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的名字叫遥
我的名字叫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3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本博即日起不再更新,如果你收有此链接,即时可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2 13:24)

爬上窗前的树丫
掩藏着新生的蝉
深色琥珀的躯体
发出宛如命运扼住喉咙的撕喊

 

没有风 云朵不动
我沉入水中
浮现的是你
面朝大海的背影

 

春暖 花不一定开
面朝大海的是
死亡 最安详的
容颜

 

二十年前
你倒在命运撕裂的天空
凌乱的发迎风飘扬
是否和我水中荡漾的忧伤
一样柔软

 

为何留下 你身后那
还未成熟的麦田 和

野花一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0 23:32)

     博客许久没有更新,收到好些许朋友的问候,就算在此做个回应吧。

 

     至川大读研一年将尽,当中点点滴滴,虽谈不上世事纷扰,倒也有些值得记录,毕竟生活。然一直未下笔,牵涉原因种种。首则生活重心的改变带来性情的变化,看多了哲人的著述,已经难以再回到牢骚哀怨的笔调,太沉重的话题也不适合在这里说。索性缄口。这同样也回答了阿建的问题,何以我总是要把以前的博文删除。我相信生活的历练和思想的冲击会迫使你去重新审视生活,当更迫切的思考占据心智,对于过往的些许,终会有新的态度置之。

 

     关于学习方面,这一年收获良多,川大外哲系的老师可谓亦师亦友,博学睿智,平易近人,特别是小丁老师。同时,更多的阅读也反映出自己知识的匮乏和思考的局限,感觉自己距考上博的水平甚远。英语德语古希腊语,语语锥心,古今中外百家争辩,正道是,路漫漫,吾只能上下而求索了。。。

 

     关于音乐,不关注摇滚许久了,最后一次现场也是几个月前的事。那些群摇青,让我浑身不自在,早早离场。豆瓣的相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0 22:04)
标签:

life

七年的找寻和失落,今夜又再度踏上故乡的路

故地重游,总是思绪万千

几年前,西藏归来时,疲惫不堪

凝儿说人生也许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兜兜转转回到起点

也许对于心中怀想的事物不用太大的期待

得到来也是不过如此的感慨

可是按捺不住的愤慨啊脚步何以停下来

不是只有热爱的人才会有期待

是太清楚没有爱的荒凉才不得不义无返顾

 

小川说得没错,我与恶太亲近,手牵手一块长大

爱的缺失迫使自己将一切扭曲

不是身陷幻象不自知

而是没有坚定信仰的引领,谎言占据心智

对自我的极端厌恶导致放任自流

年少的无知轻狂,使我做下不少错事

每每只能以离开来逃避,从此缄口不提

其实自己是最清楚的,无论走到哪里,过去总能在梦里浮现

总想从头来过,总想轻易地把自己托付出去,却总是不欢而散,又再度仓卒逃离

 

而今又是元宵,孔明灯冉冉升起,承载着谁家的思念,摇曳风中

滨江长廊挤挤嚷嚷,满街嬉戏怒骂,不见往昔的荒凉

那个时候,没有烟花,没有绿树成荫,没有情侣成行,没有灯光璀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06 03:13)

    成都极速降温,我开始穿上羊毛袜子加棉鞋了,早上七点多起来上课天还是黑的。骑着我的小单车,北风那个吹啊~两旁银杏树叶在我肩膀上旋转飞舞,以凄美舞姿铺倒在我的轮胎下,一股摸黑读书凛然上路之感油然而生。

    我越发爱上这个城市了,真的,我简直无法形容那街边跑的小狗多可爱啊~我记得小学时看过一本《家有贱狗》的漫画,把我笑得毫无形象。那狗全身白色短毛,还没有小黄的长,唯独左眼那一块全黑。对,就像经常被画在文具盒上的那玩样儿。而我居然在学校看到这样的狗!长得跟头小母牛似的,跑起来更像,摇头晃脑的,经常眯着黑了半边的小眼珠左右瞅瞅,就像路人看它那样。主人介绍:“叫牛头狗。”我居然忍不住很傻比地问:“那它吃草还是吃肉?”主人眯起跟狗一样的眼睛藐了我一样:“吃狗粮。”啊,要是吃草该多好,那我也能养一群了。

    吃狗粮嘛就算了,我现在只能勉强养活自己。说是这样,可我居然也重了四斤了。某人说要用一个冬天把我养到一百斤。妈呀,老娘二十四年来体重还没超过三位数,唉,不活了。。。话说回来,成都真是个秀色可餐的城市,街上小店和MM都很诱人,拍个《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收到许多朋友的问候,谢谢你们亲爱的。我很抱歉不能一一讲述,就像难以言语心中对你们的思念。

成都渐渐冷了,树叶开始枯黄,出门毛衣外套,骑会儿自行车手都冻僵了。

下课经常去饭堂吃碗两块钱的辣椒面,汤总是喝得一点儿不剩。

拍了几张照,挑挑选选,最终还是给姐传去两张单身照。姐也说,我看起来越来越像妈了。

晚上盖三条被子。依旧做梦。

小明,我梦见我们穿越时空去了老香港。我居然抱着你拼命跑呵。

前几天去小酒馆看了场演出。零壹专场。人群中昂头闭目,浑身战栗,呐喊声都听不见了。

其实现在很少离校,如无必要,哪都不想去。

酒吧的工辞了。要好好看书。

书堆得老高,看电影的时间也少了。

终究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过冬。没钱没时间没那折腾的精力。

认识一成都小妞,跟麦田真像,看着她就想起麦田。我估计我是爱屋及乌了。

认了一弟弟,他喊我遥姐时,我会想起小天一。

寒冷的冬夜我缩着倚在窗前抽烟,吐出的不知是烟雾还是寒气。

我想着你们,边想边哭。可我不会打电话。我不能够。

PET生日时我也没个短信。其实常常会想起633的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02 13:35)
分类: Life

“你去过昆明吗?”

没有。

曾经有人说要带我去,去昆明看蝴蝶。

他说娶我那天不放鸽子。放蝴蝶。

可是终究没有去。他也没有娶我。

 

国庆 房间 阴暗 没有阳光 不下楼 不吃饭

咖啡 烟抽了一半 太多书 乱

茶 冷了还喝 痛

黑格尔 柏拉图 施特劳斯 刘小枫

隔壁有人说话 有人哭 楼道很诡异

李米开着车 不停数

你在哪里

左眼一直流泪 隐形眼镜戴太久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不会来看我

 

国何以庆

生何以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21 20:57)
分类: Life

   “你要把我变成什么,广州……”尾民依旧在台上忘情撕喊,可爱的兔兔给予最热烈的朋式回应。尖叫、呐喊、贝斯失真、人潮涌动。我依旧伫立酒吧中央,头顶的天花板扑朔迷离。只是这一次,我没有歇斯底里地哭泣。我只是来看一看,你知道么,看一看,看看自己的过去。呵,广州。

   “老刘,三年后我还来191。”

   “三年后,191还不知道在不在呢。”

   “在的,这些人就是191。”

    这是我在广州看的最后一场演出。这一次,我独立离场,乘车远去。

    亲爱的们,无须告别。

 

    另一个同样远去的城市——深圳,其实我从来都不曾了解你。我是那么功利地踏上你的身躯,给予你我的时间,青春,生命和笑脸,却不愿亲近。是的,我不屑,我觉得你肤浅,无法令我心甘情愿。罗源说,你得保持一种掏钱买票逛动物园的心态。看看猴子,但又不是免费。或许我们手里都由那么一张票,在园子里相互观望,相互愉悦。

    亲爱的Jacky,小雪,李总,谢谢你们让我体验了一次真实的游园。只是我离去的心如离弦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0 14:38)
标签:

杂谈

分类: Life

我没有时间

——飞蛾一恍惚,就四年

 

     本来这篇玩意儿,题目叫《我的大学生活》,简单明了,就是写写大学的人和事,可是当我敲下这几个字时,我发现我又陷入了该死的回忆。回忆是很要命的东西,像背着丈夫偷情,紧张又舒坦。而你其实很明白,那个丈夫是杜撰的——根本没有人对你惊心动魄或哀怨不已的述说有半点儿兴趣,可是你的思绪停不下来了。

 

     当我又再度忆起那些片断,实际上我已分不清事实上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生过,又或者它们是怎么发生的。我像一个没有历史深度的精神病人,分不清昨天今夜,只有一张张画面如夏夜的飞蛾从记忆的窗口向我扑来,团团围住。我又再一次,成了记忆的囚徒。

 

     于是我决定换个题目,某人说过好的题目已经成功了一半。当我又敲下“我没有时间”时,我甚至觉得我已经不用再往下写了。就这样吧,再说什么都是多余——我常常有这种想法,以致经常张开嘴半天吐不出一个字。然后那么地,一恍惚,就四年。

 

四年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