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闹剧人生
闹剧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360
  • 关注人气:2,5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1
.photo{ height:208px; overflow:hidden; }
博文
(2011-06-22 15:03)
标签:

杂谈

想写的时候没时间,有时间来的时候又过了想写的劲儿,一来二去的,拖了好几个月没有更新。

原本呢,是想写写婚后生活,但是想来想去,归结起来就是几个字,平静、舒适、满意。至于细节,其实没必要也不愿意说的太多。

其实最想写的是每天上下班路上看到的奇人怪事,各种不可思和匪夷所思的行为举止。原本打算每天写一篇,一年下来就有三百多个怪物。但是呢,一个是工作上的内容和责任都加大了,弄得自己无暇分身;再一个是这些怪事每天进门第一件事就是说给媳妇听,逗她一乐,说完了再写,就缺了动力。

另外,现在越来越频繁的参与报纸评论版文章的撰写,这是在是头疼的事情。你要让我不正经,你要多不正经我都能给你,但你让我很严肃正经逻辑严谨的写篇东西,野马套车,太痛苦了。

每周三的评论会,总共就6、7个人,躲没地躲,藏没地藏的,只要被点了名,就跑不了一篇稿子了。已经连着四个星期了,我现在一到周三都害怕,精神紧张了。

同时,在和其他两家媒体谈一个专题合作,基本定了,就看具体操作了。如果一切顺利,8月中旬开始预热,9月推出。希望能有点动静,希望能有很多人关注。昨天有人问我,有多少人关注这个事你就满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9 11:51)
标签:

杂谈

其实我平时挺少言寡语的,但一有人招我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窜出一个主意,然后延伸下去,就变得特贫,收不住。结果给很多人留下了我特别贫的错觉。今天的一段对话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一个姐们说,下午想请假去烫发,应该没事儿吧?主任可别突袭啊!周日和美发师探讨了一下我的发型,他说了半天我也没太理解。唉,可别给我弄的跟大妈似的!

我说,你带一个姐们去,让理发师照你们说的先弄一个,你看看样子,弄一半也行,你要觉得不好就不做了呗 。

她:两份钱你出啊?

我:让你姐们出啊,但是跟发型师说好了,是样品,所以得打折,3折,而且只做一半,那就1.5折,这样大家都高兴。你知道了样子,发型师有了收入,你姐们坐了半拉新头。

她:还都高兴?你烫半拉儿脑袋能高兴啊!再说我也没那缺心眼儿的姐妹啊,要不您来?

说到这里,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以上是随便开玩笑,有一搭无一搭的说,她这么一将我,想法就来了,就开始贫了。这不赖我,都是这姐们勾的。

我:这就要看你怎么忽悠了。你先无意间说出点中医术语来,但一定要引起她的好奇。只要她一好奇,就算入道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8 13:43)
标签:

杂谈

本人后日(3月20日)大婚,因筹备仓促,未能一一告知诸位亲朋,特此一并告知,怠慢之处,恕告不周。

三十二年,顽劣成性,肆意妄为,惹下诸多祸端,以至烦扰家庭,连累朋友。幸蒙至亲密友百般宽容、不吝教化,才粗懂礼数,稍敛行为。观察同辈行事,言谈举止,进退有方,左右逢源,惭愧之余曾以为此生定无可能享人伦之福。

不想与蔡晨相识以来,虽因恶习难改,屡有刁蛮伤人之处,但其总以爱心宽容感化之。又,虽分居京津两地,其不辞劳苦,频往频返,操持家务,无怨无悔,更不顾十年岁差,任人评说。识大体,拘小节,能忍让,有妇道。凡此三年,用心良苦,水滴穿石,绳锯木断,况乎人心。时到今日,终使我这顽劣浪子修成正果。

特此书记公告。

再告诸位亲友,礼钱不嫌多啊,人没来的,钱到了也行,不然你留个地址,我上门拿去。呵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1 10:14)
标签:

杂谈

物价上涨的厉害,最显著的表现是,报社食堂的饭越来越难吃,肉越放越少。以前三个菜,一个纯素,一个半荤,一个纯荤。现在素菜不懂,办荤的很少见到肉,荤的里面配菜越来越多。虽说一顿饭5块是福利,但凡事不能比较,尤其是拿以前的好比现在的不好,心理落差太大。

也不能说食堂的饭都不好,偶尔也有些大家都很欢迎的横菜,比如红烧黄鱼、烤鸡腿、豆豉酥鱼。每逢遇到这样的食谱,我们总是吃两顿,中午吃一次,下午到食堂开门前5分钟就去窗口排队,如果中午还剩下就再一顿,换菜就算了。

对于我们几个见肉就疯的人,食堂大师傅是很了解的,有时候下午出门碰见了,会主动说一句,中午鸡腿还有啊,没多少,早来。唯一不好的就是,深受我们喜爱的横菜,往往是一人一次只能要一份。每每吃完自己盘里的,总是舔着嘴边的油花,意犹未尽的看着新来买饭人手里的盘子,弄得很少有人愿意和我们一个桌子吃饭,尤其是女同事。

我们这些人在食堂两年来留下了很多佳话。焦健同学吃酱肉馅的包子,用筷子串着吃,一根筷子串四个,他吃了三根筷子,创了食堂的记录。董亮同学在吃了两份咖喱牛肉饭喝了一碗汤以后,很难过的直起腰来,用无助的眼神环顾四方,喃喃自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26 14:59)
标签:

杂谈

发烧感冒死去活来了四天,成把的吃药,家里带棉的除了脚垫都套身上了,终于起死回生,可以坐起来了。可还是没好利索,浑身疼,还不是关节,就是肉皮疼,一碰就疼,尤其是后背,坐下往后一仰,嚯……如靠针毡。据说当年美人鱼上岸没走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一样疼,就我这样吧。我一坐下就成美人鱼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4 13:42)
标签:

杂谈

小区院门口有一个修车铺,修车匠每天没活的时候总喜欢和人聊天,下象棋,总是和和气气的。今天早上,我还没出院门,就听见修车匠扯着嗓子在和人争论,朝鲜半岛如果发生战事,中国是否应该参战。

拐出院门,看见修车匠坐在破的漏了几个大窟窿的藤椅上,身体前倾,仰着头和一个穿羽绒大衣的老头再争论,胳膊有力的挥动着:中国不参与,朝鲜会说咱们太那个了,参与,又打不过美国。哎!这个事真是头疼啊……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参与的。

那个老头看起来像是个什么机关退休的人,背着手,手里的塑料袋里装着油条和豆浆。等修车匠一番感慨发完,坚定说,不能打,怎么打?打了谁有好处?中国是没有的。俄国最有好处……

我从院里出来,走进他们,走过他们,走远了听不见他们说话,这个过程中,他们的争论范围从朝鲜半岛一旦发生战事中国应不应该参与这个主题展开,谈论了50年代的历史、中美关系的发展、东北亚地区地缘政治、世界经济危机、南北朝鲜的体制差异、六方会谈的进程以及朝鲜核试验问题引发的联合国决议等等方面。

参与争执的人也从他们两个慢慢发展成两个论点阵营的若干个人。老头一方是一群老头,有买早点的、遛狗的、锻炼身体、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4 10:46)
标签:

杂谈

上学的时候,经常听到有人说:响应政府号召,跟上时代步伐这样的字眼。可从来没人解释过什么是时代步伐?后来明白了,时代就是潮流,潮流产生利润,利润增加税收,所以号召跟上时代,其实就是鼓励纳税。所以,真正的非主流不是打扮怪异,而是失业或低收入者。想明白这点之后才发现,我一直都很主流。

 

权利在公关费用的黏合下盖起迷宫,入口处贴着“言论自由”。相信并且进入的,在里面不是迷失方向就是迷失自我,而停在门外的人则在怀疑对方和因为没有证据而自我怀疑的两端徘徊,陷入为了反对而反对或者人格分裂的泥潭中。按住盖迷宫的手,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社会学家做了三把筛子,分别是枣核型、哑铃型和金字塔形,然后把所有国家的社会发展过程都放在筛子上过一遍,一次来判定国家形态的好坏。但是人们慢慢会发现,这些形态都不适合中国。中国的社会形态的演变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是沙漏型的。也就是说,通过执政者各种作为或者不作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7 11:47)
标签:

杂谈

一个陌生女人走进办公室,进门您倒是抬头说话啊?不,人一手插兜,一手低头看手机,俩腿撇着站在办公室中间。我都怕有外人路过看见,以为我们办公室人都这个品味,种棵树都比立这么个雕塑好看。有同事好心,问了一句,你找哪位。人头也不太的回了一句谁也听不清的话,继续跟手机对眼儿,那手机是绿豆吗?同事没办法,不能老在办公室里立这么个东西啊,快吃中午饭了,多影响胃口啊,只能再问一句。人还是没头没脑甩出俩字。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半天,俩字是什么啊?听音猜字,哦!我们这不卖宠物!

那女的终于抬头了,茫然的看着我们,说,活动部。

我们终于明白了,她低头说话不是没有礼貌,而是好心,抬头怕吓到我们。这张脸长的啊,生机盎然的,五官都各长各的,谁本事大谁多长点,都长疯了。一看见就知道是找活动部的,太难看了,在哪都不能让待着,必须去活动活动。

活动部搬前面去了,您赶紧吧,您快去活动活动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5 12:39)
标签:

杂谈

见到一极品女,黑胖的脸蛋上长着白癜风,像极了流了馅的黑芝麻元宵。手指头长在肥厚的手掌上,短粗的几乎可以忽略,握手的时候以为抓住了一个长了芽的土豆。大姐,您是信佛吗?您长的太普度众生了,谁看见您都得回家吃斋念佛积德行善啊,这世上真有鬼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2 00:05)
标签:

杂谈

我负责的频道要扩建了,也就是说,我以后要领导一个人了,当官了。今天看人力送过来的十几份简历,看着看着,就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小时候我可有官瘾了,总想当官,领导别人,可始终没能如愿。在学校里是从来没有机会的,主要是因为老头觉得学校教的东西太简单了,跟他学就够了,还能省下时间练琴,所以每年总有几个月是请假不去的。这么一来,老师肯定不喜欢,不会任命我什么职务,同学跟我也陌生,放学都不愿意跟我一起走,更别说让我领导了。我只领导我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自己跟自己玩。

唯一的一次给别人当领导的机会,还留下了惨痛的印象。

那次经历是和我两个表哥,程捷和小虎,做游戏的时候留下的。那时候程捷上高中,小虎上初中,我可能也就3、4年级。暑假,他们俩来我家,也没什么可玩的,三人打仗吧。争了半天,终于在程捷的支持和小虎的反对下,我成了指挥官。我带着他们在楼群里转来转去的,跟想象中的敌人作战。我举着玩具枪对着空气啪啪啪啪的拼命开枪,嘴里不停的配音,吐沫星子把胳膊都喷湿了,就像我一个人在家时那样玩。回头一看,程捷弯着腰在我身后特尴尬的笑着,小虎则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我突然知道他们俩在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