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04-17 16:50)
标签:

杂谈

我用心试了20多个密码,可是都不对,我到底设置了什么鬼。他已经会画画,会自己倒腾玩具,他已经不喜欢妈妈过多的拥抱。孩子,你慢慢长,让我也习惯你的长大好吗?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5 21:38)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感无感

今天回家,去了派出所,问了户籍之类的事情。说到底,我还是没有选择的,不得不跟儿子一起离开。母亲在为31岁的弟弟洗衣服,我妒忌,因为,我八岁开始,她基本已经不管我了,父母的爱如此偏心,并且是长年的永远的,其实我需要做的就是接受,可惜,到底意难平。弟弟妹妹什么都有,我跟姐姐什么都没有,同为子女,天上地下的差别。这么多年了,我以为其实我不在意了,原来还是在意的,所以母亲不喜欢我,一直都不喜欢。我得原谅我自己是老二的出生顺序,我得原谅我是女儿的事实,我要学会原谅自己,跟自己顺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6 22:32)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以前过年的时候,老家的村庄就复活过来,杀猪做馒头,但是现在大家都在城里的鸽子笼一样的套房里过年,村庄自然是借着死人的节日清明来热闹一番的!基本上都是倒日转,大清早上高速,然后竹林挖笋,树顶摘香椿,偶尔还有人田间挖水芹菜和荠菜…总之,家乡的味道成了这些个半城里人的极致美味。大轩从没有看过鸡和猫,一经指点,居然会说这两种动物,可怜见孩子还是要多带出去玩玩的了。我跟大轩被安排在家里,他们都上坟去了,大轩因为跑得快差点跌进沟里,吓出一身汗,下意识地拍了他三下屁股,大轩的干奶奶送来了青团,算是对大轩一家人的心意,至于大轩的太奶奶,留着土鸡蛋给大轩,老人实在太疼小小孙了。
pic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2-11 21:41)

大轩初二的时候会说:娃娃,倒。顺便自己倒在地上,作表演状。

初六的晚上去了小姨妈家里,对着她的新的装修的镜子,教他说姨婆,居然学会了。

只是他打碎了小姨妈家里的小闹钟,我们还没有时间去买一个还给她呢。

初八的早晨又教他说舅婆,只是在家里说了几声,到了小舅妈家里,早就好羞不好叫了。

初十开始教授他叫阿姨,但是到目前为之,也只是偶尔叫对,但是,在我看来都是很好的了。

他看见客人离席,就会将塑料凳子叠好,小小的人儿,举着高高的凳子,真心看着觉得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尤其是他还会拿着扫帚畚斗进行清洁工作,好玩的同时,我总觉得是否是家境一般,对他宠爱不够才叫人如此勤奋。但愿他仅仅是觉得好玩,并且可以得到长辈的夸赞,觉得有成就感。

大轩穿着我从绍兴买回来的羽绒服,一共是4件衣服,两件背心,我都觉得背得动这么多衣服实属不易,不过,这两天宁波融雪,确实也是冷一些了。

大轩,妈妈舍不得卖掉这个房子,不是因为喜欢,而是,想留给你一个童年的回忆,因为妈妈小时候总是奔波,从宁海到天台,从天台到临海,然后又是宁波,总不知道自己的故乡在哪里,并且以前居住过的房子也都是别人的了——有些本来是租的,有些已经是卖掉了,有些压根儿给别人住去了。总觉得一生都是漂泊感,快乐的时间很短暂,字里行间也都是忧伤的情节。

大轩,妈妈希望你快乐无忧的长大了,一生无痛无灾,憨且直地过一百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07 23:39)
2月6日的早上,赖在床上,觉得有一天的休息,为了2月7日的上班做一下准备。
但是到了接近中午的时候,突然想起2月4日的时候盈盈来过我们家里,来的时候提了4样东西,的确不回访一下实在是不好意思。尤其是有时候有事忙,需要她帮忙的时候,无论多忙,她都是过来支撑一下的,又是邀请了我们好几回去她家里,说是男友见面的时候,需要我在场了之类的,但是都因为忙,错过了。这次觉得难得一天在家里,那是不去不行了。于是立马打电话给她,是否在嵊州,她说在宁波,但是也可以立马返回嵊州去,于是约定1点上高速,直奔过去了。她家里其实不远,过了溪口不多久就进入了绍兴境内,然后就是她家里了。
两间房子,一楼和二楼都是经过装修的,三楼前面的阳台搭成了一个阳光房,并且种植了一些花卉,还有桌椅,尤其是一个躺椅,简直叫人舒服得跟神仙似得。我于是称呼他们家里是土豪。土豪自然是有土地的,菜园子里种植的菜有菠菜,胡萝卜,小油菜,有点类似于大白菜的菜品,还有一种青笋……五花八门,一片青葱可爱。尤其是地的角落里有一个小泉眼,冬日里也是汩汩地流着水,挖成一个浅浅的池塘,从集市上买来的鱼儿就养在这个水里,经过山泉水的养殖之后才进入餐桌。
更有一个小小的竹林,用稻草和谷糠盖着地面,催生冬笋,盈盈的爷爷更是将挖笋的工具就藏在竹林里,就地找出来,就地挖起来。我这种城里人不算城里人,乡下人不算乡下人的家伙,一株笋儿都没有看到。倒是盈盈的男友,阿明找一个是一个,一副很内行的样子,叫人好不佩服。
抱着菜往家里返回去,我这种穿了高跟鞋的不适合乡间走路的人大声疾呼一定要穿板鞋下次再来玩过。
到了她们家里,家里人早就忙开了,不多时,满汉全席就上桌了,油焖笋是一道地道的绍兴菜,味道极其鲜美,连五星级的饭店都是无法比拟的——食材实在是太新鲜了。至于那个喝了山泉水的鱼头豆腐,更是吃的只剩下鱼汤了——那也是大家吃的实在太饱了,胃里头装不下了。
还有一个酒糟肉,听说是用煮熟的肉放在自家酿制的酒糟里泡制出来的,吃起来果然风味独特,有一种诗仙李白飘飘欲仙的味蕾享受。
至于她们家里的米饭,更是食物中的精华,颗颗饱满,粒粒醇香,如果不是实在吃的太饱,是恨不得吃下三碗的了。
昨晚赶回宁波已经是晚上的9点来钟了,洗洗也就睡觉了。
早上起来直奔上班,备课,然后是整理仓库,发现仓库里好多东西需要整理呀,跟叶会计两个人忙乎了一个下午,中午吃的一大碗刀削面也早就消化完了。
说好4点钟就离开的,到了4点半才离开,直奔家里,接上家人,到小舅妈家里去吃饭去了。因为小舅妈说大家亲戚都走到,居然不去她们家里,哪怕她们家穷点,住的偏远点,也没有道理就不去她们家里吃饭了的,还把舅舅批评一顿,说是没有本事请到亲戚上门。吓得我们立马说,晚上一定到,并且全家都到。
喜剧的事情总是会挤到一起的了,因为大阿姨家的儿子和媳妇,大女儿大女婿和大外甥都来了我家里和小姨妈家里拜年,于是也就直接杀到小舅妈家里去了。小舅妈是做麦饼的高手,当年做麦饼在街上卖小吃,被小舅舅相中,经常去吃她做的麦饼,于是一来二去,就成了夫妻了。这段历史亲戚间都是知道的,并且大家也都得承认小舅妈做的麦饼的确是专业水准,其他的都是业余水平。今天我是第一次吃,也觉得馅儿足皮薄,油盐刚好,又香有松软顺便带点脆,实在是好吃。我们一家人是最晚到的,大家早就吃开了。
小舅妈家里的确不大,圆桌子也不大,大家都站在那里吃饭的,因为人差不多是20来个,根本就坐不下,就是站着吃,也把我小姑子的老公都挤到门边的角落去了。活络一些的人都围着圆桌,长辈和相对忠厚老实一些的都已经是外围了。上了一盘炒面,大家就拿着筷子,也不要碗了,直接拿着一次性杯子就欢快得吃起来。这种场面真是绝无仅有呀,大家吃得有说有笑,其乐无穷。阿晶还大呼一声好多人呀,站在楼梯上拿着手机给大家拍照。问她多久没有看到这种场面了,她说至少也有一年了,于是大家又乐呵开来。
中间也煮着火锅,大家也是争先恐后,吃得好不热闹。
剩下很多面粉和馅儿,舅妈居然连饭也顾上吃,继续擀面,做饼,说是给大家带回家里去——果然是专业人员呀。更搞笑的是,小阿姨居然带着毛巾,麦饼做好之后,热烘烘的,叠起来,放进保鲜袋里,然后用毛巾裹起来保温,我说她是吃不了兜着走,并且不打无准备的帐的典范呀。
大轩,也很好奇。先是楼上楼下走动,把楼上的电视机顶盒摁掉,让大家没法看电视,实在是影响大家性质,于是就将她抱到阿晶的房间里去。他居然要自己脱袜子,我自然是不同意的,这么冷的天气,他的小脚丫已经是冰冷了。但是他一直努力自己脱,虽然也中间叫过我帮助被我拒绝,但是他一定努力着脱。居然从原本只会扯脚尖的袜子到后来知道从后跟往下扣,实在是越来越聪明了。
他回到楼下的时候,被长辈们哄骗着擀饼,他居然拿着擀面杖有板有眼地推起来,大家惊喜之余忍不住拿出手机来又是拍照又是录像,他自然也是更加来劲,长辈们让他加快速度,他就真的越擀越快,实在是讨人喜欢。
接了小舅妈的压岁钱,他居然也知道做个恭喜发财的动作。
关于这个动作,还有一个小故事,在我妈妈家里的正月初一,小弟给他压岁钱。他居然也做了恭喜发财的动作后才接过去,然后走到妈妈地方,表示有些难为情,抱着妈妈的腿。小人儿,不可小觑呀。
大家有说有笑,然后离开小舅妈家里,小姑子的先生为着孩子没有带去,不愿意接压岁钱在那里倒腾半边。我们挥挥手告诉舅妈今晚吃得开心玩得开心就直奔家里了——阿晶和阿杰都喜欢去科家里,不愿意来我们家里,因为科好玩,我们家里太约束。
可见,玩,人人喜欢,学习,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居多呀。
明天是充实的一天,加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06 09:01)
小时候过年多少有年味儿,我不想说,因为也不像很多人文字里那么温馨值得回味。但是至少没有那么忙碌,因为忙碌的至少是那个时候的大人们。我要做的不过是洗菜,烧火之类的打杂的事情。
但是,如今大不一样,虽然说还是家里有老人,但是,老人毕竟老矣,诸多杂事都是要自己亲自料理,压力一下子就来了。
细数一下这个年的流水账:
腊月28,我妈妈和小外甥他们都来了,说是要去横溪水库旅游,去藤溪岭爬山,于是,我把孩儿哄睡,陪着他们一伙人出发。爬山对于我这种山上人来说,倒是还难不倒我。只是爬到第四个亭台的时候,弟弟和弟媳爬不动了,老爸和老妈也是够呛了,只有外甥女露露非要继续往上爬,于是乎,我这个算是半个地主之谊的人就陪着她继续往上。后来才知道,最陡峭最吃力的都已经上来了,剩下的,其实是栗子林和竹林,曲径通幽,蜿蜒盘旋,是个散步的好路段了。上到山顶,露露要跟第七平台合影,用以纪念自始至终的信念,顺便也给我跟山顶的不知哪个土豪的别墅合影,我告诉露露,诶,阿姨要是有这个大的别墅就好了,结果,露露说,土豪,我们做朋友吧,搞得两个人在山顶上傻笑。山顶上有一个小卖部,是一个离休的老男,动作迟缓,但是为人热情,买个我传说是土鸡蛋的东西两个,带下半山腰给老爸老妈,以补充他们的能量。
腊月29,相的小舅舅和小舅妈来了,说是年后要去仙居外婆家,没有时间来我们家里拜年,所以,提早来,给他们做午饭,并且没收了小舅舅的车钥匙,希望可让他们留宿,结果,他们后来坐了蛮久之后,还是坚持回去了,说是家里的衣服还晒在外面,隔壁邻居家的电话没有,没法帮他们收衣服。
接着自然是大年三十了,准备老家里的麦饼筒,杂七杂八的蔬菜准备起来,猪头肉切起来。到了中午,就去诺丁汉大学将一个俄国人Serger接到家里来一起吃饭,这个俄国人还是很懂中国人的礼数的,居然带了俄国的伏特加过来,作为首次登门的见面礼。还亲自卷了几个麦饼筒,并拿出手机拍照留念。我们因为他的到来,于是又安排一些节目让他觉得好玩,于是,带他去大棚里摘草莓。草莓的主人,原本是我们家老爷子的雇主,所以,居然变成了免费的采摘了——关系再一次体现出来。要知道,现在的草莓价格不菲呀。
把外教送回学校,就草草睡觉了,因为孩子,联欢晚会是没法好好看的了。
大年初一,自然是回家看老母亲,家里早就准备了一大桌子的饭菜,弟媳妇在灶台前忙前忙后,我们一大家子人嗑瓜子唠嗑。我们顺路带来的Serger也是跟露露用英语聊起来了,露露的蹩脚的口语,明显紧张呀。搞定午饭,于是乎就开始斗牛,我是不知道如何斗牛的,Serger也不知道,但是他很有兴趣地学习了,孩子扔给老母亲,于是乎,就去看已经92岁的老外婆,外婆,自从做了眼睛手术,已经算是耳聪目明了,脾气也见长,不愿意在我们家里过年,也就是为何腊月28我妈妈要出来爬山的原因,被一定要回舅舅家里过年的外婆给气得。
外婆在自己的床上假寐,我跟姐姐把外婆送到太阳底下享受阳光,舅妈给我们煮个茶水,于是就开始喝茶,但是因为孩子哭闹要妈妈,我被相打电话催回家去了,可惜,留给我印象的,是外婆的老迈,还是二舅苍黄的脸蛋——他好像是肝方面有问题,感觉上老了很多。在我的苍白而无助的童年里,这个舅舅还是给与我一些接济的,也就是为何我跟我姐姐会去看望外婆会去看望舅舅,但是弟弟和妹妹就没有这份心思的缘由了。
初二,是小姑子燕子请客的时间,地方放在东钱湖的香草园,在一个临河的包厢里,天气暖和到25度以上,感觉像是春日,大轩兴奋地到处乱跑,我于是只好屁颠屁颠得跟在后面跑。孩子现在这个时光,应该算是最天真最可爱的时光了,作为我,除了陪伴他,其他也做不了更多的事情。
初三,我请娘家人到我家里吃饭,从大清早开始忙碌,把堂哥家里的人也都叫来了,本来晚上约好是去妹妹家里的,但是父母辛苦于舟车劳顿,于是临时改变意思,把晚上那餐定在堂哥家里了。所以,我家里吃过饭,没有做好清洁工作的时候,他们一行人就开车去了堂哥家里,只剩下我跟相陪着已经睡着的孩子,在家里守着。后来也觉得孩子没有必要到处乱跑,于是,让孩子就在家里跟爷爷奶奶睡觉。堂哥家里的晚餐可以称得上大餐,因为她得后爹是个当过厨师的人,做了两大桌子,刚好是夫家人一桌子,娘家人呢一桌子,一次性就搞定了。
初四的早上我们赶去妹妹家,妹妹因为怀了双胞胎,于是乎都是妹妹的婆婆在忙碌,那天其实大家都有些倦了,我就在他们家里的沙发上睡着了,月儿(堂哥的刚上小学的女儿)在照看我们家大轩,因为小轩太闹腾了,不受这个姐姐喜欢。而相陪着我爸妈打牌,消磨时光。
晚上自然是去大舅舅家里,因为表弟辉的生日。大舅妈家里永远是干净明亮的,不明白这个漂亮的女人是如何做到的。并且做得一手好菜,辉的小姨是个手机控,对于所有做的食物都要拍照留念,并且绝对不会放过那个蛋糕,更是多角度阐述。对我们一家三口赞不绝口,并且一定要给我们三个合影,因为是辉的小姨,我们也不好如常反驳,于是乎,就接受了。拍出来的照片果然是一家三口幸福和美的样子,好像年轻了很多岁。
其实初四的晚上家里也是一桌子,自然是老爷子他们自己在招待,因为相的叔叔他们来拜年了。
初五,中午是舅舅、姨妈他们到我们家里被拜年,于是乎,又是忙碌的一天,好在燕子的老公过来帮助她的小嫂子,总算是平安度过呀,饭菜是否可口不重要,重要的是广告推销,我跟他们说,这个菜是地里刚采摘出来的,新鲜绿色无污染,于是乎,大家就开始举筷。舅妈说我是开心果,我一开口,大家就乐哈哈了。我看我是将冯氏幽默学了好几分了——恶心自己,愉悦大家。
初六也就是昨天,中午我们在自己家里吃饭,饭后在床上睡了一小会儿,起床匆匆赶赴小姨妈家里,并且还要兵分两路,因为小姨妈和叔叔家里都发出了邀请函——隔壁家表弟相因为中午有事情,于是叔叔家吃饭也变成了晚上。我跟相要去叔叔家,大轩和她奶奶去小姨妈家里,并且可爱的是,先去小姨妈说明情况,先送去礼物,再匆匆逃往到叔叔家里。
后来又赶到小姨家里,他们已经差不多散场了,只是参观了他们家里的新装修,于是乎,发现了他们家里的结婚照——小姨妈居然去补拍了结婚照,儿子都22岁了,站在他们身后都是像个保护神了。
以前他们是人来了才有压岁钱,现在我们大轩就算是不上门,压岁钱居然也是招收不误的了,吼吼,可见长辈是多么客气了。
今天终于闲下来,坐在床上写博客,但是楼下又听到隔壁家表弟相的老婆说是来拜年了,女儿也抱来了,手里还提着东西呢,哈哈哈,好在是邻居,不必拘礼,我假装还没有睡醒,不去招呼,让相下去就算了。
现在相上来了,原来是表弟相的老婆的姐姐送来一套衣服给大轩,因为她们家里的女儿在我们家里补习过数学,算是谢礼。
该起床了,大轩鼻涕都要拖到嘴了——近期来回赶,孩子累坏了,于是就感冒了。搞点药水给他喝喝,尤其是要把他的外套穿上,免得更严重了。
明天开始上班了,开始了工作了狂的日子了,为了更富裕更有财务自由的可能性,我必须更加勤快如同一只小蜜蜂一般,加油,马年的丽,生活还要继续,苦难还在路上,必须有更多的努力才有可能会有更好的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我在前一个公司做了5年多,但是,在这个公司还没有做到1年,就有些熬不住了,很苦,问题是老板认为我能力不足,不足以担此重任,就差没说这句话了。
实在觉得有些没意思,其实这个公司从待遇从时间,都是不如原来的公司的,只是,因为是朋友开的,需要我的帮助,因为我们家又欠她一个人情,她不需要我用钱或者礼物去调,于是只好以我有的能力和经验去帮助她。但是真正做起来,还是很难的,并且也让彼此失望。
所以,我已经觉得自己是她不需要的那个人了。
也许,或者说,肯定,我要为自己找一个地方,自己做了。
做自己的主人,是很艰难的,但是不试一下,永远也不知自己是否有机会也做老板,自己是否可以做出一番事业,而不是一辈子仰人鼻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4 19:36)
标签:

育儿

人有时候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需要加班,也不知道为何要加班,但是就是在办公室带着不断加班,所以,自己不是自己的。徐妈妈退费了,还是哭着的,问题是有什么好哭的呢,不过是一边的学校不要读了,去另外一个地方,攀高枝去了,还装委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5 18:09)
标签:

365

育儿

分类: 有感无感
宁波雾霾很重,感觉自己吸气困难。生活一如往常,平静,带点小美好,小心酸。大轩已经会叫:阿婆 爷爷 奶奶 爸爸 妈妈 奶奶。其它说的就是:莫哦 拜 嗯……还有一些实在不好表达的小词汇。他近期生过病,半夜送过妇儿医院,又去鄞州二院打了几天点滴,又去卫生院做雾化,总之,很艰难的岁月,但是好在现在好像好一些了。天气对于孩子实在是一件比衣服都重要的东西。我是气血两亏,不得不吃中药,终于明白,奋斗这种东西,就像梦想一样,叫叫可以,真正做起来,是会要人命的。生日临近,收到一根手链,还好,有人在努力记得这种小日子。妹妹怀了双胞胎,妹夫打算做三份工作,都是厉害的角色。一地鸡毛,深刻认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参与了有奖抢占昵称,活动地址:http://control.blog.sina.com.cn/blog_nickunify/index.ph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夏夜玫瑰
夏夜玫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438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博尔赫斯(阿根廷)蔡天新译
  玫瑰,
  在我歌唱以外的,不谢的玫瑰,
  那盛开的,芬芳的,
  深夜里黑暗花园里的玫瑰,
  每一夜,每一座花园,
  借助炼金术从细微的
  尘土里重现的玫瑰,
  波斯人和阿里奥斯托的玫瑰,
  那永远独无可比拟的,
  永远是最出色的玫瑰,
  鲜嫩的柏拉图的玫瑰,
  在我歌唱以外的,炽热而盲目的玫瑰,
  不可企及的玫瑰。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