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侯马的微博
侯马的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147
  • 关注人气:7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大地的脚踝》附新诗典侯马作品点评名录

(112人293条评论)

 

徐江:1条

马非:5条

中岛:1条

朱剑:5条

黄兆晖:1条

东窗:9条

宋晓贤:1条

封原:1条

邓艮:1条

刘天雨:4条

大头鸭鸭:1条

李东泽:4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以诗拜年,从故乡出发。

【编辑荐诗】本期推荐编辑:宋晓杰

选自《诗刊》2014年2月号上半月刊“视点”栏目

 

    推荐人语:这一组诗是侯马继《他手记》、《梦手记》等“手记”系列之后的最新呈现,依然保留了从前作品的敏锐、犀利、深邃,但这一组诗更多了隐忍、淡定、收束的强劲力量。最初的山水、母土,是一个人的另一种血液;童年的经历,是一个人永生的胎记。它们如影随形,是个体生命性格成长的温床,也是思想趋于成熟的不竭之源。在这里,年少的记忆与成人的思辨有机地结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剖析的真是触目惊心。

一切都来不及了

——候马《清明悼念一桩杀人案的受害者》展读


诗人只是一个身份,而非一份职业。诗人的生存分布在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这就使得一个诗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我写“人之诗”,写“我们这代人”
——“葵诗会”侯马访谈
 
 
 
 
2013年8月3日 中国天津
提问: 李振羽(甘肃)
回答:侯 马(北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如此辽阔的文明视野,如此深邃的美学探究,气度恢弘的纲领性诗歌文献。

                             在雾霾的年代写作

                                  ——现代诗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原因

良知

麻雀

文化

分类: 评论

读侯马,我手记

 

 

施战军

 

 

        形容词

 

侯马这一组《众鸟喧哗》,第一首《情史》调度了不少形容词,着实先令人吃惊了一下。我们都晓得,读抒情诗(其实朦胧诗在质地上也包括在内)读到腻、读到要吐,首先是因为那些肉乎乎还要玄乎乎的形容词的堆砌。从“第三代”的反拨到口语诗的显扬也许最直接的原因中就包含这个。作怪的是,《情史》把一向反对的形容词密集入诗,在这里反而现出了形容词的妙处。情史,初期的奇妙绚烂当然就是“高挑 轻灵 艳丽”,并且在寂静小城的空巷,动作还是“舞”着的,“花蕊探着流星般的腰身”。何以解除肉感和玄虚呢?毫无顿挫准备的一个形容词陡然间从天而降——苍老。苍老的女人。从奇异之花到野芝麻似的黑色花籽,时间史的残酷无须废话,空间由物理又探入了心理。异乡浪子将孔雀花的花籽埋进时光的时候,我们知道,这短短的几行字句里,布满了来来回回于这徽南小城、无数季节的脚印。

好诗是不拒绝任何词性的,前提是,它们能够构成为诗的肌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
2011年4月5日开栏,已满一周年,现在进入第二季
 

2012年4月5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深以为然,檄文加美文,论文并论人。

伊沙

 

 

少年诗歌说

 

这一代少年还“诗”吗?

在网上,他们喜欢把“诗”写成“湿”,喜欢把写诗的分行调侃成“敲回车键”,见到当代诗人发的诗他们便条件反射地质疑道:“这也是诗?”,他们习惯于用古诗来压新诗,用死者来压活人,他们崇拜富商、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十二月二十九日到洗尘处送众诗亲赴台北

 

                                           侯马

 

开门的是树才,对了,他也算半个主人,半诗人半翻泽家,得过半枚

法兰西勋章因为他用诗歌从事教育。他刚出了一本诗集,每首只有一行

一行占据一页,假如你忽视诗句,空白处正好当笔记本

有树才就有莫非,他经常三天不说话因为太尖刻太幽默那叫一个损

他刷地一声举起相机面对台下愕然的听众咔嚓、咔嚓、咔嚓三声朗诵完毕

伊沙旋即把照片发到微博,赴台诗人,洗尘建议加部分,赴台诗人

(部分)欢聚洗尘处,今晚八点飞台北。放心吧,我之前已知道

每逢伊沙外出,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诗人侯马《清明》赏析

 时间:2012-12-07 20:36散文来源:散文在线 散文作者: 尕黑点击:555次
         

 

昨夜
 
我对着一幅黑白相片
 
下意识地喊了几声爷爷
 


今天才想起来
 
我想说什么
 
幼时,我和爷爷
 
住在东杨
 


暑假,兄、弟
 
表兄、弟全回来了
 
爷爷仍旧板着脸
 


做了一大锅热汤面
 
腾起的香气
 
流露出他的心迹
 


喜极而癫
 
我在锅厦
 
摆桌子拿碗
 


一迈腿
 
把一整锅面
 
踢翻
 


连汤带面
 
哗  铺了一地
 


这个老人
 
懊恼至极
 
抱着头蹲在那里
 


但他无一句指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