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的话
To make a prairie
造一片草原
It takes a clover and one bee,
需要一株苜蓿和一只蜜蜂
One clover and a bee,
蜂蜜与四叶草
And revery.
还有梦想
Revery alone will do,
只有梦想也可以
If bees are few.
如果没有蜜蜂
——
Emily Dickinson's
《To Make a Prairie…》
个人资料
Hyou
Hyo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641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什么是路人甲?就是跑龙套的(请不要在前面加上一个死字)。他们也是演员,但戏份却约等于无。
简单点说,在这个茫茫的大世界上,全人类都是路人甲。活着,走动着,做动作,然后死去,乖乖淡出镜头。有些人青史留名,但也不过像是有几句台词的临时演员。
在洞悉一切剧情的时间面前,除却生死无大事。但生死之间,总还是有点什么的。
《义胆群英》里有句台词说得不错:“人生就是一出戏,重要的是在落幕之前把戏演好。”于是尔小宝的这部新作《我是路人甲》便超越了它本身描述的横店横漂的存在,漫溢出一份对普罗大众的广阔深远的了解和悲悯。
东北小伙万国鹏和每一个横漂并无分别,怀抱演戏梦想来到这座东方好莱坞,每天走来走去充当人肉背景,大部分时候连句台词都没得说。这种看不到前景的日子过久了会怎样?
也许会变成王昭,一边大言不惭地说要取代古天乐占领影坛,一边像条咸鱼成天偷懒混吃混喝。也许会变成寇骏,不停请人吃饭以获得演出机会,阿谀别人,鄙薄自己。也许会变成魏星,一点小成绩却成了尴尬的绊脚石,再无法放低自己,也无法去到高处。也许会变成凯哥,开饭店糊口,做临演追梦,最后家庭事业无法兼顾,导致精神崩溃。
这群横漂的故事各有不足为外人道的辛酸苦楚,每一个状态却又都似曾相识。细微处如鞋里甩不掉的沙,尴尬的痒,琐碎的痛。好像每一个人都能看到自己的一点影子。于是对着大银幕,哭了笑了,然后懂了。
好的电影应该像人,不是漂亮就行,而是因为独特的性情魅力,才叫观众念念不忘。
无疑,尔冬升是个有思想魅力的导演,他对社会底层乃至边缘小人物生活的思考和关注,从《癫佬正传》已经可以看得出来。及至《新不了情》《人民英雄》,将生命中的苦涩与光亮刻画得细致入微,又交织错落得令人唏嘘。
但第一遍刷《我是路人甲》之后,私觉得,与这澎拜的情怀相比,剧本的现实承载力不太够。
结尾处,女主角决定追随高富帅而去,最后却被男主角坐着小三轮追了回来,太意料之中。况且男主角为了爱情放弃去北京进修的机会也相当无语,说好的演戏梦想什么时候偷换成了“你就是我的梦想”?(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此外,女主角台词和演技跟不上剧本,表情木木的,说话气弱寡淡。反而配角们有几处爆发得很精彩,印象较深的是覃培军和王昭。
第二遍刷,才感觉出这群演员青涩演技背后的诚意与真实。
沈凯现场对不出台词的尴尬直至最后发疯,有其细致的递进过程,却如羚羊挂角不着痕迹,实在演得用心。怡帆深夜广场独舞那段,因为配歌不喜欢所以没觉得好。但她看着妹妹远走时擦泪的背影,那么瘦,那么羸弱,却突然令我心软,想着这外表坚硬如斯的姑娘也不过是个十九岁出门闯荡的孩子啊。
总之,这是一部写给每个奋斗在途中的人看的电影。年近六旬的三少爷能用自己的退休金拍出一部这样注定票房不会太好的电影,已经是个格外励志的故事。为此,我不惜贡献了五张电影票(疯狂得简直不像我好吗),拉着家人一起观影,并喜收好评。在全国3000万的票房累计里,我也是尔导的小小路人甲,挺带感的。[爱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黑夜中最黑暗的花——姜大卫之《大决斗》

文/咖啡香氛


偶然看到去年的一个新闻,是美国《时代》周刊盘点导演与演员的十大完美组合,比如马丁•斯科塞斯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比如提姆•波顿与约翰尼•戴普等等。

如同盛大的交响乐,导演是整部电影的指挥家与灵魂人物,他主导整个电影的风格与脉络,而演员是他手下的工具,如果导演深具眼力能将演员用得好,演员会完美诠释导演的意图,有时甚至能升华整部电影,达到导演所意想不到的高度。

演员对于导演来说至关重要,甚至会因为选角的不同而影响整部片子的效果。当年尊龙因为他的爱犬不能坐头等舱而放弃出演《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从而成就了张国荣,而现在,我们只觉得张国荣就是程蝶衣,是不疯魔不成活的那个人,他的个人魅力,他在影片中留下的永恒的美,已然成为不可磨灭的经典。我们无法想像换一个人来演会是怎么样,也许仍然不错,也许,角色就会变得乏善可陈。

影片,导演,演员,有时想想,真是宿命般的缠绕相连。

这让我很自然地想起了张彻与姜大卫。

如果没有张彻的力排众议慧眼识珠,也就没有亚洲影帝姜大卫,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张彻改变了姜大卫的一生,他是他的恩师,他发掘出了他特有的美,他让他成为一颗倾国倾城的罕世珍珠。

这个世上一直都是这样,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张彻在回忆录里曾这样写道:“狄龙之被选为男主角,是自然的事,他高大英俊,正合电影传统小生标准,姜大卫在当时来说则不然,个子不够高,脸形也嫌瘦削。他本来跟唐佳、刘家良做武师,我先发觉的是他身手灵活,又知道是故人之子(他父亲是严化,是我在上海时的朋友,在我未到香港前,已在香港去世),自然又多加一份留意,此后逐渐看出他的潜质,便劝他放弃武师生涯,签约邵氏为演员,终于在[死角]中潜质毕露,但进一步重用则几乎天下人皆反对,有一位朋友说:[如果姜大卫能红,我从邵氏爬到尖沙咀!](虽然事后没有真爬),所以,[报仇]得奖之后,姜说[什么仇都报了]……姜大卫在当年正是[扮冷]人才,因此我力排众议而重用,也果然如所意料的成功,姜大卫成为当时最红的演员。”

所以,深深感谢张导。

1971年春,姜大卫出演了他的第十部张氏影片《大决斗》。

跟《报仇》一样,《大决头》的故事背景设定在民初。这个时候,清政府是推翻了,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也在南京成立了,但是他们并没有完全掌握国家的政治领导权,这是一个军阀割据战火纷飞的年代,而这个年代,正因为它的动荡不安,所以出现了各种进步思想,各类叱咤风云的人物,以及,在那个年代应势而出的黑帮。

《大决斗》是一部黑帮片,它囊括了所有黑帮片的元素。械斗、阴谋、暗杀、仇杀、夺位、复仇,可说是血肉翻飞尸横遍地,死个人就跟踩烂个蕃茄一样容易。

相比几十年后带有吴宇森个人气息的枪战芭蕾,子弹乱飞的江湖黑帮片,在1971年,吴宇森的师父张彻就已经拍出了血肉横飞,以冷兵器互博的张氏黑帮片,对香港各类黑帮片影响深远。张彻的黑帮片远没有几十后年黑帮片的华丽迷魅,他的风格更与黑泽明相似,没有花哨的招式,只是老老实实地展现着刀锋与血肉的绞杀,展现着男人原始的力与悲情,却更让人感受到血肉的撕裂与惨重。当看到影片里冰冷的刀锋掠过人的咽喉让鲜血飞溅的那一瞬,观影的人甚至会感觉到似乎有冰凉的刀锋飞快划过自己咽喉,全身汗毛直竖,似乎活生生地体会到了杀戮。

在这部戏里,张彻安排姜大卫为狄龙挎刀。但虽是挎刀,却是跟狄龙一样,从片头亮相至片尾死亡,戏份之多之重之出彩,客观地说已盖过了狄龙。完全不比得在《报仇》里,狄龙为姜大卫挎刀时,只在电影里出场十来分钟就挂掉。张老爷子的偏心明眼人一看便知。

在这部影片里,狄龙扮演男主角唐人杰,一个黑帮小子。狄龙演得很用心,但正如张彻所言,他长得太英俊太正统,一脸的浩然正气,看到他在人群中砍瓜切菜的打杀,总觉得别扭,虽身在黑道却没有半分黑帮气息,似乎他就只能演英雄或是正人君子。

而姜大卫则不一样,他的笑容里,就是带有五分寂寞三分黑暗两分邪气,就连走路的姿式,抽烟的样子,与人说话时的眼神,都带有那么些活得不耐烦的味道。他在这部片子里扮演一个黑白两道闻之色变的杀手,江南浪子。

这也是我看过的姜大卫动用武器最多的一部电影。短刀,小飞刀,铁链,斧子,长竹竿,手枪,在他手中运用得无比纯熟。依然是不停地杀人,没有华丽的优美的招式,所有的杀着都快、稳、准、狠,过了他手的人,没有一个活下来。

张彻给了他一个标签,咳嗽。于是我们就看到这位杀手先生会像林黛玉妹妹一样,时不时地拿出白手绢,捂在嘴边一阵止不住的狂咳。于是形成奇异魅力。一面是单薄如纸的削瘦少年,且痨病般的咳嗽,一面,则是他杀人不眨眼的凶狠。

我怀疑自己有变态的爱好,因为我是那么喜欢看姜大卫杀人时脸上的表情与身体语言。孤绝,阴冷,凌厉,沉郁,不顾一切的悍然,玉石俱焚的壮烈,同归于尽的决绝。可是,可是,明明他是在杀人,但你却觉得他无比委屈。明明他是很强悍的杀手,但你却看到他无比的脆弱。明明他受到所有人追捧,但你却看到他看淡生命的寂寞。

虽然打败了敌手,却因为忍不住的咳嗽而让躲在暗处的打手们用长竹竿从背后穿肚而过,只是一秒的疏忽,他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地上的泥浆被他的血染得通红,他倒在泥浆里用最舒服的姿势枕着,他在鲜血中微笑。他说:“这样也好,这样世上就再也没有我这种人了。”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但那个笑容,是那样让人惊艳。寂寞如毒,美到蚀骨。

像黑夜中最黑暗的花,迷魅、阴暗、脆弱、颓废、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又似乎渴望着阳光与温暖。于是女人们的道德观全部土崩瓦解,只懂得失魂落魄地看着他,心悸莫名而又心痛莫名。

就是这样的天生尤物,混合着男人的力与男孩的脆弱,交杂着纯净与黑暗,轻易激起女人内心深处的母性与怜惜,接纳他就像接纳自家的顽童。无条件地,爱着。

而张彻的电影,则借着一个少年天然的美,升华为暴力美学的经典之作。


咖啡写于2011-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写得真好

那个刀锋般凛冽的少年——也谈《报仇》中的关小楼

文/咖啡香氛


很多时候,我们不知道错过了什么,也许是一些人,也许是一些正在发生的事,它们并不因我们的无知而消失,它们一直存在着,静静等待着我们的发现与感知。所以,有那么一个古老而庸俗的词,叫做缘份,当它来临时,躲也躲不掉,藏也藏不住。

比如,四十年前的这部电影。

四十年前,我未出生时,这部电影红遍亚洲,而,在四十年之后,我才初遇。

《报仇》,邵氏1970出品的经典旧片,扮演男主角关小楼的姜大卫凭此片获得十六届亚洲电影节的影帝,这也是华人的第一个影帝。在六十年代末与七十年代初,他的红甚至超过了李小龙。亦舒说他独特的气质“空前绝后”,是“尤物”般的人物,为他写下数万字的文章,李碧华更是他忠实的影迷,将这部片子看了无数次,十几年后依然能够默背《报仇》的情节。

拍《报仇》的那一年,姜大卫23岁,拥簇无数,风华倾城。

遥想当年,君生我未生。

《报仇》,由影响了一代电影人的大导演张彻执导,倪匡编剧,主演阵容出动了手下爱将姜大卫与狄龙。在这样一部武打片里,情节并不复杂,故事设定在1925年,军阀金大帅与开武馆的封开山都垂涎戏班关玉楼的老婆花正芬的美色,为了得到这个美人,他们在麻将桌上便定了关玉楼的生死。而正由于关玉楼的死,便引出了关小楼赶回来为兄报仇,将仇人一一手刃的故事。其中又夹杂着关小楼与花正芬的妹妹花正芳的爱情,算是这出刚阳至烈的片子中的一抹柔光。

作为开创暴力美学的张彻,在这部片子里让我看到了淋漓尽致的血腥与杀戮,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何以在当年我们无法看到这部经典片,它太过暴力,即使是过了整整四十年,那些血腥的镜头也依然让人触目惊心。以和谐友爱著称的大陆,是绝对不会通过院线引进的。

所以,再次感谢网络。

虽然整个片子充满了暴力与刚烈,但事实上,张彻的手法是细腻的,甚至可以说是浪漫的。关玉楼的出场与惨死,始终与他在戏台上出演的《界牌关》相呼应,关玉楼扮演的罗通与众番将在戏台上车轮大战,被一枪戳破腹肚,挑出脂肠,他拼命将肠盘绕腰腹间,重与众番将死战。戏台外,关玉楼在茶楼与封开山的几十个徒弟们打斗,再现戏台上的盘肠大战,双眼被刺瞎,身中一斧数刀,血流成河,惨烈咽气。戏台上躺着力竭而亡的罗通,大幕缓缓拉下,观众们神色平静;茶楼中躺着关玉楼血红的尸体,观者冷漠。

大叹,张彻想要塑造的死亡之美,直逼入眼。

狄龙扮演的关玉楼非常英俊,刚烈勇武,可惜却找错了老婆。

再说关小楼。

他的出场,我非常喜欢。雨后的石阶,听到皮鞋踏在上面的空响,在寂静的小巷中传来声声回音。然后看到两条长腿自石阶而下,我们目随他黑色的背影穿过一条条小巷,在走进旅馆里之前,黑色中山装的人影终于转过身来,我们看清了他的脸。

这个少年,有一张刀锋般凛冽的脸,唇角抿成向下的弧线,眉宇间竟然有着压抑不住的戾气与阴骛。

他是关小楼。

他身形单薄如纸,似乎跟本无法抵挡彪形大汉的轻轻一撞,洗手间与两大打手互博,弹丸之地无法施展,他被人轻易地像提小鸡似的举了起来。但他脸上那种狠绝的神色让人心惊,是的,这个少年,打起架来有不管不顾的悍然与决绝,让人一见难忘。

杀人的时候,他就像一部机器。不管是提刀一言不发闷杀掉床上酣睡的小虎头,还是在戏院里解决掉文经理的打手,及至在一品香旅馆里杀掉封开山及徒弟们,他都那么冷静而有条不紊。

他的动作幅度很大,凶狠骠悍,似乎每一击都博上了自己的全身的力气,有着拼命三郎似的狠绝,招招都是杀着,不留半点余地,绝不手软。

快,稳,准,狠。像一把出鞘的刀,轻薄如纸,却能轻易取人性命。

对于曾是古龙迷的我来说,一下子就想起了阿飞与博红雪。这个男子,活生生就是古龙书中走出来的冷冽少年。

想起张彻旗下弟子,狄龙与陈观泰都是学过真正的武术,而姜大卫只是武师替身出道,受到张彻几乎偏心的重用,也源于他独特的与众不同的气质。别人的武打看起来虎虎生风,招数正统,唯有他,打起架来的狠绝与凌厉无人可比。

这样一个男子,用在他身上的形容词几乎全是负面的,凶狠、凌厉、阴骛、冷戾,但是,却给他构成了奇异的美,单薄得近似病态的身体,狠厉决绝的表情,冷静地砍瓜切菜似的杀人,构成了空前绝后的关小楼。

想起亦舒这样写他:“作明星,光漂亮是不够的,要有那种让人看到觉得哗的一声,眼睛掉下来,滚到街上去,才有前途……”

好吧,我的眼睛已经滚到街上去了。

姜大卫自己也曾说过,在张彻的电影里,他百分之八十都是会死掉的。在张导的暴力美学里,男人的刚烈与悲情之美被彰显得淋漓尽致,主角永不会败,只能死。

所以,作为张彻的爱将,姜大卫在他的电影里死了一次又一次。

在《报仇》里,他当然是要死的。为了渲染他的死,张彻让他穿上了白色的中山装。这里要提一下张导在这部片子里运用的色彩,大开大合,浓郁华丽,有着古典的安静的美丽。花园里静静绽放的白色、黄色、红色花朵,大红色的窗帘与相衬的飘动的白纱,关小楼与花正芳小屋里的翠绿色灯罩,都如同油画一样浓墨重彩。

当然,还有人的鲜血。

关小楼白色中山装上的浓艳血迹,短刀刺入腹腔再抽出来时喷溅而出的鲜血,在慢镜头中缓缓绽放。视觉的强大冲击,即使是四十年前的作品,这部片子依然暴力血腥得让人过目难忘。

杀掉所有仇人,少年白色中山装上浸满了鲜血,已分不清哪些是仇人的哪些是自己的。少年终于累了,紧绷的身体全然放松,无力地趴在楼梯上,丢掉手里的刀,软软地叫了声“大哥”。

这一瞬间,少年由冷血杀手恢复成一个普通的弟弟。

此时姜大卫脸上的表情,让人怜爱无比。

画面转换成关玉楼和关小楼在一起练功的场景,慢镜头中,关小楼一个翻身没有站稳,关玉楼在旁微笑扶住,关小楼斜躺在大哥怀里,抬头羞羞地耍赖地笑,分明是受大哥保护的样子。这一幕的色彩也很浓郁,灰色的墙,绿色的爬藤植物,关玉楼的蓝色衣服,关小楼的白色衣服,真是温暖而又美好。乱世里的兄弟情,短暂的美好。

张彻是不舍得让爱将痛快死掉的,将死亡的时间延长,将痛苦延长,让人们看到死亡的绚丽与悲情之美,亦是他暴力美学的一部分。

所以,我们看到关小楼痛苦地翻转,艰难地爬行,他爬到花园里,花坛上花朵浓墨重彩般绚烂,而他白色衣服上的血比花朵还要鲜艳夺目,夕阳如金,花香袭人,他终于闭上双眼,沉静柔美宛如熟睡婴儿。

绝代的关小楼。

绝代的姜大卫。

很多很多年以后,这个刀锋般凛冽的少年已成为两鬓染霜皱纹满面的温润男子,我们知道,不管多厉害的刀,始终都要入鞘,那是时光必然的沉淀。

而在此时,我们愿意记住斜阳下这个单薄如纸的少年,凶狠阴骛而又脆弱天真的少年,他的美像刀锋一样让人割裂与疼痛,它的美,它永不重回。

花朵,永谢永开。


咖啡写于2010-10-7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6-03 17:03)
标签:

杂谈

梦见世界毁灭,外星人出现,救了一个女孩。外星人说,你的家已经没有了,现在要去哪儿。女孩想了半天,要求回到过去,好歹地球还是个家。外星人送她穿越到毁灭前100年,叮嘱她,对别人说出真相会很危险。

她在这个陌生而熟悉的星球上流浪,没有身份,没有亲人。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爱人,相爱,结婚。但由于身怀巨大秘密,始终觉得自己于这个盲目向前的大世界而言,是一个外人,独自煎熬着。

终于忍不住,临死前留下遗书,说出大真相。丈夫读完大哭,原来外星人当初救的不止她一个。原来在这偷来的漫长岁月里以为自己只是一个人的穿越者,还有他。

我们相爱,在一起过完了一辈子,但可能有些话你不说我不说,我们永远不懂对方有多惶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说,不如我们重新开始。他笑,说,好。
这个场景让我想起《梦里花落知多少》,女主角一时冲动对男朋友说分手,男朋友也是这样安安静静地说好,然后走进洗手间独自哭泣,哭完再出来,依然一脸宠溺的爱意。
是,我很容易情绪波动,容易想起很久以前的不如意,勾起长久累积的怨气。我喜欢翻旧账,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却尚未平反,觉得未受到该有的补救。
他并不是很有社会经验的人,无法像以前的师兄一样用自己的经验为我铺路。他也不是有社会关系的人,性格更不泼皮,无法厚着脸皮找人托关系。
但是他爱我,包容着我的一切,坏脾气,坏情绪。
我哭了,为这巨大的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4 12:07)
标签:

杂谈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早起,发现身边空无一人,邻房隐约传来他敲击键盘的亢奋声音。

傍晚,两人分坐餐桌两端,沉默专注地看着各自的手机,偶尔发笑。

深夜,发现他买回来与我分享的各种零食,已被他自己全部吃完。

仿佛白天再多的嘘寒问暖,也抵不过凌晨一个人酣然大睡、另一个人头痛欲哭的孤独感。

其实我也知道,不该要求别人始终情绪与你同步,可当偶尔遇到这样那样的瞬间,总感觉一种莫名地惆怅,莫名地心淡。

其实在我不舒服的时刻,需要的不过是你长久坚定的陪伴。而不是你在我身边,眼睛却看着电视、手机、电脑、电影院屏幕。

人近,心远。这感觉实在算不上陪伴。所以我才向往,两个人一杯西瓜汁喝一下午聊一下午的那种爱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27 14:37)
标签:

杂谈

其实我并非不快乐,只是好像没有那么快乐,仿佛少了点什么。当你说话,带着幸福和满足的表情,我总会反思自己内心,是否有和你一样的感受。

有你,我是快乐的。但偶尔,我会走神,想到很远很远的以后,会不会有人知道并怀念我,在这个星球上曾这样地活过?

近来,也许是现实,让我会想很多有的没的什么,患得患失。具体是些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

恩,抗压能力还是不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8 14:45)
标签:

杂谈

踩在空气中,心是悬着的。

 

一块小石头,总也放不下。

 

其实,有时候,不是不放心,而是不甘心。因为爱得深。

 

有时候,也不是放不下,只是因为爱得深,所以不甘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7 19:37)
标签:

杂谈

    ——无论贫穷与富贵,无论疾病或健康,都不离不弃,相携终生。

   

昨晚同事婚礼,听到这句时,心里忽然有轻轻的感动。

 

查出患病时,你陪我忙东忙西,买这买那。

深夜停电时,你坐起身来,迷糊着为我打扇。

签名有变时,你要我告诉你所有烦心的事情。

电影散场时,灯还未着,你叫我慢点起身别摔倒。

我觉得饿时,你会为我做想吃的鸡翅和排骨。

 

就让我们这样深沉地爱着彼此,安静地一起老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5 16:55)
标签:

杂谈

    不知为何,很多人会将自己的生命分成截然不同的两部分,一是恋爱结婚生子之前,一是之后。

    无论男女,他们的改变是巨大又细微的,纷纷成为自己从未想过要成为的那种人。而过往的那个自己,真真是恍如隔世一般的遥远。

    我不喜欢这样的改变。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人是真正投入感情的。

    唯有感情,可以让一颗曾经孤独寒冷的心成为孩子最温暖明亮的卫星,让一张曾经桀骜的脸在喜欢的女子面前变得温和柔软,让最最深刻的伤痛完美地愈合,让曾经以为不可忘记的那个名字化为过眼云烟。

    我也想,为自己认为值得的,投入全部的思想和感情。但我不想,像有的人那样,矫枉过正地成为一个成天围着孩子转的奶妈。

    我希望,我有两个世界。

    一个世界,就在我看得到触得到的地方。在孩子苹果般的小脸上,在丈夫温暖的胸怀里,在父母重复了无数遍的唠叨声中,在我案头堆积如山的工作里……

    另一个世界,在看起来很遥远的地方。在我喜欢却不擅长的书法、刺绣、中医、水墨画里,在安徒生、乔斯坦贾德、阿格兰伦们充满奇趣的童书里,在让我哭又让我笑的一部部日剧、港剧、美剧里,在一首首好听的英文歌、日文歌、粤语歌里……

    虽然从小便好奇,为何我,是我。虽然,我也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但毕竟是世上唯一仅有的我,就算不好,也不愿失去。

    我的愿望很卑微,不过是在安稳幸福之余,能有一只眼睛看得到白兔绒毛顶端以外的天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