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头
木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75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博客暂停使用。

                        2008.10.10


微博:

http://weibo.com/mrmumuzhou 

博文
(2008-09-13 14:17)
标签:

也许

是最后

分类: 遗忘不了的碎片

 

那年。

 

夏,未央。

 

偶遇。

 

只,不经意。

 

谁曾想。

 

竟,作,

 

你和我,的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14 22:53)

明儿我回家。

 

在河北的事,过后再说。

 

 

再见,北京。

 

再见,也许不止是北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计划经济年代以前和70年代,“三转一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是最时髦的东西,一块国产手表就是“三转”当中的“一转”,是当时老百姓家里的一大件了,是有能耐的、家里有工人、干部的家庭里扎眼的东西。那时的人会时不时地都要扬起手腕看表,也不管有没有必要。这是象征富有和成功的东西,就像80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老板们的大哥大。

 

   

    在一家旧物行收了这块国产孔雀牌的机械表,整块表底色是银色的,表盘内圈和时间刻度是金黄色的,指针也是金黄色带有夜光。这店里手表都是80、90年代初全国各大国营百货商场、百货大楼的库存行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为什么,逝去的时光在我心里总是那么美好?

是因为再也回不去了吗?

 

某时惋惜,剩下的已为它样。

童年就这样,在我们长大的骨节声响中吓跑了。

 

籁寂时,你还会想起某个夏初的六一有个小脸抹着腮红额头点着红痣脚穿白色球鞋的你么...

 

【伪造的海报】

某人特害羞不让拍,相机一对准就自动蒙脸...

 

【MAO的门口】

红领巾。校服。棒棒糖。果冻。

虽不再稚嫩的脸,却那么灿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个好朋友3周年纪念,本来没打算去来着,一是因为除了特喜欢重塑外,其它几个乐队都不感冒;二是2个好朋友实在太远了,去了就没打算能当天会来。后来被某面团儿磨的,不过自己也特想看重塑的现场,而且太难看到他们演出了,所以面团儿一说就动摇了。(我怎么就那么不坚定啊...)

   

    BS某面团儿,因为和华东合了影,激动得一逮到谁跟谁说...(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是后海大鲨鱼!”

 

【傅  菡】今儿很美(大红色口红红色连衣裙红色Conver鞋)

【曹  儿】今儿很酷(黑色墨镜黑色铅笔裤黑色尖头皮靴)

【小  武】今儿很性感(半裸 蓝色铅笔裤白色尖头皮靴)

【王老师】今儿很可爱(彩虹帽衫)

 

 

两个嘉宾乐队:?(不详。据某知情人士透露,是一支全新乐队,叫Bigger Bang。)和赌鬼,之前都没听过,今儿发现赌鬼不错...

 

二话不说,上图...(由于处在沸腾的人群中,大家都在PO,所以PP几乎没有不花的...Orz!)

 

 

【MAO】

 

【嘉宾乐队1:?】

(海报和之前的宣传说是糖果怪兽,后来一查,人糖果怪兽完全不是这样的...Orz!)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基本上,大多的时间里都会时强时弱地紧张,觉着自己像是有很多事情要做。但大多的时间里自己又没事可做,处在一种自我衍生的矛盾中。因虚度而来的负罪感,使这种紧张更加迫切,压抑得呼吸有点紊乱,会想着能撕开胸腔,然后制造一个真空,不装任何抑郁的气体。

 

    血没献成,人们献血的热情空前,除了AB型,其它的血库已满。有点小失望,毕竟第一次要献血。也有点心安,因为害怕针头扎进血管里,异物感对我来说,有时会幻化成一种恐惧感。这也是我生些小病不愿打针的原因,有时连药也不吃,像睡觉睡到自然醒一样,生病也生到自然好。好在,我很少生病,尽管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

 

   

    在Rockyear的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3 22:09)

献血。希望体重什么的合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Movie·Watch】

 

 

    亚里斯,这是个漂亮纯净的男孩,一遍遍地用铅笔在笔记本里写着“Paranoid Park”,心里却用了太多去承受别人因自己丧失生命的痛苦。只是一些无意间的过失,真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改变原来的轨道吗?有的东西可以烧掉,有的东西却永远存留了下来在某个角落里。将来会不会有某个时刻,因为不经意的触碰,那些原本以为忘记的,究竟会怎样出现?是褪了色彩,还是更加凝重了?

 

    全片插叙式的拍摄手法,电影起始至中难免产生紊乱感,但大量慢镜头的运用,还是控制了节奏,不至于眩晕。不过亚里斯内心沉重的东西却在这缓慢的速度中散发,变成压抑。电音、迷幻、实验、英伦、后摇、后朋...各种风格迥异却仍与电影相得益彰的音乐,以及一些纪录短片的插入,给这部叙事和心理描写的电影加上了文艺的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太阳东升西落。

这么些天以来,它是唯一正常的。

有的事,变化快过于你眨一眨眼的时间。

 

Midi在我以为峰回路转的时候彻底湮没了。

不知道,明天(应该是今天白天)去到草地时,会有多少人在。

停留在他们脸上的,又是怎样的表情。

一场盛大的狂欢魔术般变成一场暗淡的哀悼。

几个人还能像曾经那样噪?

 

一直以为暑期调查去的四川。

忽地定河北了。

曾说要去看的朋友,真的很抱歉。

另一些计划也化了。

像放在冰柜外的冰淇淋。

什么时候,我才能再次把它放进冰柜里?

那个时候,会不会太晚以致它已变质?

 

有些小难过。

 

面前的事又因为崭新而陌生起来。

以为尽在掌握的却是最反叛的。

接触新的事太尴尬。

接触新的人也一样。

 

觉着失去了好多,就一下子的事情。

 

好像时光断裂一样,伴着骨头碎裂的声响。

 

昆德拉说,生命不能承受的,不是存在,而是作为自我的存在。

我记得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想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