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唐政
唐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753
  • 关注人气: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任何单位与个人需公开发表、转载、引用本博文章,请与博主联系:

 QQ:307912898

邮箱:tangzheng670312@sina.com

 

唐政:生于1967,毕业于重庆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在大学教授现当代文学,99年下海。已在全国各级刊物《星星诗刊》、《诗歌报》、《诗神》、《诗林》、《青年文学》、《春风》、《绿风》、《鸭绿江》、《福建文学》、《星火》、《三月三》、《艺术广角》、《四川文学》、《文学报》、《复印资料》、《神剑》等发表诗歌、评论以及其他文章近千篇。

我的诗观:除净火气

我的爱情观:爱情,爱情!戴上皇冠也要跪在她的面前。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丛薇

回到重庆

阿澈

好远哦

苏浅

的确不浅

凸凹

老兄弟伙

红土

他乡美女

庞雪君

遂宁一妹

李元胜

同城诗兄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2 10:47)
标签:

杂谈

 


沉默者说(组诗)

重庆唐政

表演

我们每个人都在表演
我表演给你看
你表演给我看
最滑稽的表演是
自己表演给自己看

花表演给草木看
蝴蝶表演给花看
君子表演给小人看
小人表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谁醒着,谁就将灭亡

我们每一天都在努力
所有的努力
算上我们的梦魇和偏执
最后都朝着痛苦的方向弯曲

每一个人
都有一个不可告人的深渊
里面是再也站不起来的愿望和腰身
当我们朝着痛苦的方向弯曲
幸福也在另一个方向
弯曲到同样的弧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6
(2018-04-12 11:24)
标签:

杂谈

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1 17:46)
标签:

杂谈


陈香

眉宇间
那颗香艳的痣已经变得黯淡
微风起处,尽是姊妹气息
又像是,信手拈来的一点痛

尤记起某年某月,暗香盈怀
却不敢惊动了美
连花边也不曾蜷曲
时光停留在枝上,年年枉度

多少过客,皆是在指点江山的间隙
存下一点香
某一朵,曾经痛彻心扉
而今,又要引为知己

等春色耗尽
枝头上,还开着一个人的影子
只是梦,已碎成泪珠的形状
一地的粉黛,像一地的青草

不快的往事终会化为烟云
曾经只隔着一片绿叶
现在,却相隔一个世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9 22:06)
标签:

杂谈

呆在家里

这几天
一直呆在家里
不想出门
甚至
开门的声音
都让我觉得不舒服

外面
天晴下雨
都暂时与我没有关系
我不出门
就是不想
那么快地知道
外面的真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1 14:49)
标签:

杂谈

散文诗:命里三刻

旧时光

       旧时光很旧,像一小片褪色的蓝布。
       像一个人提着灯笼,站在黑暗的尽头,左右摇摆。
       每个人都想捂住这段光阴,不想让它从指缝中遛走,也不想泄漏天光,让别人看见那时的成色。
       像不小心掉落的尘土,还隐约可见里面更细的春色和手印。
       甚至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着旧时的旗袍,头别银簪,以水为镜,看见了破裂,消逝,再起的涟漪,和一动不动的自已。
       还有些剩余的光和阴影,注定要投射到一个别开生面的黄昏,我们似乎已无力前看,只能往后,不是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1 14:34)
标签:

杂谈


亲情三首

重庆     唐政

父亲  

十多年了
还是觉得你没走
吃饭的时候
总习惯性地多摆一只碗
举起酒杯
也忘不了
在空气中和你碰一下

每次路过家门口
那个烟摊
总要买一包
你平时爱抽的牌子
一个人
躲在角落里
抽一口,咳嗽一声

母亲

母亲住在
深圳妹妹家里
我有一年多没见她了

母亲不在身边
我几乎每天早上
都要睡过头

因为我总在夜里
跋涉一千多公里
去看她

灵芝胶囊

我每天三次
每次六粒
一个礼拜
就是一朵乌黑的灵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1 10:13)
标签:

杂谈


风,或旁观者(组诗)

重庆唐政

对一条江的认识

很小时候,便被大人赶下水
我是带着畏惧
颤颤惊惊地,走进这条江的
也是在这条江里
呛进了人生第一口水
而一次次,沉落江底
也让我看穿了,这条江的底细

家门口的这条江
就像我儿时的一件玩具
浪里百条,如履平地
甚至站着,就可以走过江去
“走,我们到对岸去”
仿佛对岸,就在家的隔壁

后来,看见了更大的江
愈觉得,这就是一条小河
一个猛子
就可以把它甩在身后
再一个猛子
又可以把它压在身下

离家几十年
似乎觉得,身子还在这条江里泡着
越来越白
越来越,清亮
我看见,另一拨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随笔

红颜如命

 

人这一生,会有无数的异性朋友。近在咫尺,可以收放自如,远隔千里,却又心驰神往。有的,太是难得见上一面,却少不了电话中的耳鬓厮磨。有的,同处一座城市,可以就着一杯咖啡,直到夜深。有的,却终生不见一面,似乎是人生不经意间的一个留白。

按着道理,呼为红颜者,彼此应该心有所感,或流于眼神,或存于心中。只是机缘不巧、空间错乱,或者已经心有所属,晚了半个时辰。做朋友,觉得远了一点,心有不甘。做情人,又似乎近了一些,反倒失去了颜色。于是,在一棵五彩斑斓、四季长青的树上,把她挂着,随花开,不随花落。

即使在万千人群中牵她的手,也心无尘垢。但不可以在夜深人静时唤她的名,否则,那便是从亲近滑向了暧昧。有时候,彼此眼神相触,甚至停留片刻,那一时的心意是连着了魂。有时候,静默中又似乎通达了对方的心。更多的是,独自花开,却分了香去。相互默许,只是对心灵的一次补给。彼此分寸,则是对无法拥有的尊重。

红颜如玉,温凉自知。放得下的,就一生守侯。如同金岳霖和林徽音。放不下的,则交付春风。如同蔡将军和小凤仙。红颜不是港湾,她不允许你可以停泊。她是你生命外的生命,是你终生都要缄默的伤口。

我也有很多这样的红颜,有的可以随时召唤和应召,且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那是被家人都认可了的知己。有的,则只是在记忆中存放着,为某一次经历增加了些许的艳丽。更多的,则是不可告人,自己守卫着,不到春天不出深山。还有一种,只是顾盼间就要走了终生最重的情感,这便放在人生的清净处,像一本书,把它慢慢地背诵下来。

与红颜相交,重在干净的心灵,也是一种至高的境界,有一丝的邪念便会断了来世的路。红颜,那可是来世全部的爱和情,今生记住她的容颜,来世就永不放过了。

 

咖啡心情

 

我看见别人喝咖啡,心就会怦然而动。因为我们总是喝酒,醉意经常直到半夜。劣质酒馆里浑浊的烟味和笑骂声与温馨典雅的咖啡店相比,映射着两种不同的人生滋味和性情。当然咖啡中也有加酒的,我觉得那是温情脉脉中添入的一丝阳刚。一大杯一大杯猛猛的灌着和一小口一小口慢慢的轻浅,绝不是可以一眼望尽的豪放和拘泥。心在世上搁着,总想找到一个地方静静地呆上片刻。就片刻间,置身在浓浓的微甜微苦的气息中,忠实于自己,能让一种感觉带着走,走很远都不想回头。这就是咖啡的好处。而大喜大悲的热闹和寂寞,是否又只有酒可以聊解心意?醉而归,匍匐在梦中,似乎什么都忘却了。但清早的凉风还得让我们醒来,继续着昨日的爱与哀愁。而咖啡则能让我们居于现实又不深陷,品味人生还可悟出山高水远。

同一杯咖啡在不同的地域和场合有着不同的涵义。在德国,从周遭轻声的私语和难得攀谈的沉静氛围中,可以强烈地感受到德国人个性上的深沉和拘谨。而那些倚着吧台把一杯咖啡一饮而尽的意大利人,又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豪迈民族的豪放性格。法国人则总是喜欢一口雪茄一口咖啡,一屋子的嘈杂,漫无边际的性情释放,和我们人的小酒馆一样寄寓着琐碎的民情世态。瑞士人喝咖啡,更在乎一种形式。有阳光露脸的地方,座位永远都是满满的。尤其是在下雪的冬天,当一丝阳光从杯间轻柔地滑过,你就会很容易地看见瑞士人满身的慵懒和知足。

而我们却经常把咖啡馆当成了寻常的酒肆和茶楼,喝酒、打牌,高声的喧哗,有情人的骚首弄姿,朋友间的相互抵牾,甚至还夹带着一丝浓浓的风尘异味。咖啡只不过是摆在面子上的浪漫作态,或者有电话来,给对方说一声:“我在喝咖啡”,仿佛又是那种微甜微苦的气息贯穿了虚荣的心。事实上,我们更需要有一个好的去处。比火锅馆平淡,比酒楼闲散,比冷淡杯温情,比茶楼浪漫。这样的一个好去处,把我们的欢乐和友善,侠义与放任,都统统归于心无尘垢中。咖啡的味道其实暗合着人的某种心境,甜中带苦,苦中有甜,还隐含着一丝清爽的奶香。在这样的场合,如果你能够坐下来,任咖啡的悠远气息烘着你,保持着内心中的一份矜持和骄傲,也许一杯咖啡就可以带出一片天来。

 

 交出自己

 

在纷繁缭乱的生涯中,我很想把灵魂寄放在一个地方,把心给一个人。让我的躯壳去流浪,并接受风雨的洗礼。可是我能找到这个地方吗?它允许我的灵魂安静地栖息,不给它飞,不给它任何一丝颜色的遮蔽。可是我能找到这个人吗?把我的心放在她的心房中,和她的心一起跳动。但我真的相信,会有一个地方一直为我空着,它曾经接待过无数的过客,并以为那其中定有一个我。但我是真的相信,还有一个你是在等我,一直在等我。甚至等了半生还不见我,你已经有些懈怠和失望了。

    我不可以这样去漂泊,带着灵魂和心。也许躯壳在穿越时光的同时,也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甚至变得五彩斑斓,但是我不允许灵魂和心被浸染,不允许它在漂泊的过程中变得迷茫。可是那个地方也是人生漂泊中的一处港口,而你也是纷繁缭乱的漂泊人群中的一个,我又怎能把灵魂和心安然地交出来呢?除非那个地方已经退出尘世,除非你已经脱胎换骨。所以我依然带着灵魂和心往返于阡陌中,而且片刻不得宁静。

   我还在路上,我还在焦灼地寻找那个地方和那个人。我不希望那只是一撮黄土和一个影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