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kenshin
kenshi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417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撰写推理小说史要比创作推理小说困难得多,因为作者不仅必须通读各个阶段的各个作家的代表作品及时代的评论,而且同时还要分析整理其与社会流行思潮、形式流派、独特历史背景的关系。而这绝对不会是一件比构建复杂诡计与人物关系类似的工作。所以不管这本推理小说史究竟在推理小说文艺范畴类获得如何的评价,最起码,作者朱利安·西蒙斯(Julian Symons 1912-1994)是值得我们敬佩的。他惊人的阅读量不得不让人为之惊叹,我相信在国内暂时还不存在与他拥有相等推理小说阅读量的朋友。

    我没有读过更多关于这位作者的作品,从新星出版社的评价来看,他本人似乎也创作推理小说。那么这本《血腥的谋杀》就显得更有阅读和参考价值,因为写过推理小说的人对其类型的结构与难易度更有话语权。

 

    《血腥的谋杀》详细记录了西方推理小说雏形出现伊始的文类发展史,包括时代的通俗文学特点、发展成因、社会思潮反响、前后相承与变革的原因及规律、强烈时代感中的代表人物与代表作品以及特有的时代历史地位。可以说作为推理小说史的《血腥的谋杀》是一部全面纵横的伟大作品,符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始终把《眩晕》看做是岛田庄司对于自己幻想能力的一次挑战,即以幻想的诡计为基础,将一切能够想象到的不可思议的元素用复杂的逻辑拼凑成一部意义非凡的作品。所谓意义非凡在岛田庄司看来应该是符合他《本格Mystery论》原理的集大成之作(“谜团的幻想性”与“精致的论理性”的完美结合),但是从我通读后的感受来看,这次挑战很难说是成功的尝试。

    小说以手记的形式开篇,详细记录着三崎陶太在“核爆后的世界末日”里的惊人经历。令人目眩的手记里充斥着大量幻想性的文字,诸如枯萎的太阳、消失的铁塔、龟裂的大地、恐怖的原始生物、莫名其妙的数字语言、兽首人身的人类以及最匪夷所思的“模仿《占星术杀人魔法》,利用小说里的咒文,将公寓内遇害的一男一女两具尸体肢解重组,并最终使其复活的上女下男的双性人。”御手洗洁在阅读后对著作者荒诞不经的手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并较有兴趣的展开了破解手记谜团的挑战。

 

    其实以手记来陈述案件的方式在日本的推理小说中并不罕见,通常作者的目的都是为了对读者产生某种先入为主的错误印象,通过侦探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事实上,在读完《希腊棺材之谜》后,我并没有马上要记录自己的读书感悟的冲动。那是因为,我发现其实并没有太多想要一吐为快的东西值得我立即书写。但是,在我重新整理了关于书中所提到的“卡基斯案”涉及到的一切时,我才确定要留下一些精髓,好让我们年轻的,渴望成为推理小说作家的朋友们能够学习到——哪怕只有一丁点——推理小说的结构技巧或者是真正的核心。

    这里我不再赘述历代推理评论家们对于埃勒里·奎因及其作品的评价,关于这个名字的神话,想必是知晓推理小说历史的人都不可能陌生。而《希腊棺材之谜》正是这位伟大侦探参与的众多案件中较有代表性的一部,所以若把《希腊棺材之谜》当成是埃勒里·奎因的代表作,是完全能让众多评论家接受的。

 

    故事以“卡斯基的遗嘱”为主线展开的,阴郁的葬礼、奇怪的亲友、混乱的关系、不翼而飞的遗嘱构成了古典推理小说的一般性开篇,既介绍案件背景又让读者不失兴趣;继而围绕着遗嘱被盗案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使得活动在其周围的不安因素和恐惧氛围得以铺垫。然后,又巧妙的以“棺材中的另一具尸体”把故事推向了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心里上来讲,我是排斥穿越题材小说的。我始终认为,穿越小说是作者在无法发挥更多想象空间下妥协的产物,并且,由于时间的历程无法改变,穿越小说难以摆脱命运的束缚,阅读受到其结果的局限性影响,从而显得整个过程索然无味。所以,如果不是有更加吸引我的理由,我决然不会主动选择一部穿越小说去浪费时间。

    而我会去阅读《时生》主要是因为其作者东野圭吾的关系,当然从结果上来看,我并不失望,相反,很庆幸自己能够阅读到这样一部令人感动的作品。

 

    东野圭吾在《时生》里尝试着用一短带有臆想的轮回来推演父母与孩子之间的逻辑关系,用他的话来说,“但我更想知道的,是他们能否在孩子面前自信地问:‘作为我们的孩子,你觉得高兴吗?’孩子是否会回以‘我非常庆幸有你们这样的父母’,其实是永远的谜。”毋庸置疑,只有人文情怀的作者,才会深入讨论如此简单却又无法解释的伦理现象。我想,这样的创作尝试对作者而言,也恐怕是一段难以忘怀的经历吧。

    从阅读第一章开始就已经看到了悲剧的结局,患有格雷戈里综合征的时生在忍受了14年的病痛折磨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这本书的经历必须在累赘文字之前好好述说一番,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效控制自己的感性与理性情感,并运用自如。

    在我阅读过的日本推理小说当中,能坚持通宵彻读的除了此书之外就只有东野圭吾的《白夜行》与天童荒太的《永远是孩子》了。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感觉,宛如此刻我仍然停留在小说中元住吉公寓里无助地呐喊。

可能是近些年读书习惯的改变,我已经好久没有体会到阅读的快感了,所以必须要好好感谢这一本已经在书架上陈放多年的《异邦骑士》。

 

    与许多推理迷一样,我阅读岛田庄司先生的作品是怀着强烈目的性挑选的。从《占星术杀人魔法》开始,我便陷入无穷尽的期待之中,即期待我每选择的一部作品,都能把诡计演绎到惊天动地的地步而无法附加。于是,在朋友的推荐下我陆续阅读了《奇想、天恸》、《斜屋犯罪》、《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等作品。果不其然,岛田庄司在这些作品中设置了一个又一个另人难以想象的犯罪手法,并熟练的运用文字技巧,让读者通过独特的幻视效果,达到精彩绝伦的震撼效果。我想说,这绝对是一种天赋,是不可替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直到如今我仍然确信,无论是“四大奇书(《黑死馆杀人事件》、《脑髓地狱》、《献给虚无的供物》、《匣中的失乐》)”或者是除去《匣中的失乐》后的“三大奇书”,不过是评论者强加在另类推理小说之上的称谓而已,如果抱着聚众态度管中窥豹,结果恐怕会大失所望。尽管三大奇书在日本国内文坛声名鹊起,盛赞之音不绝于耳,但其在中国国内的读者却是相当有限的。

    由于《献给虚无的供物》是本人所阅读的第一部推理奇书,所以不敢对“奇书”妄下结论,这里引用傅傅先生在小知堂版的推荐序《耽美派幻想文学大师——中井英夫》中的说法,所谓奇书,“简单地说,作品内容与一般类型作品不同,但仍保持该类型的基本要素之作品”。如此看来,奇书其实就是带有某种特殊概念的试验性作品,如果将其赋予更多的文学意义,是不恰当的,不过按照傅傅先生的导读来看,本书倒是个例外。

 

    《献给虚无的供物》是中井英夫留下的唯一一部推理小说,从1954年开始构想至1964年成书出版,这48万字的巨著确实是作者耗费心血的集大成之作。从小说里所涉及到的推理元素、法国香颂、歌剧、神秘种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也许是看惯了东野圭吾老练狠辣的笔法与残酷如童话般的真实故事,我在读完这本最长“伽利略系列”作后,竟感到一丝不适。掩卷沉思,我突然感觉到原来如此熟悉的那位物理学教授突然变得难以捉摸。这种匪夷所思的改变,完全可以用蜕变来形容。

    在讲述蜕变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汤川学教授所参与过的那些案件。从《侦探伽利略》(1998)开始,这位物理教授便开始被冠以伽利略之名,在难以言喻的谋杀现场找寻他所深感兴趣的逻辑关系,这个时候的汤川学无疑是一位科学家或者学者而已,他对谋杀背后的故事丝毫提不起兴趣,这个阶段一直持续到《预知梦》(2000)也未有很大的改变。
    变化是在东野圭吾把汤川学融入更加复杂的案件中去之后发生的,随着《嫌疑人x的献身》(2005)的问世,汤川学声名大振。在这个案件里,随着调查的深入,汤川学第一次为案件真相隐匿的情感与理性科学的推断充满矛盾而感到痛苦。尽管在小说的最后,汤川学依然做出了尊重真相的决定,但是东野圭吾先生的文字里却显现出了他的疲惫与烦恼。
    而这个阶段到内海熏出现后,更是变本加厉地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过的推理小说越多,就会越容易陷入某种代入性的逻辑混乱。而这正是众多推理小说家们不断利用并发展其意外性的新型元素。目的是利用“读者”的惯性逻辑来颠覆深入脑髓的自我判断,这样的作品往往能够给予读者更大的冲击与愉悦感。

    但无论是何种推理小说元素,大都从诡计设置或者文本表现方式推陈出新,而对于“动机”,则鲜有问津。我想也正是因为如此,作为主要研究动机的作品——《恶意》,才会有如此高的评价吧。

 

    我一直都承认东野圭吾是一位不断超越推理小说现有框架模式的推理小说创作者。单从《恶意》来看,手记体已经不再是叙述技巧的极致运用,而形成了彻底的表现模式。往往我们在其他小说中看到的“手记”其实可以简单地理解为某种必要的插叙,其目的是为了增加读者的代入感,最终强化手记阅读者的自我逻辑与感官推断。

    而在《恶意》中,东野圭吾巧妙地利用手记的不断转换把其发展成了双线结构的叙述方式,无论是前部的案件形成以及后篇的论据收集或者是不断颠覆的逻辑推理,都执着地使用第一人称。这不但能使小说的诡计成功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提示:书评中有关键情节透露,请斟酌阅读

 

    其实我并不理解东野圭吾为何会在《白夜行》已然存在的情况下继续创作《幻夜》,那个“在白夜里行走”的故事似乎已经有了一个让人惊颤不已的结局,尽管它可能不是诸多读者原意看到的。虽然东野圭吾在《幻夜》完成后说不想让《幻夜》成为《白夜行》的续集,希望能多留一点空间,让两部作品都读完的读者开心地徜佯于各种各样的想象。但是细心地推理小说迷们大概不会把两者进行分割和联想,他们更热衷于证明两者密不可分的关系。

    我现在仍然能记起当时阅读《白夜行》时那难以抑制的心理起伏,东野圭吾用了大量的文字去解释幸福、信念与孤独、呐喊之间的关系。从结果来看,幸福仅仅是支撑主角一次又一次行动的信念而已。由于《白夜行》把亮司与雪穗自小到大的足迹都刻印在我们面前,所以我们能够理解那个冷静聪颖的少女与抑郁黑暗男孩的行动目的,但这在《幻夜》里却无从捕捉,仅仅只有一句“我们的幸福”,被雅也称之为“咒语”的东西。

    如果说《白夜行》里还有存在的彼此相互信任的仰望和守候的话,那么《幻夜》里就完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直到现在我都无法揣测“科幻推理”的真正含义。我甚至有些时候会认为“科幻推理”小说究竟能否称得上是推理小说。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有“Science Fiction Mystery”的概念存在,就必然有着它独特的意义。

    既晴在《浅谈科幻推理》一文中大致为我们介绍了从“科学侦查”到“科幻推理”的转变历程,也详尽地列出了各个时代的代表作品。另外在网络上也随处可见关于科幻推理的种种定义,这里列举其一:“所谓科幻推理,应定义为具有科幻成分的推理小说,或者是具有推理成分的科幻小说。”在我看来,既然认同科幻推理的存在,就必须认同以下两点:第一,“科幻推理小说中出现的人物或事件必须出现在超乎现实的场景或非固有逻辑性规则前提之上”;第二,“科幻推理小说的主结构应建立在解谜之上”。显而易见,科幻推理应当属于新本格推理小说范畴,并同时具备超强的可读性与复杂的逻辑性两大特性。

 

    作为试验之作,西泽保彦在《完美无缺的名侦探》里塑造了一位有着类似特殊气场的非常人物,只要和他对话,任何人都会将心中的秘密在不自觉的情况下毫无保留的逐一倾述。并通过他的“气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