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如采用或转载本博客文章,请留言或QQ联系:
   
QQ号码:842101731
个人资料
乡下人
乡下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688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时评

医疗

分类: 心情

        花灯初上的夜晚,我正走在城区的大街上,忽然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了。原来是妈妈来电。她让我帮她去找一下某某诊所的医生。她一再叮嘱,一定要找那个脸上总是带着微笑的年轻男医生。我满口答应着,一边立即朝那家诊所走去。

        四年前我们还住在城区。没有移居乡间小镇前,我们家人有个头疼脑热的小毛病,总是去那家离我们不远的诊所求医买药。诊所里有个中等个头,和蔼可亲,脸上总是带着微笑的年轻男医生,妈妈总夸他医术高明,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次妈妈之所以让我去找那个医生,是因为她近日肚子胀得难受,吃下的饭总好像就堵在心窝口,哪怕喝水也堵,这些日子她为此坐立不安。妈妈平时身体有点不舒服,一般都不告诉我,常常一个人悄悄去药店,把自己的症状给店员描述一番,然后根据店员的建议,买点药吃吃了事。

        这回,她先是去了镇上的一家药店。药店里穿白大褂的老中医,眯着眼睛给她捉了一会脉,告诉妈妈,她不仅肾虚还有脾虚,然后就开了一个长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9 08:27)
标签:

亲情

家事

     这个冬天,我无意中,又回忆起多年前那个冬天侄女萍萍的一次神秘失踪。   

     那时,侄女萍萍从老家和几个同学一起,来到我们这个城市的一家医院实习。他们一起租住在医院附近的一个小区里。每到周末,我都会去把萍萍接回家打打牙祭。

那是个星期天。妻子提出包饺子吃。我骑上自行车去菜场买肉和韭菜,顺路先去了侄女萍萍实习的医院,通知她下班后上我们家吃饺子。

    在医院大院停放好自行车,我坐电梯来到五楼外科住院部。我向护士打听,却被告知萍萍有5天的假期,已在昨天回家了。一个护士问:“你是----?”,“我是他伯父。”说完,我匆匆下了楼,心里埋怨道“回家也不打个招呼?”上次,她放假回老家,走之前特意还跟我打过电话的。

    从菜场回到家,妻子告诉我,弟弟家刚来过电话。我于是打电话过去,就问接电话的侄子:“你姐姐昨天放假回家了,已经到家了吗?”侄子告诉我,姐姐没回家。怎么回事?我一愣。如她坐昨晚的火车,此刻也该早已到家了啊。

    我们居住的这个小城不通火车。要回老家,得先坐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教育

老师

分类: 心情

        王老师,本名王绍先,是我当年读高二时的历史地理学科老师。他个头不高,当时三十岁出头的样子,被太阳晒得黑里透红的脸上,常常带着笑,待人和蔼可亲,可他严肃的时候却给人很威严的感觉。

       那时恢复高考不久,在我们这所农村中学,老师队伍中学历最高的是师范毕业生,王老师却连师范学校的校门也没有踏进过。听说,他曾经考上过大学,但是因为父亲成份不好,他因此受到牵连,被大学拒之门外了。后来作为知识青年,他被下放到我们相邻的一个山村,在这个山村,他与村里的一个姑娘结婚生子,成了家。从此他像村民一样每天早出晚归,耕田犁地,干着农活,劳作之余,到山里砍柴。不过,只要有了空闲,他总是手不释卷,喜欢读书。后来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一时间农村中学老师奇缺,他时来运转,被聘为我们这个中学的临时代课老师,他文理兼通,因此学校安排他既教高二年级文科毕业班的历史地理课,又教理科毕业班的化学课,显然他成了学校教学的顶梁柱。连我们这些刚走进校门的高一新生,听了他的不平凡的经历,都对他肃然起敬。

后来校园里发生的一件事,更使我们对他充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家事

情感

分类: 涂鸦

     我每天下班回到家,通常妈妈已经把饭菜烧好,吃过晚饭,我们都要出门上街散散步,聊聊天。这时,妈妈常常就给我说起他们几个老工友的趣事,而她说的最多的便是宋阿姨的家事。

     宋阿姨年过六旬,是个为人热情的老太太,每次路上遇到熟人,远远地就满脸笑开了花,大声地朝着熟人打招呼。

     宋阿姨老家在外地,因为儿子在这个镇上的某公司上班,她和丈夫便从老家来到儿子儿媳家,帮他们做点家务,照看孙女,颐养天年。每天送完孙女上学,空闲时间多了,老俩口闲不住,就去小区附近找点活干,宋阿姨找到的是份手工活,就这样,她和我妈妈她们几个老人就聚在一起,一边干手工活,一边说着家长里短,打发时间。

     这天傍晚我们走到万盛街上的步行街路口,就见一个腿有残疾的年轻男子,右腋下拄着根拐杖,左手持着话筒,随着他腿边地上的音箱播放的伤感乐曲,唱着一只透着淡淡忧伤的歌。妈妈一边走,一边对我说道:“哎,今天宋阿姨说了一件事,说前几天她在街上看到一个残疾人在唱歌,她走过去给了五块钱,结果回到家,反而被她老头子埋怨了,说她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7 14:23)
标签:

育儿

情感

教育

星期天,我去看望我侄女。她和另外7个实习生一起租住在东岘新村的一套房子里。他们正围坐在一条长桌旁,有的在读书,有的在闲聊,而他们的组长小王在给一只黑手套锈上红花。

小王是他们这群实习生的头,出发前学校临时任命的实习组长。这位来自山东曲阜孔子故乡的小伙子,高高的个子,皮肤有些黝黑,此刻正在用他粗大的手,一针一线地在一只黑手套上锈一朵花。

我取过一只手套,试着把手伸进手套里,手指却被一根毛线挡住了。

小王说:“没关系,那根毛线可以剪去的。”

“锈一双手套多少钱?”

 “三毛钱。”

我想起有报纸报道:有人请他人加工廉价的工艺品,收了押金后,人就失踪了。我担心小伙子受骗。他说,他是从附近的一家商店找到这活的,人家没收他一分钱押金呢。他每天利用空余时间可以绣10双,可以挣到3元钱呢。这是城里孩子买根雪糕的钱。此前,听说他还到临近的义乌市想找个可以兼职的活干,结果无功而返。

星期天,侄女萍萍常到我家来打牙祭。每次来,她就诉苦,好久都没有碰过荤菜了。从她的叙述中,我了解了他们清苦的生活。这些20刚出头的男孩女孩分别来自山东、内蒙古、湖南、江西和河南,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7 14:19)
标签:

教育

育儿

我下班回家刚踏进家门,我孩子就迫不及待地走上前来告诉我,他的同学和好朋友XXX昨晚挨打了,左右开弓打他耳光的是他威严的父亲,他母亲则在一旁不停地训斥助威。心疼孩子的爷爷奶奶不敢劝阻,只能躲进自己的房间悄悄抹眼泪。而孩子挨打的原因是他在临近期末考试的测试中,一门功课考了全班倒数第一。原来任课老师在批改过的测试卷上不仅打了分数,而且排了名次,要求试卷必须由家长签名后于次日带回学校。

         听了我孩子的叙述,我彻底无语了,为他挨打的同学感到心痛,更为他的父母感到悲哀。我认识这个孩子的父母,他们平时对孩子要求十分严格,拥有典型的望子成龙心态。他们不惜自己辛苦加班,用挣来的钱,为孩子报了多个课外辅导班,下午,孩子放学回家,一放下书包,就要去上或乐器或书法或绘画辅导课,上完课,匆匆扒上几口饭,家长已经拿出家庭作业站在一旁,其实还不只是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还有家长自行额外加码的作业。他们为孩子的成长真可谓呕心沥血,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孩子却用这样的测试成绩来回报他们,其失望带来的暴怒也就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0 15:45)
标签:

佛学

娱乐

我的家乡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小山村,家门前碧波荡漾的水库赋予了我少年时光很多的快乐。

在水库边,手持一根钓竿垂钓。钓竿是在山上砍柴时顺带砍回来的小竹杆,用砍柴刀削去枝叶,在竹子的顶端系上渔线,挂上鱼钩,三五分钟,一根钓鱼竿就做好了。鱼饵是从自家屋后的地里挖来的红薯,烤熟了,香喷喷的,用渔线将它分割成一个个方形的小块;或者,用锄头挖些蚯蚓,装在一个瓦罐里提上,我们就可以去钓鱼了。

春天,雨水在四周的山沟里,汇成浑浊的急流,裹挟着断树枝枯草,朝着水库奔涌而来,水库的水位迅速上涨,水库转眼间就成了一个丰腴的女人了。在水库的上游的田埂上,我和弟弟各持一根钓竿,眼睛紧盯着着浑黄的水面。水面上,有成群的串条鬼(一种杂鱼)在快乐地游来游去。记得那天,我先是钓上了一条鲫鱼,巴掌大好厚实的鲫鱼,随后又是一条长着胡须的鲇鱼-----弟弟钓上来却是一条又一条筷子长的串条鬼,他有些不服气,到了吃中饭的时间了,他也不肯回家,发誓要钓条拿得出手的鱼。我把鱼送回家,烧好了,把饭菜送他身边,他还正襟危坐在那儿垂钓呢。

除了钓鱼,还有“闹”鱼。我们家家户户在秋天从山上摘了油茶籽,晒干,待茶籽从壳里跳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0 15:40)
标签:

股票

感悟

 我刚到公司上班,就听同事说,公司主要生产用于航空航天和现代通讯设备的高科技产品,副产品则是青菜、甘蔗、梨,狗、猪、鸡等。我很好奇,一打听,原来是因为就在我们崭新漂亮的厂区门外,我们公司还有一个农庄。

     每天吃过午饭,就有三三两两的员工走出公司大门,跨过宽阔的水泥公路,到公路对面的农庄里抽烟,聊天,放松一下半天工作下来的几分疲惫。今天,我吃过午饭,走出公司办公大楼,就见公司人事部的余部长正在公司办公楼外的玻璃墙前晒太阳。余部长是个来自安徽的漂亮小姑娘,大学一毕业就来到我们公司工作,工作了一年多,才二十出头,因为聪明能干而被提了人事部副部长。我朝她说道:走,给我当个导游,带我去参观参观公司的农庄。余部长一边开着玩笑要我付“导游费”,一边就在前面领路。

公司农庄占地38亩,四周被红砖围墙包围着,正对着我们公司的厂门,开了一个门,这是农庄唯一的入口。走进农庄大门,就见门左边用铁链拴着两条黑狗,门右边拴着三条狗,两条黄狗一条黑狗。见我们进去,狗们并不扑过来吠叫几声,见我有些奇怪,余部长解释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0 14:26)
标签:

育儿

情感

感悟

  很多年前,我还在一所中学教书时,学校给我安排的单身宿舍就在办公楼的二楼。这个办公楼一楼是教室和老师办公室,二楼有教师办公室和校长室,我住在上楼梯的右边一个小房间,走廊左边尽头是会议室,会议室里面还有一个校长室,正副校长都在那里面办公。

        放学后人去楼空,我倒也落得清净,但让人感到头疼的是,这个办公楼里没有厕所。厕所在办公楼前操场的左侧。晚上起来小便,要上厕所很不方便,太远,而且晚上操场上黑咕隆咚的,没有一个人影,一个人还真不敢去上厕所,退一步说,即使鼓起勇气跑那么远去小便,回到宿舍,你还会有睡意吗?所以,无奈之下,我就买了个红色的痰盂,放在床底下,以备不时之需,第二天清早起床后,提着痰盂到会议室角落里的洗手池边,把黄色的液体往水池里一倒,然后拧开水龙头,用哗哗的自来水把它冲掉,免得留下怪味被同事和领导们发现。

     其实,这样做我心里总是惴惴不安,总担心有一天会被某个人撞个正着。直到那个周六的下午,见办公楼里空荡荡的,我手提着痰盂匆匆走进会议室大门,可是,却发现校长办公室秘书,正站在洗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1 13:41)

上个世纪末,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题为《唱给母亲的歌》,发表在一家妇女报上,以献给我勤劳善良的母亲。然而,我却从未为父亲写过一个字,尽管他离开我们转眼已经快二十年了。

父亲幼年聪慧好学,学习成绩优秀,但家境不好,读完高小,被有钱势人家排挤,失去踏入中学校门机会。他离开学校,回村务农,后在村中当过会计,为人诚实本分,上面搞运动,有人来查他做的帐,一清二楚,清清白白,每每谈起此事,他都颇为自豪;后又当民办老师,先后在本大队的一个山村小学和村完小教学,他教学认真,但普通话也像很多乡村教师一样,不甚准确,带领学生朗读课文,一个句子总要拖出长音,如同歌唱一般,有时让路过的村人发笑。

那个山村小学在一个山脚下,一排土砌的平房,除了一个老师办公室,只有两间教室,教室外有一个小操场,课间我们学生在那里做猫抓老鼠、打四角纸板的游戏。学校只有两个老师,除了父亲这个民办老师,与他搭档的还有一个公办老师。有时是男的公办老师,过一二年或许又换成了本村的另一个女公办老师。相同的教学,父亲和公办教师的待遇却是天壤之别。不同年级的学生坐在同一个教室,这就是所谓的复合教学。父亲给一年级的学生上过新课,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