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茅店月
茅店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386
  • 关注人气: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原名:高锋科,80年代生,现居西安,2005年起发表作品,作品见于《百花洲》《散文世界》《山东文学》《佛山文艺》《散文诗》《延河》《长安文学》《草原》《中华活页文选》《辽宁青年》《东京文学》《芳草》《牡丹》《粤海散文》《岁月》《南飞燕》《长风文学》《辽河》《秦岭文学》《秦都》《文学与人生》《都市文萃》《阅读与鉴赏》《80后》《80志》《少年人生》《中学生博览》《少年文艺》《花刊》《男孩女孩》《茉莉》《珠江情缘》《闺房》《爱人》《女刊》《女人坊》《丽人坊》《随缘》《边缘诗刊》《寒山寺》《山西日报》《甘肃日报》《中国旅游报》《镇江日报》《华商报》《青岛日报》《思茅日报》《咸阳日报》《榆林日报》《沈阳铁道报》《鲁北晚报》《陕西电视报》等报刊,有作品入选《民间的忧伤》《银沙文学》《赶路》《望海散文》等几部文集。

联系方式 QQ:289205067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类: 只言片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5-28 11:37)
标签:

情感

针掉了

/茅店月

 

针掉了。我不知道它钻进屋子里的哪个角落,但针确实掉了,从祖母的手里滑落,银光一闪,像一只细小的灰蛾子,爬到幽暗的地方默无声息。祖母开始嘟囔起来,她缓慢地走到卧房里,从炕墙上端起一盏灯,整个人摇晃着,影子虚弱而硕大。她朝我站的地方一步步走来,坚硬的地面发出钝重的声音,弓背椅子正靠着土墙打盹,灰尘蒙住了它的眉眼,一切看起来都像昨晚的一个梦,扭曲、昏暗,画面柔和的弹指即破。我站着,心里充满了一些美好的期待,接下来的寻找,寻找那根丢失的针,会让整个枯燥的晚上变得无比生动。祖母依旧在迈着步子,一下接一下,她真的太老了,从拱形的土门到我站立的地方不到十米,此时却成了一次艰难的长途跋涉,消耗着人的力气和耐心。我有些不耐烦,皱了下眉头,眼皮耷拉着。
  屋外吹起了风,草帘子前后摇摆,好象被一只瘦长的手拽着,发出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只言片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延河》下半月刊20146

再出发·陕西中青年作家新势力作品展

 

名家现场

吴三大:长安三大/李玉和 04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兰州晨报副刊19日B5版刊发散文《湿淋淋的老房子》

http://www.lzcbnews.com/html/2014-06/19/node_66.htm链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7 11:11)

游向原野深处

文/高锋科

昏暗像一块年久的抹布覆盖着姑利山,空气里冷嗖嗖的,栗子树赤脚站在山坡上,显得瘦骨嶙峋。我和父亲走过石桥,没有人说话,似乎这个时节不适合说话,我们心里的想法都浓缩成霉暗的草籽,积压在那里,等着阳光充足的时候破土重生。父亲咳嗽了一声,习惯性地从盒子里抽出一根烟,点上,枯黄的火苗扑哧一下燃烧起来,又迅速湮灭,留下细微的辛辣味道。我讨厌这种气味,在漫长的生活里,我多次对父亲的爱好唠叨,我说你为什么不买点干果呢,装在袋子里边走边吃,你为什么非要把自己熏得眯起眼。往常,父亲会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脸羞赧地红起来,随后又瞪着眼睛,朝我嚷嚷着,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现在,我不再是孩子,风吹日晒地长成了一个硬朗的男人,我有资格对很多事情评头论足,约束它们,打点它们。譬如眼下,我可以用得体言辞劝阻父亲,让他把烟丢掉,丢进桥下冰冷的河水中。可我却说不出一句话,我的喉咙发堵,血脉向内收敛,我跟在他的身后,一步一步,低下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父亲似乎没有觉察,烟头在幽暗的空气里忽闪着,那么飘忽,他手里提着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只言片语
[转载]《东方散文》2011年冬季刊目录,致谢!!

目录Contents

卷首篇

冬之韵――――――――――――――――――――――――― 韩刚建 1

·特别推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只言片语

2011年第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只言片语

《牡丹》文学2011年9月号目录

 

卷首语

 

佳气生朝夕                  艺 辛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11-17 09:29)
标签:

情感

 

 

我不想再悬浮高处美化粗鲁的生活

不想用肥红瘦绿涂抹、渲染房子和卧室

不想远足对岸飘渺的风景

不想歌唱和颂赞

不想要热情

不想做梦

生活,

它是一堆烧过的炭火

赤红,却没有持续蓬勃的希望

在寒冷即将来临的冬天深夜

在阔大的园子里树叶细琐

人迹和虫鸣连同一勾残月悬挂空渺的时间深处

三楼,或者逼仄的甬道

我带着沉重的灰尘攀扶栏杆

眺望,回忆逝去的美好年华夏日疏桐

坐在漂浮的房顶

吹弹古朴的鸽哨和忽如其来的暴雨

今夜,我身体下沉

卡在水泥筋骨的宏伟三楼

等待

冬夜毫无意义的消耗

故事没有延伸灯光洞穿虚无

谁来结扎午夜的末端拯救架空的年华

谁来将我的身体安放在松软的土地上神态安详

谁来闭合我困倦的双眼疗救刺痛

谁来关闭繁衍的吵杂

谁来还我自由

如果上帝死了

我会在哪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