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河洛

文化

分类: 散文

老实讲,我对金湖最初的认识来源于一位文友,一个笔名金狐的美女作家。她为什么叫“金狐”呢?通过了解,我知道她是江苏省金湖县人,担任当地作家协会主席,本名金虹。及至后来在笔会上见到她本人,中等身材,气质优雅,美丽端庄,尤其是含笑时候的神态,确实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妩媚,取名“金狐”,再准确贴切不过了。尤其她的作品,以其独特的女性和细腻的笔触,在文学长廊里刻画出了一个个独特的人物形象,如《小心台阶》中的银红,《我想去北京》中的赵奶奶,《李二婶的眼泪》中的李二婶,《中奖》中的郑林,等等,都给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真的是“文如其人”,人美,文也美。通过金虹,认识了金湖的不少美女作家,昵称“大妮子”的倪霓,笔名“莲子馨”的马明英等。要知道,她们可都是金狐主席团结和扶持起来的,她采取多种联谊和培训方式,培养和发现了当地不少的文学写作人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6 07:20)
标签:

巩义

河洛

文化

分类: 散文

每每参加传统文化学习班,听到老师们传授孝道文化;每每看到哪个家庭父母健在,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景象……我的心里都非常的难受,因为我的父母都不在人世了,我无法尽孝了。更重要的是,父母都健在的时候,我没能好好善待他们,没有用心体会他们对我的爱,反而一次次伤害他们,特别是对于父亲。如今,我切身体会到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应该算是人生最大的无奈,也是人生最大的悲哀。

父亲五十多岁才有了我,尽管我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可能是老来得子,父亲对我十分疼爱,我有什么要求,他都尽可能地满足。我爱看小人书,他就给钱让我买。虽然一本小人书毛儿八分,但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毛儿八分可能是一家人十天半月的生活费用。我吃水果糖,他给我买;我吃冰棍,他给我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袁良才点评《神鞭》:作家侯发山乐写、善写小人物,从小人物身上发掘人性乃至民族性之美质之豪气。德福老汉从小痴迷于玩陀螺,且穷其一生乐此不疲,尽管玩出了水平,玩出了花样,在河洛地区无人能及,搏得'神鞭'的称号,但毕竟管不了吃喝,在众人眼里,不过是玩物丧志,不务正业罢了,以至于连老婆都娶不上。如果仅止于此,德福充其量算是一方奇人而已。1944年,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践踏到河洛地区,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日酋竟也是个'陀螺迷',把德福老汉'请'到据点里,并下了'战书',约定三天后,两人一决雌雄。德福毫无惧色,口出'狂'言:长这么大我还从未输过!比赛之日,德福老汉的'神鞭'抽打的是一个呈倒圆锥体的重达两百多斤的巨无霸铁质陀螺,尽管日酋处心积虑地在自己的陀螺上做了手脚,欲一举击败德福,摧毁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从而丧失抵抗的勇气。哪曾想,德福老汉的玩技实在太高超了,日酋的陀螺根本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曾冠华点评:侯发山作品《贵宾》用一层层剥竹壳的手法书写心酸故事,让人感叹、唏嘘甚至气愤,通过人物的呈现,故事的写来颇具社会现实意义,使人深思。人物郑宗武虽然不能代表所有的年轻人,可这类人可真不少。都说养儿防老,郑老头养大了儿,还把有限的三万元钱积蓄奉献出来供儿子卖房,没享受到儿子孝敬,还沦落无家可归、四处流浪以拾荒为生的境地,而儿子却视父亲不见,出手阔绰以三万元钱的高价卖回来一条狗宠养,奉为贵宾。三万元钱、一条狗是作品的重要线索,同时也是最大的讽刺。郑老头视为珍宝的汗水钱,儿子却如水沷出去;把含辛茹苦养大自己的父亲置之不理,儿子却专注投入供养狗……呜呼,现实的奇葩,人性的沦陷,棍子那样硬邦邦地将人心捅得不忍直视。作品借助三万元线、一条狗的道具做足文章,很有批判力度,意在竭力高呼人性良知回归,还人类心暖的天良。(此点评,收入点评糸列《小小说之美》)

附原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巩义

河洛

文化

捡来的家

侯发山

老高并不老,只有三十出头,他不修边幅,冷不丁一看,像是四五十岁的人,因此人们都叫他老高。老高是从农村来的。他是个孤儿,三十多才娶了个寡妇,寡妇去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十岁的女儿。老高老实,除了种庄稼,不会挣钱,结婚不到两年,老婆就带上女儿远走高飞了。老高一气之下来到城里,在郊区那儿租了一间房子,背起蛇皮袋,捡起了破烂。后来有了积蓄,便鸟枪换炮,弄了辆人力车收购废品。

老高实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巩义

河洛

文化

贵宾

侯发山

郑宗武拧开防盗门,习惯性地,亲昵地“贝贝,贝贝”地叫着。出乎意料,贝贝并没像往常那样颠颠地跑过来(有时早早就卧在门口等候),兴奋地拿头在他裤脚上蹭痒,撒娇。难道贝贝病了?他忙来到贝贝的卧榻前查看,什么也没有。不能说什么也没有,有几根狗毛。郑宗武急了,客厅,书房,厨房,卫生间,储物间,阳台……每个旮旯角落都找了个遍,甚至床底下都看了,还是不见贝贝的影子。郑宗武头上的汗出来了,贝贝会去哪里?难道是自己早上出门时,它趁机悄悄溜出去了?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妻子去海南了,还没回来,不可能是她带出去溜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巩义

河洛

文化

武汉市武昌区2019届高三年级五月调研考试语文试卷

一、现代文阅读(36分)

(一)论述类文本阅读(本题共3小题,9分)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各题。

费孝通曾言传统乡土社会是个“无法”的社会,林语堂亦言在乡土社会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巩义

河洛

文化

2019年中考网上阅卷适应性训练

(考试时间:150分钟   满分:150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曾冠华点评:侯发山的《锁王》(《椰城》2019年第6不仅成功地写活了亮子这个人物,更重要的是在有限的篇幅中把他塑造成真正的人物,让人们仰望的那种,这不容易。随着人类社会不断发展,市场日益丰富壮大,更便于广泛流通,给人的机会层出不穷。昨天的穷小子,明天摇身一变成富人,这事实的发生不必惊讶,更并非神话。可见,当下的世界是何等的魅力十足,引人趋之若鹜。然而,人物亮子却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他坚持着不起眼的制造钥匙工艺,不畏强暴、不为钱财诱惑,纵然付出双眼的代价,也守住做人不贪的道德底线,像热爱生命那样热爱钥匙制造,且把其做精做好,最后成为业界翘楚,缔造人生高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巩义

河洛

文化

分类: 社会小小说

亮子是当地锁厂的一名钳工。他二十浪荡岁进厂,如今四十好几了,跟他一块进厂的大都换了工种,有的还走上了领导岗位,拍屁股走人的也有,只有他,还没离庙。常言说,“紧车工,慢钳工,吊儿郎当干电工,不要脸的干焊工。最后说句大实话,带工字的全都傻。”他媳妇说,这话用在亮子身上再合适不过了。这家伙,平时话不多,有股子牛劲,或者说有股子犟劲,整天拿着锉刀坐在那里锉啊锉。具体地说,亮子是在锉钥匙——那些经过机器出来的钥匙,带有毛刺的,或是开不开锁的,都要经锉打磨一下。亲戚朋友,甚至家人都劝他,换个活计。他不换,也不多解释,似乎认准了钳工这个行当。他随身背个挎包,里面装着锉、锁,还有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出版书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