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ORANGE
ORANG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44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生活总是变变变
高大且瘦弱。
好高且不鹜远。
向往却不切实际。
锋芒不断的长出却被世界一寸寸的磨灭。
妩媚的阳光照满全身,心却如履寒地。一个生活在北方风沙漫天的橙,贪婪且哽咽的吮吸着逐渐变绿的河水,不断地拂去睫毛上的尘埃。曾经的惺惺作态,脸颊残存着现实留下的抽痕。一天天承受着水分不多的大脑对身体狂妄的嘲笑。美是伤痕的——是在毒瘤上划过一刀的灼烧与痛快。是看着乌托邦里戴金银脚镣的犯人步履蹒跚的狂喜。世界是美丽的,生活是美丽的。用白内障一样的眼神审视这个世界——模糊却温存,黯淡却光鲜。橙将用尽身体所有能用的器官和组织来拥抱这个用世界制成的炮烙。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爬地虎的蔓延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6-18 23:15)
标签:

文化

一直对杂志上各种被修饰过的人物有着一种喜爱,他们真实而又虚幻,他们美丽的背后又仿佛藏着各自的悲哀与辛酸。每当人们背负着一种被欣赏的状态,他们会像演员或是演员的本能一样在镜头前表现出各种冷酷、淡定、高傲、哀伤。。。。。。而真实的世界里,人们会是什么样子?在一张张图片被无限复制、片编辑成册、一本本出版时,当这些图片被我们在杂志上看到时,图片上的人们又是什么?是一个个美丽妖艳的形态?是一个个光鲜的形象?还是一张张印在图片右下角的排列数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7 23:21)
标签:

杂谈

藏青色的天空柠色花瓣点点

你在深邃的夜里起舞妖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9 15:14)

   

    苏先生说:不被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度过的。

    说句实话,其实对于这种“很哲学”用语,一看到它们我就莫名的喜欢。不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也不管能看明白多少。但这种“很哲学”对我来说却“很皇帝的新衣”。很符合我长久以来自欺的社会角色定位。于是,我便开始若有所思的沏上一杯茶、点上一支烟、拿起笔来,在纸上写下这些似真似假的错别字……

    当写完上面的一段后,我立刻发现我有点傻眼了。因为堵在我面前的瓶颈是我一番若有所思之后竟然不知道要写什么了。所以赶紧调整思路,回到苏先生伟大命题在我身上的现实表现问题上,继续奋笔疾书。

    该如何审视我这已经逝去的小三十人生呢?看来我的能力也就顶多是一个哲学用语爱好者,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我很虚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6-18 15:02)
标签:

杂谈

    猛然间抬头一看,不知何时,眼前的山、庙、云、破旧的楼房和横七竖八的电线奄然变成了一幅套色的版画,色彩有些旧绢的暗黄,边沿不真实的清晰……

    下午看《红拂夜奔》的时候脑子如李靖和王二般的一心二用,一会想想这儿、一会又想想那儿。时而窃喜时而窃悲。就这样,《北京人在纽约》和2012人类悲剧的到来在脑子里风驰电掣、电闪雷鸣。

    先说说《北京人在纽约》是如何的“风驰电掣”。九十年代初,北京、纽约、一个落后和一个先进,一个乌托邦的苟延残喘和一个后工业的纸醉金迷。俗话说的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大都市或许永远让生活在其序列之下的人们对其有一种憧憬。那里的丰富、那里的繁华、那里的见多识广、那里的有求必应。人们都怀着各种鬼胎想挤进去看个究竟,也都想把自己变成“城里人”来狗眼看人。当然,这话写在这里并不是打算骂谁。其实大家都一样,也包括我自己,都有高山仰止于高山,狗眼看人低于狗窝的劣根思维。所以即使我们都有强大的道德面子用来障目,但其实都掩饰不住内心的轻蔑。

    所以有人去了长安、去了洛阳也有人去了伦敦、去了纽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5-31 17:37)

 刚才翻了翻新到的《送你一颗子弹》。翻看第一篇文章就让我欣喜若狂——这个姓刘的漂亮女博士说自己作为一个文科博士无法做到一个学识渊博的人……这就让我为我自己的无知找到了借口,我可以慎重的说:我很开心,我很幸灾乐祸。

    其实,我这么说也并不是我愿意自甘堕落。最根本的原因是我本人确实还是想做一个学识渊博的人的,也确实想变得满腹经纶。不说那些上纲上线的话,就是从最普通的自私欲望诉求来讲,我满腹经纶之后,不但可以在各种人类面前“耍大刀”展示我学者的风范,还可以引来无数女性同胞(当然至少是文艺女同胞)的赞叹目光,再加上我又本来是个爱臭显摆的人。所以就从这几点来讲,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3-13 21:08)

不知如何起这个头,拿起笔来总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我时常在想,人们写下文字是为了获取旁人的共鸣还是单纯的为了自己情绪的宣泄?

有些人天生就有这样的能力,而有些人使尽全力却无法倾诉。

我或许属于后者,动笔之前兴致勃勃,拿起笔来却气喘吁吁。

其实,不管是想得到他人的赞许认同也好,还是在自己的自留地上插葱装象也罢。

想来想去写几个字总比不写的好。

人们常讲相由心生,而如今这“相”不论是因外力之压还是因内心之阻,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12-03 23:40)
标签:

杂谈

                姑娘她年方二十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枯木做锤

切.格瓦拉,理想主义。

《小崔说事》,作了一期关于切.格瓦拉的专题,名字叫做《理想照耀现实》。说来也怪,我自以为刚明白的一个小小的道理----我的理想招不进现实,我们的主流媒体就看出端倪,将我深切的教育,并拉出这位英雄与诗人的完美结合的切.格瓦拉来现身说法。其实与其说是媒体给我讲道理,倒不如说,某种机缘巧合,老天让我正好看到这个位英雄所作的礼赞。

切.格瓦拉的确是一个为了理想而奋斗终身的人,坚毅的信念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枯木做锤

                        

《李米的猜想》还不错,但怎么看还是有点《两杆大烟枪》味道。由于电影院的怠慢,我一个人坐在家里看着电脑发愣。电影完了,好像是一部旧社会父母严重干涉婚姻自由的现代翻版。李米的等待还是依然在继续,李米等了四年,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千万别相信这个,我从来就没有这样勇敢过,这样壮烈过。我不断的发誓要老老实实讲故事,可说真话的愿望有多么强烈,受到的各种干扰就有多么大。我悲哀的发现,根本就无法还原真实,记忆总是被我的情感改头换面 ,总是随之捉弄我,背叛我,把我搞的头脑混乱真伪难辨……我简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