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溪新霁
南溪新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409
  • 关注人气: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欢迎辞
博客多年,这里已经转身为博主的自言自语。日常流水,没有可观。
公告
xishuangxs001@sina.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06-13 18:49)

   一直在做减法,一件一件的做,一件一件的脱手,就是为了能静心的改那部书稿,不可再拖了。

 终于,手头只剩一件杂事了,就想着一鼓作气,干掉它。

   多年以后回首,终会发现,其实自己很多时候就是个垃圾工。

  忽然很想找个人安静的聊聊,于是给久没见面的z君打了电话,她是个喜欢喝茶的人,也有很好的喝茶的环境和氛围。就是那么一刹那,程门立雪的情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8 00:33)

接个写作任务,开始搭班子,拟提纲,下县调研,开座谈会。又来个任务,又开会,又讨论提纲,又分工。日常工作,组稿,编稿,写稿。不日常的工作,两年前完成市里一个大课题,现在才评审,一人面对10来个评委,好在是亲生的课题,稍微整理下思路,就可以很清晰的陈述,很流利的答问,很顺利的通过。以历史文化研究院院长唐凌教授为首的评审团高度肯定课题,差可安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3 13:38)

博客早期,互动频繁,天南海北,结交了一批博友,远在美国的千千结就是其中之一。由博客留言而加qq、通电话,加微信,成了能深入聊些私人话题的好友。与传统友谊相比,只差谋面。昨儿千千从天而降,来到桂林,补上了这一面。

  千千此行是陪回国参加同学婚礼的儿子来的。问儿子为什么选择了桂林,说是在美国的中文学校读了一篇课文《桂林山水甲天下》,说到一个细节,小帅哥拿着20元人民币背面图案要找实景,结果没对全,有些失望。桂林前几天大水,千千来这几天老天开眼,没下雨,但漓江水涨,岸线提升,黄布滩那儿想来“无滩”,更无倒影,跟画面上风光宜人时节的情景想来是不同的。千千参团游览桂林,对桂林诸多好评,对所参加的旅游团和导游也都是正面评价,还兴高彩烈的购了好些物,连夸桂林物价便宜。

  情商高,心态好,这就是千千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8 00:12)

   4月16日下单,历时21天,今日提车。

   三年半前,母亲起病,家事烦忧,奔波的事不断,ds嘱我买车。弟弟认为我虽拿驾照10年,但几乎没开过车,建议我先买二手车练手。接受弟弟建议。买车时太仓促,虽经弟弟挑选把关,还是买来一体弱多病之车(后经开修理厂的朋友修理,说是被水泡过,车顶灯里有沉沙),三年多来,修车费用已达买车费用。弟弟还因内疚,去年还费心专程回桂林将车开到南京他自己的厂里大修,5个月后又专程送回桂林,希望我能再开一两年,等女儿毕业再换车。本是修理得非常好开,但半年前突然又“犯病”,这半年,因为车子的毛病,遭遇各种囧途,开车各种折磨,终于,还是下决心换车。

  小翠陪我三年,虽是很多毛病,但毕竟还是完成了它的使命,这几年,陪我磕磕碰碰,接送母亲及姐姐的家婆,多次往返柳州、尧山送别亲人,办理丧葬等等烦难杂事,这些事没车还真是不方便,在此还是得对小翠道声感谢。今日别过,留小翠在车行置换新车。

  新车阿维,买它纯属偶然,看它之前,只看过东风雪铁龙的一款新车,问了一开车行的朋友和弟弟,都说欧洲车修理和运行成本较高。这时有人推荐了锋驭,我们到车行后,看中了日本血统的阿维,日系车有很多优点,虽然也有人做愤青言,但预算有限,能力有限,还是选择了实惠的日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8 12:58)

     前几日,ds问我想吃什么?想去哪里吃?想了一下,说,去吃西餐吧,好久没吃了。至于去哪家呢?一下还真想不起来,那就忆咖啡吧,那里东临漓江,西临杉湖,视线端的不错。后来觉得那里终究不是个正而八经吃正餐的地方。忽然想起很久前,ds跟我说,他爸爸的学生陈老先生给他发了个微信,说他的侄儿在欧洲留学时,遇到一个桂林姑娘,现在两人回国了,在桂林开了家西餐厅,叫独角兽,在三里店国际饭店那里,于是上网查了大众点评网,口碑还不错,网上推出一个特惠双人套餐,有两份汤、一份沙拉、两份安格斯牛排,外加两杯德国生态茶,一起才188元,于是下单。昨天,两人就跑那里吃晚餐去了,很安静,也很有特色,味道总体不错,尤其是带骨牛排,全熟但不老,牛肉的嚼劲又还有,配的薯条、焗起司番茄也很好。坐下后ds曾想点蛋糕,但帅哥店小二说两人套餐份量很足,建议吃完再说。吃完后果然饱,但是意犹未尽,点了一个卡布奇若加百香果起司蛋糕套餐和一杯摩卡。结账时,当炉美女问ds,在网上订餐,是朋友推荐的吗?ds说是北京的朋友推荐的,又问ds说,看您不像桂林本地人啊。ds说确实不是,其实ds早已知道他们是谁,但不是个八卦的人,话已至此,自然说自己是哪里人咯。美女赶紧叫起坐在大堂里的一位年轻男士,于是就聊起了陈先生,小陈老板马上说打折打折,ds说,账已结完啦(一单是网上付的,后点的是现付的)。餐后购物,买了一双去年去北欧旅游前买的一双花牌小牛皮休闲鞋的同款不同色的鞋,因为这鞋穿着极舒服。

   生日是极个人的事情,往年的这一天,一般是回家做一顿饭或者请父母外出吃饭。母亲故去后,都是ds给我过生日。昨晨起,先是同学微信群下了一阵红包雨,一众同学祝福的祝福,发红包的发红包。接着是各种机构如银行、保险公司、血站、办了卡的服装店发来短信。

    最最重要的是,女儿每年都没忘记这天,一早也发来微信祝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4 16:25)

 从张蕙兰处获知廖江老年初三仙逝的消息,感觉非常的遗憾和难过。尽管知道廖老年事已高,身体不好,但还是觉得有些突然。小张告诉我,廖老是胃癌晚期,两年前发现的,他儿子瞒着他,他自己一直不知道。

 过年期间,ds让我打电话问候一下廖老,顺便问问稿件情况,说老人身体以后只会越来越差,他想写的那篇稿子恐怕往后更难完成。也许是有预感,一直没有打这个电话。因为年末通过一个电话,感觉老人身体不是太好,以为是年龄的缘故,却不知他沉疴在身。

  廖江老是灵川的文胆,也是桂林文史专家。近年来,因为他筹划出版有关漓江流域的文史书籍,与我多有联系,亲自到我办公室多次,最近一次大约是在2014年夏秋,那时他已80出头,突然来访让我有些惶恐,说有啥事跟我说一声,我去找他。而我最后一次见他,则是《漓水人家》首刊面世座谈会,那天天尚热,廖老却穿着多层棉服,弱不禁风的样子。送廖老上车的时候,请他保重身体。约他写的稿子,本是欲登在创刊号上的,怕影响他健康,也一直不怎么敢催他。廖老想写的,是他的家乡峡背村的经济社会观察,据小张说,年前她去拜访老人家,廖老还主动跟她说了构思,说都拟好思路了,身体好些就动笔,小张觉得思路非常好。最终,《漓水人家》也未能刊发廖老的文章,这是我们刊物的损失。

   一位生命不息,笔耕不辍的可敬的文化老人驾鹤西去了,愿廖老安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4 15:52)

  游了一趟埃及,从看阿斯旺大坝开始,然后是尼罗河四天漂游,沿途看若干神庙,有菲莱、阿布辛贝、孔翁坡、卢克索、女王,还看了帝王谷——埃及法老的墓葬。再乘车到红海洪加达,住海滨度假酒店,许多俄国人在此度假。上午玻璃船出海,下午沙漠冲沙,看贝都因人部落。最后是看开罗吉萨金字塔、狮身人面像。

 埃及人的确了不起,文物古迹动辄3500年前。线路性价比超值,加点也是值的。导游哈桑毕业于开罗大学,很给力。埃及几乎每天阳光灿烂,白天温度在20度左右,很舒服。

 虽然游程比较轻松,饮食质量也尚可,但一行人除一人外,都先后出状况,吐、拉、感冒。

  此行遗憾的是,途径苏伊士地区,能够看到运河和西奈半岛,却没能近前,若能把亚历山大港、塞得港、运河也游一圈,则可以不再惦记埃及了。估计、再到埃及的可能性很小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3 17:19)
  颈椎压迫手臂老病没好,又添新疾:右脑袋侧神经痛。时不时的突袭,毫无规律可言,严重时还不自觉的抽那么一下。这下好了,左臂右脑袋出状况,左右平衡。人一上年纪,毛病逐渐多起来,想到未来逐渐衰老的日子,有可能百病丛生,真是有点怕怕。
  昨天冬至,本来家人约好一起聚餐的,冬至大过年嘛。结果,市委为那个文稿下午在机关小礼堂开部门座谈会,征求意见,各部门发言非常有序,有话长无话短,5点半会议即开完了,正在窃喜,可以回家了,被告知,整个写作组留下就地加班,连夜改稿,吸纳部们意见。又是集团作战,回到家快11点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1 17:26)

1、顺利理赔。碰伤的是一核心部门的公车,并且是领导的专座(马上公车改革了,以后至少不会公然有这样的车了)。司机还算好沟通,不啰嗦。并且告诉我,以前在叠彩路大院,经常被碰撞,也不见有人打招呼,要通过调看摄像资料才能找到肇事车,你算是个实在的人。其实遇到这样的事,该负责还是要负责,完全没必要逃避。最后,保险公司高效理赔,我先赔了钱给对方,当天赔款即到我账户上;

2、周末本来有两个民间活动,一为周六晚上7点半在纸的时代书店举办的“岁月如歌老巷民谣茶话会”,是为邓云波的《桂林城最后的老巷影像档案》举办的;另一个是周日早上旅游学会的换届会议。上周五突然通知要加班,市委整个十三五规划建议写作小组全体。结果,周六上午9点起到晚上12点,周日早上9点半到下午两点多,写作组除了吃饭都在加班。承领导们通融,我周六晚6点48分在讨论完我负责的那部分后获准去参加茶话会,第二天又获准参加旅游学会的换届会。这个周末,弄得人困马乏,比工作日还累。

3、今天真高兴,埃及游最后有回复了,可以按计划出团;收到北图寄来的资料,除了打了大大的标记,内容还算清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6 16:40)
  自从搬到新区上班后,停车位绰绰有余,车子开进开出从无在五美路老政府大院的担忧,也没出过啥事故。
今天停车,却被风所害:车门一打开,一股劲风吹来,把车门使劲推出去,打在隔壁黑色轿车的左车门上。下车一看,自己的车漆蹭在那车上一块,印记很明显。四顾无人,第一反应是希望擦掉这个印痕,然而痕迹明显,怎么办呢?“皮袍下的小”一度冒出来,把车开走?然而我不能!径直走到保安台,问保安要纸笔,欲给车主留电话,保安台无纸有笔。只得上楼,写好字条,说明原委,留下电话:赔偿事宜请联系……某。下楼请保安师傅陪着,再度到车边,将纸条夹在对方雨刮下,再拿湿纸巾擦车痕,依然效果不大。回办公室,心里踏实,等电话。2点多,电话响起,对方急着去办事,商量后决定明天再处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