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汝水清凉
汝水清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65,155
  • 关注人气:2,0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雷雨,王振羽,一级作家,江苏作协理事,南京评协副主席,出版《漫卷诗书》《书卷故人》《江南读书记》》《折角的页码》《用伤口飞翔》《龚自珍传》《江南彩衣堂》《吴梅村别传》《诗人帝王》《瓶庐遗恨》等
友情链接

http://blog.sina.com.cn/xieyong2007

三言懒语

秋禾话书

左葱右蒜

http://blog.sina.com.cn/dingjie12345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原创

 

家虽然在中原腹地,却多河川。就那么大的一点地方,居然汇聚了三条河流。旷野平畴,树木森森,河两岸更是桑榆槐柳,芦花萧萧,目送着汤汤流水,一路向东南远飏。开始记事的时候,这些河流,早已经无法通航了。水流无声,空荡寂寞。说早,其实也不过才二十年左右的时间,而在此前的民国时代,甚至再往上推溯,这些河流之上的确有过舟楫往来帆樯林立的一番盛景呢。村子里原本只有我们这一个姓氏,一座祠堂。而那些无法在河上走船的人家,便纷纷在河流两岸的村落落户定居下来,就我们村而言,也就有了荆、阎、权、赵等姓氏的人家。或冬雪封门的漫漫长夜,或夏季河堤纳凉的星夜时分,或农闲秋罢的田间地头听看大雁南飞,就会听这些口音各异的乡邻乱谈航行故事,纵论水上见闻,细说码头纷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8 00:03)
标签:

杂谈

某日,在长江路与长白街交接处西南一隅的美术馆看画展,画家高云有一国画《你还记得我们吗》也在其中,三位新四军女战士一身戎装飒爽英姿清新淡雅,大概是转移途中的片刻休憩,回眸一笑顾盼生姿,特别唯美,令人印象至深。这幅画倒让我想起听来的一个故事。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期到四十年代初,一批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在太湖边上坚持敌后抗战,这支新四军虽然并不庞大强壮,却因其聚集了不少正值青春年华的读书人而颇显生气勃勃。其中有一张新民,是来自沪上的女学生,干练洒脱,疏朗大方,很受大家爱众。而有一小战士,在密切接触中对张新民逐步萌发了强烈的爱恋深情。在难得闲暇的月明之夜,当这位小战士鼓足勇气向张新民袒露心迹之时,张爱民只是拉拉他的手抚慰他说,待把日本鬼子赶走后再说吧。面对小战士的极度失望与懊丧,张新民又拍拍他的脑袋道:努力工作,经受考验。有了这样的一番表白之后,小战士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2 12:3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屈指算来,来到南京六朝松下读书,迄今已经近三十年了。对这座城市的认知真是一个逐步加深慢热情深的过程。我在这座城市读书、工作、生活,闲暇之余,涂抹些文字聊以自慰,根本没有称雄文坛的什么勃勃野心,谈不上安家立业,但也算过着庸常如静水的小日子,追求着在这一纷繁时代能够葆有稍许自尊的读书人生活而已。孩子过了这个暑假就要读大三了。回望往事历历,特别感谢这个时代,让农家儿郎有机会受到高等教育,也特别感谢这座城市,接纳了我这个北方儿郎寓居于此,在这里聊避风雨,看花开花落,潮起潮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古都南京,书香悠长。南京建城,脉络宛然。若从冶城始,时在公元前495年;若以越城论,则在公元前472年;而金陵邑,大致在公元前333年。这三大时间节点背后,都有着或吴、或越、或楚的风云激荡,也许在这样的激荡交融之中,早早埋下了南京这座古城包举宇内文化兼容而开放的良好基因。

212年,孙权修建石头城,十七年后,正式建都南京,时在229年,这一年,也是南京成为都城之始,六朝古都的称谓,终于得以落实。自有先民在南京这一土地上活动,就应该有了学习交流。而吴越争锋也好,楚吴兵戈也罢,车马粼粼,刀光剑戟,行伍之中的竹板汗青,我们悬猜,大多是权谋戎机的兵策声声。书香氤氲,关键在人。读书著书也好,藏书刻书也罢,离开了人,一切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地处江南的东林书院有千古名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正是书香萦怀的根本所在。

南京书香,追根溯源,世人多愿提及周处读书台、昭明太子读书处,以作为南京书香之始,我倒想起了也算是一代名将酷爱读书的东吴吕蒙。吕蒙是东吴名将,久经战阵。他设计袭取荆州,白衣渡江,击败蜀汉名将关羽,得以拜南郡太守封孱陵侯。《三国志》载,吕蒙“年四十二,遂卒於内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仲夏夜长,晚饭后消食,在南京的大小街巷里转悠。穿过五台山,路经翁文灏、叶楚伧等人故居,拾级而下,与袁枚老先生的塑像相揖而别,沿宁海路,到汉口西路,再转向西康路口,有点累了,就到左近的乐匋书社盘桓一下。进了书店,按捺不住手痒,捡了几册书,其中就有韦力先生的《书魂寻踪:寻访藏书家之墓》。

     韦力先生在读书界大名鼎鼎,其藏书之丰、之精,其资金来源之神秘,其个人身份之玄妙,都是聚讼纷纭的话题,而他近年来更是著述不断,在自媒体上也很活跃。他寻访各地藏书楼的文字,不仅现场感强烈细腻,而且远非某些媒体人士仅凭在网上搜索若干资料随便敷衍成文的急就章,耐读好读,令人拍手称快。他的这部《书魂寻踪》是专门寻访藏书家的墓地坟茔之作,又会有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式教育,批评者重。这一牵涉到每个家庭的天大的问题,有或自以为英明高明其实平庸不堪的政治家的所谓权威论断,有教育行政官员的蛮横颟顸百般辩解,有千万家长的无望无助随波逐流,有莘莘学子的萧规曹随逆来顺受,有众多普通教师的深陷其中不识庐山真面目的盲人摸象。但是,有过切实的文学的诘问与追索吗?我们还是要停留在刘醒龙所提供的《凤凰琴》的悲情状态吗?我们还是要停留在《洪荒启示录》那样的迷茫之中吗?我们还是津津乐道于《中国高考》这样的夸大传奇与粉饰奇迹吗?有不少政治家赋闲之后,大都喜欢谈谈教育诉说情怀,音乐的奇妙,地理课的诱人,都是很令人感怀的篇章。围绕着教育所形成的庞大的产业链条所依附的万千人众而形成的产业帝国,更是令多少局内局外人都难以道尽其中曲折奥妙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实在搞不清楚《漂泊的屋顶》是在何时买来的,看它是“三声文丛”之一,另外的则是祝勇的《绝境的地图》、伍立杨的《霜风与酒红》。《霜风与酒红》似有印象,但祝勇的《绝境的地图》是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来了。伍立杨行走文坛经年,供职于媒体,曾在海南经年,听晓剑兄告之,方才得知,他近来又返回成都了。某次在深圳,胡洪侠召集的一聚会,在尚书吧,俞晓群在,祝勇也在。而彭程,只是听闻,并无一面之缘。这《漂泊的屋顶》是说什么的?莫非与海子有关?

      却原来,《漂泊的屋顶》是彭程的散文随笔集,共分五辑,分别为《生活在别处》《地图上的中国》《流泪的阅读》《被思想惊醒》《一花一世界》等。《生活在别处》中收录了三十篇短文,大多为报章体随笔,短小精悍,内容广泛;《地图上的中国》收文十六篇,文风为之一变,多为散文,而且篇幅陡然转长,如《读安徒生》,简直就是关于安徒生创作的整体回顾,对安徒生的代表作都进行了深入的诗意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散秋千闲桂月树摇余滴乱斜阳 

                                                  ---许宛英金靖中《老伴师友书山水书卷》读札

       与董健、王春南、董国强、经盛鸿等先生聊天,会经常说到文革在江苏的种种纷纭往事,诸如“好派”与“屁派”的是是非非,江渭清、陈光、许家屯、惠浴宇、彭冲等当时江苏主政者在文革中的遭遇与表现,江苏实行军管是怎么回事?吴大胜、蒋科是怎样的人?刘少奇致信江渭清在当时的江苏政局中有着怎样的影响?前天晚上,有一台湾老人来南京,饭后与两位朋友陪他在这座曾经很是民国的城市街巷行走,闲谈往事缕缕,似乎都是云烟朦胧了。一朋友说,当年他家就住在西康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江苏作为一个省份行政区域的名称出现,迄今不过350年。而1949年后,江苏由苏南、苏北行署与南京,三驾马车,归而为一,组建成省,时在1953年,也就刚刚过了一个甲子多一点而已。今年地处南京的诸多高校,都在热闹纷纷地举办校庆115周年的相关活动。对于追溯到1902年一位晚清大臣两江总督刘坤一的奏折申请创办三江师范学堂,也引来一名叫张帆者的阴阳怪气道四说三。实际上,当年因为学校名称,也曾有过唤作“江苏大学”的动议,结果引来舆论哗然,最终以“中央大学”而了局。当时之人,为何对“江苏大学”这一名称如此反感排斥?莫非是因为“江苏”这一名称时间不够悠久示人以地方省域过于狭隘之故?以前上海诸多名校几乎无一家以上海命名,至于后来次第有了上海大学、江苏大学,时移世易,又完全是两码事了。实际上,对于学校更名,吴健雄先生很不以为然,她说,麻省理工,文法等学科,不也都很好吗?大致是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去年是袁枚诞辰三百周年,今年则是袁枚辞世二百二十年。在如今的广州路与宁海路交接处的随家仓,竖起了袁枚的一座雕像,算是南京这座城市对这位大诗人风流才子的一种肯定与缅怀。袁枚少年成名,垂髫入泮,怎料乡试遇阻,屡屡败北。好在来日方长,毕竟年轻,乾隆三年终于在顺天府乡试中举,乾隆四年进士及第。回顾自己的场屋生涯,袁枚不无对八股文的轻慢挖苦,不以为意:心之所轻,烟墨知之,遂致得题握管,不受驱使,四战秋闱,自不惬意。但不管怎样,与大他十五岁的吴敬梓还有年长他四十三年的同年沈德潜等人相比,袁枚总算是幸运儿了。吴敬梓一辈子是一秀才,不要说进士及第,就是如海瑞那样成一举人都是可望而不可即啊。

     袁牧是钱塘人,也就是今天的杭州,却长期生活在江苏,尤其是南京。他字子才,号简斋,晚年自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随园老人,世称随园先生,是乾嘉时期的诗人、散文家、文学评论家。袁枚家境清寒,其父亲袁滨和叔父袁鸿,都因贫困而游幕四方,充当刑名师爷。袁滨经常奔波在楚、闽、粤、滇之间,万水千山,音问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