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那时花开
那时花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31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最近BLOG都爆掉了一样的,报纸电台也都有说的可以说了.现成的材料,不用花钱,再是吸引眼球的, 有说的为什么不说呢?
 
   想来这个事其实觉得有些乱,要点时间,让我理理.
   
   '韩白论战'持续到现在刚好是一个月,本来一场战争打得久了双方元气伤了以后,本该都好好的修养一下的,就算是养精蓄锐也好,等有足够的功力再开战不迟啊.可是没有想到战争太残酷了, 把本来关系不大的人都扯进来了,好象每个有'说话'的能力的人都想进来插两句嘴,就像我一样,不过我可不想在那场战争里边捣什么糨糊,现在里边早已经是够乱的了,我进去且不说不够格,再说我也不想引火烧身.
 
   原来的韩白论战发展到了现在又成了'韩高论法'了,不简单,真的很不简单.
 
   解玺璋来了,李敬泽来了,陆天明也来了,陆川也来了.终于我们的主角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23 16:25)
    上周五的时候吧,海侠哥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盘CS的安装盘,在LIN的电脑上安装一后,然后就开始疯狂了,一发不可收拾啊。我在高一的时候也接触过它的,只是不熟悉,上去了只有当靶子的份。郁闷到于今,当然心里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心想在不能当靶子了,再怎么着也要混上去灭他几个。
    说到海侠哥呢,想起了还在南汇的一件事。
    大概是在新生文艺汇演的时候吧,不记得了。然后海侠哥天生一个鬼哭狼嚎的嗓子,一不小心就被学校的领导给发现了。然后就开始为学校的文艺事业做贡献了。他那个嗓子是无人能及的,唱的那个京剧真的是没有得说。临上场前他跑到我们屋去征求意见,穿着他的校服,问我们,说这个样子上台去会不会吓到了下面的观众。我们几个在那里没正经的,你一言他一语,搞得他不知道听谁的好。最后意见是,还是你自己决定吧。免得真的吓了人,还说是我们班的人的品位太差了,再或者是没有自知之明,吓着人了不知道。接着山虎就拿了山猪的照相机给他照相,说拍下来就知道了。一边拍山虎就一边问:要不要把你脸拍出来啊?海侠哥一不小心就中了招了——他老人家说了这样一句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21 15:50)
    一不小心把“颓废”两字打成了“土匪”,真是失败。
    还真以为自己就是土匪了,还蛮像的,周五周六两天都赖在屋子里不出去了,突然来了兴致,打CS,可惜我的技术不怎么好,一不小心就被“爆头”了,郁闷在白天。到了晚上就窜出去“混”了。
    今天,周二,也是的。
   下午闲来无事,竟也想起来挣个BLOG来玩玩,没有其他的目的。
   前两天网上报纸上“韩白论战”。
   我们最神秘的高贵的顶级的权威的文坛大佬闲着也没有事的时候,发镖对准了“80后”。真是悲哀。
   其实我还不怎么知道“80后”,迷迷糊糊的时候就把自己归到“80后”门下了,有点黑社会的感觉,就好象说我老大是谁是谁就很厉害似的。在这里呢,我的老大是“80后”——把我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也不怎么明白所谓的“文坛”。
   只是稀里糊涂的就和他们作对了。
   白老大实在估计肯定是不怎么想混了,在他的那个坛里。没有什么事的时候,怎么就想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06年的改选 05年的回忆

    2006年的班委改选,比以往的时候来得稍早一些,停留在心底里的记忆,是我们在南汇一起走过的情节。
    借用刀郎的《2001年的第一场雪》作为了这些文字的开头,没有什么原因,只是觉得很沧桑,仅仅一年半,就有这种感觉了,来得这么的突然。
    2006.03.02 20:45。 第一教学楼。
    全班同学,除体育委员卢佳寅、生活委员孙河宾,还有一个(好象)是文娱委员钟源。
    先由班长黄莹月致辞。
    接着是团支书边瑶作报告。
    最后“期待”中的大选开始。
    只想以下面简单的文字来纪念这次不简单的改选。
    仅此而已,再也找不到更多的原因。

一、“依旧”——班长
      说不清楚这个词用到这里合不合适,但是这的确是我的感觉。在刚开始时,就跟山虎写了几个字:2006年的班委改选,一场全班的狂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5年1月23日。早上。回家。 
赶到火车站去。 
找我的下午13:26分开出的K123次列车。 
已经不记得当时是个什么样的感觉,都模糊了。 
打开音乐,进入耳朵的是张学友的《给朋友》。音乐响起的时候,我呆了。 

“2003年12月从朋友口中知道你已经离开 
心里面痛咗一痛 
面上搵唔到适合嘅表情去表达我自己 
做完噑之后我自己揸车返屋企 
觉得特别冻啊原来冬天已经黎咗啦。” 

这是里面的旁白。 
“原来冬天已经黎咗啦。” 
原来冬天已经来了。 
冬天来了,全身上下一阵寒意。 
他是纪念一位逝去的朋友的。 
心里面的痛说不出,在脸上都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表情去表达他自己。 
我和他的心情是不一样的,他是纪念一位友人,无尽的痛。 
以至整个世界一片冬天。 
而我,是想起了我自己的离开,上海。 
我要回家去。 
大一年级就这样轻易的过去了。 
还是有太阳的,可是一点也不温暖,照在脸上怎么反而就那么的刺骨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QQ-ZONE上转来:
 
  听来的故事,没有看到开头也没有看到结尾,可是故事就这样的发生了,真真切切,不容怀疑~: 

“心情,你懂吗? 
我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也许有一天,我能重新看到她的微笑。 
这是一个没有预期的等待,没有人知道未来是如何, 
也没有人知道她会变得如何。 
我曾经恨下决心,要将她忘记。 
几年的时间,证明了我的愚蠢。我已经无法将她忘记,无法抹去自己那段记忆。 
朋友告诉我,试着去寻找一份新的期待,你会渐渐忘记过去。 
我努力着,为自己加油着。我一直希望,我能够不在活在一段痛苦的回忆中。 
脑海里,却不断的放映着那一段段过去。 
我对她印象如此的深刻以至于我无法逃脱那段痛苦的回忆。 
从遇见,到相识;从相识,到接受;转眼间,却有化为一阵淡淡的风, 
轻巧的卷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 
我直到现在,都还在恨着自己。如果可以后悔,我愿意回到几年之前。 
至少,让我好好的对待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