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汝水清凉
汝水清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0,564
  • 关注人气:2,0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雷雨,王振羽,一级作家,江苏作协理事,南京评协副主席,出版《漫卷诗书》《书卷故人》《江南读书记》》《折角的页码》《用伤口飞翔》《龚自珍传》《江南彩衣堂》《吴梅村别传》《诗人帝王》《瓶庐遗恨》等
友情链接

http://blog.sina.com.cn/xieyong2007

三言懒语

秋禾话书

左葱右蒜

http://blog.sina.com.cn/dingjie12345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9-01-10 12:24)
标签:

刘秀

大汉光武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分类: 转载


雷雨先生让百义兄转来他写的《大汉光武》书稿,看我可否为这本书写一个序。我近年来,身体一直不大好,煎药静养,莳弄花草,看点闲书,写些小文,滚滚红尘外的不少应酬都谢却推掉了。但雷雨的《大汉光武》,却不能一口回绝,敬谢不敏,想来有这样几个原因。

一是我虽然是三晋人氏,祖在黄土高原,但自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期父母过大河南下以来,就一直生活在南阳盆地,算是地地道道的南阳人了。雷雨是叶县人,古昆阳所在,与南阳关系紧密,我们是大同乡,而雷雨所写的人物,又是南阳刘秀,乡情盛意,岂能容我借故推脱?

二则是众所周知,我写满清皇帝中的康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7-14 15:07)
标签:

叶兆言

小说家

秦淮系列

怀旧

南京

分类: 原创


去年是己亥年,叶兆言先生以《南京传》这一非虚构文本,令世人刮目读者惊艳。世人多知,叶兆言先生是以自己的小说文本挺立中国文坛的。实际上,他的散文经营,多年坚持,也是风生水起,烟波浩淼,不容小觑。他在《收获》等多家媒体开有专栏,目前结集出版的散文集大致有《陈旧人物》《陈年旧事》《群莺乱飞》《杂花生树》《午后的岁月》等,而《南京传》也可视作他散文家族中的集大成之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05 01:54)

跟着父亲读《后汉书》,主要关注与刘秀有关的人与事。每每为这些文章的器局、魂魄所打动,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些穿越千年迄今留存温度灼热的文字之美。读的遍数多了,就会与父亲讨论这些文本形成的大致过程,想象先人们回顾盘点检讨历史往事的筚路蓝缕,殊多不易。

《后汉书》的形成、文本的最终确定、乃至关于它的评注、评点、弘扬,离不开历代学人的茹苦含辛。不说刘知几,不说章怀太子李贤,不说清代的诸多学者,且说范晔,他以当年那样的茁壮热情,那样的不羁才华,那样的处境艰危,居然组织力量,倾注心血,撰就《后汉书》。虽然是残本,但基本上成为东汉这段历史记述的集大成者,而他在47岁,这样的年纪就因深陷政治漩涡而生命被生生扼断,令人迷惑,也令人叹息。

父亲一直疑惑,所谓当年毛泽东向林彪荐图书或者说是文章,为何让他的这个老部下看《郭嘉传》与《范晔传》?推荐郭嘉,可以理解;但推荐看《范晔传》,就太过令人费解。范晔其人,无论是《宋书》,还是《南书》,都对他评价一般,甚至给人以此人首鼠两端晚节不保的印象,《资治通鉴》也沿袭旧说。父亲甚至觉得,会不会是毛泽东向林彪推荐的《樊晔传》?对范晔深陷政治泥潭,最终灭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叶德辉

叶昌炽

江标

灵鹣阁

缘督庐

分类: 原创



       历史上的一些人物,虽然天不假年,早早弃世。但因为他留下的纸上经营,却往往还能被人提及,不至于湮灭无闻。比如江标,出生于160年前,被郑逸梅称作江建霞的这个人。昨晚,在老门东六朝松茶馆喝茶聊天,学长胡立新是无锡荡口古镇人。我猛然想起,江标虽然是苏州人,但他自小在荡口长大,他是华家的外甥,他的舅舅叫华翼伦,华衡芳是他的表兄呢。江标与晚清两叶,郋園叶德辉与缘督庐叶昌炽都有交集,且容我一一道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20 17:07)
标签:

赵孟

黄公望

倪云林

沈石田

吴湖帆

松雪斋中小学生

       —关于赵孟頫与黄公望暨《富春山居图》的闲话

      

      蒙元统治华夏,时间不长,不过百年。但后人提及蒙元,觉得异族统治,虽然远非满清可比,但也总是遮遮掩掩,不愿过多提及。朱明纂修元史,被后人讥讽为极为潦草,敷衍成文。实际上,蒙元只是被逐出华北,重归大漠而已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18 15:04)
标签:

范晔

陆凯

北魏

刘宋

刘义隆

分类: 原创


                          

       某年春,因为《长城志》,与几位同事曾到大同、张家口。去了大同的得胜堡,一路盘旋,路途迢迢,颇有边塞的风致。也去了张北县的鸡鸣驿,还去了蔚县,看辽代的壁画,真是大开眼界。实际上,还想去涿鹿县?为何要去涿鹿?是为了看当年的涿鹿大战旧址?黄帝、炎帝、蚩尤当年在此处是否留下什么痕迹?这也不能说不是一个原因,实际上,从张家口到大同,这条线路,大抵算是所谓幽云十六州的一条线,幽州也曾管辖张家口,云州就是大同,北魏时期的平城也大致在大同范围之内。而当年往返于这条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叶兆言

雪漠

樊锦诗

痖弦

余怒

凝首西北望敦煌   盘点山川记南京

      ------2019年江苏文学出版一瞥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是五四运动百年纪念,此一年度的文学出版,就江苏而言,发展平稳,与上年度整体持平。叶兆言的《南京传》,诗人痖弦的回忆录,樊锦诗的《我心归处是敦煌》,叶舟的《敦煌本纪》等图书表现抢眼,令人印象深刻。部分主题出版物,诸如《渡江》《乌蒙战歌》等,也有一定口碑。外国文学出版仍旧保持较好态势,《呼吸》《神秘博士》等科幻文学作品掀起销售热潮;经典文学著作《发条橙》推出无删节全新译本,引起媒体关注热潮;《美国山川风物四记》依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01 14:49)
标签:

晒布厂

宗白华

汪辟疆

朱希祖

汤用彤


 

       不少南京人知道,晒布厂不是一家企业的名称,它是一条小巷的称谓。在东大读书时节,栖身之地就在文昌桥。当时,还有体育课。大概是因为小营操场空间逼仄的原因,体育老师吉崇波先生会让我们去登台城,还会让我们绕着学校四周转悠,许多地名,诸如兰园,文德里,成贤街,进香河,石婆婆巷,文昌桥,珍珠桥,东大影壁,等等等等,令人印象深刻,而晒布厂则尤为别致。杂乱无章,破旧不堪,真有点贫民窟的意味呢。但精通南京人文旧事的朋友告诉我,晒布厂这一带,原来曾经是中央大学的宿舍区,汤用彤、朱希祖、汪辟疆、宗白华等名教授都在这里居住过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13 22:03)

到了芬兰,已是深秋,秋色璀璨弥漫,但寒意已经很重了。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置身这个在东方人看来北欧是如此遥远的国度,与当地人接触,看当地各种风物,方才体会到,这个国家曾经如此之深地受到瑞典与俄罗斯这两个邻居的深刻影响,或者说是困扰。而在赫尔辛基,迄今最为难以忘怀的,不是夕阳余晖悠长得过于奢侈的港口,不是这里独特而别致的东正教教堂,而是与音乐有关的两个所在,你也许猜到了,我说的是,除了岩石大教堂,就是西贝柳思公园了。

     岩石大教堂,我曾经有文章谈及它的出人意外,它的令人惊艳。而来到一个看上去实在是平淡无奇类似于南京的一座普通的街心公园之内,我甚至有被愚弄的感觉,但转过一个山坡,绕过一个池塘,突然间,一丛别致的繁茂的并不绵延但却刚毅的“树木”森然而立,它在夕阳的余晖之下熠熠闪光,这座银灰色的树林竟然是树立起来的钢琴啊,它在风的吹动之下,会有动人的乐声传出来否?见过钢琴,但从来没有见识过如此别具一格把钢琴居然树立起来做成雕塑的啊。为何会有这样的创意?您别急,回头来看,在一个并不陡峭的山崖之上,这个山崖并没有钢琴树高,但却在山崖的边缘,与钢琴树遥遥相对,置放了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30 16:39)

伊斯坦布尔,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名城,可能就地缘而言也是独一无二的国际化大都市呢。看帕慕克笔下的伊斯坦布尔,五彩斑斓,光怪陆离,博斯普鲁斯海峡,马尔马拉海,丘陵,废墟,宫殿,宣礼塔,街巷,里弄,还有被他称作“呼愁”的绵延不绝,韵味悠长,凡此种种,令人印象至深。但令人最为难忘的,还是伊斯坦布尔的红色呢。

穿行在伊斯坦布尔的大街小巷,来往于马尔马拉海两岸,不管是在这座城市的欧洲区,还是亚洲区,抑或新城区、旧城区,伴随着海鸥的自由飞翔,不疾不徐的骀荡和风,你随目所见的都是这个国家的国旗,有着星星与月亮的鲜艳的红色国旗。高楼大厦之上,海峡两岸的大桥之中,路边的行道树,古老街巷的杂货铺,饱经沧桑的古老城墙,甚至俯瞰金角湾的高地上的墓园里,无处不在的就是红色的国旗。这些国旗或大或小,悬挂或高或低,虽然说不上是红色的海洋,壮丽山河一片红,却也是随处可见,迎风飘扬,氛围浓烈,令人感慨。

土耳其有一家出版业新锐,创办时间不足十年,却拥有物流、印刷、编辑、门店等较为完备的产业链,去看他们的办公地点,是在一处外面看起来不无荒芜的所在,甚至还有土耳其所特有的废墟环绕,但进入他们的大楼之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6 00:53)
标签:

杂谈

从武定桥到镇淮桥,河水蜿蜒而行,大致河西侧就是信府河路,穿过马道街,依旧还叫信府河路,走向有点自东到西的意思了,自北又来一军师巷,就直接到了中华路。河东侧则为大油坊巷,过了马道街则另有其名了。这一段河道,东侧、南侧,都能徒步通行,对岸则只能隔河眺望。信府,是因为信国公汤和的府邸在此之故,军师巷则传说与刘基有关。但据说,金元之际的白朴也曾在此一带居住过,元好问算是白朴的非同一般的老师呢。被封为信王的,大致有11人,崇祯帝,也曾是信王,但他们,与信府无关。在这里,不说诚意伯,也不说汤和,且说白朴。

当年,在六朝松下,听郑云波先生讲唐诗宋词与元曲,也说明清小说。他课后得空,会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在南京的背街小巷来往穿梭,说点典故,谈些往事。他说到朱东润先生的《元好问传》,说到元好问对元代大剧作家白朴的巨大影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