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流浪人
流浪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631
  • 关注人气:1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高维生简介

    高维生,吉林人,满族。1962年12月26日生于延边一个偏僻的山区小镇。作家协会会员,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滨州市作家协会副。出版散文集《季节的心事》《俎豆》《东北家谱》《酒神的夜宴》《午夜功课》《有一种生活叫品味》《纸上的声音》》从1988年开始,在《散文》《文学界》《作家》《美文》《青年文学》《朔方》《雨花》《岁月》《散文选刊》《山东文学》《四川文学》《长城》《文艺报》《散文》《都市美文》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获得各种奖项。作品入选《21世纪年度散文选·2001散文年选》《2001散文年选》《2002散文年选》《2003散文年选》《百年性灵散文》《2002年散文诗精选》《散文精粹》《新课标语文读本》等多种选本。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触摸佛多妈妈的口袋

 

高维生

 

 

 

对佛多妈妈最初的记忆,是父亲讲给我听的。这个满族的女神,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片柳叶的形状,上面画成女性的面容。近日读从山东带来的富育光编著的《图像中国满族风俗叙录》,其中有一节谈到“植物神偶”,看到的佛多妈妈,和我的想象截然相反,没有一点柳叶的影子,是一个女人的形象。盘腿坐着的佛多妈妈赤祼身体,腰间围一条草裙,双手托起乳房。这对巨大的乳房突显胸前,饱满富有弹性,而且乳头硕大。乳房丰富的乳汁,养育一代代人,延续民族的血脉。

多雨的重庆,窗外又在下一场大雨,远方的缙云山,隐藏在雨雾中,看不到一点山的影子。我注视佛多妈妈,她和树木中的柳树联系一起。神话不可能凭空想象出来的,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寄托。山川不是植物的培养基地,风雨的贮藏室。在它的身上不仅演绎四季的变化,而是它自身的价值,每一块岩石,每一棵树,每一条溪水,都是神的灵魂。

满族以渔猎发展起来的民族,它与自然是亲缘的关系,日常生活中,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在善与恶纠缠中的人生

 

 

 

 

高维生

 

 

近日读《中国作家》2014年5期,刊发的袁炳发的小说《苦涩的风》,读后发人深思,看似简单的故事,透出复杂的人性。

“妻子高美香要买一处海边的房子,这种想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丈夫涂文彬尚不清楚。总之,想在海边买房子的想法,已在高美香心中很顽强地扎下根来。”辽阔的大海,波涛起伏,它给人带来远方,也送来浪尖上闪烁的梦的美丽。在变幻无常的大海边上,有一座房子,就有了生活的天堂。袁炳发在小说的开头,种下一株巨大的人生之树,将它置于海的梦,和一套安稳的房子中。这是别有用心的,小说的开头,起着一部作品的成功与失败。

  在冰天雪地的街头,当一种激情达到饱和,进入高峰期,小满的胳膊蛇一样,缠住涂文彬的胳膊,他们偷吃伊甸园树上的果子,一场悲剧将要发生。“这时,一辆120急救车闪着蓝色的灯光,从他们的身边疾驶而过。看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一幅鱼皮画

 

 

 

我电脑桌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鱼皮画,画面上两个穿着鱼皮棉大衣的猎人,驾着一架狗拉爬犁,在雪地上追赶猎物。狗将身体拉成弓形,在奋力向前跑,猎人的眼睛盯住前方,不远处有一片桦树林。这幅鱼皮画,我非常喜爱,不仅是画面上原始森林的野性,它有我少年的情节。

少年时,我家仓房中,有一个未上漆的木柜,里面装满一些杂书。有一天,闲着没有事情,在柜子里乱翻,拿到一本油印的小册子,上面有一首《勇敢的鄂伦春》的歌曲。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
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
一呀一匹烈马一呀一杆枪
獐狍野鹿漫山遍野打也打不尽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
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
一呀一匹烈马一呀一杆枪
翻山越岭骑马巡逻护呀么护森林

 

我被歌中的森林,还有烈马和枪迷住,幻想有一天到兴安岭去生活。少年编织的美好景象,多少年来沉积在心中,随着时间的流逝,它变成割不断的情节。

2014年3月29日,我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我在家中写丰子恺传,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帕斯捷尔纳克的人与事

 

酷热说来就来,一夜过去后,热风席卷城市。厚重的水泥墙壁,挡住推进的热气,躲在房间里,读帕斯捷尔纳克的《人与事》。

九十年代初,《人与事》是我着迷的一本书。记得为了买这本书,跑遍济南大小的书店。有一天上午,我和高淳海去山东大学老校散步,在路边的学生书店中,发现仅有的两本。我没有犹豫地买下,一本送给长春的傅百龄老师,他是俄罗斯文学的崇拜者,另一本我自己留下。

新版的《人与事》,换了出版社,也换了版式。打开书,看到十几幅帕斯捷尔纳克的照片,第一次走进他的影像中。这些生命中留下的影像,铺成诗人的一生,成为珍贵的史迹。它们连续流动的画面,构成人与历史的关系。童年时帕斯捷尔纳克和父母在院子里的情景,是我最喜爱的一幅,不大的院子中,父母各自坐在椅子中,手中捧着自己心爱的书读,还没有经历沧桑的帕斯捷尔纳克,蹲在地上独自玩耍。父母间有一张空椅子,本来是他的座位。身后的房子上爬满绿色植物的藤蔓,只是进出的门口,形成拱形的空洞。画面构图讲究,摄影家用敏锐的艺术眼光,捕捉到温馨、安静的瞬间。

照片是三角形的画面,父母在一条平行线上,而儿子在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3 11:24)

母亲的手影

 

 

祸是由感冒引起的,上午课间操结束,我和同学不是马上回教室,在操场上乱跑,身上出了很多的汗,一时大意,我摘下棉帽子让寒气,吹散头上的热气。

中午回家时,感觉嗓子不舒服,鼻子里不通气,母亲说我感冒了,我说没有的事。吃完午饭又匆忙去上自习。两节课下来,浑身软绵无力,脑袋发热,我知道这是发烧。回家的路上,艰难地走一步,好不容易回到家中,一头倒在炕上,烧得迷迷糊糊,母亲给我脱鞋,盖被子还清楚,后来什么不知道了。

母亲叫我的名字,醒来时炕上放着碗,旁边有一瓶酒,还有一盒火柴。头如同炸裂一般,身子一点力气没有,连眼睛懒得睁开。炕烧得烫手,我还是感到冷,让母亲再盖一个被子。母亲拿来温度计,用力甩了几下,然后夹在我的腋下,说不要乱动,量一下体温有多少。我任凭母亲摆布,意识有些不清楚,昏沉中不知过了多久,母亲拿出体温计,看到上面标出的刻度,她说38℃,烧得这么高。母亲在碗中倒了一些酒,划一根火柴,昏昏沉沉中,我看到一朵火焰触到酒上,燃出一片蓝色的火焰。母亲帮我脱去棉衣,蘸着温热的酒,在我身上用力地搓起来,空气中弥漫酒的气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身体中浮出震颤的情绪

 

高维生

一进入腊月,离新年更近了,响起零星的鞭炮声。窗玻璃爬满水汽,阳光映照上面有一种时间的味道。

这是我眼睛手术后,在恢复期中,读的第一本书,经不起布鲁诺·舒尔茨的引诱,还是慢慢地读起来。几年前,读过他的《鳄鱼街》被震撼一次。《与撒旦约定·布鲁诺·舒尔茨书信选》更是他内心的独白。书信是一种古老的交流方式,在这种体载中,人卸掉所有的保护色,真实地表现心灵的世界。从一言一语里寻到不一样的东西。

布鲁诺·舒尔茨说:“生活的本质就是要使用无数的面具,这种游移式的形态其实才是生活的本质。”看似直白的话语,有着重要的意义。布鲁诺·舒尔茨的“面具”“游移”这两个词涵概生活的本质性。一个病人走进病房,穿好病号服,一切虚假的东西全部消失,听从医生的嘱咐,不能允许有半点伪装。但一个人走进写字楼,进入办公室的时候,人需要换新的面具,去应对现实的生活。人每天在不断变换场景,需要瞬间更替,不一样的面具。人离开母亲的身体的时候,带着一张单纯的脸来到世界,当他的眼睛看到陌生的脸,陌生的事物,从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清晨剪春韭

 

 

高维生

 

 

后园付出母亲的很多情感,春天闹菜荒,这里的菜解决了大问题。

通往后园没有门,每天从窗子上跳来跳去,父亲找来旧凳子,将四条腿埋在地上,变成一个台阶,进出方便多了。后园的面积不大,母亲侍弄得有条有理,从障子根到房前一字排开,修出四块菜畦地,一块种小白菜,其余的种上辣椒、茄子,靠北边的种上几垄韭菜。

 我喜欢这几垄韭菜,春天第一茬韭菜,包出的水饺有菜香味,一年四季,忘不了春天的韭菜。母亲未务过农,她种菜是为了我们能吃上新鲜的菜。她的农活知识来源于邻居路姨,我们两家并不是门挨门的邻居,同住一个大院,去路姨的家要穿过胡同。路姨和我母亲长得有些相像,个头高矮差不多,所以她管我母亲叫姐姐。母亲串门很少去别人家,大多是去路姨家。她的丈夫是工厂的模型工,手特别的巧,人老实话语少,来客人只是笑一笑,很少插话多说一句。路姨在工农大队种菜,是种菜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28 14:44)

猜不透的二十四块石

   

   

  站在公路边上,注视来往的车流,二十四块石卧在铁栏里。我们对它一无所知,只有眼光中的惊叹和心中的疑惑。这是我来到牡丹江岸边,第一次与二十四块石相遇的复杂情感。

  江东二十四块石,缺少石刻造型的艺术,它不过是普通的原生本色,石质的表面,经受大自然的吹打,留在沧桑的记忆。它不大的体积,引不起那个时代文史记录者的注意。二十四块石和一个国家相比,相差甚远,不可能详细地说明记载。

  1千多年后,当我面对江东二十四块石,读到什么呢?它是一首挽歌,每一个石块,记下发生的故事。它是一条河流,漫长的岁月里和牡丹江相依相偎,融入这块土地上,是绵延不绝的回忆。江东二十四块石不仅是历史的遗物,镌刻下的时间,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风雨覆盖石上,当我们小心地揭去,能发现什么呢?

  我们看到江东二十四块石,获得震撼的力量,石上的坑凹,它比文字真实,不带一点虚构的东西。历史从这里跑出,那个下午,我从石质的车站出发,沿着它指引的线路,走向遥远的历史,又从历史中回到现实。

  夜晚在富临园酒店的床上,那盏孤灯的窗外,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是一种修炼

高维生

形象的心灵性

 

弗里德里希·黑格尔的《美学》,这本书太厚了,读起来不方便,书中的插图,让我读到了另一些东西。黑格尔说:“这个世界的内容就是美的东西,而真正美的东西,就是具有具体形象的心灵性的东西,就是理想,说得理确切一点,就是绝对心灵,也就是真实的本身。这种为着关照和感受而用艺术方式表现出来的神圣真实的世界就是整个艺术世界的中心,就是独立自由的神圣形象,这种形象完全掌握了形式与材料的外在因素,把它们做显现自己的手段。”黑格尔所说的真实,有很多人误解了。认为记录生活,这就是真实的,不带一点虚假。要是文字写出来的就是文学作品,那么文学不值钱了,不可能存在经典和大师。流水账的生活记录,缺少一种最重要的东西,他们忽略了“绝对心灵”这是支撑文学的骨架,是灵魂。文字写出来的不都是文学,它可能是制造出来的垃圾,需要送进垃圾处理厂。

窗外新开业的商家,一首首地播放流行歌曲,在夜空中到处乱窜。我躲在书堆中在读黑格尔的书,那些音符撞在大师的文字上,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纷纷跌落,被烧得粉身碎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来吧,我的灵魂说

高维生

 

最初读惠特曼的《草叶集》,是十几岁,那时父亲在北京修改长篇小说,回来时带了一些书,其中有《草叶集》。我被惠特曼的独特长句子,激情的诗行迷住了。后来我自己有了《草叶集》,有一段时间,每天读惠特曼的诗,这时的读多一份冷静,多一份思考,不是盲目地迷恋句子,对人与自然,生命与生命的追问多了。

《典型的日子》是心灵笔记,惠特曼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完成此书。大地上的万物,它们和睦相处,凭着自己的特点生存,按大自然的规律生长,不存在功利的想法,去明争暗斗,一年年地丰富大地。1873年,惠特曼患上半身不遂,这样的重大疾病,使很多人丧失人生的信心,有的甚至生活不能自里,在病痛中度过残生。惠特曼在近二十年的疾病中,他要与病魔作斗争,一边思考生命的意义,惠特曼拖着患病的身子,一次次地走进大自然里。草的清香,野花的美丽,溪流的歌唱,鸟儿的鸣叫,风的细语,阳光的照晒,他在这样的环境中,身心得到洗礼。大自然是精神的母亲,教给他全新的阅读法则,以另一个视角去解读生命。

当惠特曼带着小凳子,坐在大树下,听树的汁液的流动声,他动情地写道:“当你商业、政治、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