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汝水清凉
汝水清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4,435
  • 关注人气:2,0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雷雨,王振羽,一级作家,江苏作协理事,南京评协副主席,出版《漫卷诗书》《书卷故人》《江南读书记》》《折角的页码》《用伤口飞翔》《龚自珍传》《江南彩衣堂》《吴梅村别传》《诗人帝王》《瓶庐遗恨》等
友情链接

http://blog.sina.com.cn/xieyong2007

三言懒语

秋禾话书

左葱右蒜

http://blog.sina.com.cn/dingjie12345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9-01-10 12:24)


雷雨先生让百义兄转来他写的《大汉光武》书稿,看我可否为这本书写一个序。我近年来,身体一直不大好,煎药静养,莳弄花草,看点闲书,写些小文,滚滚红尘外的不少应酬都谢却推掉了。但雷雨的《大汉光武》,却不能一口回绝,敬谢不敏,想来有这样几个原因。

一是我虽然是三晋人氏,祖在黄土高原,但自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期父母过大河南下以来,就一直生活在南阳盆地,算是地地道道的南阳人了。雷雨是叶县人,古昆阳所在,与南阳关系紧密,我们是大同乡,而雷雨所写的人物,又是南阳刘秀,乡情盛意,岂能容我借故推脱?

二则是众所周知,我写满清皇帝中的康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13 22:03)

到了芬兰,已是深秋,秋色璀璨弥漫,但寒意已经很重了。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置身这个在东方人看来北欧是如此遥远的国度,与当地人接触,看当地各种风物,方才体会到,这个国家曾经如此之深地受到瑞典与俄罗斯这两个邻居的深刻影响,或者说是困扰。而在赫尔辛基,迄今最为难以忘怀的,不是夕阳余晖悠长得过于奢侈的港口,不是这里独特而别致的东正教教堂,而是与音乐有关的两个所在,你也许猜到了,我说的是,除了岩石大教堂,就是西贝柳思公园了。

     岩石大教堂,我曾经有文章谈及它的出人意外,它的令人惊艳。而来到一个看上去实在是平淡无奇类似于南京的一座普通的街心公园之内,我甚至有被愚弄的感觉,但转过一个山坡,绕过一个池塘,突然间,一丛别致的繁茂的并不绵延但却刚毅的“树木”森然而立,它在夕阳的余晖之下熠熠闪光,这座银灰色的树林竟然是树立起来的钢琴啊,它在风的吹动之下,会有动人的乐声传出来否?见过钢琴,但从来没有见识过如此别具一格把钢琴居然树立起来做成雕塑的啊。为何会有这样的创意?您别急,回头来看,在一个并不陡峭的山崖之上,这个山崖并没有钢琴树高,但却在山崖的边缘,与钢琴树遥遥相对,置放了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30 16:39)

伊斯坦布尔,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名城,可能就地缘而言也是独一无二的国际化大都市呢。看帕慕克笔下的伊斯坦布尔,五彩斑斓,光怪陆离,博斯普鲁斯海峡,马尔马拉海,丘陵,废墟,宫殿,宣礼塔,街巷,里弄,还有被他称作“呼愁”的绵延不绝,韵味悠长,凡此种种,令人印象至深。但令人最为难忘的,还是伊斯坦布尔的红色呢。

穿行在伊斯坦布尔的大街小巷,来往于马尔马拉海两岸,不管是在这座城市的欧洲区,还是亚洲区,抑或新城区、旧城区,伴随着海鸥的自由飞翔,不疾不徐的骀荡和风,你随目所见的都是这个国家的国旗,有着星星与月亮的鲜艳的红色国旗。高楼大厦之上,海峡两岸的大桥之中,路边的行道树,古老街巷的杂货铺,饱经沧桑的古老城墙,甚至俯瞰金角湾的高地上的墓园里,无处不在的就是红色的国旗。这些国旗或大或小,悬挂或高或低,虽然说不上是红色的海洋,壮丽山河一片红,却也是随处可见,迎风飘扬,氛围浓烈,令人感慨。

土耳其有一家出版业新锐,创办时间不足十年,却拥有物流、印刷、编辑、门店等较为完备的产业链,去看他们的办公地点,是在一处外面看起来不无荒芜的所在,甚至还有土耳其所特有的废墟环绕,但进入他们的大楼之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6 00:53)
标签:

杂谈

从武定桥到镇淮桥,河水蜿蜒而行,大致河西侧就是信府河路,穿过马道街,依旧还叫信府河路,走向有点自东到西的意思了,自北又来一军师巷,就直接到了中华路。河东侧则为大油坊巷,过了马道街则另有其名了。这一段河道,东侧、南侧,都能徒步通行,对岸则只能隔河眺望。信府,是因为信国公汤和的府邸在此之故,军师巷则传说与刘基有关。但据说,金元之际的白朴也曾在此一带居住过,元好问算是白朴的非同一般的老师呢。被封为信王的,大致有11人,崇祯帝,也曾是信王,但他们,与信府无关。在这里,不说诚意伯,也不说汤和,且说白朴。

当年,在六朝松下,听郑云波先生讲唐诗宋词与元曲,也说明清小说。他课后得空,会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在南京的背街小巷来往穿梭,说点典故,谈些往事。他说到朱东润先生的《元好问传》,说到元好问对元代大剧作家白朴的巨大影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2 01:36)
标签:

杂谈

太平天国运动如狂飙突起,很短时间就横扫中国半壁,尔后建都南京,割据一方,在此存在了11年之久。在六朝松下读书的时候,王淑良教授讲近代史,说到洪秀全杨秀清石达开等人,也会提及当时南京作为两江总督衙门与江宁将军所在地的大致情况,但当时在南京的士人状况,资料匮乏,涉及不多。当年在南京城南金沙井有一汪士铎被俘,尔后侥幸逃脱,此人后来在曾国藩幕府工作,颇有作为。但这里要说一位曾住在大纱帽巷琴隐园里的人物,城破之时,他拼死抵抗,眼看无力回天,便投水而自沉者,他叫汤贻汾。

汤贻汾出生于乾隆四十三年,也就是1778年,他是常州人,后随父母去了福建,因其爷爷在八闽之地任职。汤贻汾的爷爷叫汤大奎,从福建调任台湾凤山知县,大致相当于如今的高雄市长韩国瑜。1786年,在汤贻汾才只有8岁这一年,凤山发生林爽文事件,凤山陷落,汤贻汾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27 09:52)
标签:

杂谈

朝天宫,坐北朝南,宫殿巍峨,气象庄严。世人多注意其万仞宫墙的雄伟,东西两座德配天地道贯古今门楼的肃穆,很少有人留意朝天宫后,有一东西走向的背街小巷,唤做冶山道院,贯通着王府大街与莫愁路。朝天宫,历史悠久,变幻多多,在这里要提到的是曾经在此大院内飞霞阁主持过金陵书局的莫友芝。

先说金陵书局。金陵书局,也叫金陵官书局,是1864年由曾国藩所组建的官书局之一,其所刻印书籍,因校雠皆四方饱学之士,且经济实力雄厚,加之底本多为善本,曾国藩又坚持'但求校雠之精审,不问成本之迟速',故刊本质量上乘,令人称道。金陵书局起自安庆,南京光复后,移局于铁作坊,所谓太平天国慕王府,后又移至江宁府学飞霞阁。金陵书局所刊印图书以经史为主,诗文次之,也刊印一些诸如《唐人万首绝句选》《楚辞》,以及 《白喉治法》《蚕桑辑要》等农医方面的图书。其对西方科技著作也颇重视,刊印过《几何原本》《重学》《圆曲线说》《则古昔斋算学》等书籍。受金陵书局影响,各地官吏纷纷效仿,如李鸿章在苏州创建江苏官书局,马新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9 10:32)

故宫苍茫故事多

                             --------在《国宝奇旅》研讨会上的发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1 15:09)


   侯家桥,据说居然与侯景有关。侯景之乱,致使也算一代雄杰的梁武帝萧衍饿死台城,他对当时南京的残害,罄竹难书。侯景这一反复无常恶贯满盈的家伙,死有余辜,不可饶恕,他还大言不惭地让小皇帝册封他为宇宙无敌大将军呢。怎么可能还有以他的姓氏命名的地名留存至今?不过也难说得很,侯家桥过莫愁路往东的秣陵路穿过丰富路,有一段街巷,唤做洪公祠,这个洪公,就是洪承畴呢。洪承畴,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是被目为汉奸卖国贼的呢。

      侯家桥,也有人说原来是候驾桥,这里往西直通石城门,当时主政的朱皇帝多从此处通过的缘故,只是后来,转化为侯家桥了。如今的侯家桥,西到罗廊巷,东抵莫愁路,路面坑坑洼洼,但道路两侧既有店铺林立、菜市场、垃圾中转站,也有一些市民小区、小学,还有一与军人安置有关的机构,市井气浓郁,而不断扩大地盘的江苏省中医院的南区南门,也开在侯家桥,在大门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默然站在父母工作生活了近四十年的灰水河边,眺望两岸的莽莽旷野,初春残雪,曾经熟悉而又陌生的中学校园,心中盈满了如释重负后的孤独,还有苍凉。

     
我的家乡叶县,古称昆阳,这里曾经发生过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大战,这就是在更始元年(公元二十三年六月)改变历史走向的昆阳之战。中学时代,在县城读书,关于昆阳之战的故事和传说听了许多,对光武帝刘秀这个历史人物逐渐产生了兴趣。县城北边的沙河,即古代的滍水。史载,汉光武与王寻、王邑战于昆阳,“败之,士卒争赴,溺,滍水为之不流”,即是此河。《水经注》说,“滍水出鲁阳县之尧山东,经鲁阳县故城,北出于鱼齿山下”。这里的“尧山”,又名“石人山”,今天已成为全国闻名的旅游景点;“鲁阳”,即今天的河南省鲁山县,是著名的曲艺之乡,少小时经常听行人唱“路戏”,或农民边耕作边吟唱:

“昔日里有一个汉小(萧)王,一十二岁走南阳。行走南阳迷了路,偶遇石人站路旁。问他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7 00:42)
标签:

杂谈

                 

一张报纸,尤其是一张大报,一张国家的直辖市委主管的党报,在当年的巨大影响力,远非当下互联网时代的一些人所能想象;更何况,这是一张诞生在共和国成立前夕的地处京畿要冲的有着悠久报业传统的海河边上的大报啊。你猜出来了,我说的是天津日报,转眼间,她已经走过了七十年的风风雨雨,七十年的岁月兼程,七十年的春华秋实,七十年的漫漫征途。作为一个远隔长江与黄河,地处江南的扬子江畔的一位读者与作者,我又是如何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1 21:20)
标签:

杂谈

当下的小说,五彩斑斓,杂花生树,虚火旺盛,炒作频频,各显神通,套路很深。在这样的喧嚣浮华之中,好小说则或因为作者的低调甚或清高,不大愿意腆着脸皮去游说勾连,不大习惯去与一脸坏笑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文坛皮条客们虚意周旋,不大谙熟什么潜规则去明修栈道 暗渡陈仓,他们的作品也就很难上什么榜单,入什么综述,受什么青睐,只能是寂寞独自开,默默在一隅,比如汤成难的小说。

汤成难的小说,在细碎中充满温情,在看似波澜不惊中暗含锐利,她对人情世相的解剖时犀利深刻,从容不迫,高人一筹。 很偶然地,在《钟山》杂志上看到汤成难的小说《呼吸》,也是写小人物的命运,舒缓的叙述,平淡的基调,看似波澜不惊实则令人哀伤莫名无可把握的现实残酷,都在汤成难的游刃有余的笔调之下一一元气淋漓地款款而来。她不去唱廉价的颂歌,不是无聊地营造虚伪的美好,不去刻意画蛇添足地增添什么明媚的尾巴,一个弱小而顽强的小女子卑微一生的挣扎与无奈,近乎冷酷地呈现出来。而最为令人惊奇的是汤成难运用语言的节制与简洁,那种讲究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