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沉默年代
沉默年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550
  • 关注人气: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7-03-09 10:16)

来吧,写点东西吧。

最近没有保持良好的阅读习惯,很多事都断断续续。虽然我对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保有一定的警惕性,但奈何人的本性里多少还是有不确定的贪玩因子,有时想总归热闹一把不是坏事,却因为身处其中而难以刹住车。我不认为,过了三十岁以后,我们还执拗于所谓的‘不谙世事’值得称颂。想必那些不合时宜的玩乐,产生的损毁力远远大过去曲高和寡的‘格格不入’。我们仍然还是要保持自我,选择自己的生活,忠于自己的感受,与某些与生俱来的惰性做斗争,然后放下心中的负累,或许还是有机会进入某种远离俗世的超脱境界吧。

 

微博里面关注了星座分析。其中对于我的星座分析里,有段话是这样的:天秤座怀念一切值得记忆的东西,但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还怀念。他们爱的比谁都深,所以导致了寂寞。他们鄙薄一切肤浅的嚣嚷,也不屑与之为伍,他们对感情要求太高太纯粹,所以害怕受伤害所以容易封闭内心。可一旦被谁不小心闯入内心,就好像遇见了千年难逢的知己。

我有仔细想过,热衷回忆的我到底在回忆什么。有的人说,喜欢回忆的人往往是现状过得不好的人。可是,我并不觉得我的现状有多差阿。诚然,是会有情绪低落而全盘否定的时候,但是那个并不占据主导地位,而且经过不断地修正和调整,我是觉得自己也是有所改变的。至于具体的改变是什么,也无法简明扼要说清。大概就是那种‘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人和事都看开了吧’。比如,之前你会在意某种契合,特别是对于相识很久的人,你需要对方理解和懂得,一旦对方不如预期那样对你了解深刻,大概就会繁衍出冗长的失望,且有极强的挫败感。毕竟在天秤的世界里,能够进入朋友榜单的人,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因为门槛比较高,所以失望也很大。这是当时的想法。而几年以后的现在,我大概是更难放谁进去了。觉得太多的契合反而是一种无端的捆绑,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无法保持同步和一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我也有察觉到自身某种‘变老’的趋势。最明显的变化,大概就是很多事情开始缺乏兴趣,对于某种热情无动于衷,也对于众人的喜闻乐见保有客观的冷静。这不是刻意的冷漠,是因为观念的转变,以及某种自身的不想参与,而选择的站在远处。甚至连之前那么热爱的麻将,也有一种由衷的逃避。我不说我多么不爱它,我只说我不想靠近和面对它。而久而久之的远离,会造就一种恰到好处的遗忘。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靠近它融入它喜欢它沉溺它,而当你察觉早已超过那个必要的限度时,却已经离来时的路走了很远,然后我们就在这平凡的日常生活里,今天盲目乐观,明天盲目悲观,无法看清生活的真面目。

当然,我也知道很多常态化的优势。它们有它们的平凡,因为平凡而融入的朴素生活,最有市井的幸福。那些无法求得的向往,有时候单凭一己之力是无法企及的,你也明知道某些无法改观的现状有深深的阻力,却也并不妨碍你过上另外一种纯粹而质朴的生活。我们需要在乎身边人,也需要在乎自己。往往双方之间存在某种冲突的角力,常有非此即彼的争辩,其实也并不存在一个最为正确的结论。

 

昨晚读蒋勋的《孤独六讲》。我把书翻到最后一章,读到了有关伦理孤独的篇幅。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作者把自己刻画成一个围绕丈夫孩子而少有自我意识的中年妇女的心态,丈夫同床共枕又甚少交流,儿子远走高飞求学美国,等到她所背负的‘使命’卸下重担的时候,她开始想要寻求一种‘参与’的存在感,却发现周遭都是无法企及的人和事,自我也是乏人问津。她在周遭人的眼里,除了是张太太以外,就是某某的妈,而她本身的角色,在多年的世俗生活里,已经渐渐褪去颜色,成为了你能看得到真身,却无意识会忽略的隐形人。她想走出去,却又无路可去,她的生活技能就是她现有‘使命’下的常态化,而这种颇令她安心的常态化,又是导致她自我消失的罪魁祸首。我想,这份孤独的存在,是我们对于伦理认知的固化导致的。往往在你所谓的‘认定’里,哪怕有百分之零点零零一的异状,那份微小的差异化,也是值得被关注的,即使它的异化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但是正是因为有它的存在,才是我们打破伦理孤独的潜在钥匙。

 

我想,很多问题的起源,大概就是我们从来都没有考虑过那算不算是问题。你可以,我可以,他可以,她可以,我们可以,他们可以,她们可以,因为越来越多的‘可以’,就锁定了势必可以的认知,反倒是出现任何风吹草动有人说‘不可以’,那些说‘可以’的群众就自动划分了阵营,站在由人群搭建的道德制高点,毫无逻辑和章法地批判,‘可以’是对的,‘不可以’显然都是错误的。你敢认定‘不可以’,就是你胆大包天,如果你悬崖勒马进入‘可以’的阵营,那算是迷途知返,充盈了所谓的‘好人’阵营,让那些‘不可以’的‘坏蛋’得不到好下场。只是,如果有那么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人人都能带着脑袋独立思考一番,仔细权衡期间的逻辑和立场,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性,去质疑‘可以’的正确性呢?我们大概就是怕有这样的思考机会,宁愿盲从地相信,至少不费劲就能躲进人群,在人山人海里隐匿,寻找一份大多数的安全感。

但是,这份大多数的安全,就真的有如你所愿的安全吗?看看周遭耸人听闻的案件频繁,90后的某少年,因为吸毒上瘾,抢劫母亲财物并因其母阻拦而刺伤其母,导致其母因失血过多身亡;二十出头的叛逆少女,因为憎恨父亲,而绑架关押其母,想诱导其父缴纳赎金,结果因其父亲未缴纳而活活将其母饿死;素不相识的湖北面馆老板和四川的食客,因为类似一句不客气的‘吃不起给我滚’,食客竟众目睽睽之下当场举刀砍杀老板,割断其头颅随手扔于垃圾篓。如此触目惊心,泯灭人伦的案例,一再频繁,大概就是我们原以为安全的人群,并非如预期般可靠。也是这个社会大众化的趋势下,人们盲目叠加的信任跟随,导致很多沟通上的脱节。我们都只想看到我们想看到的,而忽略了故事背后,长年累月累加的负面因素。少年吸毒,是其本身放纵的结局,也是家庭缺乏有效管制的结果。我想,纵使这个少年再顽固,如果其父母认认真真地跟他交流,摆脱父母固有的角色定位,沉稳地与其相处,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叛逆少女,同理可证。至于老板和食客,我想如果老板在离婚后能够有效及时疏导自身的负面因子,而不是用火爆的语言作为情绪宣泄的出口转嫁给食客,大概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同样,如果食客能够对于老板的火爆言语不以为意,且能够对于外界的负面因子有效化整为零不受影响,大概也不会失控到如此极端。

 

这个世界不缺喋喋不休的人,缺的是认真的交流和沉稳的相处。我们都要学会抛开自身固有的角色定位,用最原始的善意,去跟人交流和相处,把所有设想情节里的算计掌控都用化骨绵掌打破,不要急于去寻求认同,而是用一点点设身处地的情怀,去想一想他或她的心路历程。可能你会释怀,也可能你不会。我大概率觉得你会释怀,如果你非要执着于那存有‘狼面’的可能性,不敢定义和放松警惕,那也可以,用客观的逻辑分析去推理,不打煽动不站边。

 

现在写东西都是临时起意,不像以前要铺陈很久的情绪,那时候会在意遣词用句是否能够看起来有意境。虽然有点做作,但也是当时的情真意切吧。我还挺喜欢那时候的自己,又做作又诚恳,走路带风,自我欢乐。哈哈哈哈,反正每次到了最后我又开始回忆往事了。那就见好就收吧。现在背景音乐是那首《失恋万岁》。就以此为终,写上一句:

 

GO-Away 去喝个醉。为孤单干杯,祝失恋万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