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回音壁下音不回
回音壁下音不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629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们缺乏把已知的事物联系起来的能力,实在是在幸运不过的一件事了。我们的历史就像被迷雾笼罩的孤岛屿,孤悬在全然未知的海面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当航行过远,探求太深。这并不是我这个学者应该说出来的话语,但随便谁如果凭借偶尔的机会,得以向那大海上窥探一二,他必然会赞同我的看法。值得庆幸的是,那迷雾实在太过古老、沉重,只有超乎了想象的巨大风暴,才有可能把它吹开一条缝隙。

我所说的风暴并不是比喻,它曾经在多年以前展现过他伟大的威力。在黑衣白金角女王第十二年居住在新英格纳姆东部海岸的先生或女士应该还记得那场风暴,而现在住在那里的居民,如果到海边去探究一二,应该还可以找到当年那场风暴大肆逞凶后留下的痕迹。那一年,遥远、湿热的南方海面上出现了以百年为周期才能酝酿的极低气压,又遇上了气象统计学中视为小概率的种种巧合,这才将普通的夏季飓风强化到难以想象的程度,我衷心祈祷这样的巧合永远都不要再次发生。

就在那场风暴过后不久,威尔士银针,一位年轻、才华横溢,并且因此而多愁善感的艺术家找到了我。当时我在处理一些关于教学的俗务,并没有马上接待他,而是请他到我的书房稍坐。当我赶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万智牌

mtg

分类: 随笔与小说
雾像水一样流淌,宝石般的蓝色法术力在其中隐隐地闪烁着,让雾气铺满的地面宛如海面。
孩子们满脸的紧张,小心翼翼地让小腿淹没在这雾的海面里,伸出小手,谨慎地念着咒语,在脑中拼命构想出自己长久以来观察、复想、慢慢形成的“思想图画”——
然后,那些“图画”借由雾气,现出形态。
有的是巨熊,有的是龙兽,有的是形状模糊的猛兽,有的是大如猛虎的猫咪。它们依托于雾气而成形,甫一诞生就戒备着周遭,发出戒惧的低鸣。
维持着这些虚幻的野兽,十个孩子压抑兴奋,分成两边。导师来到他们中间,慢慢举起那根短短地、镶着比拳头更大的眼球状晶体的手杖,然后挥下。
战斗开始。
被白色立柱包围的高大宽阔的雾幻学演习大厅,顿时成为虚假的战场。孩子们指挥着幻象野兽,彼此争斗。导师在外围走动着,不时地停在某个孩子后面,专注地凝视。这种时候,战场中往往会有一头野兽动作变得迟钝。
突然,导师发出怒吼:
“克莱尔·波贾玛!”
战场中,一头正在成形的巨龙僵住了。
“爸……呃,导师,什么事?”一个高个子的小伙子紧张地回应道。他比其他孩子看起来大得多,容貌已经长开了,下巴上有了一些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8 12:33)
标签:

杂谈

这年夏至,清泉县首富的陶员外差点就死在自家的饭桌上。

吃饭时,陶员外手抖了一下,一块刚夹起来的白斩鸡就掉在了地上。陶员外也不甚在意,年岁大了,手有时候就是不稳,便把掉下去的鸡肉给狗吃了。

结果,狗吃了那块鸡肉,全身抽搐不止,没多时就全身筋骨扭结而死,死状极为痛苦,却声惨叫都发不出来。

隐老爷子 当时就被吓住了。

“牵机药,这是牵机药!”

长子有一些见识,当即叫了出来。

传说吃牵机药而死的,无不是全身肌肉收缩,生生把所有骨节全部扭断,直到身体反弓,头足相抵,这才能咽气。如不是有深仇大恨,谁也狠不下心下如此厉害的杀手。

“爹,这是有仇人要害你啊。”

陶家二姐提醒道。

“就你机灵!”老大不忿地说,“难道鸡肉还会自己变成这个样子?”

“别吵了,找出凶手来才是正经。”老三拉住两位兄姐,出去找人,把家人全都唤了来。众家人不知出了什么事,但见 狗横死在地,窃窃私语,认为是谁杀了老爷的爱犬,老爷这才生气,等老爷说是有人害他,被 这狗替死,全部吓得脸都白了,再不敢说话。

老员外点点人头,发现下人都在,没有逃走的,便气哼哼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个关于自由、死亡和叙述性诡计的小故事 》

C先生住在林恩,差不多就是中心的位置,距离被誉为“林恩的心脏”的重要区域的路程用一只手就能量得出来。

他在林恩的“物质分解处理与再利用中心”工作,他的祖祖辈辈都是这样。事实上,在林恩之内,这就是常态。

可是,C先生却不太能满足于这一点。

“我总觉得生活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C先生对D先生说,后者是他的同事、邻居,也是他的老乡。听到C先生的抱怨,他有些迷惑地反问:

“生活?那不是我们该说的词语。”

“为什么不该呢?”C先生似乎更加困扰了,“谁都可以说生活如何如何,不是吗?”

“好吧好吧。”D先生应付道,语气里满是“我不和你争”的意思,“那你说你想怎么样?”

“我只是觉得并不该是这样。”C先生哀伤地说,“你看看,这些有机材料,这些能源物质,这些有毒有害废弃物——我们每天就是把它们分解,有用的就送走,没用的也送走,多么单调,多么无聊。”

“嘛,你说得也对啦。”D先生赞同一声,“但我们不就该是这个样子吗?”

“唉。”C先生叹了一口气。

“唉。”D先生也叹了一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8 14:32)
标签:

杂谈

绝刀城之夜

这座城,被高大的围墙围着。

墙有多高呢?这么说吧,老鹰可以从墙头飞过去,但麻雀是飞不过去的。不过,想要学习老鹰从城头越过的人,可不会得到什么好结果,一层若有若无的彩虹色薄膜从城墙上沿伸到高空,任何比老鹰更重的物体——和生物——都会在穿越时被烧成灰烬。

两个年轻的女性在城市里漫步着。这两个人,以一般的眼光看来,十分古怪。

带头的是一个个子矮矮、身材乏味、怎么看都像是没有成年的小女孩。这女孩有一头干涩的黑色长发,长度盖过后腰,用丝带随便扎了一下,穿着普通的白衬衣和黑裤子,表情凶恶。

跟随她的是一个青年女人,这女人就可疑多了。她穿着突显出好身材的黑色皮衣,脸上戴着黑色的皮制眼罩。眼罩不止遮着眼睛,而且几乎把额头到脸颊的部分全都遮住了,而且在每只眼睛的位置,都伸出一上一下两个黄铜制的小小镜头来。乍看去,就像她长了四只眼睛一样,十分古怪。

这两人在繁华的大街上穿行,引得行人纷纷驻足。但是,因为这两人过于奇怪了,没有人上前搭讪,反而全都远远地绕开。小女孩并不是很在意,看起来反而很高举,因为这样一来拥挤的路面就清空了。后面的女人倒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1 14:40)
标签:

杂谈

执着于深刻的意义所以不是一个好故事,姑且发出来看看。

 引子

一个光球罩住了这片小小的区域。那层“光”是完全透明的,但从里面看出去,外面仅仅是一片飞快闪动的影子。

一只细长、精致而又有力的手按住了那层“光”。这只手看起来就像汉白玉制成的精细工艺品,它毫无阻力地穿透了“光”,伸向外界。似乎,可以就此出去。

然而,伸到外界的指甲,瞬间就像被火烘烤的纸一样,焦枯了,变成灰烬飞散。

那只手抽了回来。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手的主人苦恼地说。

他的面容,他的身体,也和他的手一样,洁白、优美而又有力,就像汉白玉的精雕。这本该是像艺术品般高坐圣党的神圣身躯,现在却被困在不足三米的光罩之中。

“你不会明白的,因为你是天使啊,伊利亚特。”他的爱人低声劝慰道。这是一位举止优雅的妇人,姿色平平,却拥有“如同散发光辉般让人无法忽视”这样的评语。

“我本该明白的,米弥儿,因为,我是‘最像人类的天使’。”如艺术品般高贵的天使说道。

“就因为你的外表最像人类,所以,你的心反而离理解人类最远啊。”妇人发出悠长的叹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其生也,其色如兰,其息如火,有形无质,若鬼魅焉。能浮游光灼,如鱼游水中貌。及苟入阴暗,惶惶焉不可寸移,如鱼入涸地矣,须臾而散。——《太上天外鬼神策疏注》

那一年的冬天来得很晚,但温度降得很快。好像一夜之间,树叶还没有黄尽,树枝就已经被带着冰碴的雪压弯了。早上起来,天气半阴不晴的,空气中飘着若有若无的雾气,带着股子呛人的烟味。

刘永出门时深吸了口气,情不自禁地咳了出来。就像有冰凉的尘土顺着他的气管丝丝缕缕地钻进他的肺里,将被窝里带出来的一点残留的温暖与舒适磨得稀稀落落。

地铁上早就挤得脚不沾地,偏偏还有几人一组的学生和年轻上班族大声谈笑,一点也看不出要打呵睡的样子。有个打扮入时又不嫌艳俗的姑娘正在打手机,正说到“我大概最近忧郁症发作了”,刘永恨得咬牙切齿。

他觉得自己有一点忧郁症,又不敢去看心理医生,担心自己真有。每每看到有人说我大概有忧郁症了,他就一肚子的火气,觉得这些人冒渎了他的个性。可是,总不能为此就去呵斥人家,只好强压下火气,默默地转开目光。可惜的是,人的耳朵上没长耳皮,所以声音是无论如何也闭不住的。

这种坏心情跟着他进了公司,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其生也,其色如兰,其息如火,有形无质,若鬼魅焉。能浮游光灼,如鱼游水中貌。及苟入阴暗,惶惶焉不可寸移,如鱼入涸地矣,须臾而散。——《太上天外鬼神策疏注》那一年的冬天来得很晚,但温度降得很快。好像一夜之间,树叶还没有黄尽,树枝就已经被带着冰碴的雪压弯了。早上起来,天气半阴不晴的,空气中飘着若有若无的雾气,带着股子呛人的烟味。刘永出门时深吸了口气,情不自禁地咳了出来。就像有冰凉的尘土顺着他的气管丝丝缕缕地钻进他的肺里,将被窝里带出来的一点残留的温暖与舒适磨得稀稀落落。地铁上早就挤得脚不沾地,偏偏还有几人一组的学生和年轻上班族大声谈笑,一点也看不出要打呵睡的样子。有个打扮入时又不嫌艳俗的姑娘正在打手机,正说到“我大概最近忧郁症发作了”,刘永恨得咬牙切齿。他觉得自己有一点忧郁症,又不敢去看心理医生,担心自己真有。每每看到有人说我大概有忧郁症了,他就一肚子的火气,觉得这些人冒渎了他的个性。可是,总不能为此就去呵斥人家,只好强压下火气,默默地转开目光。可惜的是,人的耳朵上没长耳皮,所以声音是无论如何也闭不住的。这种坏心情跟着他进了公司,然后直到夜里十一点下班,他都没有能够摆脱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参与了有奖抢占昵称,活动地址:http://control.blog.sina.com.cn/blog_nickunify/index.ph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