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个人的电影院
一个人的电影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17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西米客
冯杲杲的新风尚
WILL

WILL

死灰复燃的人

顾钱钱的马克思主

顾钱钱的马克思主义

小人顾开BLOG,也是一大奇迹.

蔡大娘啊,女金刚

蔡大娘,女金刚啊!

嘿嘿,说她是金刚就是金刚。

刘童

刘 

电视人还是专栏作家,朋友还是朋友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因为有微博,很少认真写博客了。其实,还是偶尔过来写写挺好的。这里安静,无人打搅。也少有顾忌。

近日发生了两件心理崩塌事件。第一,是关乎某段情谊的幻灭。也许,究其表面原因,有些矫情和小题大作。

幻灭其实是一种失望。我不是因为某件事情而突然爆发的。以我的个性,必然是累积了蛮久,然后以某件小事点燃,浇不灭的燃烧这些积怨。

我无法预测,自己会不会在心里再次把这段情谊搁浅。亦或是,真的学着看开后重新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我觉得,貌似有向漠然发展的趋势。

我不怪别人。可能就是我纠结和矫情。可是,我至少还是能清楚的从这些小事里看到自己的卑微。

如若选择卑微,而若非平等,那么我将离开,不再相见。

第二,是关乎离别的选择。暂时不能点名道姓的写在这里,暂且记录在案。静观其变。

离别其实是一种开始。我不觉得离别就是结束。我觉得某种离别,类似于分手。我不是不爱你了。只是我们在一起,也许变成了另外一种束缚。与其习惯的纠缠下去,倒不如一刀两断来的痛快。至少,有一方绝对得到了解脱。当然,我记录的这些无关爱情。

只不过,我发现,这三件事情,有太多想通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1 15:19)
标签:

杂谈

今年的跨年是在一场大病中度过的。这会儿才缓过点精神来。发烧烧了两天,糊里糊涂,晕头转向的。这都归结于生日宴会太过频繁,太耗费体力的原因。没办法,30岁了,身体差了好多。

生病就是容易脆弱。病怏怏的时候,妈妈忙前忙后的照顾我,就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眼泪哗啦啦的流。觉得自己真不争气啊。这么容易就病倒成这样。

这就是我2010年的结束,和2011年的开始。

2010年,终于摆脱了纠结又无奈,又略带些心酸的工作。辞职跳槽。

2010年,因为工作的变化,一夜长大。根本不似旧时模样。

2010年,纠结过一段时间,因为某些人,因为某些事情。

随着时间的拉长,也慢慢有所释然。其实,这会儿就跟去年这会儿是一样的境地,可我这时候的心情就平静了很多。没什么大不了的。该走的走吧。该来的快来吧。

2010年,我跟菩萨说了很多心里话。希望菩萨保佑我。菩萨已经帮我释放了很多负能量,我特别心存感激。

2010年,妈妈还像往年一样唠叨,我很烦。但又根本离不开。希望她来年身体健康。

2011年,希望我快乐的生活。尽享自我就够了。其余的都是缘。缘来缘尽,一切顺其自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5 22:57)
标签:

杂谈

今天大伙儿吃饭,我印象最深的两句话,莫过于,时间过得真快,这一年又过去了。

以及,谁离开谁不能活呢?!

前者是无奈,后者,其实也是无奈。

只是前者,更勇于承认岁月更替带来的无法改变。

后者,是治愈破碎心情的绝好借口。

其实,最后这两样事情都会变得是个屁。

时间过得再快,该你改变的时候,自然会变得风生水起,惊天动地。那时候,时间过得才会更快。

后者,由于时间的流逝,真的会成为,谁离开了谁都活的很好。双方都成了彼此的屁,把它放了吧。

我对于很多人对我的漠然,就以后者来强加抵抗。

没办法,这就是自己的性格,不是习惯,根本没法改。

因为你如果对我漠然,我还要对你微笑。那我岂不是有病?

你如果对我漠然,我还要夸你很美,说我爱你,那我岂不是很贱?

贱者自轻,由来已久。

所以,就把一切交给时间好了。如果你终究会在我之后的路上,继续陪我。

即使我们彼此想离开对方,也断不开。

如果你终究要跟我分道扬镳,那我们就感谢时候到了,各自上路吧。

所以,就这样吧。别来跟我说,你的好与不好,我也不想听。

而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5 01:40)
标签:

杂谈

我们这波儿人都三十而立了。也都各自在某个角落成长了起来。

我还是没能改变熬夜的命运。脸上的痘痘不是一颗颗冒,是一片一片生长。因为每次审完稿子的深夜,我内火攻心,常常想气绝身亡。

如果死因是这样,那还真是悲惨。

这几天不停的翻过去的日子。然后不停的想念,感叹。

可也不会不停的找辙让自己充实起来。默默的,慢慢的,某些我觉得很重要的人,似乎突然间就那样了。屁滚尿流的有些烟消云散的模样。

也很少为谁谁谁,吃个小飞醋。小情小爱的东西渐渐少了很多。不知道这是不是很好。不明白。

跟人发飙,发完就忘。

跟人聊天,聊完就忘。

这样的事情,今天又发生了一起。隔壁那个哥哥,聊到最后,在我狐疑的目光下,自动闭嘴。说,你看看,你又忘记了你说过的事情。

我想,我是不是审稿子审的脑子缺氧了呢。

当然,还有一个好处。

就是,谁对我不好,气一下也给忘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3 23:26)
标签:

杂谈

一定得好好写篇博文来纪念这趟五天四夜的韩国之旅。

去上海的路上,我二舅舅正从杭州往上海赶,那时候的他正想着,如果他能不去就好了,实在是赶得有点疲沓。

而我已经到了上海,在很久不见的各位同行的陪同下,焦灼的在心里骂着二舅舅的不靠谱。

对于这场旅行,我们几个在吃面喝咖啡的间隙,充满了好奇。

老实讲,我并没有把心放到该放的地方,依然一副从前探访前的心态。

疲累,负担,带着些许未知。

黄浦江上的雾气,以及太阳的热气,还有船舱里些许的凌乱,是我上了船之后的第一印象。

有些失落。

再加上二舅舅上船之后,焦虑的告诫我,这次出差拍不回去东西,就死定死定了。

于是,倍增之前探访时莫名的无力感。心里再次骂着他的不解风情。

出发后,甲板,蓝天,以及有些馄饨色的海水,直接让我忘却了二舅舅的话,随风而逝吧。

拍摄,采访,专访,样片,对于我来说,很早就化为幻影,成了个屁。我知道,没心没肺的我回来了。

二舅舅是个彩蝶般的男人,双鱼座男子,大口喝酒大声骂人,肆意欢笑肆意挥霍青春的男子。

心底有莫可名状,无人知晓的悲伤,在近几年成长的过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转换了跑道,跑出了点距离。旧人说旧事,我会无心挂念。

只是略感人生的世态炎凉。劝自己别回头看过往,看的太重。

岔路口无非就是分手的地点,摆摆手说拜拜。有缘自能牵手继续前往。

国庆几天,快累趴下了。儿时的玩伴,依旧还能看到旧时的模样。

我依稀也能记得清楚自己小时候的样子。

傻傻憨憨的,可内心清如明镜般的一过就过到了中年。

生活还是不是旧时模样?!

没有了纷繁热闹喧嚣,和脆弱的忙碌,

接替的是平静冷静以及措手不及的改变。

没有了阳光灿烂的午后,或者秋雨落下暴走时心情的失重。

接替的是安静的午夜,看着自己拉长的影子,慢慢行走。

还是内心悲喜交加的。秘密只与一人分享,别无第三人。

足够。给出的安慰恰如其分。我很是受用。

这些内心轰塌的过程,谁都看不出来。

这些成长的过程,总是能让我蓦然看到自己潜在的模样。

有时候,我很惊讶,有时候,我很鄙视。

生活不会是旧时的模样了,当我决定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

等以后,再回头翻阅,我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我了。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6 23:35)
标签:

杂谈

在继杨小姐辞职之后,我也奔赴了她的后尘,递上了自己的辞呈。结束了四年的记者岁月。

在送杨小姐入关回上海的时候,我心说,放心吧,我们俩都会好起来的。

我又重新开始了一段新生活。暂时貌似没有我想象里那么美好,也知道,任何事情都需要加倍付出才能得到回报。我不奢求有多么好的回报,只心怀感激和勇气。

对过去的四年,我丝毫没有任何遗憾。工作很努力,生活也很惬意,尽管中途时不常会有一些内伤出现,但也都算是一些回想起来幸福的经历。

大家都很诧异我突然的离开,其实我只是蓄谋了很长时间。

这算是我自己给自己今年送上的第一份大礼,年近而立,在自己之后的人生道路上,必须着实认真的思考一下。要不然,等到我回过头来的时候,会觉得一切都会来不及的。

尽管如今的我,依然很怀念之前自由的生活,但我天天告诫自己,必须加油。没有退路可走的。

前辈老大哥最后离别的时候,告诫我,如果你知道自己要什么,那就不要在乎弊端,以及困难。

因为一切都在向前发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Y小姐终于在纠结了N久之后,下定了决心回上海。

她说这样的状态容易造成挥之不去的内伤。

我承认我的内伤很严重。

很容易陷入微小的负面情绪里,不容抽身。越陷越深的模样。什么都没有的尴尬的而立之年,这算是我内心最为恐惧的致命伤痛点。

所以,一个人在青岛的海边,想了好久好久,也没有理清楚头绪。

难道我就那么不招人喜欢吗?我的爱情真的就不存在吗?

还是我本身就是一个男的呢?男的都不爱我呢?

越想越想跳海。

当然,还有更加纠结的内伤在心里。任凭海水海风都吹不走的。

总不能勇敢的来面对最真实的自己。

任何事情都是。

很想跟很多人说再见。

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直都认为所有的事物以及关系,总是会遵守能量守恒定论。

也就是说,能量只有那么多,此消彼长很正常。没有永久的起,也没有永恒的落。

做这一行做了很久,久到自己最近才刚刚有些苏醒过来。

同事说,我们其实很卑贱。可对手们未必高尚。

我说,卑贱者未必卑贱,高尚者未必高尚。

那是心里某种从来不曾低头的骄傲在作祟。

也是我心里的底线。不可以来触碰。

也容不得别人不礼貌的对待。

近日进入了每年必来的一次低潮期,每年的夏天开始,必定是我低潮期的开始。

我这个看似卑贱的人,一定得努力的度过这样的磨炼。

你以为,你高尚吗?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9 23:50)
标签:

杂谈

我觉得我不适合写微博,因为嘴巴太碎了。

恨不得能把所有的心情都一一写上去。如果不加以控制,那将是相当可怕的一个趋势。

不知道这是否与生活里越来越不爱表达真实感情有关。

翻开这几年的记录。碎嘴子的状态一直持续没有断过。

是不是自己太过空虚,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就像如今要用金钱来弥补无聊一样。没有人陪着,就会难过的地步。这样的状态怎么可能是我?!

我是一个多独立的姑娘啊。

其实我也很懂得自己那超强的依赖心。但凡身边有个可以依赖的人,恨不得把脑袋卸下来搁在他身上。

我连想的力气都没有。

读书那会儿,上厕所都要人陪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将来在某种程度上,某种状况下,必定是个废物。

这种状况近来越发严重。暂时还没有人发现。

我想,还是太过空虚惹得祸吧。

改改碎嘴子习惯,改改一个人会死的习惯。

生活的考验还很多,这些还都是刚刚开始。

明日开始,先训练自己,摆脱心理依赖。

这样严峻的状况下,在心理依赖谁,都是个噩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