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quarian
Aquari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65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博文
(2011-08-05 00:59)
标签:

杂谈

《坏心情》

 

“嘎嘎嘎,嘎嘎嘎……”

他合着眼,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摁了小睡。他的身体还赖在床上,脑子却渐渐地醒了。每天早上鸭子叫的时候,正好八点整,离上班只有两刻钟。

这是一天当中,最艰难的时刻。他得让身体继续保持睡眠,又不让自己睡死,同时还得掐着时间,以免上班迟到。每天这个时候,他就觉得头晕,烧心,浑身乏力,像是刚死过一回似的。

“嘎嘎嘎,嘎嘎嘎……”手机闹铃又响了。

这一次,他睁开了眼睛,盯着天花板,木木地看着。他听见门外的一些声音,有盥洗室冲水的声音,关门的声音,皮鞋叩在楼道上的声音……喧闹声正离开走廊,融入更加喧闹的街道。

他开门时,走廊上静静的。在一长排水曲柳木门前,只有阳光和一些风造访。盥洗室在寓所东首,正好处在楼道转角位置。它由四五两个楼层的人们共用,而且还是男女通用的。盥洗室沿着墙面,一共安了六个台盆,其中两个因为水龙头出水问题废置着。

他站在台盆前,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胡子几天没刮,又显得浓密了。他讨厌胡子,尤其是那种尖瘦的小八字胡。它很容易就让人想到可恶的耗子。他也觉得颧骨太高,太开,就像庙宇里的金刚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3 01:21)
标签:

杂谈

《中奖彩票》

 

那白光迫近的瞬间,他感到有一股热浪扑来。

“天哪……”他话没说完,就成了一段焦炭。他看到皮肤上起满水疱,像揉过的纸团子一样。蓝色的血管,像树枝一样向深处蔓延。烧焦的布片附在血水上,还吐着一丝丝黑烟。自膝盖以下,左小腿呈现180度扭曲,只靠着筋肉连着大腿。他张着嘴巴,脖子涨得紧紧的。他感到有巨大的气流擦着嗓门涌出来。

可是,他什么也没有听到。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寂静的世界。空气燃烧,火光爆裂,金属物体相互碰撞,碎裂,坠落,锂电池高温爆炸,所有声音被剥离,被抹掉了。这像是一个双耳失聪的人,面对喧嚣的景象,所领略的寂静。巫婆曾经说,星座远离的时候,宇宙也是一片寂静。

这是一种世界消失时所特有的声音。

他的眼皮肿得像个小山包,只留出一条眼缝子。眼缝子里,黑眼珠子微微地移动着。他看到身体上方,悬着一块铁皮。铁皮上,凝着黑色的血迹。血迹下,他看到了一串数字。不过,泪水和血水使他的视线模糊一片。

他用拇指和食指抵着眼皮和眼睑,然后张开虎口,撑开眼睛。“3,1,1,5,3,0,1。”他对着数字默念了三遍。他撤了食指和拇指,把数字在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31 22:01)
标签:

杂谈

《逃逸速度》

 

在他身后,是一团刺眼的白光。

他刚剃过胡须,显得白净。他的皮肤,一碰就会出水,让多少女人羡慕不已。

对此,他却很纠结。说他白,有两层意思。一是他确实白,皮肤好。二是他很女人,因为白是女人的专利。由于皮肤白,脸更容易显红。他酒量不差,可一闻到酒气,脸就先红了。他跟异性交谈,没两句话,就把拘谨写到红脸上了。

他试过很多让皮肤变黑的方法。他故意在太阳底下散步。他还长时间地熬夜,喝浓度很高的黑咖啡。有一回,他看到一则消息,说月光也能使皮肤变黑,还不容易褪去。于是,他经常在阳台上摇着躺椅,对着月亮发呆。不过,一到春秋两个季节,气候温和,雨水增多,他的皮肤一经滋润又显得白净了。

他越在意自己的脸,就越显得纠结;越是纠结,就越觉得一脸的不自在。

他的这种情况,恰巧被他的一个朋友看到了。他叫她巫婆。她是个很娴静的姑娘,对于占星术有很深的研究。她对于十二星座的性格气质、心智表现、爱情观、占有欲、代表物,甚至疗伤圣地了如指掌。

他不相信占星术,觉得那跟气功、中医一样玄乎。不过,巫婆的话,却句句给说中了。巫婆说,作为射手座的他,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4 01:49)
标签:

杂谈

红灯停 绿灯行

 

    苏小惠跟陈文峰说,让他三天后找她。陈文峰如期赴约,并且在浪漫的调情后,发生了关系。第二天,陈文峰正要离开时,她说不行,还得等等。直到确认,她怀孕了,才结束两人的关系。苏小惠的男友杜沈扬,两人的爱情烈火,被沈父母浇了一盆冷水。而且,沈的父母也给沈物色好了一名女子。两人寻找对策,想把生米煮成熟饭。可是,两人煮了一个月,这饭也没丝毫熟起来的迹象。为了将爱情进行下去,苏小惠找到了陈文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包赞巴克VS索莱尔斯:可否不用语言思考

 

提到塞尚,说他“从来反对人们试图把握他的画作”。人们看不到塞尚,在自身内部的愿望不希望看到。想起马哈鱼说过类似的话,“把自我在作品隐藏起来”。

 

提到数学的发展过程,“跨越了形象和感性的实据,抵达了更多的抽象。”文学的发展,从现实手法到层出不穷的现代表现手法,符合文学技术从具象到抽象的轨迹。

 

提到诗歌表达的自由和独特性,与既定社会纲领的结合。如今,已不再通行。“因为,事实上,发生了一场革命”。这种革命,又“并非当做工具来使用的革命。”我想,这或许就是时代气息的变化,关乎着文学的走向和命运。

 

提到城市的“第三纪元”,世界进入了“不断地改建、改造的时代,而不再是奠基的时代”。那么,文学是否也已经到了第三纪元,所有的文学活动也只是不断地改建与改造。继而又提到“面对传统的暴力”,这在文学领域,是否也是如此。至少,文学里的传统,中国称得上是绝对的暴力。

 

提到普遍性理想,是“从技术思想出发,用一种方式共同生活的梦想”。这在计划经济年代已经彻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1 02:02)
标签:

杂谈

年休

 

年休,关机,免打扰。尖峰时刻,完,比预期少了一千多字,但几乎提前了一个月。读斯蒂芬金,写作这回事。踩鱼们博客,还好,基本没动静,只有草鱼蠢蠢欲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8 10:44)
标签:

杂谈

《尖峰时刻》

 

 

这身连帽夹克衫,款式陈旧,袖口处线头断了,皮筋也松了。我穿了三年多,但一直没有扔掉,因为这是于小婷送给我的。于小婷皮肤很白,人也水灵,但是眼睑下有一道疤痕,生生地把个美人坯子给坏了。当时,我并没觉得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3 22:16)
标签:

杂谈

丁丑:诸事不宜

 

上个月,因为长期缺乏睡眠和疲劳的缘故,在医院里一连挂了几天盐水。趁着吊瓶的间隙,读完了麦克尤恩的《最初的爱情 最后的仪式》。这是三年来读完的仅有的几本书之一。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读它。或许,仅仅只是为了很长时间没阅读的缘故。其实,这些扭捏的想法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这些小说,写的别有匠心,是花了很大心思的。然而,它并未给我带来什么惊喜。或者,阅读小说再也无法带给我快乐。因为,我清楚,除了自己,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使自己从迷障中逃脱出来。生活是一片沼泽,前方更是雾瘴重重。人的存在,活着,或者离开,都仿佛一滴水,消失在水中。

在《最初的爱情 最后的仪式》里,我对“自恋,孤独,难驱的迷惘,隐秘的渴望,病态而晦暗的心理”毫不关心。我更在意,在文字背后,那个写字的人。如此饶有心思地选择题材,除了勇气,自然少不了野心。这是麦克尤恩的处女作,又是成名作。从文字间,我看得出作者的焦虑,看得出通过文字出人头地的渴望。

这并不偶然。我不奇怪,只是仍觉得疲劳。

有人说,阅读抵抗虚无,写作抵抗荒诞。悲观地说,这其实也是徒劳的。在虚无和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3 00:52)
标签:

杂谈

12月份《尖峰时刻》

1月份《红灯停 绿灯行》

2月份《夫妻游戏》

3月份《今晚别大意》

4月份《罗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1 02:28)
标签:

杂谈

无所适从

 

迷失是生活的常态,关于道路的描述只是个人历史的端倪。

经验可以借鉴,却无法改变当下的迷茫。再多的经验,也无法成为预言。即便是最清晰的蓝图,也只能作为一种徒劳的佐证,而无法引导前进的方向。小说写作,也是这样。在无所适从的状态下,举步前行。回过头来,再看那走过的路,怎么看都不对路。

写作不可避免地与生活联系在一起。对待写作的态度,往往也决定了生活的模样。博尔赫斯、卡尔维诺之类的,该是随性的、轻松的;卡夫卡、加缪之类的,则是焦灼的、沉重的。赋予小说多少功能,就会有多少分量压在生活上。

然而,再无所适从,仍然必须从脚下走出一条路来。而且,每一条走过的道路上,都会留下一些遗憾。因为,再完美的路仍然无法指引前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