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孤迦逻
独孤迦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8,911
  • 关注人气:4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更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家有女不安份

小白桃花

小桃无赖已撩人

二牛他娘

悔教夫婿觅封侯

春天华华

舞低杨柳楼心月

菊锁清秋

任他明月下西楼

草茉莉园

门前老将识风云

散淡天涯

青锁同心多逸境

火石天地

人生贵得适意尔

三月春风

虽居世网多清净

勇敢的心

众里寻他千百度

西西公主

犹是春闺梦里人

北美云鹤

黄鹤一去不复返

寒潭蕉客

却嫌脂粉污颜色

乡下的风

云自无心水自闲

斯琴ya丽

日边红杏倚云栽

红楼丫头

替人垂泪到天明

邻家有男皆长成

南方蝈蝈

直将阅历写成吟

何苦乱炖

世上英雄本无主

浊海飞鸿

孤舟一系故园心

孤星逐梦

富贵于我如浮云

小楼东风

春风一夜吹乡梦

申江小吴

江东子弟多才俊

月明林下

雪满山中高士卧

纽约公爵

故国名园久别离

林林总总

唯有饮者留其名

飞龙在天

为谁辛苦为谁甜

松树上人

别有天地非人间

纽约浪人

人情练达即文章

老树临风

皎如玉树临风前

大儒三径

不觉前贤畏后生

侠客博情

陶然共醉菊花杯

沙场点兵

笑谈渴饮匈奴血

白马非马

马首东来知是谁

马尚龙博

敢为高论而不顾

江心岛文

若个书生万户侯

豆腐一半

语不惊人死不休

星辰点点

至今仍忆李将军

布衣而已

共君一醉一陶然

草庐一夫

物转星移几度秋

清道夫家

画眉深浅入时无

故缘新语

莫愁前路无知己

旧雨轻舒

早信此生终不遇

博文
(2019-04-16 20:29)

       最近的我未免过于勤快了,其实我一直是一个勤快的人。只是那一段博客的不堪让很多人很受伤而已,所以受伤是因为都灌注了自己的真情,即便是网络。但我也感谢这次不堪,让那段如火如荼的博风终于淡了下去。我想大概是因为那次,很多人已经不再写博了。有时候也很不能理解自己,怎么就深陷那种漩窝呢?真是太疯狂了,为了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发疯与自己过不去。何苦呢?好在历尽千帆皆不是。

       如此甚好,我可以把博客写成日记。

%%%%%%%%%%%%%%%%%%%%%%%%%%%%%%%%%%%%%%%%%%%%%%%%%%%%%%%%%·

 

       国家的无籍房政策还真是不错,可以让那些多年住房而没有安全感的人放心了。如此便民,百姓高兴,开发商也高兴,当然我也高兴,因为很多事就可以水落石出了。

       因为这次的好政策,我们进行了逐户登记。登记的好处是可以知道所有住户的住房来源,但是登记的坏处是,让我这颗脆弱不堪的心一次次受到打击,我有一种时时想杀人的冲动。也深深的体会了人生百态,形形色色。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13 09:24)

  昨日下班时,无事,翻开微信通信录,看看添加朋友的新联系人。其实电话簿里有几百人,但是真正联系的没几个人,可是你若不留着说不上哪时需要联系了,还不能删除。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电话都注册了微信,也就那么翻着翻着,看看有必要的就加了一下,没必要的就不加了。实际上我加人家,人家也未必愿意通过。

  就在那翻着翻着,忽然看到一个几乎没联系的联系人,也注册了微信。因为微信头像上是他的照片,我哆嗦地点开,大吃一惊。如果不细看,我根本就看不出照片上的这个人是谁,仔细的辨认我确认是他。只是那苍老的面孔,呆滞的表情,无论如何都不能与当年那个五花马、千金裘的豪迈男子联系到一起。那是一个酒后会读一段诗文,闲暇与我讲一段红楼梦的洒脱男子。我不敢说岁月是把杀猪的刀,却真真是一把凌迟的剑。
  岁月,终究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人。
  曾经写过一篇关于丁香花的故事,那是个唯美的;也曾经写过一篇《相见不如怀念》,那是一篇描写人性的;但是那是我的一些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10 10:53)
早上去看病的路上,姐姐跟我提起一个人,说前天没有原因的就去世了,才41岁。我记得这个人,那个婚礼上他代表女方讲了话。我还没有消化这个消息,也来不及感慨。吃了早餐回到家还不到七点,离上班的时间还早。于是刷了刷朋友圈,又被一个噩耗惊吓了。一个叫橐龠(tuo yue )的网友妻子用他的微信发了朋友圈,说他于2019年4月5日突发疾病去世了,并于4月7日火化出灵了。她昨天发了朋友圈,我并没看到,今天为了更正一下,又重新发的,我才看到。
认识橐龠是在2004年,我记得我刚刚买回电脑不久,在一个E话通的聊天室里认识了他。因为他一笑就出现我小虎牙,让我想起了某个人。另外从言谈中觉得他是一个有些风雅,有些矫情,有些个性的人。忘记了是怎么加的好友,当时他叫什么网名我也不记得了。总之,他对他的网名并不满意,让我帮着取一个网名。我就想起《老子》中的一句话,天地之间犹如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就建议他取名橐龠,他便应充,结果后来有了微信,他仍然采用这个名字。
我们聊天的范围很广泛,包括我写博客之后,他也常常来坐坐。虽然,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09 22:13)

 

关于媒体的过度关注

       2019年4月6日下午,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镇丰口村走失了两个女孩,消息刹那传遍微信朋友圈,我也在第一时间关注此消息。

       因家有亲戚就在那个村,所以总是第一时间知道细节。也听说有2000多志愿者去寻找,但我总有一种不祥预感,又说不清道不明。
       因这几天工作忙,也没空刷新闻和朋友圈。同事经常过来谈论几句,还谈到了中央台二频道也播放了此新闻。我当时一惊,终于知道我的不祥预感来源于何处。
       昨天晚上我回家与家人说,坏了,这两女孩已凶多吉少。要记得是几年前,长春一父母大意将几个月大的婴儿留在没有熄火的车里,结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07 15:00)
标签:

小区

物业

砸墙

分类: 百态人生
       小区的物业因为收不上来钱,弃管了。不交钱,物业不给服务,可是不服务,业主又不肯交费用,就这样恶性循环着。
       没有了物业,社区要求成立业主委员会。小区业主为了方便联系便成立了微信业主群。我们三栋楼大约一百多人,还有五分之一没有进来。有什么事,业主主群里招呼一声,一呼百应。这不是,我们自发的擦洗楼道。从自己家的门口擦到下一层楼的门口,我觉得不错,没事还能锻炼。因
为是自发的,我看见我的楼道里有人都准备了水桶和扫帚,我便把一个废弃的撮子奉献出来。
       去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31 21:20)
标签:

花草

运气

耐力

分类: 岁月如歌


       我在四十岁以前,是不喜欢花草的。这大抵与我出生在农村有关系,对那些花花草草并不稀罕。大概是东北的严冬时间太长,所以冰雪融化之时毛骨朵花刚刚露出头角,在那些凄凉的荒草中显得耀眼一些,便算稀罕了一阵子。等春光乍泄之后,便再无心欣赏了。比如蓝花鸢尾,在我家门前的山沟沟里那是成片成片的。比如说那野秋菊,在秋天来时,路边金灿灿的,我们把花朵拨下来之后,就吃花叶底下那白白的茎,甜丝丝的。现在想来,当真是暴殄天物。


       大概是几年前,因为家中变故,心情格外浮躁。于是在那个严冬,我便风雅起来,写字,养花,修身养性。因为对花草的无知,所以在网上购了几种。结果是经验不足,买到家哑然失笑,小得可怜哟。图片上的视觉与现

实相差甚远,当真是眼见未必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14 07:06)
标签:

杂谈

 

       卫生间的腥臊臭,走廊里的消毒水味,嫂子的碎碎念,加上哥哥的躁动不安,让这本已清凉的立秋时节又燥热起来。
       挨过这闷热,粘湿又烦恼的夏日,以为一切结束了,谁知一切才刚刚开始。所有的结束,都是另一番光景的开始。
       医院,总是让人无奈又无力的地方。二十三年前,母亲在这里死里逃生。二十三年后的今天,希望哥哥也早日康复。人到中年,都是情非得已。我们的一生,似乎从来都不是为自己活着。背负太多,太多。
       听说哥哥突发脑梗那一刹那,我就知道我的计划又夭折了。我约了很久谈合作项目的人,就在几分钟后到达了。而我只能在见了对方一面之后推荐给别人,急匆匆赶到医院。
    &n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5-21 20:43)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20 21:38)

    阳光虽好,但仍有冷风。约人去野外挖野菜,皆嫌天寒。
    在阳台给花浇水,看窗外蓝天浮云,便没有了下楼的欲望。
    不去野外也罢!一张椅,一壶茶,一本《聊斋》,满楼春色。
    《聊斋》从小便读,但人到中年再读,仿佛这些故事从未读过。
    偶尔累了,便望着窗外。人在楼群中,如坐井观天。羡天上浮云悠然自得,变幻莫测!
    享受这上午时光,此刻静谧。

偶尔也会发发呆,再看这满阳台花花草草,想着当初那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24 16:41)

   早上回老家随礼,去银行取钱时,忽然发现手机没带。犹豫一下,要不要回办公室取?想想今天周末,老国又跟我在一起,如果家里人找不到我自然会找到他。更何况老家那边打了几个电话,追问我们出发没?索性就走了。
   走着走着又担心了,办公室门没锁,万一有人拿走我手机怎么办?当年的艳照门,可就因为修电脑引发的。现在的手机几乎代替了电脑,万事一我的艳照被人给暴露了呢?然后给办公室里的人打个电话给经管起来。走了一段又觉得不妥,万一哪个情人打电话被别人接了怎么办?又给姐姐打电话,让她去办公室取手机。走着走着又不放心了,万一有人给我发暧昧短信,暧昧微信被姐姐发现了可不好。又想想没事,手机设了密保,以我姐姐的迷糊程度,应该破解不了。又不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基础资料
搜博主文章
个人简介
本是天外逍遥客,却入红尘梦里来。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空挂纤纤缕,徒垂络络丝。也难绾系也难羁,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
 
落去君休惜,飞来我自知。莺愁蝶倦晚芳时,总是明春再见隔年期。

搜索

复制

圈地运动

末村角落

天南海北的呼唤

长者丰采园

不老的传奇

约风为友

余昌民的博友

我们的学校

常聚的圈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