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临川建明
临川建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614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3-06-17 00:18)
分类: 短诗

端午诗

 

多年老习惯:每逢今日

格外提神,注意水面上

那些飘游物,哪怕浮萍一片

 

也似能通往,那个投江者。

于是,油然寄身江面。

无龙船,纪念缺失了一口粽子——

 

两两不相关,却有神秘命运

勾连,如此时光,很坚硬。

但也未必:柔软的蓝天白云,

 

温柔俯瞰着我们,一路的风,

凉爽得悲伤未曾发生,风将肉身

轻易托起,这种存在感

 

甚至超越口腔之快意,

譬如,在端午,在无数纷扬的

文字中,谁耽于生存?

 

记得你也跳过河,在高出水面至少十米的

岩上,投进很多少年时光,但没死,

准确说,与死无关。碧波融化了

 

故乡的贫穷,并成为后来的诗意源泉——

一如今日,赶往江边,然后赶往书店,

似在寻找什么,祭奠什么,注定空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5 21:03)
标签:

海南

幸福

惊雷

碧波

故乡

分类: 短诗

海南行

 

1

为俗务飞海南

能否新获幸福

这是一道严肃的追问

还是一次嘻哈的饶舌

 

2

打小  海南岛就在梦里

下着热带的大暴雨

而惊雷总能让我

怅然若失地醒来

 

3

为什么  此时忍不住

想起小说《大林莽》

俨然那是父辈沉睡的命运

至于何时苏醒——天知道

 

4

深夜  飞机掠过海峡

万顷碧波已酣睡

强大的文明也阻挡不了

它们的我行我素

 

5

飞机刚一降落  南中国海的味道

扑鼻而来  经久不散

与故乡截然不同甚至相反

因此才印象殊深 

 

6

接机的哥们尚未抵达

先抽根夺命烟  放任体内的飞机

起飞  飞向更迫近赤道的热带

我的四肢会不会如热带雨林疯狂生长

 

7

总算盼来接机的车子

哦革命同志胜利相见

宁愿以为这是脆弱的人性

需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30 22:47)
标签:

夜游船

有罪

分类: 短诗

 

夜游船诗章


若试图吞享夜色是一种愚昧,那么

此刻,所有的闲人都有罪,被文明

顺理成章地裹挟,未必心性正确吗?

 

人类多么卑微:每粒夜风的原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9 11:49)
标签:

凌晨

窗帘

爱人

时光

分类: 短诗

三年诗章


凌晨,我的目光比晨光更早

抵达你的脸庞。那时,窗帘

纹丝不动,不解我的目光也

有巨大能量,目光能杀人更

能爱人,我当然选择了后者。

 

三年,三年的时光流动起来

形成一条星之河。你知我会

游泳,纵然不会游泳,我也

敢跳进,不怕被爱情灌几口

冷水。我的肚量太适合爱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全世界只有一个玛丽(21-30)

 

21,细节的故事

 

    某次,玛丽谈到了细节。

    人生必须优雅,更优雅,再优雅一些。

    希望给世界制造一个美丽的辐射区,世界已经太丑陋,我这算是略尽绵薄之力吧,美丽,从细节抓起。

    玛丽的五个爪子有力地收拢成一个拳头。

    我们几个的内心又告崩溃了,在她的视线之外纷纷飘泊、流浪。

    玛丽玛丽,你啥时能略微谦虚一点呢?

 

22,自拍狂的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全世界只有一个玛丽(11-20)

 

11,严肃话题的故事

 

    失重的人生太轻浮!

    必须和轻浮绝缘!

    严禁你们认为俺轻浮!

    做梦都不能这么想!

    玛丽指着我们鼻尖母狼般咆哮。

    她的严肃话题多半是举国体制、刺刀、皮鞭之类。

    我们对此毫无兴趣,爱咋咋的,反正最终都是一死。既然是一死,为何不多谈谈人生的美好?

    很快话题转向了服饰、美食、美眉、帅哥、流行歌曲。

 

12,唱歌的故事

 

    孤独的人大多喜欢唱歌,让灵魂在歌声中靠岸。

    玛丽常常叫嚷她好孤独。

    我真的孤独耶,都怪你们不懂我的心耶,小冤家们。

    这时的玛丽像极了芙蓉或凤姐。

    奇怪,玛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全世界只有一个玛丽(1-10)

 

1,地铁的故事

 

    都说开往春天的地铁会有艳遇,重新绽放生命之树。

    然而很多个春天,一次次闻到臭豆腐的味道,不对,是平淡的生活让玛丽的心情不爽,才联想到臭豆腐,吃起来很香,闻起来很臭。

    没有平庸的时光,只有不自我审视的心灵,这是她的切身感受。

    顺便说一声,玛丽是我大学同学,刚刚结束单身生活。

 

2,美术馆的故事

 

    单身的玛丽,常常独自坐在美术馆台阶前,守株待兔一名虚构的男子:帅气、富有、艺术感觉好。

    可是美术馆只能提供线条和构图。

    等得累了,玛丽便回家去社区无边际泳池游泳,游完了心情好转,有能量酝酿爱情,就像诸葛孔明酝酿天下大志。

    男人是会上钩的,玛丽的老公就是被她的自恋气质迷住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全世界只有一个玛丽

 

写在前面的话

 

    玛丽是谁?

    一个纯属虚构的人物。

    没关系。虚构就虚构吧。

    问题:虚构,难道就没有可能指向一种深刻的存在?

    更大的问题:世上到底有没有一种真正纯粹的虚构?

    更可能只是杂取、杂糅现实中人物的种种,而合为富于典型意义的一个。

    向鲁大爷的主张致敬!

 

    真要动笔,我几乎没多去想。

    我只是朝向一点下笔:玛丽极可能是另一个性别的自己。

    善良、坦率、可爱、真诚、250、不着调、咋咋忽忽,但又有一棵敏感的艺术的心。

    这话好像在表扬自己,或者,表扬另一个性别的自己。

    那么,到此为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1 11:53)

圆月诗章

 

一轮圆月可以是一把

开启时光之伤的钥匙;

也可以是一只竹筏,躺在上面

快捷无比变成一个假老头。

 

但是:不!

我怀念它,更多是出于

它高踞故乡的山巅,

视万物为微尘的气度。

 

它是活生生的:

双脚隐在夜色之中;

乌云是路上的泥泞;

和我们一样,它肯定也悲观过……

 

但它挺过来了。

那超越时光的气质

值得我在忙且乱的城里,

一次次为它抬头,而不在乎跌进坑中。

 

有时,我甚至将它

拟成一个朴素的女人:

她不可能存活在过于喧闹的今天,

她适合走在古代阴冷的小径,去给丈夫送饭。

 

当然,它也有粗糙的男儿一面:

醉酒江边,好些家伙要和早死的英雄掰手腕;

它也可能是一朵失去个性的春花,

被没心没肺的少男少女,踢在朦胧之外。

 

它走出了千万个故乡,

因此也就走出了月亮本身。

和千万个诗人遥相呼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13 20:48)

酒鬼说

 

声明:我和时代没鸟毛关系。

我关心只是潜水问题,但和你们

玩儿的那套潜规则,毫不相干。

那幻觉中的乾坤,它果真是水

而非空气,我一猛子便扎到彼岸,

为此,我老是忘记此岸。

我和时代没鸟毛关系,但和时间这个婊子睡过,

常常晨昏颠倒,指太阳为狗屎。

因此,被众人看成大混蛋,

实际上,我只有两个小睾丸。

既然阉割的刀子无处不在,

我只好醉给自己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