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雨梧桐
秋雨梧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04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05-26 22:28)
标签:

杂谈

    有时候专著于一地一事的时候,时光老迈的年华,斯时斯地依旧,但是容颜老去,壮志未酬。

    或者年轻有时候真的做不了什么,年年岁岁往复的折腾,总是去回忆那若即若离的过往,安静的醉,寂静的想,一转眼,都远去了。

    其实一直都感觉,有些事情其实可以更美好,花想衣裳月想容,一打点一装饰,美就来了,喜悦也就来了,但是要打理自己的生活,却需要太多的心思去精挑细缕,但是凡俗种种,回转身来,心力交瘁,万念俱灰。或者,有时候生活只是华丽剔透的花瓶吧,不去思量的时候,渐渐把自己沦落为一个消磨掉创意的工作狂。经由的事情,其实一转身,我们也就那么过来了。

    那些沐雨听风的闲适不再了,时常连坐下平静的对话时间也时常惊起,蓦地想起繁琐别事,失去从容的颜色。

    2010年北京的春天姗姗来迟,似乎也就持续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当时在学校的西边看见几树怒放的海棠的时候,才真实的感觉到那浓郁的春意,然后就是温度飙升,炎炎的夏意。从过完新年来,匆忙的出了几趟差,然后就是毫无感觉的繁忙,日月飞逝,心态炎凉。忽然间感觉到理想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6 22:53)
标签:

杂谈

    时间似乎停止在08年1月的最后一次西安出差,记忆分崩,身影离析

    遗忘了自己遥远的文字,忽然对键盘变得不熟悉,指下错键无数只能纷纷的撤销更改,思绪似乎凝固,只能拼命的压榨文字。一年了,隐藏行迹,消失声讯。默默的躲在北京的一角,苟延残喘。北清路的延伸所止,直抵一座赫然而起的山。山下的小村便是我的潜伏所在。

    去年的偶尔,还回拥有依稀记忆的矿大,人多人少的聚会,一样的欢腾。每每的聚首,总是觉得在捡拾假死的记忆。让干瘪的躯体重新充斥鲜活的魂灵。

    07的五一,去了杭州,见了周庄,在江苏的一个乡间小住了几日。

    后面是漫长的工作,漫长而没有假期,没有休眠,没有喘息。

    07年的十一,似乎是被遗忘了,只得在照片间清点。

才发现其间7月时候,在石家庄小住数周,由于上网方便,下载了日后能够涉及运用的诸多资料,奉为瑰宝。借公司之便,去西柏坡参观瞻仰。苍岩山小游拜谒。

    08年五一长假被切分。多一天的周末,在北京城里漫无目的的飘移。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09 13:45)
标签:

杂谈

一年的工作时间在出差中结束。。。
今天早上才出火车站,晚上回北京。
工作的内容是一把烙铁,几句交谈,一些现实,几份数据。
告别文字很久了,在酒店写满阳光的桌子上,简单的写一些随意的文字,告别2007的时候,我们在北京的寒风中肆意的飘,跟我大学的班长子哥两个人满大街的找住处。
后来困了,在12点来到的时候,我们群发了很多短信,然后我关机了,等着祝福明天再抵达。躺下睡觉,半梦半醒中隐约说了很多话。
还在缅怀逝去的日子吗?
07年的夏天好像昙花一样还没看见刺眼的阳光,就匆匆凋谢零落了,忽然又一天,北京来了第一场雪,掩盖着满地的落叶。
关于07的记忆呢?
还想留些记忆呢。留下空间,明天补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7 16:59)
 是不是,在佛前的脚步过于零乱而匆忙也是对佛的大不敬呢?
一周年,最先想到的一个词就是“离开”,
一年前的脚步搅起的尘埃,难以知道它在哪个角落飘扬或者落定。
去年的六月,我们沉醉,或者欢笑。
如此年轻的面孔,一定会在毕业的刹那,颓然蜕去。
......
    前些天整理照片,忽然看到大一的时候在北海的照片,每一张脸都是那样的稚气未脱。在湖面上荡浆或者打闹,因为年轻,我们肆无忌惮。
    那一次,我把船划得像陀螺,而老三将脚踏船当自行车骑。年轻,如果有符号,那么就应该是一张笑脸吧。那时候的老六总是躲避照相机的镜头。
记得大四上学期有一天晚上从实习工厂回来,一路狂歌,结果第二天声音充满磁性。
    这一次潭柘寺出游,大客车上,也有歌声,但不再整齐而嘹亮。欢笑也有所减损。
    两个导游带着我们一分为二的两拨人,匆匆的奔赴,急速的讲解。一直紧跟脚步,连驻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7 16:59)
佛 七叶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3 18:01)
   忽然想起回到这里,本周六,去潭柘寺参佛。
   一座经过历代扩建和修葺的大寺。在我的路上等我。
对于毕业,忽然发现身边的伙伴已经走了好远好远,一秋一春,环顾四周,茕茕孑立。
去年七月,在北方游荡,在回家的时候真正告别了自己的学生生涯,也在群山的怀抱中度过了自己的最后一个暑假。匆匆回到北京,暂时寄居门头沟。
   四个月的沉潜与积郁,漂流与零落。
   或者,与众生皆无缘。北方的秋天,来得迅猛而肆虐,然后在初冬的日子,找到了一份简易的工作,为过冬做准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27 12:20)
   昨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4月26日
  父亲十九周年的忌日
  每年的今天我都会流泪
  但是这些泪水从来不是为了想念我的父亲
  而是为了我的母亲
  十九年的艰难
  十九年的孤独
  十九年的苦守
  还有十九年间她永远逝去的最宝贵的青春
  ……
  二十几年了
  我成就了一个乐观、淡然、善良而又敏感的我
  这些归功于我的母亲
  ……
  弟弟长成了男子汉
  娘三个一起出门时
  他会习惯性地把我和母亲护在身后
  ……
  也许世界就是这样
  太幸福了就会遭到上苍的嫉妒
  它带走了最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9 10:24)
标签:

达到

终于回来
好象重新回到了地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10 17:56)
为什么心中全是忧伤,
为什么脚下只剩彷徨?
为什么用一年时间离开还不够?
为什么远方的远方还是远方?
   为什么记忆只剩下凌乱?
为什么时时想起来的,只是儿时的怅惘?
 
一个季节,用三个轮回死去
只剩下周而复始的痛。
还有什么值得去执著的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19 20:13)
    告诉我,遥远怎么丈量?
从家到北京的距离,在自己来来往往的印象中,仅仅是一条铁轨。今天,忽然被问到:过年回家不?
    家,那个火车呼啸而过突奔而至的终点。那个从窗前可以看到蜿蜒河流和绵延群峰的小屋。那一开门立即扑面而来的惊异笑容。舟车劳顿必然风尘仆仆,行进千里必然为这团聚的欢心。
    有一个词叫作毕业,即使那个称为母校的地方离我仅仅不到40公里,但是,却没有理由日能够让我去走走看看。其实牵强一点说,想回去喝酒。一个待过四年,将弟兄们的感情变成一种习惯的地方。
    好久没有嗅到酒精的气味,倒是身上的毛衣,在网吧沾染了不少烟味。毕业了,老大抽烟,老六郁闷也抽烟。我依然很反感烟味。窗台已经成为了天然的冰箱,屋子有暖气但不如想象中的那么暖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