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头发接着乱---范铭的博客
头发接着乱---范铭
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2,082
  • 关注人气:16,6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勾三搭四

柴静

柔情与强悍的结合,智慧与美貌的化身;)

郝俊英

人和菜都好英俊 :)

哥哥影像工作室的网页

从小我都是你的跟屁虫。:)    强烈推荐样片之:”build church“!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亲爱的凯恩宝宝,

 

今天是你满月后的第一天,看着你刚才使尽神通折腾半天后,眼帘终于撑不住各种庞大的信息量,象飞累了的蝴蝶翅膀一样,扇动的频率越来越慢,最终在微微振动中轻轻合上时,妈妈决定给你写这一封信,写一写我这一个月,嗯,甚至是之前的九个月里,一直想对你说的话。

 

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这是这哥仨在电影《中国合伙人》上映之后唯一一次集体接受媒体采访。在此之前,徐小平、王强都顾虑着俞敏洪的想法。因为老俞曾在电影上映前在微博上公开严肃表明,他与这电影毫无关系,而且徐小平写的原剧本他一字未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长期不达标、屡次整顿却没有关停的幼儿园;一辆荷载7人、却实载了17人的小面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30 09:27)

广西的山,线条柔和且起落极大,秀美又突兀,经常在最高的边缘突然滑落,跌到谷底再急速飞升起来,那种巨幅的跌宕,很象一个又一个连着的笔架,又颇似一首曲子在播放器里播放时,音频起伏形成的波,仿佛在唱着一首曲折却沉默的歌 ;广西的天,没有太阳时总是青黛色的,像有一层薄雾把所有的景致蒙上一层浅灰;山坡上,矮腿马或饮着甘甜的山泉水,或悠闲地吃草;远处一层层的梯田,颜色均匀,齐茬茬,嫩黄黄,根根向上,随行的人说这叫“望天田”,农民将种子洒进田里,就由它自然生长,全靠老天赏饭,雨水灌溉,就象那些深山里父母不在身边,野生野长的孩子们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泰坦尼克》1997版上映时,一个叫Neil Degrasse Tyson的美国天文学家曾经写信给卡梅隆,抱怨说《泰坦尼克》电影里大船沉没时,罗斯和杰克所仰望的星空并非是100年前沉船当时当刻的星空。因为那是后期做上去的特效,所以那个天空甚至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你若忧伤,便是阴天;   
你若流泪,便是雨天; 
你若发飙,便是刮大风天;
你若离去,便是……怀念你的每一天……
                        ——诗人William J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1 15:14)
标签:

花店

父亲

休闲

分类: 想到哪说哪
前两天去楼下花店给朋友包一个礼物,进来一中年大叔,言简意赅对店员说:“给我包束花,还是给我老婆的”。
这个“还是”勾起我兴趣,于是忍不住八卦地问:“你经常给老婆送花吗?”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姑娘,别瞎问,一般女人问完回家都会跟老公找麻烦”
我一听这口气,料他不是一般人,“难道你每天都送?”
“每天送会死人的”,他接得极快。
“那……你每个月送吗?”
“对,每月送一次”
“你坚持多久了?”
“我们家闺女现在已经九岁了。从我们结婚起到现在吧,你算算。”
“每个月什么时候送呢?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每个月的同一天,”他停顿了下,“是我认识她的那一天。”

这个故事听到这里,已经有点过于韩剧了。这么一个极品浪漫中年男在一个极不起眼的不足十平米的小花店被我遇到,实在显得相当非写实主义。我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大叔,中等个子,大熊猫眼,啤酒肚,北京口音,难以判断他的阶级层次和收入状况。

“那你对送花这个事情是甘之如饴呢,还是被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柴静专访药家鑫案双方父母》是《看见》改版后播出的第二期,依然是迈跬步,稳妥走,不张望,不多想。做完一期,埋头继续。目的地还很远,但在试探与行进中逐渐清晰我们要走的方向。

药家鑫案,是一个太触动公众神经的案子,贫与富、罪与罚、权贵与草民、严惩与宽恕、真相与谎言、传播与误播、说理与宣泄……太多的矛盾交织其中,太容易被强大的理性情绪与同样强大的非理性情绪双面夹击,轻易就会陷入谩骂和攻击。又赶上药父正在起诉张显,回顾下央视采访李玫瑾的前车之鉴,播这个节目,诚如高空走钢丝。。。就像有人在留言里说的:柴,何必淌这趟浑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7 13:30)
我哥的作品,如此亲切
我的感动,无关于信仰本身,而在于这个黑夜中冥想的过程。
多少存废,多少苦闷,多少反复,
与多少安静和喜悦。
在碎片漫天飞舞的时刻,
在被别人捡拾与“看见”的瞬间,
已经,
全部得到了实现。

顺预告: 柴静和我,加盟央视一套《看见》周末版。
今晚首播。柴静专访姚晨:《一颗有温度的卤蛋》

从此,每周日晚CCTV1-22:28,不见不散。

(先顺产,不辩解。来日方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03 20:56)
标签:

悼念

吴征

杂谈

分类: 剪刀手自白

“生死中年两不堪,生非情愿死非甘。”

《新闻调查》旧同事吴征的死讯让我一下午都沉浸在震惊和兔死狐悲的阴影中。

 

他是一个乐观和热爱生命的人,我也是;
他是一个从来不主动对自己说“停下”的人,我也是;
他是一个视工作压力为理所当然的人,我也是;
他是一个也惜命、也抱怨、也拿自己的忙碌发牢骚、却不会做出任何改变的人,我也是;
他是一个认为自己还能活好几十年,攒着一肚子的心愿和“未完成”打算有空的时候再实现的人,我也是;
他是一个身体可能报警了上百次还当成笑话讲给朋友听的人,我也是。
他是一个听多了“过劳死”和“英年早逝”的故事,满以为这只是别人的故事的人,我也是。

 

老天既不偏狭,也不公正,既不特别爱人,也不特别恨人。

 

老天只是淡淡地看着,替我们数着属于我们的日子,在我们未知未觉,还在用自己糟烂不堪的身体兴风作浪不知死活的时候,他就收回了。

 

招呼都不打一声。

 

他不看天分,不看勤奋,不管价值观,他只是不放过任何人。

 

吴征兄,一路好走,我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