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端端
端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689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灵魂的轨迹》
   这些文章是我近年来所写的随笔和散文,大多是我对身边事的思考和一些感想,我称其为"我灵魂的轨迹"。
    我希望能用我的文字开启一些蒙盹的灵魂,结识一些与我相近的同道者,能给一些明慧之人一些清明的感动,这就是我的用意。
   我想,我是诚意的,我是包容广大的,也渴望广大的莅临。
 
我的自白
   珍爱文学,叩问良知,真诚写作,亲近生活。
   要做一名真正的作家,首先要有一颗温文敦厚的心和宽阔的心怀。
   作家是以探索人类灵魂为己任的人。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影像日记

旅游

分类: 心情日记

    与朋友西塘古镇小住4天,每天坐在烟雨长廊小巷临河的露台上,望着熙来攘往的游人发呆。之后,漫不经心的坐在咖啡馆里聊天,坐在水景园的露台上晒太阳。那时光,慵懒、惬意,且奢侈。

    有兴致的时候,带着相机在河畔游走,抓拍点自己喜欢的景色,沐浴着由心而外的快乐光阴。

    我镜头里的西塘,是我心中的西塘。而真正的西塘不属于我及我图片中的模样,她的沧桑与优雅,应属于子夜明澈的月光以及黎明前孤绝的哀愁与寂寥。


印象西塘之一

印象西塘之二
印象西塘之三

印象西塘之四
印象西塘之五
印象西塘之六
印象西塘之七
印象西塘之八
印象西塘之九


印象西塘之十

印象西塘之十一

印象西塘之十二

印象西塘之十三
印象西塘之十四
印象西塘之十五
印象西塘之十六

印象西塘之十七
西塘印象之十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旅游

分类: 随笔

    
奔向天池的山路

近在咫尺却无法谋面的天池

在山巅等待看天池的人们

    对长白山天池的向往始于10年前。

    那年夏天,朋友相约去位于吉林省的长白山拜会天池,因为工作脱不开身,没有随同前往。但我分享了朋友们从天池带回来的精美照片,天池那幽兰的魔镜般的面貌,深深刻印在我的心底,埋下了一定要到长白山看天池的愿念。

    流火的七月,京城热浪翻滚。“姐姐,到长白山看天池,您去么?”朋友的盛情邀约像一场清凉莹润的细雨,把那个下午的暑热从我的心里赶走。“去,一定去!”怀着对长白山天池10年未尽的神往,我登上了前往长春的列车。

    位于长白山主峰白头山之巅的天池,距今已有300余年的历史,它是火山喷发之后由火山口常年积水而成的盆状湖泊,湖面海拔2155米,面积9.2平方公里,平均水深204米,是我国最高的火山湖,亦为中朝两国的界湖。因其比邻朝鲜,也使得天池蒙上了一层更为神秘的色彩。我曾经在不少的关于长白山天池的美丽图片中看到,那如玉盆深嵌于山坳之中的极美之态,那种幽静深澈的宝蓝,在白云的缭绕和蓝天的映照下,犹如一面巨大的神仙宝镜,是唯长白山天池独有的庄雅气象。那是一种别样的静寂之美,安详的姿态让环绕在她身旁的嶙峋峭壁都有了俊美的模样,那环湖绵延挺拔的群峰,也骄傲的挺直胸脯,昂扬的护卫着这座沉静安睡的湖泊。

    当我们来到天池脚下的时候,游客们已经排着队等候登上去天池的面包车。一辆辆簇新的白色奔驰面包车上,都有自己的编号,我们乘坐的这一辆是53号车,这些车按照编号顺序排着队等待出发的口令。之前,导游就已经跟我们交代了上天池的路很惊险,要过72道湾,而且,司机师傅车子开得很快、很刺激,心脏不好的一定不能上山去。当我登上奔驰面包,小心的坐在司机师傅的身后,屏住气息注意着司机师傅的一举一动,深怕他不小心将车子开下悬崖。当然,这种担心都是多虑。司机师傅每天数十趟开车走在这条险路上,已经熟悉的如履平地,已然跟这条路有着十分默契的交情,在这条路上走,司机是伴着音乐的节奏开车的,那份欢快,那份自如,让这胳膊肘似的72道湾不再那么险象环生,那被浓雾温柔遮挡下的弯路,也似乎有情有义的亲切、舒缓起来。

    还在山脚下的时候,霏霏细雨就已经将巍峨的长白山包裹,天公用缠绵细雨款待着来自天南地北看天池的人们,我们既要穿上保暖的棉大衣,又要穿上随身携带的雨衣,再加上租来的雨鞋,每个人的样子都极其相似,在细雨和薄雾中只好用声音和身材来辨别彼此。当然,这也是很好玩的一种体验。我们彼此手牵着手、走在石板路上,奔山顶上端坐的天池走去。那时的风很急,雨很燥,一些人的薄雨衣已经被风的大手扯烂,雨衣的碎片在风里、雨里成为一朵朵五颜六色残碎的花瓣儿,在我的眼里成为一种别致的风景。

    已经走到山顶了,看到写在一方巨石上鲜红的“天池”二字,几块黑黢黢、嶙峋的岩石沉默的、深情的坐在天池的旁边,犹如等待觐见美丽公主的侍卫。我注视着那被浓雾覆盖着的神秘之处,我和她近在咫尺,只有一步之遥,我知道这浓雾的底下就是那有着惊世之美的天池仙子,我知道一旦云开雾散将会现出的娇媚真容。但是,此刻他是那样的安静、悠远,无论是风,无论是雨,都不能掀开她头上厚厚的面纱。我在心中悄声的与天池对话:难道你不想见一见我们跨越千山万水的钟情么?难道你舍不得让我用你的莹润之镜映照一下我世俗的容颜么?难道你真的不允许我这个从2700公里之外奔你而来的布衣女子,在这群山环抱的蓝色宝盆之前留下一个真切清澈的相会么?天池并不作答,风依旧,雨依然。我们装满一心的遗憾和挂念,乘着另一辆奔驰面包蜿蜒着下山去了。

    当我们从车子里出来,走到山脚下平地上的时候,风静了,雨停了,山巅被一丈金色阳光的绸缎缠绕着,无限妖娆的伫立在我们的视线里。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长白山变化无常的天气,每个人注视天池山顶的目光都充满了留恋和不舍。

    其实,我们登长白山看天池的经历多么像人生啊。我们的人生不就是由无数的遗憾编织而成的么?当你满心欣喜、经历千辛万苦的去追寻一个目标的时候,待走到近前忽然觉得那跟你的所求是那么的遥远,甚至南辕北辙。那时那刻我们内心的滋味不就是那难以下咽、但却催人成熟的营养么?我们每一次遭遇到的遗憾不就是人生所积累的宝贵经验么?而在我们广阔的人生中,不正是由一个遗憾、又一个遗憾所营造的命运五光十色的光景么?

    近天池而不遇,其实也很美。那或许是一种遗憾的美,是一种在浓雾的仙境中流连顾盼的美,是一种意犹未尽、又更加向往的美。站在浓雾缭绕的湖畔,我告诉自己:这云雾的底下就是那太白金星珍爱的蓝色宝镜;就是那个名叫杜鹃花的姑娘,为了降服作恶多端的火魔,怀抱冰块钻入恶魔肚子里,熄灭了长白山熊熊大火之后变成的优美湖泊。那是能够映照真善美、能够降妖扬善的吉祥之境,她的名字叫天池。

    离开天池,可天池神秘的容颜却一时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的心里,直到回到了北京,回到了我可爱的小家,天池那圣境般的深邃,那深潭般的迷雾,始终在我的心头缭绕,成为我为之神往的盛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杂谈

分类: 随笔

蓝天下的白玉兰。

路遇袋鼠。

野鸭。

向我行注目礼的袋鼠。

黑天鹅与野鸭。

晚秋的色彩。

透过阳光的花朵。

秋色浓艳。
路边小小的野花,在我的眼睛里放大。

这张看似寻常的图片,是不是很有味道呢?

岸边金黄色的树影映在水中,水色黄金灿灿。


(文字待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杂谈

分类: 随笔
    在英女王诞辰日,全澳放假一天。早餐之后,儿子带着儿媳、我和亲家夫妇到格林奈尔海边看海。
    这是一个阳光朗烈的晴日,水色碧透,气象万千。孩子们在沙滩上玩耍,大人们在远处的海岸边晒着太阳……
    晚餐之后,繁星满天。我们一家人又上阿德莱德山观看阿市的灯火。在山顶,阿德市区一片璀璨,那闪闪烁烁的灯火恍若万千珠宝荟萃。可惜的是,那种灿美的视觉冲击力总也入不了相机的法眼。只好将那壮阔的景象装在心里留作日后的温习。
    生活中,很多动人心魄的景色或者美丽情感都不能被如实的记载,无论你的相机如何的高端,无论你的笔力如何的灵健,都无法将大自然与人心中的那份卓绝的撞见真实的留下来。或许,这就是上帝提醒人们珍爱当下所遇的苦心吧?

孩子们在沙滩上建城堡。

岸边细浪。

兴高采烈的儿童。

水色漫卷。

孩子的快乐。

海天一线。

格利奈尔海边游乐场。

海鸥飞翔。
浪花飞溅。

小剧院的夜景。

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璀璨,

那活着的灯火到了照片里就失去了生命。这是份无法改变的遗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杂谈

分类: 随笔

这是一个独栋的小楼,200余平米。院子里共有这样的6座,已经卖掉5座,仅剩下街边这栋。

这座房子是平层的新房子,三室一厅,有前后院。一个车库。
这是一个老房子拆掉后等待出售的土地,占地面积800平米。如果购买这块土地,可以自己找建筑商设计和修建自己喜欢的房子。但造价会比买现成的要高。

正在修建的新房子。

有北欧风情的老房子。

待售的带游泳池的二手房。

    这几天一直在南阿、北阿到处看房子。儿子先从网上查看新、老房子的销售信息,然后根据我们能够购买的户型和价格进行筛选,之后,开车带着我们一大家子人浩浩荡荡的前往目的地观看。
    阿德的房地产这两年有小幅度的涨价,譬如我们现在租住的两室一厅80余米的公寓楼,2年前的售价为25万澳币,最近楼上的一家房东欲出售自己的房子,售价为30万澳币。如果换算成人民币之后,这套距离CITY两站地的房子大约是180万左右。我们居住的这个地区是一个中产居住的区域,房价比北阿或西阿要贵很多,又因为彼邻市中心,因此,这里的独栋房子卖的较贵,一般300余平的新房子要在五、六十万澳币左右,这样的价格对于新移民来说还是一笔昂贵的投入。因此,儿子儿媳不打算考虑在这个区域购房。
    我们前往看房的区域位于市中心十几公里的地方,距离阿德著名的格林奈尔海边五公里左右。我们一致认为这个区域环境十分安静优美,周末也可以便于就近带宝宝到海边嬉戏。于是我们就一条街一条街的对那些待售的新房子或老房子进行观看。遗憾的是,全家一致喜欢、性价比非常高的那套房子已经售出,儿子为此唏嘘不已。
     回家的路上,一家人对于房价议论纷纷,我忽然想起不久前媒体上发布的关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买房子的新闻,说他拿出诺奖的一半、即360万在京城的北五环外购买了一套200余平米的房子,我不知道他买房子的具体位置,但北五环相对于市中心依然是很远的地方了。想到买房子,想到房子的价格,忽然就有很多的感慨。我想:如果我有360万人民币的话,将其换成60万澳币在阿德买房子,一定能够买一个带泳池和前后大花园的房子,而且是在距离市中心10公里左右的地方。这样一想,阿德的房价真的比北京便宜许多。当然,如果在悉尼和墨尔本买房子的话,价格会比在阿德贵很多,因为那两座城市的人口密度更大,有钱的移民更多。因此,把曾经便宜的价格催生了起来。但是,阿德目前相对便宜的房价会不会因为今后一段时间新移民的加入而涨起来呢?这真是一个问题。
    说到房子,就想到阿德中等收入的家庭要多少年能够买一套房子的问题。儿子的朋友夫妇俩个年均收入为20万澳元左右,如果他们要买一套60万澳元左右房产的话,仅需要三五年的积蓄就可以购得。买房子如此,那汽车对于一般的澳洲家庭来说更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儿子新近贷款购置的尼桑SUV是三万澳币,没有首付、没有利息,每月只需要还给银行一千元就可以了。儿子刚参加工作不久,属于低收入阶层,但买一辆车对于他而言也是十分轻松的事情。在澳洲,如果你能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如果能够有五年以上的工作经验,有十万元左右的年收入绝不是妄想。我进一步的设想:如果家庭年收入在十到十五万之间的话,买车买房就绝不是一件十分为难的事情了。 
    关于在阿德买房子的事情,恐怕还要继续看下去,但何时能够出手,还是需要各种机遇的契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分类: 随笔


    有幸到位于南半球的澳洲进行游历,这是一份命运的赐予。
    2009年底至2010年初,我对澳洲有过一次倾情之旅。之所以倾情,是因为我以为此生或许只有一次,那么多的盘缠对于工薪之人还是需要紧衣缩食一两年才能成行的。因此,第一次来澳洲我就走访了悉尼、凯恩斯、黄金海岸、布里斯班、大堡礁、阿德莱德等城市,而且,我在黄金海岸的临海饭店小住了七天。记得当时我问儿子:“我们为什么在一个海边要住上七天之久?”他说:“妈妈,我们不是在旅游,我们是在度假。我想让你好好的感受一下度假的悠闲时光,而且是在澳洲著名的海滩。”尽管我觉得时日有些浪费,但对于儿子的一番心意还是欣然惠纳了。
    对于一个外乡人,尤其是居住在北半球的大陆人,于海而言依然十分陌生。尽管偶有去过国内外的一些著名的海滩,但那种去过只是去过,只是在一个短暂时间之内的浮光掠影而已。像这样七天住在海边、可以不分昼夜的去领略大海的喜怒哀乐,还是人生的第一遭。记得住在黄金海岸的那七天,除去跟儿子一起到附近的旅游景点去观光,我每天一睁开眼睛就背着相机奔海边等待日出。我是幸运的,我总会赶在太阳出来之前自然醒,并能够在七个清晨里邂逅不同色泽的海上圣像。当我看着天空的一抹嫣红悄悄升起的时候,心中的愉悦也像那朝霞一点一点的绽放,直到金色的霞光潋滟出海,晃得我的眼睛不能再对着她看。
    现在想来:我为什么那般珍惜黄金海岸的七天时光?每天不止一次的在海边徜徉?而且,即便是下雨的时候,也要到海边走一走,感受一下大海的苍凉与幽怨?即便是天幕垂落、乌云如盖,大海就像是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我也要去站在她的旁边去听闻她的低吟与咆哮?
    这是三年之后对澳洲的第二次访问。我称这种小住为访问,是因为时光依然短暂,是因为还不能像一粒种子在新鲜、温沃、柔软的土地上有扎根发芽的从容。也因此,就不能听闻到澳洲四季不同的风声雨乐,就不能悉心领会烈日高悬与艳阳初照的万千气象。对于城市街景,对于自然万象,不过是蜻蜓点水般的一瞥,不过是用眼睛恋恋不舍的温柔抚摸。那淡淡的自然界的千古馨香于我,更像惜春的女子在鼻息之间贪婪的玩味与收藏。每一个清晨,每一个雨后,每一个傍晚,都是如此。
    对于一个晴好的早晨,我舍不得赖在床上,一定要梳妆好自己冲进时光的静谧里,用眼睛去寻找鸟儿的欢声之处,展开双臂去拥抱馥郁萦怀的晨香。然后,就是一条街、一条街的慢走。似乎是在寻找,似乎前面会有一个惊喜在等着我。其实,在我的眼界里,满眼古朴精致的屋舍以及道路两侧偶或探出花园的一两朵迷茫的花,都是等待我的灵物,都是一种生命谦卑的照见。而我尤其以为那踮着脚、昂着头、探出高墙外的玫瑰是在等我,是于千万年之久的那一场等待么?是于一世幽深之情孤意的驻守么?见到时,看着那玫瑰被太阳晒浅了的憔悴面颊,望着那久在风中等候倦意缠绵的容颜,忽然觉得语言和文字是如此的苍白,世间竟然没有恰当的词语来表达那情那景带给我怦然心动的感激。
    在每一个可以行走的清晨或午后,我都会走出家门去寻找。我在找什么?我想遇到谁?其实,只要走到大自然中去,不管是那一缕掀乱我头发的微风,还是那热情的让我睁不开眼的高阳,抑或是那一整条街的秋声沉寂,都是我想要的欢喜。我会闯进一个广袤的、有着葱蔚洇润之气的地方做深呼吸,我亦会到一条充满各种鸟儿欢唱的小街上去驻足倾听。那醉心酣畅的模样,是不是一道通体慈悲的风景?当有一些鸟儿从我的头顶飞过的时候,我的心也会应和着它们的鸣唱,那无声的纯洁颂咏,是一首生命的赞歌,是一曲眷恋大自然的咏叹。
    在这座美丽的阿德小城,我见过那张开臂膀环抱着小城的翠色山峦;在阿德莱德山顶,我见过依依不舍、拖曳着绚丽裙裾落幕的夕阳;我见过满天的白鹦鹉在湖水潋滟的天空织成歌潮大网,它们的合唱在深蓝色的天空掀起白色的波浪。在海边,在河畔,在花园,在街边咖啡馆,在清寂无人的小街道,我是一首有着东方温度和色彩的旋律,在生命的暮年里静静、优雅地歌唱。在南半球一座小城的街道上,这样一个珍爱着时间以及世间一切美好的纤弱女子,整日的用心在欣赏,用脚步在丈量着大自然葱茏的幅度,用眼睛装下一切可能带走的万千芳华。
    有人问我:“为什么在您的眼里、笔下阿德这么美?我们在这里居住这么多年怎么没有见到?”我说:“因为珍惜……”我知道,生命是有长度的,我知道时间是有限度的,我知道天机可遇不可求,我更知道人生无常。而大自然于我,每一分钟都不可复制。如那初升的朝阳,如那满天飞云,如那细弱绢丝般的秋雨,如那顽皮的掀一下你的丝巾、吹乱你鬓发的一缕清风,与它们的邂逅都是上天的垂爱与恩怜,都是大自然对我的厚待。知此,我怎能不珍惜心之所悟?怎能不珍惜眼中所见?怎能不珍惜花儿为我绽出的一抹炫彩?怎能不珍惜排成花阵的云朵微笑着一点一点的淡开?于是,我短暂的访问就成为洒满花香的娟美之遇,我在小城的沉湎就充盈着内心丰沛的激情,并从心里生出一种对生命更加深沉的敬意来。
    知道珍惜,每时每刻都用心感受着生命之美。懂得珍惜,生命的过程才会充满莲花初绽的端雅馨香的滋味来。

等着我走过的花朵。

阿德小城暮色中的教堂。

排着队一起散步的云朵。

幽静的小院。

回廊柱上的装饰物,每一片都不一样,充满着温度和心思。

再见托伦斯河。

会摆拍的水鸟。张开翅膀站在那里很长时间,让人拍照。

儿子公司对面的小教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杂谈

分类: 随笔
    去Aesop买化妆品。小店不大,坐落在阿德小城的蓝黛购物街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若不是儿媳带着我去,在这样繁华的地方找到它恐怕还真不大容易。
    这是一个敞开式的小店,宽不过三米,伸进去的柜台大概有10米左右。营业员是个很时尚的帅哥。刚走进去的时候,店内没有客人,戴着眼镜的帅哥热情优雅的接待了我们。因为没搞清楚外甥女要的是套装还是单买洗面奶,所以,儿媳到店外去给她打电话询问。这个时候,一位中年女士走了进来,眼镜哥迎上去接待客人,那声音轻松浪漫,虽然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从他的声音和表情里我已经感觉到他在欢迎和感谢女士的光临,并问她想买什么化妆品。女士也含笑跟他说了一大堆话,只听眼镜哥说了一声:“OK!”随后转身从靠墙的柜子里拿出女士需要的化妆品,又从柜台上取出相同的样品给女士试用。眼镜哥那动作十分灵巧、轻柔,声音也淡淡、雅雅。他将试用装的小瓶子里奶白色的膏状物,轻柔的挤在女士的手背上,然后就开始用轻声、并紧密的话语跟女士说话。女士边用食指在手背上涂抹着、边微笑着跟他说着话。
    女士满意的选中了这一款化妆品,并把自己的决定告诉给他,眼镜哥又一次愉快的悄声说:“OK!”,然后,拿出一个牛皮色的纸盒子,将女士选中的化妆品包装起来,又从柜台的抽屉里取出一个象牙白色的布袋子,再从柜台上拿起一个棕色的小瓶子,向这个布袋子上喷了几下,然后在空中轻柔的抖动一下,用鼻子嗅了嗅,做出一个“好香啊!”的夸张表情后,利索的把化妆品的盒子装进这个香喷喷的布袋子里。女士站在他的对面,微笑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待女士付完钱,眼镜哥将POS机里吐出来的长长收费单据,隔着柜台双手拿着、郑重地递到女士的手里。之后,隆重地、双手擎着散发着香芬的化妆品布袋子,绕过长长的柜台,恭敬地送到女士的手里,并鞠躬言谢。
    这个过程,被我的眼睛一点不漏的看了下来。我忽然觉得:这哪里是购物呀,这纯粹是一场馨香的行为艺术秀啊。当然,我们也享受了一模一样的服务过程。
    离开那家小店,化妆品布袋子上香芬的气息,熏香了整个回家的路,并一点一点渗透到我的心里,成为一片散不去的香芬记忆。

Aesop小店里的眼镜哥。

用化妆品瓶子装饰的屋顶。

眼镜哥将包装好的化妆品装进洒有香芬的布袋子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杂谈

分类: 随笔

雕塑和女孩。
    

    到澳洲近两个月,“自由、平等、含蓄、礼貌、尊重”这些词汇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里。

    当我走出阿德机场的时候,似乎就进入到一片自由的乐土。在到达澳洲的近两个月内,我在阿城的小街、大道、商业区、游览区、学校、超市、医院,从未感觉到被窥视、被看管、被约束。我甚至从未见过一个穿官衣的人(出海关之后)。即便是我陪同儿媳去到政府机构办理家庭婴儿补助,那里的工作人员也是穿着随意,态度和蔼。无论是银行还是这种社会办事机构的门口,都没有见过拿着警棍的保安。无论在大街还是小巷,我从未见过警察,也少有见到过摄像头。

    在阿德小城,来此地旅游者不多,我所见到的基本都是小城的居民。在阿德最热闹的商业街上,仅从着装上你根本就看不出谁富谁穷。其实,在阿德,即便是穷人也能够丰衣足食。阿德的富家子弟,绝不会开着豪华跑车招摇过市,也不会将所有的名牌武装到牙齿。不管是贵是贱,人们穿着都十分随意简单,T恤、吊带、牛仔裤、趿拉板就是阿德人的最通常的装束。

   在阿德逛街,很少能够见到如水如潮的摄像头装置,更见不到“禁止……”、“……罚款”这样的词汇。逛过这么多的商店、超市,我仅在中国城见到一个华人超市里有过这样一个含蓄的提醒:“摄像机!请微笑!”当看到这个写在黄颜色纸上的六个字的时候,不禁为店主的含蓄感到敬佩,但也为这背后的初衷有很酸涩的滋味。但不管怎么说,这到底不是“禁止偷拿商品”的生硬的提醒,这到底是一种含蓄的、文明的告之。

    在阿德,礼貌随处可见,犹如空气。早晨起来你在院子里晾衣服,只要你的眼神跟另一个人相遇,哪怕隔着八丈远,他(她)也会跟你说“你好!你早!”无论何种肤色人种,都有这样的习惯。如果乘坐公共汽车,男性公民一定会主动让女性先上。如果遇到有人行横道而没有红绿灯的地方,行人是有优先权的,只要你想先过去,汽车一定会停下来等你过。我因为有国内的生活经验,在这样的地方总想等没有车了再过去,而有几次都是汽车停下来招手让我先过。像这样的事情很多。譬如上电梯;譬如进公共场所的门;譬如进餐馆,你都能够遇到绅士们。其实,一个好的社会环境,是由绅士们制造的,没有绅士的社会哪里谈得上文明。

    还有一件事令我感受颇深。陪儿媳到医院产检,所有就医的患者都在大厅里等候,诊室设在走廊里面,医生每看完一个病人都会来到大厅门口亲自请患者进去,那声音、那表情、那目光分明是在众人中寻找一个老朋友。当患者应声站起来朝医生走过去的时候,医生会满脸堆笑,轻声打着招呼:“你好啊!”然后转身带着患者进诊室。我在陪儿媳候诊直到产检结束,看到了七八位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肤色的医生们无一例外的都表现出对患者亲切和蔼的态度,而且,那种微笑是发自内心的,毫不做作。

    我们一家人开车去过很多地方,街道上有红绿灯,也有限速,但从未见过路上有警车、有警察,更没有见到过行车加塞、抢行、刮蹭等交通事故。我们曾经多次走过一个十字路口,这个路口是一个转盘式的路口,没有设置红绿灯。每到这个路口的时候儿子都会抱怨这个地方不好走。因为没有设置红绿灯,所以,四面的车流只能靠大家谦让而行,如果没有谦让,这个地方一定会成为交通事故的高发地,也会成为一团糟之所在。但是,即便是被抱怨,但各个方向的车流依然秩序井然,你让我一下,我让你一下,大家缓缓而行。因为礼貌,所以大家内心不焦躁,内心不焦躁就不会按喇叭,就不会强行加塞。到澳洲之后我没有听到过汽车的喇叭声,大概就是礼貌在人们心中的使然吧。

   澳洲是一个移民国家,这里的居民除了极少的澳洲原住民,大多来自五湖四海。当然,最早来澳洲的是英格兰人和爱尔兰人,他们为了开发这片美丽的新大陆,背井离乡来到这里。因此,澳洲的主流社会依然是白人社会。但虽然是白人统治着整个澳洲,澳洲的原住民也得到了应有的尊重。

    我曾经见到过一些澳洲的土著,这些土著受教育的程度不高,参与社会生活的能力不强,基本是靠政府的救济生活。因为他们是原住民,也因为他们的族群日益没落,所以,澳洲政府给予他们很高的生活待遇。我刚到澳洲的时候,儿子叮嘱我不要到公园深处去,因为,那里可能有土著聚集。如果在街上遇到他们,你不能盯着他们看,要给他们应有的尊重。

    我以为澳洲是一个很讲尊重的国家。因为,他本是一个移民国家,而且,一直还在源源不断的接纳来自亚洲、非洲、南美等国家的难民。只要有难民来,他们就愉快的接受,不仅接受,还给他们安排好的生活,给他们提供住房、生活费、教育及基本的医疗保障。我曾经在医院里就见到过来自非洲国家的难民,他们后面拖着一大群孩子,女主人的肚子又挺得高高来做产检。

    在澳洲,无论你来自哪里,只要是难民,他都一样仁慈的敞开胸怀迎接你,并给你很好的生活待遇。儿子刚来澳洲时租住的房子,就是政府分配给来自越南难民的住所。那是一套五室三厅、外加一个大花园的住宅。后来越南房东有钱了在另外一个更好的街区盖了新房子,就把这套老房子出租给中国留学生居住。像越南房东这样的难民家庭生活的很安逸,他们得到了澳洲政府的尊重与关怀,他们的后代也已经成为澳洲社会中的一员,成为澳洲——这个庞大多民族群体中的一份力量。

街头吉普赛艺人的表演。


街头猪的铜塑。在这条街上看到好几个猪的青铜雕塑,不知道阿德这种城市对猪有着怎样的情结。

这是我在超市里拍到的。

这是吃低保的人在街上卖杂志,不管卖得出去卖不出去,只要你做了,政府就给你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杂谈

分类: 随笔
    到阿德小城之后,除了周末能够有儿子开车陪着四处游玩,平日里要是想去远一点的地方,都是同儿媳一起乘坐公共汽车出行的。
    公交车站离儿子家租住的公寓大约百米左右,每次出门儿媳都会在网上查看一下公交车的车次信息。我们会按照公交车到达这一站前的七八分钟出门,公交车大多会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车站。在车站等车,是要向公交车司机招手的,就像国内“打的”一样,如果你不招手、这一站又没有人下车的话,司机是不会停车的。这大概就是阿德小城乘坐公交车的规矩。
    阿德的公交车都是无人售票车,司机只管开车、开门和关门,几乎不会说一句话。乘客都主动的在前门刷卡上车,有些年老的人也会使用老人免费卡。公交车的前半部大多为老弱病残孕的专座,大多数乘客都会主动的到车厢的后部就坐,就连我已经怀孕八甲的儿媳也不愿意坐在车厢的前面,她说要把这些方便安全的位子让给那些老人和带孩子的客人。
    在阿德乘坐公交车是很享受的一件事。首先,公交车都是空调车。其次,只要上车,肯定都有座位的。在我乘坐公交车的经历中,还从来没有遇见过座位被坐满的情况,多数都是车内有一半、甚至以上的空位子。所以,在阿德坐公交就叫作“坐公交车”,而不像北京叫作“挤公交”。
    坐公交车除了上车要招手,还有就是下车要提前按电钮告知司机我要下车。公交车内的立柱上都有供乘客就近按的红色按钮,乘客也都会在汽车起步之后按下电钮告知司机下一站有人下车。车上除了乘客按键的“叮咚”声,一般情况下是安静的,即便有人说话聊天也是低声的。记得我第一次来阿德的时候,跟儿子一起乘坐公交车,我兴奋的跟儿子说话聊天,就被儿子小声的制止了:“您说话小点声儿。”当然,后来我再也没有发生过在公共场所大声说话的事情。
    在CITY里还有两种供市民免费乘坐的公交车,一种叫作CITY LOOP 99C,另一种是有轨电车。这两种公交车都是市民的一种福利,但是,这种公交车对于一般的上班族似乎并不太适用,一方面它的班次比通常的公交车要少一些,另外就是只在环城的路段内是免费的。尤其是990那班车是环城的,对于一般的观光客或者是老年人来说乘坐还是比较方便的,对于上班族大概乘坐这种车的就比较少了。
    我刚到阿德儿子就为我买了公交票,票是可以用若干次的小纸条,每到上车的时候把纸条送到检票的孔里,就会发出很流畅、很有节奏的咔咔声,我想,这样的声音是为了给司机听的,有几名乘客上车,就应该听到几次声音吧。当然,这里恐怕从来不会有上车不刷票的人,所以,司机是不用说话和扭头查看的。据儿媳讲,我们买的车票是可以在两个小时之内反复使用的那种,只要你在两个小时之内使用这个车票,无论乘坐几次,汽车公司只收你一次资费。如果超过两个小时的话,那就要从新计算车票的价钱了。当然,我以为在阿德如果是乘坐公交车上下班,费用也是不便宜的,如果居住在离市中心两站的地方去城里上班的话,每天六、七块的车资是要有的(折合人民币40元左右),这样的费用或许对于一般的澳洲市民来说大概是没有任何负担的。

公交站牌上有很细致的时间表,几乎大站都有具体到达的时间。

如果你下站下车的话,就要按一下黄色立柱上面的红色按钮,司机就会听到“叮咚”声,前面的显示屏上也会有“下站停车”的提醒。

这种有轨电车是城里免费公交的一种,但它只在城内的路段免费乘坐,出城的路段是要收费的。大概5分钟一个车次。

这也是供市民免费乘坐的公交车,这种公交车是环城的。

到澳洲以后,我又认识了一个英文单词,即“FREE”,这是免费的意思。车内已经有一些人在等待发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杂谈

分类: 随笔
    
   阿德小城什么最多?绿地最多。所有的街道主干线两旁,只要没有建筑,全部都是绿草地、或者足球场。

    据说,今年阿德小城被国家地理频道推选为《智慧城市》的入选城市之一,也是澳洲唯一的入选城市。近年来,阿德莱德在世界宜居城市的多次评比中一直遥遥领先,居于世界百余城市中的前10地位(北京位于第72位)。恍惚记得,在去年的某次国际性的评比中,阿德小城为国际排名第三。这样一个尊贵排名对于阿德人来说,无疑不是一项值得骄傲的殊荣。
    今次是我第二次造访阿德小城,第一次是2009年底到2010年初,逗留时间为一个月。此次将在阿德小住3个月,迎接我的小孙女爱丽丝小姐的出生。在阿德生活的这些日子,我的感受颇多,我理解了为什么阿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评选为宜居城市,我深刻的感到:阿德莱德是一个自由生活的安乐之地,是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最好的样板。
    我喜欢出去散步,每天都能够在小街上见到牵着狗狗散步、或跑步的市民。在清晨或黄昏,你还可以在街心公园里看到很多狗狗在一起玩耍的热闹场面,而主人们则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说话聊天。无论我在哪里看见狗狗,一定都是被主人们牵着。而且,几乎每个人的手里都会拿着为狗狗捡拾便便的塑料袋。尤其是那些大公园、大运动场上或小学校的绿地,都是可以随意让市民带着狗狗进去散步的,但是,只有一点要求,就是你一定要把狗狗的便便带出来,扔到门口的垃圾箱里。我到阿德的近两个月里,几乎没有见到街道上、甚至草丛里有狗狗的粪便,也没有见到过有遗撒的生活垃圾。
    在阿德,每周六上午我们都要到CITY的大型菜场买菜,而菜场是我在阿德见到过的人最集中的地方。就在这样熙熙攘攘的地方,我也注意到几乎没有人随意的丢垃圾,地面上的干净,全靠市民的自觉。说到自觉,想起自己家里的事情。儿子的家里有两个垃圾桶,一个是丢厨余垃圾的,另一个是装可回收垃圾的。刚到阿德的时候,我收拾厨房的时候都会问儿媳“这个丢在哪里?”生怕我将垃圾放错了地方。一天,晚饭后我收拾餐桌,问儿媳豆豉鲮鱼的空罐头盒扔到哪里?儿媳说:“妈妈,您别管了,我来收。”只见儿媳拿起油腻腻的罐头盒在水池里清洗起来,我很是诧异,问:“一个要扔掉的空罐头盒还要洗干净再扔吗?”儿媳说:“这是可回收的垃圾,我们要把它清洗干净才能放进垃圾桶。因为,政府是这样要求的,所以,我们要这样做。”
    儿子的家门口有两个高一米左右的垃圾桶,一个是蓝色的,负责装厨余垃圾;一个是绿色黄盖子的,负责放可回收的垃圾。每周二晚上,儿子要将两个不同的垃圾桶推到街边上,夜间会有清洁车将这些垃圾收走。周三的早晨,儿媳会将两个干干净净的垃圾桶拉回自己的家门口。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有的家庭如果有些家具不需要了,而且自己认为还很好的东西,会在夜晚的时候放在家门口等待需要的人拿走。我曾经就在早上散步的时候见到过一个很漂亮的儿童用的彩色的小桌子安静的放在街边。上面用英文写着:“这个东西我不要了,你可以拿走。”我还曾在隔壁邻居的家门口见到过一个吊灯,放在一个写着字的纸板上:“如果你需要,就请拿去吧。”我甚至以为,那是一个很不错的古典式吊灯,而且吊灯是经过认真擦拭过的,很干净,没有一点外伤。
    在儿子家里,我还见到一个大塑料袋,里面装着五颜六色的衣服。我曾问儿媳:“这些衣服为什么不放进柜橱?”儿媳说:“这些衣服是要拿去募捐的,都是马马穿不了的衣服。”我知道,那些衣服都是经过认真清洗的,不干净的衣服是不允许送出去的,这或许就是阿德这座小城居民的素养吧。
    又想起儿媳的那句话:“因为,政府是这样要求,所以,我们要这样做。”这句话,在我的心里有很强很烈的反响。

这个被擦拭得很干净的灯,等待喜欢它的人来拿。

洗干净可以回收的豆豉鲮鱼罐头盒。

公园和绿地边上随处可见的供捡拾狗狗便便的垃圾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