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6-24 12:47)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事与杂记
    一篇关于伊斯坦布尔的小文,在保存草稿时没有提示民憨,发送后弹窗告知有民憨词,需要去“小黑屋”走后台流程。
    不想寻找了并修改再发,不想生双胞胎或者三胞胎,以之前经验,后台走一圈多数要半天,然后多数是释放的。
    因为现在的玩家都很注意,千方百计地回避民憨题材或词语,多数不会被卡。
    只是题材易躲,词语难防。
    题材如主要工作,领导活动,不碰就可以了。譬如现在的“大扫除”,不宜跟着说的;领导忙东忙西的忙,百姓也不宜跟着说。
    可以议论的大事,目前只有“垃圾分类”,那也只关乎上海。而且男人粗心,家里东西也随便扔,搞得清楚“垃圾分类”?
    然则词语就麻烦了,如白骨精一般变化无穷的民憨词,你暗枪难防。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伊斯坦布尔

杂谈

分类: 读新闻
    官媒报导: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市重新选举市长。这一则在我们这不起眼的新闻,我很关切。因为三个月前去土耳其玩的时候,正逢各市市长大选,反对派获得大胜。
    那几天乘坐大巴,导游天天在车厢里直播选情,告诉我们土国主流民众的追求。他们向往西方,追求女权,女的不想包头巾,希望能自由地泡酒吧。
    主要是些中年人,人生历练,世故评判,都有点基础,是已故国父凯末尔的追随者,他们心仪欧洲,不想回到伊教圈,是老埃的反对派。
    在土国,伊斯坦布尔的选举至关重要,当年老埃就是从那里上位展露头角的,那里是他的根据地,四月头上的市长选举,老埃他们的候选人是前总理。
    选举结果,反对派候选人以多出13万票胜出,导游和她的伙伴们都庆祝胜利了,胜选的候任市长已去凯末尔像前庆贺了。
    但在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3 21:45)
    下个月要去韩国,有年轻朋友去那里谈项目,邀我一起去看看。计划先飞日本,再从日本赴韩国。
    行程准备时,朋友知道我喜欢到处旅游,悄悄地问我:要不要去北边走一走?加一段很方便的。
    这个不行!人有底线,那种地方,我是一定不会去的。
    对那个地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非但没兴趣,想着还有点倒胃口。
    当然如果其它朋友有兴趣,尽管去好了,我一个人飞回来就是。
    没人想去,大家与我的感觉差不多。
    上海如我这年龄段人,但凡读过点书的,大都不愿意去那地方。平时天南海北地聊旅游,圈子里就没有人说去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刻满记忆的树桩
    多少年没有见到“夹道”了,电视里看到那一幕,脑子里立刻联想回放了好多画面。
    那个年代,好多那种场面,去电影院看纪录片,基本是喜哈努克王巡访我国各地,每到一处,群众都是“夹道”,“夹道”。
    我们也常去“夹道”,中学在淮海路上,读书时常被学校叫去“夹道”,欢送大哥哥和大姐姐们去农村和边疆插村落户。
    有时天不亮就去等候了,按班级排在淮海路两边,大概到八九点钟,大巴车队开始过来,我们手挥红宝术,高喊“欢送!欢送!热烈欢送!”
    场面应该感人,但大巴里被欢送的那些人,表情大都茫然,没几个有感的。后来,随着按档次去插队,那件事就不再那么光荣了,我们也不再有“夹道”的事了。
    印象最深的一次“夹道”,是70年代的一次偶遇,一次安安静静的“夹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1 15:38)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事与杂记
    两耳难闻天下事的上海人,这两天在微信圈里疯传一段搞笑音频。
    一个自称“黄先生”的人,打地铁投诉电话。其人说话倒还斯文麻利,标准的普通话和地道的上海话混搭,口气却大得吓死人,扬言要“踏平地铁蓝村路站”。
    好像并没什么纠纷,属于没事找事的那种,就凭一句“踏平蓝村路”,黄先生一下子成为了网红。
    “踏平”这一词,宋朝大丈夫岳飞说过,十年时赤卫兵、灶反派或打群架的说过,后来已不闻很久了。现在突然又冒了出来,感觉就“往事越千年”了。
    当然这是一则笑话,围观者都在笑,那“黄先生”像是穿了皇帝的新衣,自我感觉特别好。
    更好笑的是,紧跟着又是一个帖子:那个号称“踏平蓝村路”的“黄先生”,在家人的陪同下去派出所自首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0 13:31)
标签:

杂谈

分类: 知识园
    日常接触中的印象,是北人强悍,南人偏柔弱。可书上阅览到的却正好相反,都说南人生性强悍,北人则反而相对听话。
    应该是指民间对官府的态度,南方天高皇帝远,衙门对百姓的约束,相对不那么强势。若论体魄与喝酒,南人无法与北人比。
    当然因为我国地域太大,南与北的界定,要因地而异。
    上海人面对北方人,自认是南人;可广东人看上海人,一样是“北佬”。
    几十年前有段话:北京人爱国,上海人出国,广东人卖锅。以当时的现象,大概是这样子的,而看问题的角度,基本是体制立场。
    而实际上呢,上海人一样爱国,还做了一件更加有效,至今不可以言表的大事,忙出国的只是少数。上海人对于官员,相对不那么当回事。
    广东人是怎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9 16:48)
    四川人喜欢火锅,不仅自己喜欢,还发明了“鸳鸯火锅”,这是一张好牌,可以团结不吃辣的人一起吃火锅。
    “鸳鸯火锅”,其实就是“一锅两吃”。锅是一个锅,中间太极隔断,一边是红汤,一边是白汤。一锅食客,吃辣的涮红汤,不吃辣的涮白汤。
    一直以为,“鸳鸯火锅”是项伟大的发明。就因为一锅两吃,才有了火锅文化兼及天下的盛况。
    传统的四川火锅叫“九宫格”,虽然马辣正楷,却只能圉于蜀地,很难让非麻群众接受。唯有一锅两吃,才能让不同食性的人坐在同一张饭桌,共享火锅文化。
    一锅两吃的本质,就是“兼容”。虽然团团坐在一桌,埋单也是一张,具体是你吃你的,我吃我的,互不相干,都大快朵颐。
    “兼容”很重要,一群朋友去吃饭,有人提议吃火锅,如果只有“九宫格”,个别非马不好辣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事与杂记
    朋友今年七十二了,还是一个老顽童,昨夜接连发给我七八段视频,说在父亲节那天,一座亲水城市发生了史无QIANLI,看得我心头震撼。
    肯定震撼,一个六百万人的地方,刨去老人和孩子,劳动人口最多三百多万了,其中有一半多的人在那天到街上蹭热点,那是什么情况?
    可是我们不知道,各种媒体,正面反面的,都不曾提过一个字,就像这事没有发生,没有一点痕迹。
    那些天的微信圈,大都是“垃圾分类”消息,官方找了些写手在网上热推,我们这个城市的轰轰烈烈,就是昂首进入“垃圾分类”新时|代。
    当然还有“父亲节”,那天正好是父亲节,晚上十来个老同学聚餐,都是家长里短。
    桌上有同学说起过,下午公园里,一群一群人在说那座城市。我还以为是前几天的消息,没有在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7 18:13)
    上个月去日本,上海旅行社定制的攻略叫“日本中部深度游”。但一到日本,地陪就纠正了:你们这是“北陆”游。
    他说在中国人的概念中,日本的北部是北海道,但在日本人的概念里,北海道就是北海道,你们这回去的才是北边,叫“北陆”。
    司机从小松机场接了我们,先到金泽,游览了著名的兼六园、艺术馆、茶坊街和海鲜市场。
    第二站去了著名的白川乡,那里的合掌村,我已神往很久。接着去高山城遗址和老街,夜宿飞弹泡温泉。
    第三站登立山赏雪。司机告诉我们:北陆这边冬季多雪,西伯利亚寒潮挟带着太平洋蒸腾的水气吹到了北陆,就是著名的“豪雪”了。
    那一夜的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6 13: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事与杂记
    今天是“父亲节”,儿子发来微信祝贺,我回了他“小爸爸一样快乐!”
    孙女已经两岁,儿子当爸爸像模像样,对于父亲节的感受,肯定比从前丰富了。父亲节就是一种感受,你若有感受,这就是节日。
    二十多年前,人生改弦更张时候,我们一家三口逛淮海路伊势丹,商场里满是“父亲节”促销广告,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个“父亲节”。
    那天,妻儿为我买了不少衣服,说是父亲节的礼物。如今你几件T恤衫早就穿没了,但两件外套还舍不得丢,尽管很少穿,因为衣服上留着记忆。
    以后个人奋斗,商场沉浮,不再想着父亲节了。直到前些年决定赋闲,工作不再忙了,又想起了父亲节。
    大约五六年前,随市工商联赴黑龙江考察。正好逢父亲节,周围的朋友纷纷收到儿女的祝福信息,个个都眉开眼笑,忽然就觉得孤寂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