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格桑多杰
格桑多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876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编剧 演员
编剧作品:《伏击》《代号军刺》《不可征服》《绵羊地》《往事一九一零》
演出作品:《大染坊》《吕梁英雄传》《秋海棠》《婚姻背后》《失踪》《零炮楼》《风雨上海滩》《草原春来早》《圣地额济纳》等
个人经历
公司:
  • 上海拉风传媒签约编剧

    2013年7月至今

新浪微博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262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3.19,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3.19,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我那遥远的86班》。
  • 2008.05.14,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27 06:25)
标签:

杂谈

母亲给我讲过一件事,“四清”的时候。她和剧团的同事去乡下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白天在地里累的腰杆都直不起,晚上,还要和贫下中农促膝谈心。我问:“有何感受?”母亲说:“只记得那些人牙很黄,嘴很臭。”

说这番话,绝无侮辱劳动人民的意思。只是因为,母亲在这样的背景下,记住了一个穿着雪白衬衫的男人。

我知道盛中国这个名字,很偶然。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放寒假,我去西单闲逛。用零用钱买了两盘磁带。一个是老崔的《新长征路上摇滚》,一个是盛中国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

放老崔的歌,母亲面带微笑:“这个人好像消化系统不大好。”

我很扫兴,接着放《梁祝》。母亲看看磁带封面,说:“这人我认识,我们一起下过乡,还听他拉过琴。”

“是吗!?”我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孩子。认为,磁带封面的人物都不简单。

“当时,都是文艺界的人,晚上开联欢会。表演节目的都是国家级演员,大家聚在一起,只是高兴高兴。表演节目的时候,大家都是白天下地干活的模样,蓬头垢面,嘻嘻哈哈。就在这时候,一个穿着雪白衬衫的男人登台了,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站定了,轻轻抱起小提琴。他闭着眼睛,手臂慢慢滑动。这是我第一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9 00:39)
标签:

杂谈

弱水河畔,电影开机.拍摄周期半年.明年十一献礼六十国庆.胡杨,一种另类的植物.据说千年不朽.我在戈壁间屡屡见到它们失去生命的躯体在烈日下枯瘦蜷曲,一只只皴裂的枝桠以扭曲的形态伸向苍天.显得诡异阴寒.就是这样一种料峭的东东.因为一部叫<<英雄>>的电影而陡然身价暴增.进入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的这片林地拍摄需要缴纳五十万的管理费,每天还需支付两万元的场地租金.太贵了.老谋子把行情搅乱.去故宫拍才多少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09 00:51)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07 22:10)
标签:

杂谈

应不应该以电视剧的方式重新演绎经典作品?

如果像四大名著那样连篇累牍。又没有所谓的视觉经典在前。我认为完全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拍摄。比如“三国”和《西游记》。之前的拍摄等于是对名著的亵渎。

说白了,“三国”是战争片。而“西游记”就是要比特技。其他一概谈不上。除非演员吃错药。否则千万别跟着掺和。一化好妆全是妖精猴子。哪有人呐!照着《金刚》拍就对了。《金刚》的导演在拍摄之前先用三维动画做了一版粗糙的准影片,人手一份发给演员要求必须准确按动画人物的表演来完成工作。

据说当年拍摄“三国”的单集费用就达到八十万。跟我现在刚拍摄完成的《茶馆》一个价。同是“中心”的戏。此时彼时相比较。不但物价已经飞涨,仅就演员片酬一项。也早就天渊之别。宝国哥的一人的价码就是小爷的五十多倍。可当年“三国”也就千把块钱一个演员(有名有姓的)如此说来,花了钱整垃圾。就是最大的犯罪!可笑的是拍赤壁大战的时候居然还出现帆船?就没有人查查历史?“王睿楼船下益州”的时候恐怕还只是人力船。更过份的是全剧战争场面一概拍的屎裆尿裤。还不如看原著想像来得过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9 16:26)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6 03:04)
标签:

杂谈

童年时代,站在最后站在最高的位置。由青年到中年变化还是挺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曾经的荷兰英雄或迅疾如电或威风八面。1988年,那一年他们曾问鼎欧洲。

今夜,我遥祝他们斩落北极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0 07:42)
标签:

杂谈

我以为那些消逝的生命离我很遥远。直到那一刻,高亢悲怆的汽笛轰鸣宛如一群临世婴孩的集体哭喊。令人浑身冰冷,头皮发紧。我的心像是瞬间被一柄温暖的刀锋划破。欲哭无泪,身体几乎被悲壮的情绪击倒。。。仓促之间我拉着她的手选择朝天安门的方向静默。隐隐地,似乎能听到共和国的心脏在怦然而动。

 

 

昨天下午,我准备前往外地。街上人声鼎沸,摩肩接踵。五月的太阳已经有些毒辣。中国的人还是那么多。

说真的,此行的目的令人提不起兴趣。我的内心彼时充满茫然若失的小资产阶级情绪。甚至想到了身不逢时,有愧平生所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