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素文
素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05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3-03 15:56)
标签:

文化


    1986年4月14日,一个伟大的法国女性——波伏娃在巴黎永远地走了,这年,她78岁,人们将她安葬在蒙帕纳斯公墓,她与萨特长眠在一起。细心的人们发现,这个特立独行才华横溢的女性,她的手指上戴着一枚戒指。不过,这枚戒指并不是与她相伴一生的契约伴侣萨特所赠。这枚戒指来自于一份令她刻骨铭心的跨国爱情。 
    这枚戒指的赠者阿尔格伦早已于五年前逝去。1981年的一天,阿尔格伦因心肌梗塞在家中逝去,他的手边摆放着一只铁盒子。里面除了他与波伏娃的情书,还有着来自另外一块大陆的风铃草花,尽管它早已枯萎凋零,但它在这个美国男人的心里,至死都如当年一般鲜活。 
    这风铃草花的故乡在欧洲大陆的法兰西,在巴黎的乡下,它们绽放的年份是1947年。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26 19:33)
     三伏天,禅院的草地枯黄了一大片。“快撒点草籽吧!好难看哪!”小和尚说,“等天凉了......”
     师父挥挥手:“随时!”
     中秋,师父买了一包草籽,叫小和尚去播种。
     秋风起,草籽边撒、边飘。
    “不好了,好多种子都被吹跑了。”小和尚喊。
    “没关系,吹走的多半是空的,撒下去也发不了芽。”师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8 23:20)

 

纤纤我形,幽幽我心。 
兰香醉君,却哪曾料,君何长醉,竟不醒? 

哎,前番旧情,是我用心串起。 
你既弃情如弃衫,待的他日回头,空留一纸心酸。 

他年,若念桔梗,只需风中一声呢喃:我很幸福。 

皓月东升,苍溟最深处那淬着星光的潋滟,纤尘不染。 
涵带了这世间,最高贵的绚烂。 

无暇挽留西逝的阳光,我的眼眸中,只有那道飘渺在天际的澄澈。 
枫舞悠扬,虽落犹红,漫天都是透自灵魂的馥郁,属于你的气息。 

日将暝,远山遥萧。 
似泪秋水,只为祭奠,曾经纷飞樱瓣中,你绝迹的笑颜。 
末了,仅留下,独自蔚蓝的海阔天空。 

离恨天,彼岸间,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8 23:15)
 
 
    梦醒的时候,我的世界便死掉了。
    我相信了我不相信的,却又不相信我已经相信了的。
    在密密匝匝的相信与不相信之间,我游离在我不懂的世界。我不懂得这个世界,不懂得这个地方的人和这个地方的事,我无知的就像一个婴儿。
    然后我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走得不留一点痕迹,我的爱、我的恨,和我一起走入了腾格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2 18:53)

 

 

出去一个多月,回来就是新学期的开始,日子就在忙乱与紧张中飞快地滑过。BIGO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11 19:26)

一个朋友把网名改成“像风一样”,我特别喜欢。

其实人就该像风一样。

也许有人感慨于它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着一丝痕迹。可是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却感悟到了这个比喻的真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28 17:4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18 09:13)
   最近和朋友们聊起孩子,感触都差不多。这十多岁的孩子心理的变化比身体的变化还快,一件司空见惯的小事也许就会引发孩子一番匪夷所思的言论,甚至引发强烈的情绪波动。孩子在成长,在蜕变,父母也在密切关注着孩子心理破茧化蝶的过程。
   成长,想来也真是一件充满痛苦的过程。尤其这些步入青春期的孩子,本是一片天真无邪单纯幼稚的心田,就好似在一场春雨过后,一下子变得生机盎然起来,他们踌躇满志地憧憬着远方,用一副手搭凉棚远眺未来的姿态把人生描绘的诗情画意。此时的孩子们就犹如一艘小船,乘着风和日丽驶向广阔的大海,驶向灿烂的阳光,驶向自己心中的彼岸。那小小的心田里满是喜悦与激情,憧憬与无畏。
   然而,大海不会总是风平浪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08 13:13)

 

  顾郦长得很美,笑靥如花,丹唇含珠,眉毛细细长长,直伸到鬓角里。加上一头飘逸的长发,更平添了几分柔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5-29 18:50)

今夜如同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一样,没有月亮。不同的是——今夜满是难以忘却的回忆,那一夜却满是凄楚无望的忧伤。

就在那个漆黑的夜晚说分手。蓄满泪水的眼里只有你朦胧变形的脸,没有擦干再好好看你一眼,就转身离去。只有无尽的忧伤和长长的泛着淡淡白光的马路在脚下延伸,路灯把无助的身影拉长了又缩短,鞋跟把脚下敲出孤独单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