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汝水清凉
汝水清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6,383
  • 关注人气:2,0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雷雨,王振羽,一级作家,江苏作协理事,南京评协副主席,出版《漫卷诗书》《书卷故人》《江南读书记》》《折角的页码》《用伤口飞翔》《龚自珍传》《江南彩衣堂》《吴梅村别传》《诗人帝王》《瓶庐遗恨》等
友情链接

http://blog.sina.com.cn/xieyong2007

三言懒语

秋禾话书

左葱右蒜

http://blog.sina.com.cn/dingjie12345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原创

 

家虽然在中原腹地,却多河川。就那么大的一点地方,居然汇聚了三条河流。旷野平畴,树木森森,河两岸更是桑榆槐柳,芦花萧萧,目送着汤汤流水,一路向东南远飏。开始记事的时候,这些河流,早已经无法通航了。水流无声,空荡寂寞。说早,其实也不过才二十年左右的时间,而在此前的民国时代,甚至再往上推溯,这些河流之上的确有过舟楫往来帆樯林立的一番盛景呢。村子里原本只有我们这一个姓氏,一座祠堂。而那些无法在河上走船的人家,便纷纷在河流两岸的村落落户定居下来,就我们村而言,也就有了荆、阎、权、赵等姓氏的人家。或冬雪封门的漫漫长夜,或夏季河堤纳凉的星夜时分,或农闲秋罢的田间地头听看大雁南飞,就会听这些口音各异的乡邻乱谈航行故事,纵论水上见闻,细说码头纷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4 01:03)

     那天,到中山路上的地铁大厦参加一活动,听南京地铁集团的总经理细说南京地铁的当前现状与未来发展,还有世界各大城市地铁的来龙去脉和未来走向。闲谈间,说到了地铁大厦隔壁位于吉兆营43号的清真寺的改造。这里居然有一座清真寺?几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京华的姜德明先生曾主编过《北京乎》,反复刊印,成为名副其实的常销书。南京作为饱经沧桑的千年古都,无数文人雅士为她写下过灿若云霞的锦绣华章。品读城市,缅怀历史,钩沉文本,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但在市面上多看到关于南京历代诗词的选本,也有从游记或者从外国人角度解读南京的图书,而作为《昭明文选》诞生地的南京,关于这座城市的历代经典散文的选本,似乎还不算太多。程章灿成林选编的作为“品读南京”丛书之一种的《南京历代经典散文》,不失为一次有益的尝试。
      成林、程章灿编著的《南京历代经典散文》篇幅并不宏富,内容也不庞杂,该书分为魏晋南北朝、唐五代两宋、元明清与民国等四辑,收文大致在40篇左右,涉及作者共计31人,堪称精简而节制。程章灿先生是研究魏晋南北朝赋文学的专家,曾出版有《魏晋南北朝赋史》,就魏晋南北朝这一历史时期,该书中编选了陆机的《吴大帝诔》、孔稚珪的《北山移文》、王融的《三月三日曲水诗序》、陆倕的《石阙铭》、萧统的《殿赋》与庾信的《对烛赋》等6篇文章。陆机陆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实在应该感谢如今的通讯便捷。在伊犁河谷行走,在微信里问身处江海门户的朱一卉兄,在伊犁有文字朋友否?他立即告诉我蔡立鹏的联系方式,当然还有微信名片。昭苏归来,在伊宁的江宁宾馆,就收到了蔡立鹏新出的《就要过得比你慢》,还是毛边本呢。

《就要过得比你慢》是一部朴实无华的散文集。作者在日常为稻粱谋之余,静守着一座边城,陪伴着自东向西流淌的河流,约会万古如斯的二十四节气,行走在古城的大街小巷,细品人间各种美食滋味,回忆着自己的生命来路,写下真切踏实的文字,细碎,体贴,平实,简单,有璞玉浑金的天然,更有难得一见的磊落。蔡立鹏的《就要过得比你慢》共分五辑,计有《种瓜得豆》《与一条河的约会》《寻常巷陌的伊犁味道》《故土乡情》《一个人,在新疆》等。《种瓜得豆》与《故土乡情》有着内在的天然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朱庆和的《山羊的胡子》是一部小说集,在我书房案头安营扎寨已经有一年多了。书中收录了作者惨淡经营的24篇小说,我断断续续大都看了一遍,也并非浮皮潦草地随便翻翻,而是认认真真地读进去了。忧伤,压抑,绝望,敏感,底层人物、升斗小民的琐屑无聊乏味挣扎,种种纷乱的关键词纷至沓来,挥之难去,也早就想为这部小说集写点什么,也还煞有介事地做了一些批注,但琐事缠身,也就一直搁置下来了。

庆和的小说有一种令人惊讶的真实与本色。他的小说,看起来不事雕琢,漫不经心,随意流淌,但细细品读,则会发现,庆和的文本却是有意摈弃一切粉饰与虚夸,都是直面生活中的残酷与庸常,生活中的阴暗与失败,人生的无趣与惆怅。《兄弟,有什么伤心事》不是去廉价地重温少年时光,而是以令人窒息地残酷回味少年时代的荒芜与艰辛。《贫贱与哀愁》写尽生活的无奈与绝望,夫妻之间的厌倦与乏味,生活的繁冗深沉扑面而来。《你有从33层高的楼上跳下来的想法吗》中的老陶、老安、老文,更有身份暧昧的邻居女孩的跳楼弃世,虽然简短,却尽显底层生活的艰辛与灰暗。《登门来访》是写一不无潦倒意味的中学同学唤作赵弥的,慕名前来,打乱自己逼仄生活秩序的种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3 16:59)


行色匆匆,在边陲昭苏,除了乾隆皇帝题写的有着汉、蒙、藏、维吾尔四种文字兀立荒原之上的格登碑与圣佑庙外,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昭苏草原上那扬鬃奔腾山呼海啸的马群了。

昭苏为新疆所有县域中唯一没有荒漠的地方,这里草原的繁茂壮阔辽远葱茏大概在新疆也是名列前茅的吧。昭苏是一万多平方公里的天然盆地,因为特克斯河等近三十条大小河流的滋润养育,这里的草场面积竟然达五十四万公顷。草场的主人自然是人,但这里庞大剽悍威风凛凛的马群则更像是草原的主人。你要知道,这个昭苏县也就不到二十万的人口,而马匹的数量据说就近十万匹,其中伊犁马更是有六万匹之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实在是孤陋寡闻得紧,对于小说家弋舟所知甚少。也是很偶然的闲暇,随便翻阅久违的沪上《收获》杂志,看到还在不厌其烦地连载着黄永玉的长篇文字,顿然间就没有了兴致。但一篇小说《随园》这样的名字,倒引起了我的兴趣:这样的命名,是写袁枚吗?去年是袁枚这位随园主人诞辰300年,而今年则是他辞世220年,是谁会关注到袁枚这样的最终终老在南京的人物?除了搞古典文学的外,当下的小说家又有谁会注意到袁枚呢?

小说的故事很是紧凑,大致是写一位很有故事的女子南来北往的丰富而恣肆的人生经历,最终却有一个在其人生跌宕中颇为关键的“导师”,已经在“随园”气息奄奄苟延残喘,而这座“随园”不在扬子江边石头城下,而是被小说作者置放在河西走廊的甘州。江南的园林,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就这样被弋舟移植到了大漠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8 16:04)
在第三届金陵图书馆读者节开幕式暨“那书与我”征文大赛颁奖仪式上的致辞
                     2017年10月14日
各位领导、来宾、读者:
      大家下午好。
      金秋十月,桂香满城。我们在大江之东秦淮河西的金陵图书馆隆重集会,共话读书,分享书香,意义非凡。感谢主办方与承办方的邀请,让我在这里代表参与“那书与我”征文的二千余名作者讲几句话。万语千言,不知从何说起。
       一座城市,一座向称六朝烟水的千年古城,一座饱经忧患历尽沧桑既有过绝世风华也有过锥心耻辱的十朝古都。她的魂魄是什么?她的精髓在哪里?她的底蕴何在?她的气度如何?按照美国伟大的城市史专家芒福德﹒刘易斯的话讲,文化是一座城市的底色,对话是一座城市的本质。文化,对话,如何操作?怎样进行?金陵图书馆作为公共的阅读空间,作为具有现代意义的文化机构,诞生于九十年前,久经风雨,巍然屹立,滋养培育了无数读者;南京报业繁盛,而扬子晚报背靠新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9 19:06)


      离开伊宁,沿着山路、河流颠簸,向西南而行,近五个小时的仆仆风尘,终于到达昭苏。昭苏是静卧在中国大西北的边陲小县,城关就叫昭苏镇。这个在1942年才设立的边疆县城,实际上是一处四面环山西高东低的大盆地,它管辖范围大致是江苏的十分之一,而人口则不足20万。昭苏的主干河流唤作特克斯河,是伊犁河的上游。昭苏之西与哈萨克斯坦相连,西南则邻近吉尔吉斯斯坦。稍事休息,就又一路西行,去看中哈边境之上的格登碑。
     到了昭苏,不仅路况大大好转,而且整个环境为之陡然一变,全是一望无际的莽莽大草原,沿着地势的起伏散漫开来,四围的天山、乌孙山、查旦尔山则为天然屏障,形成了这一较为独特的自然环境,此处海拔大致在二三千米之间,天高云淡,莽然无垠的草原,随意疯长的野花,黑黄条纹肥得滚圆的蜜蜂,毫无顾忌地摩擦着自己的腹部在草丛里晃悠的蚱蜢,显露出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勃勃生机。天是淡蓝色的,回应着白的不大真实的耀眼的云,孤兀的黑鹰低低盘旋,而壮阔的草原之上,有悠闲的伊犁马,有慈祥的绵羊、山羊,而名闻天下的汗血宝马,即出产在昭苏。这里简直就是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久前,读到金靖中先生的晚年回忆录,人生遭遇,报业生涯,令人不胜感慨。紧接着,又看到刘守华先生的《七年半》,形式别致,别具一格,让人耳目一新。比较两代新华报人的文字留存,看他们的报业体验,职业追求,更有知人论世,观海听涛,真是不可多得的一种文本留存、时代备忘录。且说《七年半》。
中国报业,若从裘廷梁先生创办的第一张无锡白话报算起,迄今也就近120年。即使再往上溯,说到《申报》,到如今也就145年。将近一个半世纪以来,中国报业筚路蓝缕,披荆斩棘,成为影响中国社会进程的重要力量。而在这样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之中,报业作为社会公器,孕育造就了不少精英之士,我们知道林白水、邵飘萍的壮烈,知道黄远生、英敛之的卓识,而张友鸾、王芸生、史量才等报业巨子更是如雷贯耳,成为后人高山仰止的一代楷模。范长江一篇《中国的西北角》疯传一时,成为新闻史上的名篇,当年乔冠华、羊栆等人的时评文章一经在媒体刊布也是不胫而走,洛阳纸贵。1949年后,中国大陆报业格局呈现新的面貌,除了集聚北京的中央媒体之外,层层办报,繁盛一时。而进入改革开放以来,各地报业更是摇曳生姿,各显神通。江苏横跨扬子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不清楚多少次去高邮了。每每在高邮,都会说到秦观、王家父子,还有当代的汪曾祺。时下,关于汪曾祺的各种图书,琳琅满目,满坑满谷,而陆建华先生也会不无郑重地就汪曾祺的研究与传播提出自己的意见。且不说秦观的命运如何悲苦,王家父子的学问如何之大,更有汪曾祺的厚积薄发大器晚成如何绚烂多姿,至少,这些人物的出现,带动了一方水土的文脉蓬勃,催生了一方水土的文气蕴藉,则是不争的事实。

某次傍晚时分,在高邮的大运河边上的小船里,几位朋友凭窗而坐,喝茶聊天,散漫无序,信马由缰,隐隐在望的据说是建造于唐代的古塔,耸立在运河正中,而悠悠南流的河水,静默无声,唯有水草摇曳,杨柳轻拂,水鸟在水面上上下翻飞。闲谈中说到魏源曾在高邮任过职,而这位与龚自珍齐名的湖南人,他们都有一位共同的朋友林则徐。林则徐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