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泽
草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800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2-03-13 16:53)
标签:

翙岗老街

    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在看到古镇老街之类的图片时,都会心生向往。今天早上,把一组二月份拍摄于翙岗老街的照片先放在某论坛,回帖中有了这么一段对话。

    有人说:我喜欢这个名字,更喜欢这个地方!

    有人回:喜欢归喜欢,如果长时间住在这里你会喜欢吗?
    ……

    两句话让我懵懂地明白,这么多人对这种环境的渴望,对宁静生活的渴望,其实多半是因为新鲜感,因为我们长期习惯了一种习惯,这种习惯的组成元素有自然的,也有人为的,它渐渐地把人定框上架了。

    在年少气盛的时候,前辈大人们总会叮咛或者警惕我们,应该慢慢磨去棱角、变得圆滑,而实际上很多人觉得随之而去的是理想与冲劲,不知不觉变得中庸了。那些年的愤青般的时光,谁也回不去了,尽管那样的习性在现实社会中一定会磕磕碰碰,但至少真实,所以很多人挣扎、无奈。

&n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2-15 16:44)
标签:

普陀山

    在每个人的心灵底处,都会有一种最深层的感情是不断让人很想把握与执守的。也许,我对某样东西的敬畏和喜爱,从小就有,这样东西说俗一点是菩萨,说简单一点是佛,说得高深一些是禅。

    用“菩萨”来形容,是在那个佛道不分的阶段,尽管两者之间存在诸多微妙的关联,但我似乎与佛教更能产生共鸣。有人说,佛给人最大的收益是“意念”。起初是不赞成的,在我的理解中,佛带给人的是一种心灵的忏悔,与自我的对话,浮躁的时候能静下心来,失落的时候能给自己力量,不仅仅是佛的佑护,更重要的是自我内心的强大。

    后来明白了,其实我感受到的这些就是“意念”。世间万物变化瞬息,顺境处之淡然,遇逆境处之泰然,“然”是一种状态。然而,不管是怎么样的状态,我们人都不可撑成自己,留点空间在心里,好作回旋,好悟自己,也许内心不应该太满,放空一些,就会减少很多对各类事物的挂碍。

    所以,很是喜欢《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6 15:05)
标签:

仁村

女子板龙

    2012年2月2日,农历正月十一。有句老话,初三十一不用看黄历挑选日子,新合仁村的女子板龙选择这一天起灯,不知道是因为这个日子,还是因为之前天气不好无法举行点睛仪式。

    去年目睹了从请龙、点睛到接灯、挂红的主要过程,虽然没能见到正月十六散灯的场景,但之前的环节中,总是无法抑制内心莫名的激动。原本以为是多年没见自己村的板龙才会如此,是新鲜感作怪罢,不过万万没料到,今年也会有类似的心情,似乎慢慢明白了,应该是仪式感。

    在中国,很多事情都会举行一个仪式。而我的理解中,这种仪式感确实能给人带来很强的情绪渲染力,你会身不由己地诞生一种认真感,并且投入到那种情景当中去。也许是生长在农村,从小可以见到很多民间性的仪式,并且被深深打动。

    板龙队的队员们充满期待的眼神,村里的老百姓充满欣慰的表情,分明是在述说图腾的力量与梦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1-31 16:06)
标签:

北京

故宫

灰色

    2010年12月17日,第一次站在午门外,刚好是在一个中午。京城的风很干,阳光也不像南方那么润,所以被金瓦闪到了眼睛。这就是帝王之家的第一印象。

    置身其中,一度在苦思冥想为何没有丝毫的陌生感和惊喜感,仿佛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许久,才明白过来,得益于横店影视城以及纪录片《故宫》。

    用任何华丽的辞藻来形容前眼这座宫殿,似乎都不为过。我在很多文字中都用“大宫”来形容这座紫禁城,在我的理解中,除了建筑之大,还有色块之大,比如满墙的一抹红,不像南方的粉墙会添些绘画小品用以点缀。

    中国人对色彩的糅合似乎极为娴熟的,不看别的,就看戏曲舞台上服饰,如此的色彩堆砌,却也和谐、大气。故宫建筑的色彩很是丰富,金色与朱红是主色调,虽然不知道与“紫”禁城的名字有何关联,但是这两种颜色的完美结合具有极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30 11:05)
标签:

仁村

女子板龙

    百度后才知道,“图腾”一词来自印第安语,是原始人群体的亲属、祖先、保护神的标志和象征,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一种文化现象。可不由地佩服起我们的祖先,用这两个字来表述,仅仅从字面来看,就惊喜地发现原来是图强腾飞之意。

    2012年1月25日,大年初三,仁村的女子板龙开始了修补工作,从腊月二十进行了请龙仪式后,村民们一直围绕着是否要迎灯的话题讨论不休。不过,还是有很多迎龙头首和普通村民不由分说地汇聚在村大礼堂,连平时毛手毛脚的男人都慢条斯理起来。尽管闹了一些意见,但我想最终的结果一定是美好的,而且是令人动容的。

    就在去年,村里恢复了二十多年未曾组织的迎板龙活动,许多旅居在外、长年不回乡的人们,是得此消息才回的家。开灯的那天,有人热泪盈眶了,因为这板上的图腾寄托着美好的回忆和美好的期盼。展转几个村庄,从大操场到小厅堂,还舞到了县城,有过吵闹,有过欢乐,村里的妇女们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1-29 22:37)

    对宁静的向往,也许是我们祖先千百年来的一个梦。

    世人捧热了这座古城,是想追求宁静,实际上得不到宁静,反而毁了它的宁静。和游人一样,生于斯长于斯的沈从文也在古城中寻找自我内心的宁静,沱江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被处决的犯人尸体,并没有破坏他的浪漫,如同一江水韵,纪实与纪梦的融合成就了他的文学地位。

    水在人们的生活体验中总是无可替代的。在我的理解中,水是一种刚柔并济的东西,但是给我带来的畏惧感超过对它的美好印象。我常常用一种可远观、不可近距离接触的态度来面对水,看着大海我狂吼,看着湖面我沉思,不过,当我置身其中,哪怕是一米多深的游泳池,极度害怕往水深处观望,尤其是整个面部侵浸在水中时,会平添一种与世隔绝的感受,情不自禁地发怵。

    也许,这是由一种宁静如死产生的窒息感。爱水,却发自内心地害怕水,莫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1-29 17:09)

    2009年8月19日,清晨4:50,沱江。

    相比大梦先觉,不可辜负的美景似乎诱惑更大,毫不犹豫地压缩睡眠时间,是想走进这座古城。在四个小时前,每一寸空气中都充斥着烦躁,那是酒吧里的腾云驾雾,也是江畔夜宵摊的烧烤美味。不知,是我不习惯如此的浮华,还是这样的浮华辜负了这座古城。

    而这一刻,夜生活结束不久的古城回归到了生活的状态,这是一个真实的凤凰。

    一个人坐在独木桥上,很期待自己的思维能够漫漶淋漓,可实际上,越发不会想什么,唯有聆听,聆听罢。那是村民早起洗衣的棒槌声,清洁工人的扫地声,是巷子深处的鸡鸣犬吠,还有那飘在风中的江水晨唱。

    听得久了,终究是如梦如幻。冥冥中,觉得自己并非坐在桥上,而是处于江水包围之中,那水流一定是从身后,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1-07 16:33)

 

   

    单仰萍:1962年6月出生,1976年进入桐庐越剧团,1988年进入上海越剧院,现为国家一级演员,2000年获中国戏剧梅花奖、第九届文华表演奖。

 

 

    谢群英:1964年出生于浙江桐庐,1976年进入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9 17:14)

    很多人喜欢看传奇,因为传奇里有知冷知热的温暖慰藉。广播影视剧有传奇,故事相声小品也有传奇,无论是用光影,还是用歌舞,传奇的讲述形式天差地别,却怎么也离不开一个“爱”字。

    迷恋黑匣子的人很多。我也一样。

    相比正式演出,我更愿意享受排练,那是一种未被剪辑的演出,有棱有角。一是因为距离近,看得真切;二是因为没有服装化妆,会有无限的遐想,更不会有被舞台上繁杂的种种所惑乱的感觉;三是演员在某些不顺的地方,需要重新再来一遍,这些地方可以是一个场次,可以是一句台词,甚至是一个表情、一个锣鼓点,正本的演出也许不及排练本的一半,但如此倒带进带却带给看客另样的生命觉悟,这些是坐在黑匣子里绝对不可能有的。

    2010年5月,杭州越剧二团(桐庐)新创作的剧目《花溪情歌》排练,有人穿着自己的服装,有人穿着戏服,戏里戏外的穿越是如此自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