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没有现场
没有现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000
  • 关注人气:1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我是警察,一个山区小镇的警察,一个爱耍嘴皮子的乡村警察。
  我年纪不小,若干年前28,后来29,后来。。。。
  我的工作多与不干不净的东西有关,它不影响我用明亮的心情直面阳光。
  我无法保证对博客的执着,也许很快就没有了心血来潮时的激情,也有可能被其它的事情耽误了上网的时间。如果说是什么事这么重要,那么我希望是找了女朋友,然后是讨了媳妇,然后是因为要侍候坐月子的媳妇和那些几年都洗不完的尿片。。。
我看过的电影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6-02-14 16:30)


对不起,在此城此警没有“大力”、“强化”、“推进”这些标志性的字眼,我们把国计民生的大事让给官媒,喜欢的朋友请转道内网。

对不起,在此城此警没有“领导高度重视”这类表达方式,领导是一个操心劳力的弱势群体,他们太忙太累,不能平白无故的增加他们的负担。

对不起,此城此警只是几个喜欢码字的民警自发组织搭建的一个平台,初衷就是以玩为主,玩得下去就继续嗨,玩不下去关门大吉也不丢人。既然是玩,就不会有太多的使命感与责任心,不去扛那些我们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4 12:25)

    差不多两年没动笔,这次为《此城此警》再次拾笔出发,这篇文章就算是开篇语。如果你喜欢听我胡说八道,如果你不忌讳我嬲娘喧天,那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此城此警》吧。



    身为《此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6 01:45)
标签:

娱乐

毕业季

分类: 青葱手札

那会,我登上了长沙去西安的火车,说是高铁,也要六个多小时,坐在车厢里,清醒不得,却也睡不着,惫意正浓。

无意中扫了一眼手机,QQ跳得很欢,原来是同学陈龙找我。

“兄弟,我在你微信上发了条信息,你没看见吗?”

“啥要紧事啊,你犯得着又是QQ又是微信的海陆空对我围追堵截。”

“我在唱吧上唱了一首歌,发给你了,你赶快听。”

“老子在火车上,没WIFI,我说就你那标准的新化塑料普通话,玩个破软件还通知全世界的人听,你给我交流量费啊,你唱了个啥啊。”

“《二十岁的眼泪》,我唱着这歌就想起了读书那会的你,马上就发你听。”

“我说哥们,你算了吧,咱同学那会是二十岁吗,老子毕业才17岁,你个走后门入校的才15岁。再说你手机上唱个卡拉OK关我啥事啊,我要你想个屁啊,咱那时候关系有那么好吗,我也就是睡你上铺的兄弟而已,你个打架闹事、敲诈勒索、五毒俱全的坏分子,老子可是老实巴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1 02:37)

今天和一个西安本地的朋友聊天,他问我对西安这个城市的感觉如何。

恐逢故里莺花笑,且向长安度一春。我不假思索的告诉他,我非常非常喜爱西安这座城市,作为四大文明古都之一,行走在这个城市,呼吸到的每一口空气都能感觉到历史的尘埃,接触到的每一寸土地,都是七千年文明史一点一滴的沉淀。且不说兵马俑、华清池,光是钟楼、鼓楼附近那些地名,骡马市、木头市、西羊市,谁又能够想像得到几百年前,在长安城最中心的位置,市场里物物交换、车水马龙的无尽繁华。史料记载,明洪武五年(1372年)以陕西茶易西番马,“用汉中茶三百万斤,可得马三万匹”。如今尽管骡马不寻,繁华却是依旧。书院门,中国唯一一条经营文房四宝的商业街,如果没有几千年的文化底蕴,又如何能浸透入那浓得化不开的水墨花开,笔墨纸砚,在这里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商品,而是每一个西安人都应该引以为荣的古都标签。

朋友很是意外,一个外地的年轻人这样评价他土生土长、生活了好几十年的城市。他告诉我,他从未离开过陕西,他很想知道我对南方城市的印象。

于是,我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横漂

休闲

分类: 带上自己去旅行

不知从何时起养成的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如果时间允许,我会用近乎游手好闲的状态走走停停,我并不担心自己错过哪一方的好风好景,只是觉得人不应该太累。

在横店呆了四天,离开那里已经一月有余,断断续续的游记也应该有个结局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非常非常喜欢杨嘉诚、杨嘉旺两兄弟,无论是在电视屏幕上的相识,还是身在横店时的相处。

下午四点多,当我在的餐馆里和姚回姣聊天时,嘉诚和旺旺两兄弟一前一后坐着校车放学回家了。家里多了一个陌生人,两兄弟却没感觉意外,很有礼貌的和我打招呼后,哥哥嘉诚坐在一旁写作业,弟弟旺旺在吧台里翻箱倒柜,找到一袋炒米糕后开心的吃起来。

嘉诚和旺旺都出生在深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年休长假,无数的设想,均未成行,无数的可能,都未实现,最终,我出现在横店。
湖南卫视一档普通的节目《变形记》,让我发现了这一家人,他们的根在安化,却漂在横店。
如果不是这平凡的一家人,我应该不会来横店。横店是无数人造梦的地方,却不是我理想中的游玩之地,如果不是这平凡的一家人,我应该风尘而来,匆匆而去。
我带着满满的期盼而来,带着些许的质疑而来,短短两天时间,收获的却是满满的温馨、满满的感动。还是有着遗憾,这家的一家之主杨胜军杨大哥,在我来横店之前几天回了安化,失之交臂。
我想,我应该记录点什么。但是,习惯了冷嘲热讽伤人为乐的我、习惯了以字为针捣人烂疮的我,又怎样心平气和的去记录温暖的故事?
给我时间,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3 17:21)

《伍儿》原文链接

伍儿走了,倒在了路边的水沟里,一身肮脏,生命止步于27岁。在毒品面前,生命就如草芥浮萍,脆弱得一触即碎。我曾不止一次的和老张设想过今天的这种结局,但它终于发生的时候,依然是让人猝不及防。

 

老张曾经有很长时间不和我联系,可能是因为文儿的事让他伤透了心,抑或是觉得我在文儿的事上没有上心,对我多少有点误解。

2009年初,老张又给来了电话。我和这个忘年交的电话往来还算是频繁,通常,老张家的大事小事,都会给我个电话,让我拿个主意,老张是个很讲客气的人,就算没啥事,也会打个电话过来,给我问个好,没说两句就挂了,反倒,我咋咋呼呼,没大没小,没怎么顾及20多岁的年龄差距。

这一次,老张告诉我,他家老大文儿被抓了。

老张育有两儿一女。老大文儿,老二伍儿,还有女儿芳。

此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分类: 杂碎干吃

我要做个成熟、稳重、内敛、阳光的中年男纸。这些多少能让人怦然心动的形容词汇,和我的青、少年时代都没有多少关系,因此,我只能寄希望于以后的时光。所以,以后我不能随意说过分的痞话,除打游戏外,不轻易骂别人的娘。正因为如此,这一次,当我被一个无良黑的司机欺骗辱骂时,基本上也就是忍气吞声,然后以牙还牙。

凌晨出差刚回,一身风尘,皮鞋上依然沾着娄底的土、新化的泥。

 

和熙熙在娄底呆了几天,昨天上午基本告一段落,准备一起赶到冷水江和大部队汇合。事前做下功课,从娄底到冷水江,国道坑坑洼洼且堵车,要两三个小时,高速已经修好,只要40分钟,但没有正式通车。中午有一趟火车,只到新化站停,只要五十分钟。新化开车到冷水江只要十多分钟了,于是决定坐火车先到新化,然后要我新化的同学么嘎送我去冷水江。

从售票厅出来,旁边一个妇女瞄到了我们手中的火车票,立即上来游说,说有车可以走高速。

高速路不是没通车吗?妇女说他们有关系,只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4 16:20)

烟溪是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