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望子
罗望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090
  • 关注人气:1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罗望子 江苏省作协专业作家  

 

 

请输入标题

因为有人走过,沙漠不再荒凉。

 

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垂直的降落,在夜晚高高的宁静中

生活的草地上开始有了露水。

 

孩子们在白昼的喊叫在那上面留下了珍珠。生活是如此漫长的跋涉!干渴和烦恼的风

吹光了一个人耐心的头顶。

 

犹如对诅咒所回答的祝福

每一步脚底下的沙子开始涌动

直到它成为旋涡,呼唤一声甘甜的雨--

 

我在扑向大地的摔疼中

拥抱了它。

    蓝蓝《沙之书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4-21 16:00)
标签:

365

沉思

归宿

情感

历史

分类: 随笔

何为天下绣/罗望子

 

   



    到镇江,你肯定得吃碗锅盖面,去东台,你必然也会来碗鱼汤面。东台鱼汤面,其实起源于富安,而富安和我的故乡邻近。小时候,寒冬腊月,我总是跟着堂哥表兄,步行到富安,泡澡堂,吃麻花儿,吹泡泡糖。那是我能走到的最远的地方。后来我发现,富安距我老家真的挺远的,就是骑车也得花上四五十分钟。可步行时全然不觉得,或者顾及不到它的遥远。不仅不觉得远,还成为年复一年的期待。现在想来,去富安洗澡,在我的童年时期,已然带有了幸福、光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05 09:37)
标签:

365

情感

沉思

归宿

分类: 小说

邂逅之美

人民文学》2016年3月号

罗望子短篇小说

 

几乎所有的城市都有一条宁海路。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就连K也搞不懂,但这并不妨碍K和我们一样,每天走过宁海路。其实K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7 10:02)
标签:

情感

历史

文化

归宿

分类: 小说

《干扰》罗望子短篇小说

《作家》杂志2016年7月号

十岁那年,外婆去世,马小乐跟着父母到乡下奔丧。马小乐很开心,甚至有些小激动,因为这意味着有几天他不必上学不必做作业了。当然,外婆走了,他很伤心,他不得不把激动死死地掩盖住。马小乐很爱外婆,他非常希望呆在外婆身边。马小乐的妈妈看管得紧,每年也就暑假期间,会放他到乡下住个三五天。这对马小乐来说,显然远远不够。通常的情况是,马小乐正玩在兴头上,爸爸接他回城的车子也到了。漫长的夏天,马小乐参加各式各样的兴趣小组,每天奔走在少年宫或者老师家里,时不时的还要坐长途坐火车去市里省里考级。暑假之于马小乐,几乎是一种煎熬,之于马小乐的妈妈,却是最繁忙最富激情的时节。她像一只勤劳的袋鼠,每天揣着马小乐和他的学习装备,穿行在城里的小街大巷。妈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小乐呵,你别不知足,总有一天,你会感谢我的。我现在就想感谢你,马小乐快要脱口而出时,还是忍住。他不想惹妈妈发火。妈妈要是生气了,眼泪汪汪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7-20 07:59)
分类: 诗歌

 

《事物的顶端》 罗望子

 

事物的顶端

住着水稻和麦子

高梁和向日葵

 

为了那群山之巅

情愿折腰低眉

微笑着

噬云吞雾

与日月争辉

他们不懂驼鸟政策

不懂什么犬儒主义

全然不顾接地气

也无视把根留住的烟树茶树

瞩目呈现出

老虎的金黄 一望无际

细嗅蔷薇 不忘初心

 

葵花子是晒黑的

高梁红了是自我陶醉

宛如我们向往深海长眠

向往无尽的黑

生与死的宿命

 

还是麦子最高贵

水稻需要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大地

沉思

归宿

分类: 随笔

《小县城》罗望子散文随笔

《雨花》杂志2015年6月号

◆阔别已久。1989年,我回到小县城,再也没有离开。此前,我呆在另一个小县城。长江边上。我这辈子,注定要打上小县城的胎记。

◆县城并不小。过去他只有一条石板街,一条人民路主干道。汽车站所在的那条江海路就算是边远的了。石板街早就湮没,道路却越辟越多,也越来越宽广。现在,已经号称五环六环了。还有蔓延的迹象。

◆我住长江路。2000年,我搬进长江路上的这幢房子。一住十五年。估计会住到死,如果它不被拆掉的话。新汽车站在我家桥东边,政府大楼在我家转盘西首。长江路如今是名符其实的最热闹的主干道。我静静地看着别人的热闹。

◆小县城有两个地标性建筑。一个七战七捷纪念碑,世界上最长的刺刀。一个网上风传的土豪金,金砖状的五星酒店。如果你要认识我,我就住在那个拥有土豪金的小县城。我家就在刺刀东隔壁。刺刀给我带来了安全感,土豪金使这个小县城区别于其他的小县城。我为之自豪,也衷心感谢。我从长江边上,来到长江路上,完全两码事。

◆我总是在鸟儿的鸣叫中醒来,或者入眠。打情骂俏的鸟儿们,啁啁啾啾,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感

历史

分类: 小说

我最痛恨的那种人

《十月》杂志2000年第一期

    我们早该分手了。我们都在等待对方提出。我们都不愿做负心人。就我来讲,又找不出分手的理由。我想李明也是这个想法。不错,我们都厌烦了对方,但这种厌烦也好厌倦也好并非现在才有。我们已经好了五六个年头。我的孩子四岁。李明的孩子三岁。也就是说,生下孩子之前,我就和李明搭上了。我们之间没有过程。也没有契约。我们几乎一搭上就发现了对方的缺点和弱点。我们知道我们不可能去为此付出极端的情感,去毁掉两个家庭,去安上一个新家。我们不是没设想过,正因为设想到了新家庭的景况,我们望而却步了。现在我们在一起,就是对方放一个不雅的臭屁都感到新鲜有趣,就好像送奶的人来了,要是结了婚呢,结了婚光景就不一样了。

    我们是好朋友。现在是,过去是,将来也是。我们说好的。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也许你要这么问我。我会回答你的问题的。那就快说吧。我开始说了。你知道世界上什么最珍贵?是生命。是生命吗?不是,你一定会说,是情感。对我来讲,最珍贵的应该是李明的孩子会越长越像我。我曾经不止一次地问李明,要是她的孩子越长越像我怎么办。李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4年第12期导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小说

 

阴谋

《花城》杂志2014年第五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5 09:07)
标签:

佛学

情感

文化

休闲

娱乐

分类: 诗歌

                                 秋夜

 

                          睡眠

                          是死亡的一次自主选择

                          一年我们要死365次

                          一生我们要死20000次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31 08:57)
标签:

娱乐

情感

宠爱

休闲

文化

分类: 随笔

 

 

◆我不记得多久没去南通了。十月底的一天我从小县城去了南通,车从我的母校门前倏忽而过。我来南通不是怀旧,也不是会老朋友,尽管我仍然为他们保留着一颗心。我来听歌手陈奕迅的个人演唱会,也不是作为一个粉丝,而是为了怀念陪伴我整整十年的毛毛。我曾经在昆明的露天迪吧,随着几千人吼着嗓子举手如林;也曾在南京新街口的广场上,于人山人海中手舞足蹈,倾听摇滚歌手荡气回肠的声音;在北京三里屯的酒吧街,我也曾坐到凌晨三点。可惜我们要的是秩序和规范,那样的盛况注定不再会有,所以我不得不来听这样一个足球场上的演唱会。微信里的一个朋友说,有故事的人不能去听陈奕迅,因为总有一首歌会让你泪流满面。我期待着,结果你一定知道,我失望了。球场上的演唱会侧重的是表演,而不是歌唱。在炫目的灯光里,一切都在走形变样,人们的脸庞也于脸谱化,眼睛都是绿绿的。不仅我没多少情绪,我发现那个歌手也没多少情绪,尽管他蹦蹦跳跳,唱得满头满脸的汗,我更担心他会冷不丁地摔上一跤。甚至在唱《不要说话》时,我觉得他走调了,也可能我还沉陷于上一首歌的曲调里?这首歌快要结束时,他似乎才找到了一点感觉,或者说我找到了一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