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874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纵横第四条道路

公告
   本博客文字均为原创,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改编,请先获得授权。获取授权请电邮:zhouyinglian123@sina.com
另:
  我的长篇小说〈雨后天空〉后面的章节不发在博客里了,请关注此小说的朋友去新浪读书阅读吧。记得留下你的评论哦,点击投票也行,阿莲谢了!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03-08 20:37)
一晃竟有6年没来这里了,好荒凉却好安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7 20:27)
标签:

杂谈

    世间有一种爱,即使刻意不去碰触,也总会在你生命的间隙不时地泛起痛来。

    

    昨晚又梦见父亲,是他四十多岁时矫健的样子。记忆中那时的他,其实是严厉而粗暴的。就像我曾在一篇旧文中赘述的那样,我怕他怕到不敢和他单独吃饭。虽然知道他心里一直是疼我的,但他的过份严厉总让我在他面前显得不够自信。记得那次是在中午,他做了我最喜欢的冬瓜烧排骨。我压抑着强烈的食欲,怯生生地扒着碗里的饭。他奇怪地看我:“怎么不夹菜?不喜欢吃?”我一边否认一边用筷子夹住了一块冬瓜。哪知还没夹进碗里,半道就掉在了饭桌上。他看我一眼,什么也没说。我吐了下舌头,尝试着夹第二块,结果仍掉在了半道上。他又看我一眼,仍然没说话,只是为我夹了一块放在碗里。但骨子里叛逆的我却执拗地想,非要亲自夹住一块才行。于是我第三次伸出了筷子。这次我特别小心,一边夹一边把碗往前靠,以便它掉下来之前碗能将之接住。但最终,它还是在碗到达之前率先掉在了桌上。那顿饭我吃得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因为,它让我觉得很丢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游记、随笔

                             

                      

                           香格里拉之碧塔海

     因为有了历史的沉淀,骑马重新走上茶马古道,我便不自觉地多出了无限感慨,以至那悦耳的马铃以及马夫们此起彼伏的嘹亮歌声都丝毫没能打搅我去想象曾经金戈铁马的壮烈场面,直到马队停在七仙湖——传说中七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游记、随笔

杂谈

分类: 感想随笔
                                       
                        丽江古城
 
对于旅行,我总喜欢舍近求远。其实并非只在那里才有迷离的风光、怡人的景致。而是因为,我始终有种错觉:仿佛离家愈远,那些令人厌恶的现实才不会鬼魅般如影随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感想随笔
    其实真正让人想一辈子且有时想得惊心动魄,有时不想也会牵肠挂肚的问题并不多。倘若非要用文字来表述这个让我困惑的、复杂而又简单的问题,那就是:只有一个人生。

    无论是谁,当他初次意识到只有一个人生这个令人伤心的事实时,必定或多或少地会产生一种幻灭感。生命的诱惑刚刚在地平线上出现,却一眼看到了它的尽头。心中涌动着如许欲望和梦幻,一个人生怎么够用?正所谓“几万万年月皆如水逝、云卷、风驰、电掣,无不尽去,而至今年今月而暂有我。此暂有之我,又未尝不水逝、云卷、风驰、电掣而疾去也。”(摘自《西厢记》序言)

    人要悲观很容易,但要彻底悲观却也并不容易。只要不是悲观到马上自杀,求生的本能自会找出种种理由来与之抗衡——这唯一的人生是我们的全部所有,失去它便等于失去所有,我们岂能不爱它,不执着于它呢?

    可是,一味执着和一味悲观一样,同智慧相去甚远。悲观的危险是厌弃人生,执着的危险是占有人生。占有人生的人必欲向它获取最大利益而后快。

    但人生是占有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通讯中断,联系不上任何人。周围全是陌生的惊惶的面孔。唯一让人感到欣慰的,是人们彼此不再冷漠,似乎都能轻易地找到话题——刚才的惊魂一幕以及对未知的灾难的恐惧。

 

    遍街都是人,尤其较为空旷的十字路口,更是触目惊心。没有车可以让我上得去。我便步行着从公司往家的方向走,其实心里明白家也是不敢回的。

 

    路边一辆汽车门开着,周围聚了好大一群人,远远看去,并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近了才明白,他们都在收听汽车电台的最新播报。我也忍不住停下脚步侧耳倾听。但电台对于震中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地名,只说在成都郊区温江以北大约50公里的位置。(后来证实那里是北川,并非真正的震中位置)。但这个消息当时立刻让我充满了焦虑和不安。

 

     我的部分家人和朋友住在都江堰。那个风景如画的小城离电台说的震中位置非常之近。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安好。站在府南河畔一处较为空旷的草坪上,我心急如焚。可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重拔那些熟悉的号码,希望奇迹能够发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赶不及写完关于五一出游享乐的文字,地震的灾难就已降临!

   

    我的智慧告诉我:人,终有一死。但做梦也没想到,死亡会突然离我如此之近。

   

    我所在的公司位于一幢电梯大厦的十四层,感觉有轻微震动的时候,我正在发一份传真。但我并没意识到这是地震,还愚蠢地以为楼下装修或者办公桌突然跛脚。直到整栋楼房开始剧烈晃动并从楼上楼下传出哔哔剥剥类似于墙壁开裂或者电线拉断的恐怖声响,我才意识到:地震了!

 

   以前了解的一些地震常识让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盲目乱跑,可我一时竟没找到合适的躲藏之处,不由呆在原地,一动不动。而窗户对面的楼房,就在我眼前突兀,左右摇晃。我忍不住尖叫起来。但没人能听见我的声音,我的声音很快被更大的尖叫声掩没了。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深切地体会了什么叫“摇摇欲坠”,而且永远不可能牵到那双让你觉得安全的手。

   

    绝望会让你哭泣,而恐惧,却往往会让你拼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7 19:28)
 

    叶落有叶落的惆怅,花开有花开的烦恼。每年草长莺飞时节,我总会莫名地烦躁和沮丧。

   

    或许,这根本与季节无关!

   

    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厌恶网络的,而且厌恶的程度与日俱增,就连一度特别钟情的博客,也懒得上来更新打理。

  

    记得最早丢弃的是聊天室,然后是MSN。因为工作的关系,却保留了QQ和邮箱。

   

    我的QQ好友大多是同事、部分热爱文字的博友以及偶尔会给我寄来稿费的编辑。

 

    我坦白自己并不是个很好的聊友。因为很多时候,我明明在线却总是隐身,且对别人不时发来的善意问候视若无睹,而和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情感

家庭

婚姻

分类: 小说
      (根据〈雨后天空〉将被删除的若干章节整理改编)
李菲红从酒巴回到家时,老公赵自强正躺在沙发里看电视。他穿着袜子的双脚懒散地翘在茶几上,右手夹着一支燃了半截的香烟,左手拿着摇控正不停换台。他的有些发福的肚子上,放着那只透明的玻璃烟灰缸。听见李菲红回来,他头都没偏一下,“今天怎么这样早?”
“我喜欢”!李菲红冷冷丢下一句就进了浴室。
她俩的关系一直这样——存在,只是习惯!
李菲红将脱下的衣服狠狠地扔在地上,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生气。为自己?自己收入不菲,鲜艳美丽;为女儿?女儿健康优秀,乖巧漂亮;为老公?他除了抽烟并无什么不良嗜好,按时回家,循规蹈矩。
可能仅仅因为衣服吧,她想,再漂亮的衣服在家里永远不能散发它的光芒!每次穿上新衣站在他的面前:“好看吗?”赵自强总是瞟都不瞟:“嗯,好看!”她索性再不问了。她无法忍受他的漠然和熟视无睹。
浴室里,李菲红用手抹了抹被水汽朦胧了的镜子,然后双手叉腰,侧身欣赏着自己的裸体。每次淋浴完,她都要这样欣赏一下,不管夏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久以来,许多网友总会问我同一个问题:你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为了不给大家造成一种复杂纤丽、惹人暇想的错觉,我将博客里的背影照片换了。
   
    事实上,我是个很简单的人。正如你现在所见到的新图,我简单到一杯清茶、一把椅子就能一生。我敏感,忧郁,时有怕羞与轻狂。尽管拙于言辞,心血来潮也能滔滔不绝。对于从容,总觉有些把握不住,常在不喜欢的人前表现出众,喜欢的人前却出差错:打翻水杯,或者一不小心将刀叉盘子弄出巨响。呵呵,就此而言,我认为年龄不过是岁月强加于我的一个污点。
   
    我喜欢好书,喜欢有品味的男人女人;疏于功利,但不刻意抗拒。不通世故,不善交际,身边却有一群不只限于酒肉的可爱朋友。不喜欢唱歌,却被他人一致认为很是擅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