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翼
草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1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6-06 21:20)
把大把的时间用于迷茫,期待迷雾中的引领,不如独自成长,要不庸俗、要不孤独!从今天天始,健身、读书、学习,做最好的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想念那个乱七八糟耗费时间的年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10 23:52)
分类: 随便说话
居然蒙对密码,特此留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家有宝
    上回见小酸已是两个月前了,送她上车的时侯,她从车窗上抿着嘴微笑着望着我和她爸爸,脸上的笑容明显是假装的,是为了忍住不掉眼泪。快控制不了的时侯,她就转头向车里看看,稳定一下又转脸看我们,认真微笑着。我在车下向她做鬼脸,她还是那样笑笑的望着我,要是平时她早就疯起来了。我转个身背对着女儿偷偷跟老公说:“你丫头快要哭了......”话还没说完,老公眼睛直视声音平平的说:“哭了”,果真,因为我的转身,小酸终于没忍住,金豆子一大颗一大颗的向下落了,满脸都是委屈。我也有点难受了,就重新上车安慰她,结果等我上到车上,小酸已是号啕大哭,躺在我妈妈怀里。一见到我,立即扑过来紧紧的抱着我,哭腔说:“妈妈我以为你走了!呜呜呜呜......”,然后抱着我的脸一通猛亲,把眼泪和鼻涕都抹了来.....场面着实灰常感人,吸引了车上N多人的目光。后来我妈妈说:“好了,你再别哭了,看你妈妈都受不了快哭了,车马上就开了,让妈妈下去好不好?”,小酸这才抽抽搭搭放开紧搂的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6 14:29)
分类: 我家有宝
   
  侄女问:清缸鱼是专门吃其它鱼的便便的吗?我说是的。侄女想了想又问:那清缸鱼的便便呢?老公说:那确实不能再吃啦......
 
  昨日老公开车带全家人出去兜风,路边的草坪刚施了肥,传来阵阵“大自然”的味道,侄女说太臭啦!老公说:不是臭啊。侄女说:那难道是香吗?老公说:也不是香,应该是味道有些特别,很复杂滴......
 
  老公心情不错,引吭高歌了几句,女儿慢悠悠的说道:爸爸,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
 
  老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11 09:24)
分类: 随便说话
    在一个具有战斗性质的勘探队里,先是跟敌人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的玩着游击,在追踪的过程中,根据敌人留下的踪迹,发现敌人在没有与我方交战的情况下人数越来越少了。留下的踪迹越来越凌乱和慌张,空气中弥漫着诡异和窒息。在清查敌人最后的踪迹中,发现一种古怪的绿色液体,很粘着,我们中有人用手摸了摸,那东西立刻粘在了皮肤上,用力甩掉和清洗,然后我们准备接着上路。没了敌人的踪迹我心有不甘,又为着诡异和窒息而敏感,临行前我回头看了看那最后的遗迹,心中一懔,那被甩散在地上的绿液,慢慢融合成了一个整体,在表层的平静里隐隐有一团黑雾飘萦。绿狗,我给它起了个感觉象生物的名字。
    那么当然,这个绿狗是生物了。先是同伴中有人不停的掉头发,脱皮,无法进食,出现黑斑,然后象是在逐渐腐烂中死去。那么当然,这个绿狗是可以传染的。恐慌,相互躲避,猜疑,似乎还有人想对感染者采取不利手段。于是我们末感染者要解散,逃离。
    男主角出现了,充满汗渍发黄的军绿背心,多口袋的军裤,黑色的军靴。不是明确的爱恋关系,只稍许有些好感和爱慕,我们决定一起走。一个矮小的女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5-17 14:3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便说话
   

    大约二三岁的时候,我得了肺炎,流行性的肺炎。好多的小孩子都传染了,医院里住的满满的,一张床睡两个孩子,床头一个,床尾一个,走廊里两边都是病床。每天都可有嚎啕大哭的声音,一天平均会死五六个孩子。生病的孩子太多,医院为了好管理就给每个孩子挂一个牌子,病最轻的挂白牌,中等的挂黄牌,最严重的挂红牌。我挂的是白牌。
    在医院治疗了几天,我的症状减轻了,医院让爸妈带我回家休养。哪知道才不过半天时间,爸妈发现我又严重了,结果一去医院,挂了红牌。天天那么多孩子死去,而且医院已没有药了,每个孩子才能分一支药。爸妈想我可能活不成了,爸妈给我买了一个红色的小牛皮鼓,看着我乌紫的小脸和嘴唇,却仍然那么欣喜若狂的拿着小捶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心都快碎了。妈的一颗大牙上火了,半边脸肿的老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便说话
 
   “你老婆生个了啥呀?”“生个了女同志!”每当老爸这样回答别人的时候,嘴巴就有些合不拢,34岁那年的老爸有了我这个调皮的老丫头。
   
    我生下来嗓门极大,穿透力很强,医院的老护士长说“噢哟,你们这个丫头蛋子哭起来声音直往耳朵眼子里钻”。可能生性就不安分,我睡觉也是颠倒的,回了家后,父亲赶紧在门前的电线杆上写了个解决的方子:天黄黄,地黄黄,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天亮。结果我照样我行我素,白天大睡晚上大哭,没办法,老爸老妈白天没事就折腾我,不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21 19:17)
   
   莹是由父亲送来学校报到的。莹的父亲高大而瘦削,挺多的白发,却不是花白,白发和黑发分的很清的那种,头发很短,高兴的时候,常会用手快速的呼啦一下头,穿着米白色的长袖衬衫,束在裤腰里,说话的声音朗朗,是标准的普通话,整个人干练而抖擞,一点也不象农民,有着退伍老军人一样的气质,除了那双手,可以看出长期侍弄庄稼的辛苦。
莹的父亲很细心,带着我们在西安的大街上来来回回的折腾,买生活小用品,仔细到连指甲刀这样的小物件都要买齐。为了挑个锋利的指甲刀,他让售货员一下拿出好多个来,一个一个的试,剪他的指甲,差不多剪完了所有手指,售货员一边嘟囔着哪有这么挑的,一边用力的往试过的指甲刀上吹气,想吹掉缝里粘上的甲垢。莹一直脸红着观察售货员的表情,时不时的瞟我一眼,几次拉拉父亲的衣边说可以了,可莹的父亲并不理会,一个个又拿起试着好的指甲刀,眯着眼边看边对我说“你看,要把指甲刀这样合上,中间的那条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