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汝水清凉
汝水清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3,042
  • 关注人气:2,0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雷雨,王振羽,一级作家,江苏作协理事,南京评协副主席,出版《漫卷诗书》《书卷故人》《江南读书记》》《折角的页码》《用伤口飞翔》《龚自珍传》《江南彩衣堂》《吴梅村别传》《诗人帝王》《瓶庐遗恨》等
友情链接

http://blog.sina.com.cn/xieyong2007

三言懒语

秋禾话书

左葱右蒜

http://blog.sina.com.cn/dingjie12345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原创

 

家虽然在中原腹地,却多河川。就那么大的一点地方,居然汇聚了三条河流。旷野平畴,树木森森,河两岸更是桑榆槐柳,芦花萧萧,目送着汤汤流水,一路向东南远飏。开始记事的时候,这些河流,早已经无法通航了。水流无声,空荡寂寞。说早,其实也不过才二十年左右的时间,而在此前的民国时代,甚至再往上推溯,这些河流之上的确有过舟楫往来帆樯林立的一番盛景呢。村子里原本只有我们这一个姓氏,一座祠堂。而那些无法在河上走船的人家,便纷纷在河流两岸的村落落户定居下来,就我们村而言,也就有了荆、阎、权、赵等姓氏的人家。或冬雪封门的漫漫长夜,或夏季河堤纳凉的星夜时分,或农闲秋罢的田间地头听看大雁南飞,就会听这些口音各异的乡邻乱谈航行故事,纵论水上见闻,细说码头纷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不清楚多少次去高邮了。每每在高邮,都会说到秦观、王家父子,还有当代的汪曾祺。时下,关于汪曾祺的各种图书,琳琅满目,满坑满谷,而陆建华先生也会不无郑重地就汪曾祺的研究与传播提出自己的意见。且不说秦观的命运如何悲苦,王家父子的学问如何之大,更有汪曾祺的厚积薄发大器晚成如何绚烂多姿,至少,这些人物的出现,带动了一方水土的文脉蓬勃,催生了一方水土的文气蕴藉,则是不争的事实。

某次傍晚时分,在高邮的大运河边上的小船里,几位朋友凭窗而坐,喝茶聊天,散漫无序,信马由缰,隐隐在望的据说是建造于唐代的古塔,耸立在运河正中,而悠悠南流的河水,静默无声,唯有水草摇曳,杨柳轻拂,水鸟在水面上上下翻飞。闲谈中说到魏源曾在高邮任过职,而这位与龚自珍齐名的湖南人,他们都有一位共同的朋友林则徐。林则徐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4 13:10)

 

秋水长天,蒹葭苍茫。又到大学开学季,看着这些莘莘学子青春四射阳光灿烂的脸庞,想起自己进入大学前后的丝丝缕缕,真是思绪万千,感慨岁月的匆迫与无情啊。

我所在的县中,算千年古城的最高学府了。这个地处县城西南一隅昆水河畔的阔大校园,如同一个寒酸而生机洋溢的摇篮,从这个摇篮里走出去了多少昆阳子弟啊。我们家就在校园里,当班主任陈景皓先生把大学录取通知书送到家里的时候,多日心情忐忑不安的父母家人终于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师范毕业已经工作的哥哥带着弟弟兴冲冲去县城买肉买菜,自然是要庆贺一番。当然,还要免不了告诉自己的叔叔、姑姑、舅舅等亲戚们,让他们分享一下十年寒窗苦读终于考上大学的局外人难以体会的高兴、自豪与欣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梧桐树三更雨不知多少秋声

                   ----《问津文库》闲话

 

时至今日,传统出版业仍旧五彩斑斓,花红热闹。虽然面临着互联网数字化大数据的泰山压顶,虽然在融合的口号声中各种如烟花爆竹般的动作频频,虽然各种书展如同秀场娱乐场一般仍旧在按照惯性滑行各色人等在展场的各种舞台中央挤挤扛扛成排成行然后再公诸于两微一端似乎要刷存在感很有点众星捧月的得意春风。但不争的事实是,辉煌不再,一切都如明日黄花落花流水春去也。而就在这样的真正的愁云惨雾之中,从京城到地方,各种丛书、文库也在次第登场,示人以不管风吹浪打依然闲庭信步的悠然超然与决然。这些丛书、文库,按照一位权威人士当年的话说,它是供品而非商品,仓库是最终归宿,领导是基本观众,获奖是最终目的。可是,真正受读者欢迎的丛书、文库,也是有的。即使到了现在,许多人还在津津乐道当年策划于京城落地于西南四川人民出版社的《走向未来丛书》,这些不无粗陋简单的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8 01:33)

     自伊宁去昭苏,真不容易。早上九点出发,下午两点多才到,一路颠簸,超过五个小时。到了昭苏,自然要看辽阔草原、宝马良驹、耸立高原之上的格登碑,但我还记挂着昭苏的圣佑庙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3 17:56)
标签:

杂谈

来到伊宁,有故地重游的亲切。伊犁河水依旧滚滚西流,两岸的垂柳、白杨、芦苇依旧葱绿苍翠。夜宿伊犁州的江宁宾馆,它处于伊宁西南一隅的经济开发区边缘,是阔大而精致的庭院式宾馆。宾馆主楼,并不高大巍峨耸入云端,也就四五层的样子,但大厅、餐厅、客房都很得体而从容,无暴发户的气壮如牛,更无内地某些经济发达地区的豪华奢侈,低调内敛,淡白色外墙。主楼对面有辅助小楼,也有体现新疆边地风情的敞开式凉亭。

整个院子内,有流水潺潺,有精巧别致的池塘,还有高丘之上的八角小亭。主楼后面,有一圆形平台,矗立在小河之中,平台四周是丛杂的水草,在夜间传来各种虫鸣,洋溢着大自然郁勃的生机盎然。大院之内,白杨、柳树等高大粗壮,肃穆安详。各种花木错落有致,绿草茵茵,铺满了整个庭院。

几个晚上,在院子内走步,经常会遇到一高高大大白白净净的保安,他总是向我微笑致意,保持着一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1 01:32)
标签:

杂谈

叶尔夏提热孜万,中等身材,敦实强壮,浓眉大眼。他是哈萨克族,新疆大学毕业,汉语说得很流利。令我新奇的是,这位八零后的党员在哈萨克斯坦打工的三年经历,还有就是他称呼自己的生身父母为哥哥嫂子的习俗。

叶尔夏提刚刚大学毕业,就在校园招聘中义无反顾地去了哈萨克斯坦的一家中石化的钻井公司,算是步入社会了,这一去就是三年啊。叶尔夏提说,每天就在野外奔波,不要说哈萨克斯坦的新首都,就是老首都阿拉木图,也没有机会去啊。高强度地工作四个月后,才可以休息一下。可是休整的时候,真是那里也不想去啊,就想睡觉。叶尔夏提说,他们所从事的钻井业务,主要是提取一种油页岩,发射性很强烈,即使有防护设备,也不大起作用。这种工作,风险很大,干了三年之后,他还是咬牙跺脚,坚决离开了。这三年,叶尔夏提的收入,当然也是相当可观的。

回到伊宁后,叶尔夏提买了一个门面房,出租给他人经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7 12:17)

 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人类社会发展进化到今天,虽然也有一些类似邪教的组织或者团体,试图挑战家庭这一社会细胞,但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最为惨烈的教训之一就是在一个半世纪前发生于南京的一场长达十年之久的社会大动荡,最终以玉石俱焚而收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的中国大陆,也曾有过乌托邦式的癫狂与迷乱,甚至有解除家庭的荒唐构想,而结果也还是不了了之沦为笑柄。历史一再表明,家庭始终是国人安身立命之所,国家社会发展的基石。从这个意义上说,《江苏历史名人家训选编》的付梓出版,有其历史的必然性与现实的针对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0 20:01)

      南京向称山水城林,多山,多河,自不待言。世人多知南京有秦淮河,有朋友还写了一册《秦淮河传》,但对青溪、金川河就不甚了了了;而对于运渎、杨吴城壕等就更是丈二和尚一头雾水了。至于干河沿前街这样的小巷,究竟与什么河流有关,还真要费一番求索呢。
     干河沿前街在广州路南侧,与其大致平行,自东端从中山路起往西到豆菜桥,再折向南不远处,是豆菜桥的主路,再往西就是五台山东侧的上海路了。干河沿的来历,比较靠谱的说法是,在五代十国的南唐时期,作为护城河的杨吴城壕从东接续青溪之水,经如今的北门桥往西沿如今的珠江路、广州路一线自五台山北麓入龙潭后再注入外秦淮河。而这条人工运河经常淤塞,到明代,青溪多废,水源枯竭,河水干涸,也就被称为干河,沿河街道也就因之而称作干河沿前街或者后街了。清代嘉庆年间吕燕昭主持的《新修江宁府志》载:杨吴城壕“在上元、江宁之境,今自干河崖南转出北门桥,又南过莲花桥,与进香河合”,前代人修志书,大概是唯恐后人不明所以,就进而继续说明道:“旧志叙杨吴城壕,皆自北门桥始,今考其形,自北门桥而上有沟名干河崖者,亦杨吴之旧迹也。今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9 19:40)

    认识迭斯,纯属意外。她带着助手从北京赶来,几乎连生硬的中文也不会说,但奇怪的是,她能大致听懂中文,却居然要聊关于南京云锦的话题。我建议她去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背后、也就是云锦路与茶亭东街相交汇出的中国云锦博物馆看看,那里的资料很是齐全。谁知道,她竟然直摇头,让助手对我说,那些都是新建的,她要找到一些生产云锦的遗址看看,哪怕只是到现场感受缅想一下也好。只能听从迭斯的执意要求,冒着酷暑,向城南的仙鹤桥、颜料坊、彩霞街一带赶来。

 对于云锦,我实在是一知半解。南京云锦是中国传统的丝制工艺品,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4 18:37)

 南京大致以汉中路为界,其南街巷多为南京旧称,如建业路、建康路、升州路、集庆路等;而在汉中路与北京西路之间,多以城市名称命名,如青岛路、天津路、广州路等;自北京西路与鼓楼往北,有不少街巷是省域名称,如云南路、黑龙江路、湖南路、湖北路等,而宁夏路则是弯曲如黄河河套一样的一条街巷,它与自南而来的西康路自西而来的水佐岗路交汇之后,再蜿蜒逶迤大致向东北方向与江苏路对接,路两旁的悬铃木茂盛葱茏,密不透风,是闹中取静的优雅街巷。这条路上的民国建筑,算是颐和路民国建筑片区的西北一隅,安闲自在,静观风雨,而于右任与谷正鼎的官邸,尤为值得细细品味。

宁夏路6号与宁夏路2号都曾是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