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寄梓
寄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一个人的春天
暂无内容
公告
  谭寄梓的博客
  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一个人的孤独
  以及一个人的自娱自乐
讨厌的叔叔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12-25 14:51)
  今天是圣诞节,一年又要过完了。
  在情愿与不情愿中,一切都将结束。等待在前方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每年都在这里总结,每年都在这里茫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4 15:06)
分类: 妖道
    昨晚做了个很美丽的梦,一个大湖,赤着脚在湖边走路。
   这又是故乡的场景了。已经有7年没有在一个到处都是湖泊的地方生活。
   草地很柔软,很嫩,很绿。湖里都是水钻饰品,各种各样,光芒万丈。可以随便捡的。
    还好是个梦,生活如果真有这么快乐,该会无所适从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9 17:20)
分类: 细细密密
  每天上班从市地税局门前经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香溪洞入口的菜场经延伸到了这里。有一个肉架子,几个大铁钩,每天早上在湿气沉沉中卖肉。买的还不少。有一条狗,暗黄色,从外形看是一条处于哺乳期的妈妈狗。
  它每天早晨都会来这里。它每天都比我起得早,我每天经过的时候,它已经蹲在肉架子下面了,或者在买肉的人群中穿梭。还有一个同伴,浅黄色,不知道是不是小狗的爸爸。
  妈妈狗的肚子很圆,毛色发亮,显然这种每天有肉吃的生活无比舒适。有一天,没看见它,另一条狗却在。想着它是不是回家叫孩子们去了,到时一家几口在肉架子下大团圆。
  很佩服这条狗的毅力,天天都来,天天这么早。就为了这悬在空气中的肉。最后到底有多少到得了自己的嘴里,不知道。它肯定也不知道,现在的肉可不便宜。
  冬天要来了,我每天都想赖床,极不情愿地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往前跑。工作是必须要做的,不然只能喝西北风。而且,没有了工作,到哪里去找成就感?可是,我不想为了吃饱饭而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9 17:16)
分类: 妖道
  好久没来了。又过去了一个记者节。这是第7个了。
  喜欢,快乐,并能从中赚到钱,这是最高境界。我还没有达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27 10:10)
分类: 细细密密
马上就要放假了,却不知道该去哪里。
无头绪地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妖道
    喜欢《大话西游》里面的春三十娘,举手投足都很有韵味。
  桃花好像有点邪,过于妖娆,过于暧昧。
  也没什么不好,一枝半推半就的花,一伙乱七八糟的人。
  桃花开了,却不结桃子,想不出这是为什么。留一点遗憾和想象,也好。也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25 11:21)
      今天确实值得纪念,在单位院子里摔了一跤。我应该有十多年没有摔过跤了。
   更恶心的是,摔跤的时候手里还拿了一个不锈钢的碗,三截套装的。一个人摔下去,还有碗散落一地在旁边伴奏。本来别人不注意的,因为这哐啷几声响,大家都朝这边望。居然用这种方式吸引众人的注意,实在是无地自容。
   手掌和胳膊破了皮,还渗了点血,龇牙咧嘴。
   童年时摔跤太少,现在补上。更加值得庆幸的是,我摔这跤的时候还很年轻,一点问题都没有。不然,等我80岁了再来这么一下子试试?
   摔得有理,摔得应时。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25 11:01)
   虽然自己不是美女,但一直不割舍对美女的关注和羡慕。以前我对美女的标准很严格,要大眼睛双眼皮,睫毛要又浓密又长。美女的嘴巴一定要小,大了跟樱桃就没有什么关系了。美女的皮肤要白,黑得跟块碳似的即使漂亮别人也发现不了啊。
   高中时读书,知道白居易老来艳福,两个侍妾绝顶佳人,一个叫樊素,一个叫小蛮。还有一句诗来说她们: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恨不得拜倒在地啊。上大学时又发现了书中的美女:北国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一个女人能美到倾国倾城,也该死而无憾了吧?
   现在不这么看了,只要看得顺眼的,都是美女。叫人也不叫名字了,只要同辈分的,一律称之为美女。即使老一点的,也不想轻易放弃,好歹也要叫个老美女。满大街都是美女了,好不好看是另一回事,是女人就美。
   男同学给我说:这世界上没有丑女人,只有不会打扮的女人。这显然不是他的原创,以他的智商和对女人的阅历,显然还不能说出这种睿智的话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细细密密
  昨天晚上给斌儿发短信,拿他信中描述女朋友的段落取笑他。他正在湘西,和那个会绣鞋垫子的苗族姑娘在一起。这是我们中间的第一个少数民族,忍不住要好奇。
  似乎都有很多话要说,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斌儿后来总结说:不管我们承不承认,都跟以前不同了。
  我也这样觉得,但不知道自己的变化是好是坏。不敢确认7年前坐在高三教室里那个一天到晚逗人发笑的人会是我。一个快乐满得快要溢出来的人,一个别人看了都要说一句阿童木的人。
  斌儿说:我们一直就担心你变成这样。如果你受不了,我们就来看你。
  他们即使看见了我,也会失望。而且,他们一个个能带着老公老婆拖着儿子来看我吗?
  我不想变得懂眼色,并不是我真的不懂,我都知道,但我要装糊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4 15:42)
分类: 胡言乱语
  很久没来胡说八道了,似乎已经忘记了还要说话。
  说话没有人听。身边的人听不懂,听得懂的离我太远。
  昨天晚上没事,把以前的日记和信件翻了翻,奇怪以前我曾经那样睿智过,在还不够成熟的年纪,说出那样深刻的话来。
  今天,我懂得多了,却懒得再说,懒得再想。
  懒得聪明,也懒得糊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