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看见鸟
看见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464
  • 关注人气: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7-01-28 17:22)

     “我总要在这一生里,写那么薄薄的一本小说出来才好。这是我的努力方针。”
     我服膺孙犁先生这轻声一语,觉得用它指导短篇写作再相应不过了。只是实践起来颇有难度。
    首先得过语言关,恰当、生动,形成风格,又不画地为牢。
    再结构上别开生面。
    第三写内心深处。
    最后也是最主要的须有直截了当的主题。善于问为什么?怎么办?真诚提问,并勇敢接受答案。
    对我这样一个业余作者来说,完成其中任何一条都相当困难,何况即便四条周全,仍然不能确保作品出色,还少了那神来之笔。
 
   14年8月一个晚上,惘闻大连首次出场,我当即被震撼,只觉得那乐曲来自于神,或者说伴着乐队的演奏,那不可见的神,从舞台上方的黑暗中,雷霆万钧般降临了人间。
    灵感是可遇不可求的,只有老老实实地写。
    百无禁忌、随心所欲地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8 17:13)
男人坐在沙发上
一边嗑着瓜子儿
一边思考
过年的事情
女人从外边回来
拎着两大包
采购的年货
进了厨房
洗鲅鱼
切牛肉
男人继续思考
过年的事情
以及一些
其它的事情
后来他累了
就去床上睡了一觉
醒来后看见
她站在窗子前
举手推着擦玻璃器
哼唱着歌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30 15:3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30 09:59)
一个需要慢慢消化的月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6 12:04)
标签:

军事

    

 

 《五洋抓鳖》

 

杨帆竞争副科长失利,我俩才有了闲聊的机会,有一次,聊到他即将辞职的事儿。

“死水湾呆了三四年,沤臭了。得出去清凉清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0 19:25)
标签:

情感

另外两只的故事不应该这般无趣 

 

从前
有三只香蕉
不幸被一个女魔头捉进了办公室
她问手下的男魔头
吃吗
男魔头摇头

女魔头却剥了一只伸过来
男魔头也就咬下了第一口
咬的同时
男魔头和女魔头相视一笑
接下来是第二口
第三口
第四口男魔头想全部咬下
女魔头没有同意
第五口
差一点咬到女魔头的手指
女魔头就用这根幸运的手指戳了男魔头一下
男魔头一边咀嚼着
一边接过香蕉皮
丢进了废纸篓
说到这儿
第一只香蕉的故事
应该算是完了
另外两只
静静地等在那里

讲第二只的同时挺为第三只的下场担心的
 
第二只的故事确实是有趣的故事
首先是它的长相
与一般的香蕉区别较大
女魔头发现这一点
先是一惊
后来又笑了
这时候
男魔头已因为困乏而回去休息了
女魔头把第二只握在手里
她不是左撇子
用得却是左手
时间长了
她要换右手
换的当口
第二只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看见她了
我的眼睛透过玻璃看见她了
我的眼睛
越过操场上的
还没有被踩过的雪看见她了
我的眼睛
穿透正在往下落的雪
看见她了
然后我转身
看见门
看见往上升的楼梯
看见擦肩而过的几个不长五官的人
看见操场
看见雪
地上的雪
空中的雪
眼睫毛上的雪
我眼睫毛上的雪
她眼睫毛上的雪
我说
下雪了
我一下子就看见了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2 17:15)

大厨往408床上一躺,便立刻察觉出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其实我们笑得很轻,不过是绷紧的神经放松了片刻而已。

我陪护我爹,普兰店老太太陪护她老公,雇来的乔姐,陪护眼睛肿成了一条线的老狱警,老狱警已是“就这几天的事了”。我们三位陪护笑了。三位对自己的病情仍然半知半不信的肺癌晚期患者,却一点都没有笑。

大厨扭动了扭动身体,眼望天棚,“刚抬走是吧,医院嘛,哪张床不死几个人。”

还真就是这么回事。昨天半夜,408床的老吴头走了。他霍地坐起身来,然后缓缓倒下,等我们把大夫喊来,瞳孔已经放大了。老吴头也是个厨师,国营饭店厨师,近几天,他说得最多的两句话是,“憋死我了,憋死我了!”“老天爷啊,我没干什么坏事,怎么让我遭这么大的罪?”

408床的新病号没有像老吴头那么憋,他只是咳嗽,一咳一串儿,停不住,恨得他捶胸顿足,用手捏着喉咙往外拽,左右扭转,但都没有用,挂了一下午吊瓶,仍然咳。“唉呀,我真在乎了!”

大厨老婆吼他,“现在知道了?在家里怎么说都不听,”她转向普兰店老太太,“一天到晚喝,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喝,不让喝,偷着喝,你们看他的手。”

大厨就把手伸出来,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小书有头没有尾
大书前后撕掉了一些
挺厚挺厚的
小书画解放前
大书讲一个炼钢厂
两个大姑娘同时喜欢上一个小青年
其中一个大姑娘
还去小青年家包饺子
小青年的娘
看中了话少的那个
记不清是不是包饺子的那个
她好象还哭了
小书有一本也画了爱情
农村小伙子跟他的新媳妇吵嘴
提到她婚前
在一次挑水时
跟地主的儿子搭话的事
那个地主的儿子弯着腰
离挑水的大姑娘老远
下一页就凑上前
说那小伙子的坏话
新媳妇觉得委曲
哭了
不是不是
我记错了
应该是这样的
他和新媳妇吵嘴是为了要去参加革命
新媳妇的哭是在结婚前
另一本小书讲一个小女孩
她的命实在太苦了

父母死掉
好几个哥哥死掉
仅剩下一个哥哥
去当红军的
也找不到了

她在寻找哥哥的当中
到一个富人家里

当使唤丫头

挨打受骂
还有几个画面
也许是另一本
第三本小书里的内容
我给弄混了
一对地主父子
用一条绳子勒死了
一个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4 22:24)

金家街有一个不设站牌的长途小站,从市内开出来的长途客车,在这里稍做停留,便进入国道,一路往北。

1982年10月20日早晨7点左右,当日的首班车停了过来。

汽车开门的声响,传进了站旁刘颍的家。应该说是刘颍妈妈的家了,因为刘颍去年已经出嫁。母女俩正在吃早饭。女儿放下碗筷,跑去了窗前。

她把额头贴在玻璃上。客车缓缓绕过街角上的书店,远去了。

她喜欢玻璃的冰凉,喜欢吱吱呀呀的车门声。这两个喜好,刘颍做姑娘的时候就有。愉悦的时候如此,郁闷的时候亦如此,或者说,把额头贴在坚硬的玻璃上,听着钻心刺耳的关门声,她往往即愉悦又郁闷,说不上来因为什么。

“怪物,你是个怪物,”妈妈坐在饭桌旁说。

“吴国庆不比你强一百倍?个儿,样儿,能耐,还不知足!告诉你啊,”妈妈越说越气,“妈向理不向人,没有你这样的,放着好日子不过,专找别扭不舒心。”

女儿去了厨房,扭开水龙头。

妈妈说,“小俩口没有隔夜的仇,就不该留你,越留越生。”

“快家去!”妈妈显点儿撞到厨房的墙上。

洁白的墙壁是四女婿吴国庆上周才刷的。他找了几个朋友帮忙,中午饭都不吃。粉子和刷子也都是从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