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逆旅主人
逆旅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2,393
  • 关注人气:4,9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布告栏
【公告】新连载《荼靡开在燕园西》八月开始。
 
欢迎来到逆旅。无论你是与它狭路相逢还是不期而遇,我,这里的主人,希望你在这儿像在家里一样舒适、温暖。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3-12 20:50)
分类: 心情

转眼间,冬已尽了。虽然在家里偶尔还得披上件毛衣,可周日的阳光长长久久地洒入客厅,让人毫不怀疑春天的临近。但是我却想写一点不太愉快的话题。

 

Imagine Me Gone》描写了一个美国家庭,父子两代人都饱受精神疾患困扰,是一本关于抑郁症的小说。我这两年看的小说少,这是一篇不错的,但万万不要当作科普读物去读。书中的人物对待精神类药物的判断,对于如何治疗抑郁症,都没有科学的判断——当然,作者能够置身每个角色的处境,体察每个角色的局限性,从而表现出每个角色丰富的个人情感,是这本书好看的地方。

 

Emotio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5 13:59)
分类: 逆旅主人自述

病中偶得

去年11月间,在武汉被一盆小龙虾放倒。时候不巧,后面正赶上年底喝酒季,自己也疏忽了治疗保养,于是疥癣之疾病入肌理,搞出了一些消化道溃疡、GERD之类的毛病。就这样拖拖拉拉地病着、治着,到现在才算勉强好了。掐指一算,34个月已经过去。于是对Patient多了一些理解,难怪“病人”和“有耐心”是同一个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7 12:21)
2014年2月19日,在住了5年,已经搬空的国贸家中最后驻足的几分钟,当时不会想到,自己的生活范围很久都不再在这里。


2016都快过完,才想起来写2014的事儿,这是得多惫懒的人物才干的出这样的事,再晚个几年,直接就成回忆录了。但好在,如今有了后见之明,许多事看得更明白些,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起心动念,是因为前几日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3 13:58)

门铃响了。任冬忙放下手里的物事,擦擦手,匆匆从厨房里跑去开门。

 

“Oh my god!”门外的女子见到他,惊喜地叫了起来,语气是一如既往地浮夸,连手里的包也扔了,上来紧紧抱住了他。

 

任冬有些手足无措。这女孩原来就十分热情,如今在法国呆了三年,对身体接触更加无所顾忌。说起来,其实他也在国外呆了不少年头,但对他来说,有些东西比语言、吃食、空气和水的变化更难适应一些。在这一点上他远不如舒克——在学校和工作场合,他简直就是个美国人了——但任冬无意改变什么。这样很好,舒克负责世界,他只负责舒克就好了。

 

有时候他也会担心自己是否离舒克的世界越来越遥远,但至少到现在为止,他们的感情只见日益亲厚,没有一丁半点冷淡的迹象。毕竟他只是不热衷于和人交往,并非anti-social,只要舒克提议,他都会尽心尽力地招待他们的朋友,让他们在自己家里感到温暖和受欢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3 13:57)

六月的温哥华和暖宜人,气温也就是二十来度,若是飘下一点小雨,像是今天,便更低些。

 

不知是怎么了,他一来这城市,便患上了强烈的思乡症。这个天气,让他想起了未名湖畔的某个初春。那天,也是一样的阴雨天,他们却并不畏惧,任性走着,看水面一任雨打风吹。那一天,他觉得整座未名湖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

 

他忽然好想回去。是好想回去,还是好不想留下?他也不知道。

 

他身边的这个看起来比他略成熟些的少年,几天前刚刚从大学毕业,准备四处游历一个月,然后加入一个总部位于北京的公益组织。张晓雷在二三月份间已经拿到了一所美国大学法学院的offer——那是一所人人梦想的大学,而他竟然很酷地推迟了入学时间一年。学校那边听说他是要用一年的gap去做公益,二话没说便答应了,但田野知道,对于张晓雷来说,这一年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等自己,等他毕业了,好两个人一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3 13:23)
寒假放了快一半的时候,舒克忽然收到了一个从台北寄来的包裹。是严焱发来的,里面是一本左开繁体字版的《红楼梦》,用包装纸细心地包成了礼物的模样。

他翻到扉页,上面有一行写给他的字:

“空對著,深山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株寂寞林。它曾陪著我度過最艱難的歲月,也希望它能陪你走過那些痛苦的日子。”

在扉页的左下角写有“严焱”两字,但字迹显得比占据页面大部的那行字要老旧许多,想必是许久之前写上的。

舒克小心翼翼地把它放进了书架的最里侧,过了一会儿,又把它拿了下来,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把前八十回又读了一遍。他试着感受他当时在温哥华翻动这些书页时心中的滋味,但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倒是有另一种难以言喻的忧伤从心里泛上来,像是吃了什么不克化的东西,从胃里返上来的酸。原来,这世界上有一种错误,比他曾经那么担心的一辈子都碰不上一个好的人更可怕——那些人都很好,对他也很好,而他却必须要伤害他们、离开他们、错过他们。他无法轻易地用“我其实也没有选择”来为自己开脱。无论对林跃还是严焱,他都是有选择的,但他选择了一种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掩耳盗铃地选择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2 22:31)

这个年注定是难过的了。

 

朋友们都离开了。黄淑汮回了大连,张晓雷和他母亲去省城看望父亲,然后去广州与田野会合,到香港去。汪静又跟着男朋友去了法国。舒克邀请他同去年一样到自己家里过年,但他婉转地谢绝了:和一群朋友去,是互相取乐的伙伴;一个人去,那就是一个需要被同情、需要被照顾、需要被可怜的人了。在过去的这一年多里,他被同情、被照顾、被可怜得太多了,他不想再有任何人在自己身边小心翼翼地踮着脚尖走路,小心不踏碎他的玻璃心了。

 

他没有那么脆弱——虽然这不意味着他不难过。最后,是陈宇翔说服了他住到自己在勺园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1 21:30)

据说当你开始有了无论再好的朋友也不会告诉他的秘密,你就变得“成熟”了。

 

也许是这样吧。黄淑汮有点失落。

 

有的时候是害怕利益被稀释,有的时候是不想自己的决定受到他人的指点,有的时候只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成熟的人于是有了只属于自己的秘密。

 

黄淑汮对朋友的秘密向来是守口如瓶的,可她自己却几乎不曾有什么秘密,因为她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不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6 15:38)

结束和林跃的“特殊关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在泰国的时候打定了主意,回到北京以后就向林跃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舒克没有想到林跃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他哭着一再哀求舒克改变心意,情绪激动的时候还打了自己两巴掌,发誓自己再也不会找女朋友了——要不是舒克使用物理手段拦着,他当时就打电话过去和他女朋友分手了。尽管如此,他第二天还是同她分了手,回到舒克家里一个劲地敲门,一边哭一边敲门。舒克本想假装不在,但又怕他闹得四邻不安,只好又把他放了进来。

 

“为什么呀?为什么呀?”他一边哭,一边一个劲儿地一遍一遍地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5 09:54)

  樊书伟是在711日的凌晨去世的。如他哥哥所说,这只是个时间问题,但他仍痛哭了一场,为那些离开了的人。林跃那时也在家里。他抱着他,由着他,让他把心里全部的愤怒和悲伤全都发泄出来为止。哭完,他觉得轻松多了。

 

想想也怪,自任冬走后,他还没有像样地大哭一次。或许泪水总需要一个引子,悲伤也并非随时可以倾倒出来的液态存在。

 

林跃还是住在自己的宿舍里,但每周至少有两三个晚上会在舒克这儿过夜。他们的相处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