至于做梦不清楚吧!一直到三天半考完(语文数学物理化学政治英语生物共计七门课),才算是稍微改善了状态。估完分后我终于可以畅快地睡去,把报志愿这样的活完全交给了爸爸妈妈。他们极为负责地根据我的估分,为我选择了学校和专业,使我得以顺利被录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失去孩子之后,我一直处于比较颓废的状态。同事们说我变了很多,并且好意劝慰我要鼓起勇气,打起精神,养好身体,好再次怀孕。我想我暂时很难再回到怀孕前的状态,毕竟事情过去仅有两个多月。我总觉得心里压了块大石头,让人喘不过气来。我也曾经想过去看心理医生,却被老公阻止了。在他看来,遇到这样的事,心理不痛快是很自然的事,不必把自己搞得像是生病了似的。我想想也是,尽管仍然很痛苦,但比起前些日子,已经是好多了,忘却痛苦需要一个过程,只是需要通过努力,尽量缩短这个过程,也让自己尽快得到恢复。

  我是软弱的,经不起太多的波折。这些日子无所事事,正是我所需要的。我需要慢慢释放自己因为放弃孩子而产生的内疚,或者是重新树立起当妈妈的信心。我想彻底颓废一段时间,又不想把这种不良的情绪传染给身边的亲人和朋友,于是我便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回味痛苦,在一遍遍撕裂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9 16:39)

    周六回昌吉探望父母,发现妈妈居然在给爸爸缝老衣,也就是寿衣。这让我感到很惊奇,我对她说还早呢,急什么急啊?妈妈说是爸爸让做的。她还说,这其实是你们做子女的该操心的。在乡下老家,子女往往会把这些早早给父母准备好的,譬如,外公是在六十岁时,由四个子女分别出钱,他老人家亲自监工打了一副棺木,直到八十一岁高寿去世时,棺木放了整整二十年。据外公说,看到棺木,他会感到踏实。爸爸说院子里的老人们的老衣,或买或做,都准备了,就他没有。妈妈见我们姐妹三个都指望不上,于是决定亲自做,先做爸爸的,再做她的。

    对于父母的想法做法,我虽不赞同,却也不能反对。按老家的说法,老衣要有七件:衬衣衬裤、棉衣棉裤、外衣外裤、还有一件棉袍。最好都是绸缎的,棉花也是新的。这些已经成为衡量子女是否孝顺的重要标准之一。我虽然没回过老家,对老家的这些习惯不是很清楚,但也听说过一些。比如,老家的人会在父母去世十周年的时候大办一场,烧些纸房子啊、纸车啊、纸手机之类的,花销也有三四千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笔

    空月子,顾名思义,就是坐月子却没有孩子,每个准妈妈最不希望发生的事,却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从去年“十一”得知怀孕起,我就一直坚信自己会生一个聪明伶俐的宝宝,并且早早给孩子取了小名,男孩就叫辰辰,女孩就叫晨晨。尽管妊娠反应强烈,但我的希望却与日俱增,甚至我都畅想到了孩子大学毕业,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找个什么样的对象。总之,心里充满了即将做母亲的幸福感!我也从来没想过,在孕育的过程中,会遇到什么波折。

    不幸发生在产前诊断的一个必经程序,三级B超。这一天让我终身难忘:2月14日早上,当我按约好的时间赶到医院时,排在我前面的一个孕妇刚检查完,是个绝望的结果:她的胎儿是脊柱裂,脑积水,B超屏幕上一个清楚的影像,孩子的一条腿是残缺的。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我的心头。果然,我的检查结果也令人心碎,B超大夫检查了很久,出了报告,诊断孩子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并告诉我说最好尽快引产。我彻底傻了,除了哭,,对大夫的话一句也听不进去。老公急了,打断她的话说了一句,我们去别的医院。在接下来的一周内,我们去了几家大医院,结果依然。咨询产科大夫,女大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3 14:34)
标签:

杂谈

    有一阵子没写博了,大概是太懒的原因。其实不光是写博,而是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只想上网玩游戏或者看电视,除此之外,似乎什么也不愿做,更不想思考,人真得懒成了寄生虫了。前天晚上在院子里碰到了樊老师,他笑着说哎呀,你小胖了些啊。我也不禁地笑了,心想樊老师说话还是挺委婉的,我哪里是小胖啊,是大胖啊,照镜子,双下巴已经很明显了,腰更是粗了不少,前几天买了件衬衫,居然得买170号的,要知道我的个头只有160,杯具啊!

    上一星期跟王老师、孙主任一起去南门听了三天的课,内容是社会性别与政策的制订。主要是针对党校系统教师的培训,属于联合国的一个基金项目。本意是想在党校系统开设有关社会性别的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9 18:02)
标签:

杂谈

我的老同学晶晶曾经跟我说过,人老的三大标志是:贪财、怕死、睡不着。想想看倒还真有那么些道理,可我觉得爱怀旧似乎更能证明人老了。譬如说,前几天,我跟老公看了两部老电影,一部是《许茂和他的女儿们》,还有一部是日本的老电影《追捕》。老掉牙的电影,两人居然看得津津有味,而老公更离谱,昨天晚上趁我睡着了,居然一个人又把《追捕》看了一遍,今天早上居然还在念念不忘那个“真由美”。

其实“真由美”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并不能算是美女,因为银屏中的美女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化妆品类的广告中的美女,更让人感觉像是人间仙子。可老公这个老男人似乎视而不见,反倒把这个看似再普通不过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14 11:51)
标签:

杂谈

   

其实给这篇文章命名时,我原本想起成“我的理想”,这更像是小学时的一篇主题作文,而学生时代也写过这样的作文,比如说想当一名宇航员啊,或者是科学家啊,或者是外交人员什么的,诸如此类的理想,都会被老师在评语中表扬一番。后来慢慢长大了,也不那么理想化了,就想当个会计啊,出纳啊,司机什么的。等工作了,自己挣钱了,直到结婚了,回过头来再想想,我最想当的居然是家庭妇女。

所谓“家庭妇女”,过去称其为“家属”,就是没正式工作的那种,我妈就是。她从二十出头来新疆,跟着我爸住过地窝子,怀着我在九个月的时候,还赤着脚打土块,据她自己讲,打十块土块可以挣两厘钱。三个孩子全是她自己一手带大,奶奶没帮上一点忙,大概是嫌我们家穷罢,或者是嫌我们姐妹都是丫头罢。后来,爸爸调到某县一火电厂,妈妈当不了工人,只好当临时工去加煤。这家伙,过去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2 18:01)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终于能上博客了。

    昨天浏览自己的博客,居然有点陌生。

    停网之后倒是写了几篇,以后慢慢地再发吧!想来网刚刚通,大概审查的比较严吧。这倒不是说我的博客内容很激进,但毕竟有些敏感的字眼。不过,再重新读自己的文章,还是蛮感动的。

    以后得勤快点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6 20:50)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今天忙了一下午,一直加班到七点以后。其实并不是厌烦加班,而是加这样毫无意义的班让人觉得实在是窝火。因为下周一教学管理单位来进行期中教学检查,因此这周末之前一定要把相关的档案准备齐全,当然免不了要补些旧材料。可能是有人犯糊涂,结果一些材料补好了,才发现原来就有。气得一位老师直抱怨。很多工作都是重复,而且是没必要的重复,这样的加班不窝火那是神仙。

    我历来痛恨所谓的教学检查,无非是教学大纲啦、讲稿啦、学生评教啦之类的,形式化,像西北政法大学贾宇教授所说无异于“教鱼游泳”。因为一同事小田田是贾老师的研究生,所以非常关注此次西北政法大学的申博失利。她说,贾老师认为,一名好老师不在于他教学材料是否完备,而在于学生们的口碑。我很羡慕那些真正的大师们,端着一杯茶,在讲台上侃侃而谈。而事实上,在大多数高校,老师们要准备厚厚的教案、讲稿之类的,或者背着沉重的电脑来上课,检查一名教师是否认真上课,纯粹就看这些外在的形式。至于给学生们传授了多少知识或者思想,则一概不论。到头来,老师们成了彻底的“二道贩子”,只管跟学生讲自己看来的听来的,从来不加自己的思考,或者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3 20:23)
标签:

杂谈

分类: 叙事

    采红菱是江苏民歌,最近因为黑鸭子而迷恋上了这首歌。

    上周二,也就是下大雨的那天,我应同学思思之邀,去人民大会堂看红歌会。说是红歌会,其实也没有什么革命歌曲,表演者也只有三个:新疆爱乐乐团,新疆胡杨组合,黑鸭子组合。

    新疆爱乐乐团并不出色,女职员胖的胖,瘦的瘦,很少有标准的。演奏还算流畅,但给人感觉似乎有杂音,不干净。观众的掌声有些勉强,好像后排有托(掌托)。

    新疆胡杨组合在广播上老做广告,因为有上海腾众赞助,于是冠上了腾众的名。四个男子,唱得虽不整齐,倒也雄厚,和声也还不错。不过,演出完毕后,我对他们的印象也就模糊乃至消失了。据说他们去年还是前年,曾经出现在中央电视台的星光大道上。

    黑鸭子真得已经在走下坡路了,除了唱的那首《采红菱》极好外,其他的歌曲都平淡无奇,甚至乏善可陈。我带了军用望远镜,镜头里清楚地显示了她们的普通,照思思的话说,没有星味。

    因为下大雨,没带伞,人多又打不上车,淋了雨,心想还真不值。好在一首《采红菱》一直在耳边缭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