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简介
读点书
文化博客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1-05-18 17:51)

苏醒的雨滴


1

瞎子姑妈坐在春天里

像一尊雕塑,两眼空洞

深不可测的黑

埋葬了活着的她


在越来越深的土坑里

她用竹竿敲打大地

问路,不用我搀扶的时刻

光的赞美已显得多余


只是在我离家出走以后

姑妈会坐在春风里

叨唠,雨滴是云的孩子

飘泊了一程又要回到故里


2

我姑妈是瞎子

她早已习惯了黑天和白夜

一只天鹅起舞

从五月的音符里醒来


雨的点拨。

青草,绿树,牛粪和炊烟

各就各位地发芽

扭动生命之光的水蛇腰


穿过河水的皱纹

淹没了我姑妈的瞎

哪里能归还我的雨滴

一个瞎子清醒着的透彻和忧伤


3

我必须闭上双眼

拽着阿炳琴声的马尾

在城市的二胡弦上任凭切割

重新做回一滴清脆的雨


上升之后降落

让瞎子姑妈摸遍我的脸庞

鼻梁是她想象中的山脉

双眼是她从未走过的河流和洼地

 

深浅不一的语言从嘴里长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0 00:27)
《火山石》

火山爆发,大地天花
一张张麻子脸,唤醒雨的滂沱
风的追逐,表情之上
只是,花不再开,草不再长
铁色的坑坑洼洼
任由凭吊者的追问

多年前的大地伤痕
如今素面朝天,
凹凸,仿佛一道风景
扎痛了时光的马蹄
却在香客的祈祷中静默无语

我不敢说出丑,也无法喊出美
在天坑旁边静坐片刻
岩浆,热火,一群石头飞翔
来自发怒的大地
现在,它藏起了毁灭

尘埃早已洗尽,种子无法生育
带火的脾气渐渐熄灭
冰凉的夜晚,它们不怕
我却怕,
怕就怕在还魂时刻
早已没有灵魂可言


《电风扇》

道路还没有走散,牢房已经建好
关进我的羊群和乌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