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饭饭2000
饭饭200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00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中转站
博文
(2008-07-03 19:03)
标签:

杂谈

分类: 重笔涂抹

读完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后我只有一句话说,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我的老师马步升先生说的,他说伟大的小说都不像小说。

 

随心所欲的叙述,不断中断又不断重头再来。跳跃式的画面剪辑,一些絮叨,还有一些毫不修饰的描写。平淡的语气,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波澜不惊地回忆逝去的年月那种语气——如果我不是有一点阅读经验并且知道这本著作的巨大声誉的话,我大概会像小时候读《红楼梦》一样觉得索然无味。但是作者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比我们更洞悉“写作”的奥秘,因此她才能这样漫不经心,这样游刃有余。

 

  “他把她的连衣裙扯下来,丢到一边去,他把她的白色三角裤拉下,就这样把她赤身抱到床上。然后他转过身去,退到床的另一头,哭起来了。她不慌不忙,既耐心又坚决,把他拉到身前,伸手给他脱衣服。她这么做着,两眼闭起来不去看。不慌不忙。他有意伸手去帮她一下。她求他不要动。让我来。她说她要自己来,让她来。她这样做着。她把他的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重笔涂抹
事物的发展往往遵从古怪的逻辑,在时间的流逝中,有些东西已经面目全非。我写下面这一段文字的目的只是想说明“知识分子”不是我们这些人,不是你也不是我,并不是读过几本书、喝过半瓶墨水就可算作是“知识分子”。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愿意把我们这些人称之为“文人”,即便这样一个称呼我依然觉着我们不配。

 

我们在言说,却不是在表达自我真实的内心世界;我们在钻研学术,却不是为了追寻某个真理或者承担某种责任。一切都太世俗,太功利。我们自然也会常常地摆出一副“愤世嫉俗”的可敬姿态,但真正关系到切身厉害时我们都学会了顺风转舵,三缄其口。

 

我们似乎也在“承担”,但在被体制内部的一块红布蒙上双眼的时候,这种所谓“承担”不过是利益的驱动而已。可悲的是我们以此自我安慰,更可悲的是我们像磨道里的驴子一样,已经习惯了我们的“眼罩”,也习惯了这种安慰。

 

听说有一种蔬菜叫做“空心菜”,中国的所谓“知识分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1 12:28)
标签:

杂谈

分类: 饭渣口水

认识“兰州帮”,跟清水有着莫大的关系。

 

时间是2008年6月19号。当天上午去学院交了一些表格,中午请桃子、金冠、张娟吃饭,完了去党校开牌局,下午4点半散场。“昏睡”是娟娟的专利,娟娟总是黄昏时困意来袭,便小憩片刻,美名曰“昏睡”。我回到房子里正准备“昏”一下,却接到一个电话,一看,是清水。

 

清水兄,河南人,来兰州创业已经半载。杂谈群里认识,正如我在前面一篇文中所说:“虽然我们的友谊只是存在于一个虚拟世界,我想随着时间流逝,它终将会从网上来到网下,从虚拟进入真实。而且这友谊不是一时两时、一月两月,甚至也不在说与不说之间,而是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清水兄当年为办厂全国勘察,借机见了各路英豪,老林、潘姐、依然姐、梦冰……简直让我羡煞。后来厂址选到兰州,巧了,饭在兰州。万事开头难,办厂途中有种种意想不到的困难。清水打过几次电话过来,饭一介书生,无权无势,连点社会关系也没有,除了出出主意外给朋友一点忙都帮不上,心中耿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09 12:43)
标签:

杂谈

分类: 重笔涂抹

我没有认真地读过托尔斯泰,但是我承认,在我认真读过的作家当中,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最让我钦佩和敬仰的。不止是钦佩与敬仰,他甚至让我感到恐惧。

 

我还记得当初我读他的《卡拉马佐夫兄弟》的时候,我完全被惊呆了,我想,世上竟然有这样的小说,而我竟然现在才读到。我甚至产生了只有在我的初中时代——那时候我阅读我能找到的一切印着文字的纸张,在穷乡僻壤可供阅读的东西太少了——阅读经典时才有的经验,在一种狂热的喜悦中,我不得不一次次中断到我的阅读,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是担心我会很快把它读完。我深陷其中,欲罢不能。一旦当我拿起那本书,我就消失了,因为我被它完全吞没了。

 

现在我在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我已经读了大概一周时间了,断断续续。我还是不得不一次次放下我手中的故事,有两个原因,第一我怕把它很快读完,第二,说实话我有点承受不了。我读过的小说不算少了,从技术的角度考虑,有时候我觉着矛盾的顶点就要到了,火山要爆发了,但是作者又突然给它一点缓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重笔涂抹

谈起童年的事情倒不是因为儿童节。昨天跟娟娟在“避风塘”坐了一下午,时间散漫,话题也散漫,除了漫不经心的气氛外,我们聊过的话题之一就是童年无忧无虑的欢乐。

 

娟娟,大号何荣娟。皮肤很白,白得很,雪一样白,棉花一样白,死白,贼白,白得像天上的云,白得像刚出锅的馒头。面如满月,五官长得和蔼可亲,不给人距离感。体稍丰,大眼睛,用月的话说,“墩墩的可爱”。一说体稍丰,我就想起薛宝钗。《红楼梦》中那一段可真妙。大概天很热,就像这两天的天气,薛宝钗热得都出汗了,宝玉看见了,就到跟前说什么姐姐颇似杨贵妃。宝钗问怎个像?宝玉口没遮拦,说了一句“体丰而多汗”,让轻易不动气的宝钗又羞又恼,差点失态。倒是让站在身后的小心眼子林黛玉暗自得意了半天。

 

娟娟个子高,举手投足动作舒缓优雅,仍然称得上风姿卓越,气度不凡。

 

“娟娟啊,把你放到陇南去,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天才诗人写给天才画家的一首诗
  ——海子《阿尔的太阳》评析

*海子抒情诗生涯中第一首成功的作品。

*全诗用第一人称,仿佛弟弟在向哥哥深情倾诉,这首诗更容易让人窥探海子的内心世界。

*这首诗表明,1984年4月,海子已经选择了自己的命运。

 

对于一些天才人物,在他们生前,我们的世界有时的确显得太过苛刻,梵高是这样,海子也是这样。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正是我们世界的麻木不仁,残害了他们的生命。

 

贫困的梵高,多病的梵高,神经质而且天才的梵高,为了使自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7 02:04)
标签:

杂谈

分类: 重笔涂抹

5月12日,周一。下午去给学生上课,《经济学》。在讲台上刚翻开书,还未开口,忽觉下面骚动。后排同学已有人往外面冲。也许是我站着的缘故,瞬间感觉一晃,只当是自己生理反应,压根就未想到地震。后面吵吵嚷嚷,未明白怎么回事情,问学生,说是地震了。学生面有慌色,我还当他们大惊小怪,示意继续上课。抬头时,却看见教室顶上灯管,正在晃来晃去。片刻后接到通知,让全体撤出。

 

我在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那一刻大概是12日下午2点31分。

 

5月13日,周二。当天一早就知道发生了特大地震。有老师估计死伤在10万以上,觉着他在危言耸听。

 

5月14号,周三。要去往昆明,地震故,只能乘飞机。平生第一次脱离地面几千英尺,颇兴奋。空姐个个笑容可掬,但并不觉美貌。一小时后,到成都双流机场,为地震故,滞留三小时。为此,当机上供应晚餐时,我要了双份,倒让送饭的空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撒娇不止

唐太宗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镜子的最大功能,是能够让人知道他自己长什么样。

 

镜子啊镜子,为何我的形象这样模糊不定?

 

我对这样一个信念一直坚信不已,那就是人世间确实有一些温暖而且持久的东西,足以与生活的琐碎和庸俗相对抗。除了血浓于水的亲情,高山流水的友谊,还有那样一种情感的事实,存在于歌曲中,小说中,在浪漫的电影里,在别人的生活里,在我的想象中。一种深深扎根在平凡当中,而又蓬蓬勃勃生长着的东西。我相信,所以我等待!

 

虽然太过奢望,可我还是一直在等待,等得几近绝望。

 

但毕竟是等来了。

 

有一种什么东西破裂了轰然一响的感觉,惊心动魄近乎虚假。一切来的那么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撒娇不止

我有时候很难过。其中有一个原因是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难过。在你需要理解的时候往往得到的是毫无意义的安慰。因此,我常常拒绝跟人进行交流。

 

三月和四月,王小宾在找工作。上学这么多年,不就是希望有个好的归宿吗。古人说“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个“独善其身”是很重要的,要娶妻生子,养家糊口,奉养双亲,岂有不“善”之理?无论是中国人讲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还是西方人讲的“启蒙教化”在今天来说都是不合时宜的,这距离知识分子——如果我们算知识分子的话——太过遥远。“生存才是硬道理。”饭桌上M对我说:“为为了前途而跟人上床干杯!”这只是一种调侃——我尽量对所有看到的和知道的事情表示理解。对别人宽容可以有更多机会原谅自己。

 

三月和四月,王小宾在找工作。夹杂于毕业生的千军万马当中,马不停蹄,东奔西走。从开学到现在,我在不停地往外投简历,不停地参加各种笔试和面试。我像一把刀子在社会这块磨刀石上磨,不是磨得更锋利,而是磨得更像一把“刀子”。我发现我的这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29 21:43)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哥笑说

结局

上帝羊圈里的洁白羊羔 

被上帝溺爱

到人世间来变得楚楚动人

 

在让人悲痛欲绝的月份中

看着她的美丽身影

昙花一现 渐去渐远

 

曾经我站在山冈上仰望苍穹

为一种不可多得的幸福默默祈祷

如今 黑夜回到地平线 我回到我自己

悲伤回到全部的悲伤内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