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情感

书画艺术

文化

兰石斋

兰草


烽火中洞房花烛    老伴名字中有个“兰”字

“老革命”画兰一画就是二十年

 

    都说“娃娃亲”成婚的夫妻磕绊多,因为另一半不是自己选择的。可看了这老两口的故事,您肯定会改变这种想法。虽说是“娃娃亲”,而且早年还因为战争长期分居两地,可82岁的于通波和81岁的宋纯兰的恩爱还是羡煞旁人:14口三代的大家庭不说,就因为老伴名字中有“兰”,离休后,于通波就开始学画兰花,而且这一画就是二十多年。如今,已经相依相伴62年的老两口戴着孙女送的情侣表,恩爱非同一般!


烽火中的洞房花烛夜

    因为是“娃娃亲”,于通波和宋纯兰在1948年就结婚了,那年,新郎20岁、新娘19岁;那年,淮海战役刚刚打响。

    “在我们部队上,有个‘二八五团制’,也就是说,当兵的要在28岁以后才能结婚,我可是托了‘娃娃亲’的福。”于大爷说,那一年,19岁的老伴已参军一年,自己也已经从16岁的新兵蛋子锻炼成了医务班的班长。“那年,她因为要送被服到我所在的部队,我们团长的爱人就说,总之他们是‘娃娃亲’,就让他们早点成婚,这样到部队看望也方便。就这样,当天晚上,两人便成婚了。”回忆起战火中的洞房花烛夜,于大爷很感慨:“我们也是喝了交杯酒的哦,团长爱人当司仪,战士们到河里摸了一条大鲤鱼。婚礼现场一共3人,新郎、新娘和司仪(战士们要打仗)。喜床是用老百姓家的两扇木板门架在两条板凳上搭成的,喜被是战士们凑的,第二天天还没亮,外面的枪炮就震耳欲聋地响起了。新娘第三天一大早就向东回了华东被服厂(在滨海),而我则带着医务班跟随大部队一直向南打去。”

    结婚那年,两个新人一共见了两次面,此后直到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两人才在战场上重逢。

    “她可厉害了,原先是在华东被服厂,可自己主动要求上前方,后来就参加医疗队,学习包扎,淮海战役时,一夜就背了22个伤员。"说这话时,大爷对老伴满是赞许,“你看,这就是她当年得的奖章哦!”打开一块白布,露出五六枚功勋章和纪念章,有渡江战役的、有淮海战役的,还有抗美援朝战争的。

    “这些是她的,这些是我的。”大爷又打开另一块白布,里面的功勋章和纪念章更多,什么渡江战役三等功、淮海战役二等功……

 

太平盛世下的夫妻情

    于大爷告诉记者,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他被调到济南军区卫生学校教学,可老伴还跟着部队四处走,上海、浙江、福建,孩子也只能寄养在托儿所。

    聚少离多的日子一直持续到1955年,因为新中国学习苏联“一边倒”(不要女兵了),大妈才作为家属回到济南老伴的身边。这种相依相伴的日子到1985108结束了,于大爷转业到了地方,并进了连云港市卫生防疫站。那时,大妈还没退休,可大爷一人在连云港工作,大妈肯定不放心,大爷自己也觉得特别不习惯。“虽然有食堂,单位还怕我一个人孤独,派专人陪我,可老伴和儿女都不在身边的日子的确不好过呀!”不久,大爷就将大妈和几个儿女接到了身边。

    刚到连云港的日子很艰难,一家好几口就挤在单位的伙房里(伙房也就是饭厅隔成的一间小房子),而且一挤就是两年。对于大妈的抱怨,乐观开朗的大爷劝道:“住伙房好,离饭厅近,想吃什么都能先吃到嘛!”凡事都让老公做主的大妈也就不再抱怨了。

画兰一画就是二十年

    一进于通波大爷家的门,最引人注目的是满墙满屋子的字画,兰花更是抢眼。

    “这些兰花都是我画的。”大爷很自豪,“离休后,我就开始在老年大学学画画:画得最多的就是兰花。”至于喜爱画兰花的理由,大爷先是说兰花清新高雅,最后才不好意思地坦白:“因为我老伴名字里有个兰字,所以我就特别喜欢画兰花,而且这一画就是二十多年。”说这话时,大爷的脸红了,坐在一旁的大妈脸更红了。

   

这时,眼尖的记者又看到老两口的手腕上居然带着一模一样的手表,只不过大妈的是女式表,而大爷的是男式表。“你们戴的是不是情侣表呀?”记者笑着问。

“什么情侣表呀。”大妈更不好意思了,“就是80岁生日时,大孙女送给我们的。”

“就是情侣表嘛!”一旁的大爷却很爽快地承认,还把自己手腕上的表和大妈的放一起“展示”了一下!然后呵呵地笑了起来 

不容易呀,“娃娃亲”,又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岁月里,聚少离多,最终还是相依相伴走过了62年的风风雨雨。如今,他们家就快四世同堂了(大孙女已经怀孕了),80大寿那年,大爷和大妈不但穿着年轻时的军装“美”了一把,还补拍了婚纱照,他们的恩爱和幸福可真羡煞旁人哦!

记者        通讯员  杨善红  

(此文原载于20101020日《苍梧晚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书画艺术

书法

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书画艺术

国画

兰草

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书画艺术

国画

兰草

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书画艺术

兰草

国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书画艺术

国画

兰草

怀念父亲母亲


十年前,父亲溘然长逝,令我们哀痛难当;七年前,母亲走完了她的人生旅程,又让我们痛彻心扉。之后的这些年来,对父母的思念不绝如缕而又历久弥深,父母的音容笑貌与悲喜忧乐,无需追忆而常浮眼前。每当翻检父亲的遗作尤其是画兰作品与手稿,昔日父亲和母亲在兰石斋植兰品兰、画兰题兰而乐之不疲的情景便历历如在目前。多么希望岁月可以回头,让我们重启那扇随时可回的家门,再尽一点儿女的孝道,重温与父母欢聚一堂的温馨时光,重享父母的亲和慈祥。然而岁月如江河东流一去不返,这最苦的企盼也只能伴着最难熬的思念成为永远的遗憾和最不可触碰的伤痛,教人唏嘘不已却无奈,唯有泪千行!故而,值父亲十年祭,我们将父亲的部分书画作品整理结集,既为寄托对父母的缅怀之情,也是一份念想父母的索引或曰路径:一册在捧便可与在天国的父母相会。这些作品不啻是父母心血的结晶,更是他们的精神物化和人格写照,也是我们与父母心灵相通的灵犀。循着这一幅幅书画、一页页文稿甚至是一字一句、一点一划,便可走进父母的艺术人生和精神世界,去重新感知他们的一颦一笑与心脉律动。





  

        

父亲母亲分别于16岁、18岁参军入伍,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保家卫国的抗美援朝战争。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南北转战出生入死,屡立军功;和平年代无论在部队还是在地方,无论顺逆,都是守德尽责勤善勤勉,正直做人认真做事。他们既是革命战友,共同经历了血与火的淬砺;更是恩爱夫妻,一起走过艰难困苦的岁月,在结婚后的六十多年里,无论是战争年代的离多聚少,还是和平时期的朝夕相处,他们都是同忧共乐,相互支撑,共同营造起一个充满温馨的家为我们遮风挡雨,含辛茹苦呵护我们长大成人,言传身带教我们做人做事。父母的高风懿范我们永为楷则,庭训谕言永铭心上,养育之恩永不相忘。

 

 

为使晚年生活更加充实,父亲在离休后上了老年大学学习书画,在之后的二十多年里寄情翰墨书画双修,不倦不辍孜孜以求。父亲最喜画兰而对其用情最深、用工最勤,故号画室兰石斋、兰舍。他寄情于兰,养兰品兰写兰画兰而乐在其中,题兰以言志,咏兰以抒怀,人与兰物我兼忘而浑然为一。因而他笔下的兰草与他的品格一样,坚贞自抱不斗群芳,内敛风华高洁淡雅,芳质在骨处幽愈馨,深受大家的尊敬和喜爱。恰如朋友赋诗曰:“鹤发童颜一画翁,斑斓彩笔写人生”,“涧谷幽幽出奇兰,春来秋归留思颜;莫言寂寞才思尽,淡泊更赋新诗篇。”对书画艺术的酷爱与追求,让父亲的晚年生活充满了丰富的色彩和艺趣,写字画画成了父亲的精神寄托和人生至乐;画出了满意的作品,亦或作品参展、获奖、被人喜欢,都是他的“开心一刻”。就像他在“于通波80寿辰书画收藏展”致辞时的中所说:“我能活到80岁是不容易的,是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从战火中剩下的一员。今天我能和大家在一起学习书画,又能举办书画收藏展,是我终生的快乐,永远难忘的幸福美满。”为便于与书画师友交流切磋,父亲与爱好书画的老同志组织成立了书画艺术兴趣小组,继之又发展成为连云港市老干部书画研究会,父亲担任会长为研究会及会员服务二十多年直至逝世。期间,父亲与他的书画朋友相互交流切磋书画技艺,一起走企业、进军营、下乡村开展赠书画、送春联、办展览等活动,如此则父亲的书画爱好既是陶冶性情的“独乐乐”,也是以画会友、服务社会的“众乐乐”,和大家一起享受老有所学有所为有所乐的充实和愉悦。






父母的兰石斋常常是高朋满座谈笑风生其乐融融,愿父母的在天之灵依然如是,永远有墨香兰馨相伴!


人世间最难忘记的是与父母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最幸福的是有父母的疼爱、牵挂、呵护。这既让我们深深地怀念,更是我们永久的铭记——父亲母亲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谨以此文纪念亲爱的父亲母亲。

 

                                                                                                             二〇二〇年八月一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印书出书,一本起印,人人可以把自己的文字印出来,给自己一份欣喜,一份回忆!
请登陆"速印网"
 
 
 www.suyinw.cn    电话、地址、操作步骤等等请登陆网站了解
QQ: 296815296
印刷在线咨询  437762015印刷在线咨询 



















 




因新浪不让回复广告性质的文字,所以留言评论基本都无法回复,
电话,地址,操作步骤等等,请登陆我公司网站了解
www.suyinw.cn  
QQ: 296815296印刷在线咨询  437762015印刷在线咨询 
微信:296815296

因编辑设计、发文件都要用电脑完成,微信很不方便,
所以更希望您用电脑QQ与我们联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丁恺曾与五莲山

范凤学

丁恺曾,字萼亭,又字鹤亭,日照市东港区奎山街道郭家湖子村人,著作颇丰。著有《说书偶笔》(入清乾隆年间《四库全书》存目)《韵法本俗》《圆盖管窥》《治河要语》《西海征》《海曲一隅史》《读书在目》《烟波钓叟歌直解》等,“其著作内容丰富,博洽多彩,天文、地理、政治、经济均有论述”(《日照市志·人物》(1994年版)。另有诗词集,收录诗词一百余首,多咏物言志之作。1935年,由裔孙丁惟熙竭力搜集,编为《望奎楼遗稿》,利用曾担任过北洋政府胶澳商埠督办赵琪家家庭教师的关系,赵从出书余款中拨款,重印行世,流传至今。国民党元老、近代文字音韵学大家丁惟汾和丁惟熙分别为该书作跋。


丁恺曾出生于日照丁牟秦安李五大家族之首丁家,祖上科举名人辈出。恺曾“幼承家学,留心于天地民物之大,于书无所不读,不沾沾于诗文末技”(丁惟熙《望奎楼遗稿·跋》)。清雍正癸卯以科试第一名入贡,其前程无量。然而,据丁惟汾《望奎楼遗稿·跋》中述,在丁恺曾中年,因家庭纠纷,干戈相向,其二弟遭三弟殴伤致死,三弟应入狱受惩。为此,丁恺曾“勇于为义于天伦”,“慨然诣狱,自首殴仲弟之毙,以脱季弟之危。”“盖清律凶杀弟减等,反是有加刑焉”。“是时,义声震遐”,日照知县在狱中为其筑专室,可专心读书,可望十里外的邑中奎山,“望奎楼”名源于此。后沂州知府请其修志,遂摆脱狱灾。

丁恺曾是山东清代文苑奇才,被誉为“海曲三君子”之一。《山东通志·人物·文苑传》载:“其少负异才,博极群书,为文豪放不羁,奇气溢行间选拔入都,名动公卿。中年多故,绝意仕进,闭户著书。所居望奎楼,架罗数千卷,冥心探讨。”清光绪《日照县志》则评价他:“语一经道破,别有奇观”。清代博山著名诗人、官至翰林的赵执信“重其学”,前往拜谒云:“萼亭奇士也,行已成已富矣”。

丁恺曾青年时期在五莲山与九仙山度过。据其子《说书偶笔·跋》称,其父“自十四随侍橡谷(九仙山卧象山谷)山中”“十七随侍五莲山阴之玉(榆)林村,始授朱子或间他……今几二十年矣”。在卧象山谷“始学辩志,诵读经”。在榆林村,即“读考亭集,注说书止要,白文了然,如叙家常,不紊文意。”《说书偶笔》一书,就是丁延暠“于别草册中复搜得讲义数条,皆高头四书’所未载者,间以所批课文并所读‘四书’文及所批《孟子》之成片段者,录为一册”。原本为便于“朝夕捧颂”,无意出书。但录后同好者多有借阅,有的数月不归还。因念先人训诲,“所存遗泽,如复湮没,不孝尤甚”,才有意出书。时,正适“历下孟敬先生来游海上”,为书稿“正其讹字,而存之”。

《说书偶笔》共四卷,主要内容为“四书”讲义、读书笔记与体会文章。卷一为《大学》章、《中庸》章;卷二为《上论》章、《下论》章;卷三为《上孟》章、《下孟》章、《四书补遗》章;卷四为考辩,有《综考大学孟子王制周礼士之制》《虞书三苗》《天官九赋敛财贿解》《冬官考》《古建国分田非死法》《说诗》篇什。这些夹注与批语、见解,均有独到之处,令读者耳目一新,对原文理解加深。考辩文章,针对性强,批评尖锐,陈述利害,发人深思。现将其书最后一篇《说诗》的开头,即批评不雅诗风一段选录如下:

 

晚唐作诗,或以柔靡弱为风流,或以浅近家常为平易,而诗始变不惟,与三百篇格不相入。即与汉魏盛唐,亦绝不相蒙。近代诗人或有穷流溯源,高言三百者。然考所援引,不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等语要止,是触物言情之蓝本,劳人思妇之怨词古质如雅颂……

之庄严,竞以大圣之删述,专以闺情香奁为去取此有心者,不胜江河日下之忧也!

 

丁恺曾注重于地方文化研究。突出表现在所编撰的《西海征》和《海曲一隅史》上。在《西海征》中,通过引经据典,详解和辩述了日照的建置沿革,对旧志和其他有关文献资料进行了订正和补充。如在《西海征次卷·沿革·春秋鲁哀公时又为越地》中说:“刘向(西汉经学家)《说苑》:‘越王勾践与吴人大战败之兼有九夷,纪年晋出公七年于越徙都琅琊。’水经注:‘琅琊,山名,越王勾践之古国。勾践欲霸中国,徙都琅琊。吴越春秋:鲁哀公二十二年,越王勾践灭吴,欲霸中国,以戈船三百艘,死士八千人,自会稽泛海而北,徙都琅琊……传七世。至亲失琅琊,为楚所灭,共历八主,都琅琊二百二十四年。’按:今琅琊山下有琅琊城,土人呼为越王城。而日照西北小会稽山,乃越王登临所命名也。”

他还在《海曲咏古》中,用文加诗的形式,引证和叙述了这一史实,并探析其意:

 

……

号曰小会稽,于义何所取。

我昔十月间,屐齿登山坞。

红叶间白云,镜湖不可数。

乃知勾践意,垂贻千古。

初时会稽败,妻子为奴虏。

今当意气盛,命名识危苦。

大哉会稽山,报怨雪耻土。

……

 

今五莲县高泽街道有昆山,《西海征》释为:“西汉属琅琊郡,为海曲县,其西北乡为昆山国”。“昆山,原诸侯国。按:昆山在日照西北一百二十里,邱村南三里,城址在山西七里。昆山脚下旧有灵山寺。”他写下五言长诗,赠范初上人,表达了作者酷爱这里的山峰、寺庙、拱桥而依依不舍之情。

 

……

穿林破岚烟,别辟乾坤皎。

清梵闻古寺,香篆出林表。

不图万壑回,峰峰作屏绕。

飞瀑东南来,溅沫成浩淼。

雷霆吼当门,双枫助健轿

桥卧波上,渴饮曲沼。

……

我亦行脚僧,心来接毗邻。

爱此山气静,遂作不速人。 

……

 

丁恺曾长期“偶馆五莲(山)”,与五莲山结下不解之缘。这种情感凝结于笔端,浇铸成许多诗文佳作,赞颂这一带山水与人情。在《诗集》的首篇就是《橡谷草》,其中的《积雨霁》一首,描写了卧象山雨后的景致:

积雨逢新霁,残云化绮霞。

蝉嘶初抱叶,蝶梦未离花。

涧曲流泉怒,山深落日斜。

宿愁今已散,还欲问胡麻。

 

作者通过积雨过后,天气初晴,残云化成彩霞,蝉虫拥抱树叶鸣叫,蝴蝶在梦中仍依附花朵,山涧流水愤怒似的淌向山泉,落日斜照在高峰峭壁上等细致入微的刻画,表达了“夕愁”散去,“好景”到来的喜悦心情。

他在《九日翰修上人招游五莲山》一诗中,通过对岩谷、老树、流云、山泉、峭壁、山路、寺庙和对游人攀登此山等情节细腻,形象逼真的描写,展现出一幅活灵活现五莲山游山图,表达了作者提倡的,甘愿像被鞭策的骡马那样,勤奋不息,携手步入偏僻崎岖的山沟小径,穿林拨雾,攀援葛藤,头晕目眩不停歇,拨云驾雾手不停,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进取精神节录如下:

 

入山不见山,但历窈窕径。

平行踏,不觉跻幽胜。

岩谷扑面合,老树盘空饤。

流霭乱泉源,奔云迷梯嶝。

峭壁不可攀,接引谁相扔?

……

忽闻一声钟,梵宇耀晶莹。

亭台厂巍峨,楼阁竦陛磴。

……

策蹇穿林至,携手步山

扪萝防苔滑,扶杖试草繇。

……

目屡眩,拨云手不休。

 

丁恺曾在九仙山侍读过,熟悉山上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曾写下《斋中望九仙、五莲》,描写了崎岖、难攀的道路和引人入胜的风光:

 

名山百里久思登,咫尺今朝势可凭。

似有风雷惊枕席,翻疑灵怪隐鲲鹏。

……

日照苍松鳞甲怒,云生岩岫晦明屯。

梵音雷鼓连潮涌,仙子飙车入夜繁。

……

登临自挟苍龙杖,冰雪或迟白虎弦。

欲访灵符清兴在,黄精煮罢枕云眠。


(原载《日照文览》2018年第六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隐居九仙山的清官邱橓

范凤学



清代诸城著名文人李澄中在参与《明史》(清张廷玉等总纂)编修时,曾撰写了《先外曾祖南京吏部尚书简肃邱公传》(原载《白云村文集卷二》,以下简称《邱公传》),《明史》虽几经修改,除个别字段有删改,绝大部分采用《邱公传》原文,被编入卷二百二十六列传第一百十四。

据《邱公传》载:邱橓(15161585),号月林,诸城柴沟人(今属高密市),出生于贫寒之家。少年求学时,因家贫,学习生活非常艰苦。以至于刚刚10岁,就在严寒的冬季,早起就读,因城门未开,被堵门外。时有担草者燃起篝火,众人围向取暖,但邱橓独自久久徘徊。见此情景,有人问他:“童子足不寒耶?”他却回答说:“固寒也,谁之为足乎?”人们认为,他将来会成为国家栋梁之才。

岁数稍大,就背着沉重的书箱,到百里外读书。由于勤学苦练,经史百家,无不覆盖贯通。入仕后,“指陈时政,炳炳凿凿,鲠亮有足称者”“清节为时所称云”(《明史》邱橓传)。但由于官场斗争此起彼伏,曾经两起两落,中断10余年,隐居九仙山。卒后,万历皇帝钦赐御葬,着著名清官海瑞(何以尚)亲自主祭。葬于诸城城南之原。

《明史》邱橓传中则首先写了邱橓入士前的简历:

 

邱橓,字实,诸城人。嘉靖二十九年进士。由行人擢刑科给事中。

 

任刑科给事中期间,弹劾当朝贪生怕死、贪腐渎职的兵部尚书张时彻(15001577),还有擅专国政达20年之久、结党营私、废弛朝纲的严嵩(14801567)及其党羽:

 

三十四年七月,倭六七十人失道流劫,自太平直逼南京。兵部尚书张时彻等闭城不敢出,阅二日引去。给事御史劾时彻及守备诸臣罪,时彻亦上其事,词多隐护。橓劾其欺罔,时彻及侍郎陈洙皆罢。

帝久不视朝,严嵩专国柄。橓言权臣不宜独任,朝纲不宜久弛,严嵩深憾之。已,劾嵩党宁夏巡抚谢淮、应天府尹孟淮贪黩,谢淮坐免。是年,嵩败,橓劾由嵩进者顺天巡抚徐绅等五人,帝为黜其三。

迁兵科都给事中。劾南京兵部尚书李遂、镇守两广平江伯陈王谟、锦衣指挥魏大经咸以贿进,大经下吏,王谟革任。

已,又劾罢浙江总兵官卢镗。

 

但当“寇犯通州,总督杨选被逮。及寇退,橓偕其僚陈善后事宜,指切边弊”,却遭到颠倒是非的嘉靖皇帝不公正处置:

 

帝以橓不早劾选,杖六十,斥为民,余谪边方杂职。橓归,敝衣一箧,图书一束而已。

 

从其随归物品,看出其清廉程度。人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可邱橓身为要职,其家资一无所积。

据传,邱橓曾在离家百里外的九仙山书院读书。这次罢官归后,即隐居九仙山后今户部乡邱家店子村。今该村以及九仙山里上沟村的邱姓,均为邱橓家族。邱家店子村曾建有邱氏祠堂,具有一定规模,供奉邱橓及家族历代名人,至今年长者均能见证。上沟村,尚存有清光绪年间所修《诸城邱氏族谱》,谱中邱橓及其家族名人均有传。这一带,邱橓的传说,也广泛流传。特别是少时在九仙山读书的故事家喻户晓:邱橓夜读遇化美女的狐仙,狐仙见他专心读书,将口中灵珠吐给邱橓,此后邱橓变得更加聪明,以致功成名就。故事也传到官场及同僚,同乡翟銮(明弘治十八年进士,累迁礼部右侍郎)问起此事,邱橓写了《答翟子家进士问九仙山灵异》一诗:

 

承寄音书问九仙,转搜灵异叩诸天。

云迷楚子非真梦,花引刘郎总漫传。

鸟到月低林设陷,佛龛灯落石飞烟。

岩崔处处抛钱在,正是山神铜臭年。

 

诗中虽以“云迷楚子”“花引刘郎”为喻,否认了“九仙灵异”的真实性,批评了有人借此设陷发财的企图,但没有否认在九仙山读书的事实。

面对官场腐败,皇上昏庸,隐逸中的邱橓已心灰意冷。

 

隆庆初,起任礼科,不至。寻擢南京太常少卿,进大理少卿。病免。神宗立,言官交荐。张居正恶之,不召。万历十一年秋,起右通政,未上。擢左副都御史,以一柴车就道。

 

礼科给事中、大理寺少卿、通政司右通政等,均为朝廷命官,但邱橓并无升官发财之念,拒绝上任或以病为由推脱,或因掌国柄的张居正(15251582)作梗。直到明神宗破格重用,才勉强就任。但堂堂都察院副都御史,辅佐皇上的三品大员,竟然无盘费上路,随乘农家柴车进京赴任,这样的清官史上难寻!

要么不再入官,要么,甘当清官。而清官对现实的吏治污浊状况非常不满,既然入朝,即以无私无畏的情态,大胆揭露,“陈吏治积弊八事”,希望根除:

 

臣去国十余年,士风渐靡,吏治转污,远近萧条,日甚一日。此非世运适然,由风纪不振故也。如京官考满,河南道例书称职。外吏给由,抚按官概与保留。以朝廷甄别之典,为人臣交市之资。敢徇私而不敢尽法,恶无所惩,贤亦安劝?此考绩之积弊,一也。

御史巡方,未离国门,而密属之姓名,已盈私牍。甫临所部,而请事之竿牍,又满行台。以豸冠持斧之威,束手俯眉,听人颐指。此请托之积弊,二也。

抚按定监司考语,必托之有司。有司则不顾是非,侈加善考,监司德且畏之。彼此结纳,上下之分荡然。其考守令也亦如是。此访察之积弊,三也。

贪墨成风,生民涂炭,而所劾罢者大都单寒软弱之流。苟百足之虫,傅翼之虎,即赃秽狼籍,还登荐剡。严小吏而宽大吏,详去任而略见任。此举劾之积弊,四也。

惩贪之法在提问。乃豺狼见遗,狐狸是问,徒有其名。或阴纵之使去,或累逮而不行,或批驳以相延,或朦胧以幸免。即或终竟其事,亦必博长厚之名,而以尽法自嫌。苞苴或累万金,而赃止坐之铢黍。草菅或数十命,而罚不伤其毫厘。此提问之积弊,五也。

荐举纠劾,所以劝儆有司也。今荐则先进士而举监,非有凭藉者不与焉。劾则先举监而进士,纵有訾议者罕及焉。晋接差委,专计出身之途。于是同一官也,不敢接席而坐,比肩而行。诸人自分低昂,吏民观瞻顿异。助成骄纵之风,大丧贤豪之气。此资格之积弊,六也。

州县佐贰虽卑,亦临民官也,必待以礼,然后可责以法。今也役使谴诃,无殊舆隶。独任其污黩害民,不屑禁治。礼与法两失之矣。学校之职,贤才所关,今不问职业,而一听其所为。及至考课,则曰“此寒官也”,概与上考。若辈知上官不我重也,则因而自弃;知上官必我怜也,又从而日偷。此处佐贰教职之积弊,七也。

科场取士,故有门生、座主之称。若巡按,举劾其职也。乃劾者不任其怨,举者独冒为恩。尊之为举主,而以门生自居,筐篚问遗,终身不废。假明扬之典,开贿赂之门,无惑乎清白之吏不概见于天下也。方今国与民俱贫,而官独富。既以官而得富,还以富而市官。此馈遗之积弊,八也。

 

以上所陈,对作者离任十余年后,“吏治转污”“士风渐靡”“日甚一日”的弊端,揭露得淋漓尽致,在此基础上,引以“昔齐威王烹一阿大夫,封一即墨大夫,而齐国大治”为典例,指出了解决问题的根本在于上,疾呼皇上“大奋干刚,痛惩吏弊”。

此陈上疏后,正和旨意,皇上“称善”,并敕令所有官署奉行,不顺从者立治罪。

随之,又提出“积弊”中的许多具体人和事,其中有:

“故给事中魏时亮、周世选,御史张槚、李复聘以忤高拱见黜,文选郎胡汝桂以忤尚书被倾,宜赐甄录。御史于应昌构陷刘台与王宗载同罪,宗载遗戍而应昌止罢官。劳堪巡抚福建,杀侍郎洪朝选。御史张一鲲监应天乡试,王篆子之鼎夤缘中式。钱岱监湖广乡试,先期请居正少子还就试,会居正卒不果,遂私中篆子之衡。曹一夔身居风宪,盛称冯保为顾命大臣。朱琏则结冯保为父,游七为兄。此数人者,得罪名教,而亦止罢官。此纲纪所以不振,人心所以不服。臣初八台,誓扫除积弊。今待罪三月,而大吏恣肆,小吏贪残,小民怨咨,四方赂遗如故,臣不职可见。请罢斥以儆有位。”时丘橓已迁刑部右侍郎。

 

皇上优先下诏落实,对邱橓所劾官员一一行之律法。最后,命橓等赶往张居正家抄家。抄出在京财产:庄房价值一万六百七十两,原住宅内金两千四百余两,银十万七千七百余两,金器三千五百一十余两,其它一大宗。完后,升任左侍郎,增加官阶一级,继为南京吏部尚书,卒于官,赠太子太保,谥号简肃。

据乾隆《诸城县志·志三十一·列传三》载,邱橓前后上疏10余次,皆切中时弊,所劾内外重臣23人,得罪者17人,其风载为世所仰望,次海瑞、吕坤之间。《明史》称:

 

橓强直好搏击,其清节为时所称云。

邱橓、吕坤,虽非瑞匹,而指陈时政,炳炳凿凿,鲠亮有足称者。   

 

邱橓著作颇多,有《四书摘训》20卷、《礼记训》10卷,另有《奏疏》《望京楼诗文集》《望京楼遗稿》等。其中,《望京楼遗稿》对张府抄家记述尤细,记述了抄家缘起与前奏,成为研究明代宫廷斗争的主要史料。201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陈时龙曾发表《中国文化研究学报万历张府抄家事述微:以邱橓<</span>望京楼遗稿>为主要史料·抄家缘起与前奏》。


                 (原载范凤学编著《五莲文化集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皇家寺院五莲山光明寺

范凤学

佛教产生于公元前5世纪的古印度。汉代,佛教传入中国。从南北朝开始中国佛教进入兴盛发展阶段。隋唐时期是中国佛教鼎盛之时。明清两代,诸帝大都尊崇佛教而加以保护,皇家寺院五莲山光明寺的兴衰,就是很好的说明。

五莲山光明寺,不是普通的佛家寺院,而是一座历经明清两代的“皇家寺院”。《山东通志》称:“东省四大禅院,长清之灵岩,益都之法庆,诸城之侔云、光明也。”五莲山光明寺为什么称得上“皇家寺院”?可从以下各个时期追述其来历:

一是来自明万历年间。据清康熙《五莲山志》记载,明万历三十年(1602),蜀郡高僧明开(字心空)云游全国名山大川后,见五莲山雄伟秀美,遂选择大悲峰下结茆定居。继而北上京师,请求建寺,巧逢李皇太后患眼疾,久医不愈,心空和尚为之医治,即愈。神宗非常高兴,于是就敕赐了山名、寺名,“山曰五莲,寺曰光明”,赐紫色袈裟,命明开住持光明寺;拨内帑千金、大藏经六千八十卷及玉磬、御仗、宝幡等物,命汉经厂提督、御马监太监张思忠护送到五莲山。后明开晋京谢恩,神宗又下诏:五莲山周围五十里内,均归光明寺僧人管辖;林泉、榆林一千五百亩土地的收入,全部永供光明寺祭祀之用,同时拨内帑五千金,命张思忠再度赴五莲山,督工建寺。历时三年建起了大悲殿、藏经楼、分贝阁、御仗阁、左右禅堂、浴室、厨房、山门等,使原本简陋的寺庙,变得“参差错出”“金壁交辉、钟鼓竞奏”。别处的僧人闻风皈赴,四方百姓进香者、游山者络绎不绝。明天启三年(1623),有西域僧人过齐鲁,慕名游五莲山光明寺,留下贝叶经七页,使寺内藏经又多一佳品。这段史实,已证明五莲山光明寺是皇上命名、皇家修建的,称其为“皇家寺院”,名副其实。

二是来自清顺治、康熙年间。时光明寺住持法号海彻,字泰雨,俗姓金,辽东人,出身于名门巨族,据说是西汉名臣金日磾的后代。明末战事频繁,辽阳失守,泰雨一家19人死于战乱,当时泰雨年仅8岁,姐弟二人被正在招募辽阳失散属下的明将毛文龙部送往西岸,到达高密的单宦尼庵。听说五莲山上心空大和尚为人坦荡,乐善好施,姐姐甘心当了尼姑,把弟弟送到了五莲山,摩顶受戒。后清兵入关,大明覆灭,泰雨的伯父、从兄弟都随之入关,成为朝廷和地方命官,掌管着皇权。当了住持僧的泰雨去京与他们团聚,他们则劝泰雨还俗做官,泰雨执意不从。这些命官没能从官职上提挈泰雨,便转向经济上扶持。于是,自清顺治三年(1646)始,担任太中丞的金廷献,便带头从自己的俸囊中捐款资助五莲山寺庙建设。此后,又有辽东籍的山东巡抚、沂州总兵、青州府知府和其他一些地方金姓宰官纷纷为五莲山护法捐款。泰雨将这些钱,用于寺庙和山上其它建设,修筑了寥天阁、御幡楼,修复绕光明寺东西北三面的松风径,凿山西北,创精舍数楹,山外置常住田等,使之“贮藏有阁,会食有堂,饷宾有所,登眺有筑”。这说明,五莲山光明寺当家和尚以家族关系,仰仗皇室力量,又多次进行修复与扩建,使昔日的五莲山增光添彩,光明寺名声更加远扬。

三是来自清乾隆年间。据传孩提时的乾隆皇帝时常生病,他母亲便到御庙为他许了口愿,长大后做和尚,此后病愈。乾隆登基后,为了还愿,便派人四处访查,寻找与皇上长相相似之人,结果五莲山第八代和尚普善被选中,做了乾隆皇帝的替僧。皇上派人画了御影丹青一帧,连同御书“宝相庄严”四字金匾,护送到光明寺。乾隆御影头戴平顶僧帽,身穿佛袍,披百衲袈裟,双手扶膝,端坐在宝座之上。从此,五莲寺内大殿正中又高悬起皇帝御书,藏经楼内挂起御影丹青,受寺内历代谒拜。这些宝贵文物虽在民国年间散失,但五莲山光明寺成为“皇家寺院”的说法流传至今。皇帝替僧第八代和尚普善的墓穴和碑刻至今尚存。

正是因为光明寺为“皇家寺院”,所以受到历代皇家及官府严加保护。据王贵云《海隅奥秘》一书记述,清末德国一传教士欲割五莲山寺庙属地建天主教堂,该寺住持赶往北京拜谒皇上,得到西太后慈禧懿旨:外域不得擅扰,寺庙遂得以保护。民国年间,曾有人想砸毁寺庙,当时的住持绪让赶到南京政府,拜见了蒋介石,蒋介石也保护了这座寺庙。同时,绪让从南京带回了两块图记,即佛教协会日照分诸城分。绪让因此在佛教界名声大噪。

也正是光明寺为“皇家寺院”,原光明寺就不同于仅靠香火、佛事为经济来源的一般寺院,而是拥有皇家所授土地山场四万余亩,在五莲山一带,是占有土地山场最多,名为和尚,实则封建贵族、大地主的庄园主。为方便佃户们缴租,寺里分别在大榆林、大槐树、潮河、林泉设4处分寺,均为四合院,专有和尚负责收租粮。到1944年解放时,寺内庙产土地还有七千亩,收租粮七万担。住持自开山和尚明开起至1944年绪让和尚,代代靠地租而享受。1946年进行土地改革,按照上级政策,群众分掉了寺内土地。1947年土改复查,由于受“左”的错误影响,五莲山周围村庄的群众一气之下,拆掉了光明寺,僧人陆续还俗。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特别是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宗教信仰政策的逐步落实,一些寺观教堂和宗教活动点逐步开放。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开发五莲山,恢复光明寺古建筑群,已成为政府与民间共识。至1986年,藏经楼、大悲殿、伽蓝楼、西配殿、钟楼、三门等建筑相继建成,并重塑释伽牟尼等22尊彩塑像,分别在大悲殿、伽蓝楼供奉。为更好地搞好寺庙建设,全面恢复光明寺古建筑群,邀请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江苏省佛教协会会长、镇江定慧寺住持与无锡祥符寺住持茗山长老和弟子觉照来五莲山光明寺考察,随后10名僧人组成僧团进驻光明寺,开展正常的宗教活动。逐步恢复了念佛堂、斋堂、上客堂等建筑435平方米,铸了一口五吨的青铜大钟,并收集了一大批法器。近几年,县政府又对光明寺加大修复投资力度,使这一“皇家寺院”重放光彩!




 (刘加祥摄)

                         (原载《春秋2010年第四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