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见
杨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861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杨见,重庆黔江人,苗族,上个世纪80年代是黔江城里某中学美术教师,80年代末开始写诗至今。追求自由自在的生活和写作、迷恋大红大绿、钟情美食美酒。现为某报社摄影记者。
核心提示

本博原创诗歌,严禁转载和选刊!

杨见的长诗

12年前发在诗生活的长诗《毒蛇》

http://www.poemlife.com/url.php?forumID=14&msgID=2147482719&page=1

 

 

对一种声音的猜测

       杨见(苗族)

我刚刚翻开
《文明的孩子》
一种声音在我附近
终止了我的阅读
那声音令我不安

我以为那声音
从一只胶水瓶口传来
一只刚挤过胶水的
胶水瓶
在往里面吸气
那声音跳跃地响起
我的感觉器官集中在瓶口
弄清了那声音和胶水瓶的距离
也是环形的
但仍不知那声音
是怎样转向我
又怎样环绕在我的附近

我把后背从椅子上挪直起来
环视身边堆满的书
那些书拥卫着我
长期咀嚼我的时间
那声音并不是咬噬和吞食在碰响
书间仅有
新的旧的红的黑的墨水瓶
以及埋藏在书页里的彩色灵魂
有序地排列在我的附近

桌上两个朋友的照片里
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这是夏天的早晨
一张废纸
开始从上往下
滑过我久远的窗户
我一直坐在桌前
看见那张废纸
上面写满了文字
废纸在空中旋转
文字表达的意义
也在旋转
我不能确知
那种旋转着的自由下落
与文字表达的意义
是否存在绝对关系
废纸滑过
这件事发生时
那种来路不明的声音
都没有停止

我突然将挂在心上的画取下
摆放在我的眼前
画中的羊群
永远保持同一种吃草的姿势
原野的草尖晃动不停
羊群等待它的静止
我想在画面里找出一种声音
和我附近的声音相同
我好把挂了很久的画扔掉
让我只够挂一张画的心脏空出来

我的器官疯涌而至
用虫豸的爬行动作
找遍画里每个可能暗藏声音的地方
我疲软的意识挣脱器官的引导
悠闲地坐在窗上
(就是那张废纸滑过的窗上)
窗下连续横过的
都是些回家的女人
现在正是下午
她们还会横穿这个窗户
傍晚她们离开自己的家
茫茫的黑夜
她们停在什么场所?
她们躲进什么样的声音里?

她们往返在窗前
身上的余音都未散尽
那余音向上升腾
沿着废纸下滑的路径上升
漫过我的意识
桌前椅子上转动的
是我的肉体
附近的声音冥冥里的移动
还在继续

我附近的声音
在我睡眠的时候也能听见
它也许与花开有关
我的每一个夜晚过去以后
都会有花朵更加鲜艳
我急于确知的声音
已将鲜花开放在我的眼前
它要我把所有的岁月
当花季使用
它要我深信
所有的花朵
都要在声音里绽开
2002.7.6

老诗回展

火症

 

 

地下的房屋轰然起火

火焰穿过泥土的缝穴

族人在地里

火的碎块把他门凿成精神里的雕塑

他们永远保持着

抢救种子的姿势

 

在写字台前站起来

打开裤腰

内裤上死掉的火焰

与边疆荒凉的高地有些接近

动手摸了又摸

正碰上中国大地广泛下起大雨

 

雨一定要结束在6

这个数小时与人纠缠不清的期待

正在摧毁烦躁的眼神

楼下的钢管铁门

下半夜都还举着投降的白旗

铁锈跟杨见在钢管上荡来荡去

 

先是坐在树林下面

接着就抬来一件啤酒

一边想起沈阳和云南

一边说说昨夜的深圳

这些啤酒就打开完啦

接着往山下走

那里进行的最后一件事

便是对啤酒瓶的回收

来到半山腰

再一次想起的还是沈阳和云南

又继续往前走

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

搬掉嵌进鞋底的那颗石头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4-11-06 08:28)

大雨滂沱时

我从雨中来

带给你湿马的味道

不知你干燥的呼吸里

是否已然觉察

而此刻的大地

时代的泥石流里

许多人意欲挣脱

这个时代的大脑

若地窖灌满水一样坍塌

我这只孤独的金雕

正飞离上帝的手臂

上帝离开马背

像无边的大盖

在这个时代上空盘旋

冗长的雨季里

马从滂沱的大雨中来

整个村子都充斥着

湿马的味道

2014.11.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1-06 08:21)
一个有小黄花的下午
撇下20走吧三菱
去野地上停下来等你?
走吧!哪里有小黄花
就在哪里停下来
你要给小黄花拍照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小黄花很像冬天的太阳
我看小黃花应该是梦里的太阳
不然它怎么会成群地聚汇
在枯草上
但我只认为它是太阳
只是现在的天空云朵像巨大的铁板
等铁板向西部滑去后
那些光就会来到跟前
当小黄花明亮起来
你就会明白
它到底是不是我说的太阳
2014。l1。5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1-06 07:59)

原哥

什么岁月打磨了你那根腰

我担心的并不是它的力度不够

我知道风和日丽时

你那腰参加剧烈运动

可以像孩提时候的你玩过的弹弓

也可以像石匠手里的钢撬

我担心的而是

你那嫩枝般纤细的腰

如若突兀在风口

会偶尔紊乱

会像一根铁丝持久伸入炭火后

被抽出来一样卷曲

更担心如狼似虎的日子间

无辜地皱褶起来

也许我的担心有些多余

可我还是希望你多多小心

岁月里一个又一个

逃不掉的风口

2014.11.5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1-04 09:16)

门前

光秃秃的枝桠间

鸟依旧在哪里歇脚

它没有期待

叶片的轮回

虽然

匆匆而过的人们看见发芽

对轮回却视而未见

即使人们看见

蜜蜂悬停在花冠上

也并没有发现另一个

晶莹的世界

 

 

2014.11.4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1-04 09:03)

黑夜夹着一片梦幻的天空

在中原

它是惬意的

在南方

往往炙人肌肤

在西北

多是噬人的凄凉

如果我用巫术将梦幻喂养

就会让黑夜灌满香肠

有了香肠

一切将平淡无奇

哪会有我现在的

不绝惊慌

 

2014.11.4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1-04 08:56)

在我的身体里

诗歌就像歼20

凌空穿越时

做出各种高难的

战术动作

全天候全季节

我的皮肤下

你可以看看吧

真是一片接一片

玫瑰色的天空

2014.11.4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9-04 09:17)
标签:

育儿

我和你

他们

都只有七天的生命

大家生活在七天里

用七天这个咒符主宰一切

七天是人类的核武器

它既是人类活着的保障

又是人类威胁一切的权利

------------核心提示

 

第一章  烧

 

我哭

没有谁有把握找到

深夜我突然梦哭的原因

真正的信息就在我的泪水里

而劳动和奔波的惯性

让我的亲人们停不下来

他们在等待我哭泣停止

如果我的梦哭持续七个夜晚

妈妈会掐指算算哪天缝七

缝七的时候去求助巫医

巫医用指头大的魔棒沾上桐油点燃

隔着初纸壳在我的额头上烧

再用桐油和着锅烟墨给我画成大花脸

让我的五官胡乱一团

还让我妈妈带回一张红纸条

上书“小儿夜哭

请君念读

小儿不哭

伴君幸福”

纸条要挂在路边的树上

我像一只破落的乌黑山鹰

低飞过小河与田埂

据妈妈告诉我

姐妹们的梦哭

都是这位巫医如此治好的

我问过我的姐姐

她说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过梦哭

巫医烧得她刺心的疼痛

一生也不会忘记

而伙伴们嘲笑她胡乱一团的花脸

也让她自信全无

永远也走不出那些石缝旮旯

村子里的巫医

像村子里的韭菜

在时光里被时光割去

转眼又从时光里长出来

任何来自生命中的苦痛

他都会用那只魔棒去焚烧

他的唾沫和酒的混合物

喷在谁的身体上

谁就会焕然一新

我看见过村子里的人们

往复病变

只有惧怕那只魔棒的人

才会停止对巫医的求助

2004.4.24

 

第二章  忌

 

生活在中国的人们

血液中流动着灰色的意念

所以我们的生活时刻瘙痒

记得爸爸死在一块木板上的时候

所有具备生活阅历的人

给我各色各样的提醒

不能让猫从他的身体上空飞过

不然他会突然坐起来

这是因为猫有九个灵魂吗

是担心猫会把其中一个灵魂掉落

去操纵爸爸的身体

这有什么可怕的结果吗

为什么这些人连让我爸爸继续

活下来的期望都不敢有呢

是怕我爸爸像猫一样活着吗

当时的我为什么要任人摆布

听之任之

现在希望我的女儿在我死后

作一个有意义的实验

在我风烛残年的时候

养一批听从她指挥的猫

让它们不停地从我冰凉的尸体上空飞过

让我坐起来查看人们的悲痛

或者就变成一只猫

被随便一个家庭圈养

我还可以选择四处流浪

在我看来那种灰色意念

就像一群真菌

作业在人们的行动中

镂空了我们一生的前途

使得我们甘当命运的奴隶

从古到今从小到大

我们都在为各色各样的忌讳

不加思索地延续

2004.4.25

 

第三章  绕

 

通向所有稻田的水

那些长长短短的堰渠

被孩子时候无知的我说成是

能淹死生命的绳索

现在看来不但千真万确

而且具有诗人在美好事物前特有的忧伤感

通往处所

通往大海

通往山巅

通往遥远和梦想的路

那也是要命的绳索吧

山野的现实中

起始与终结之间

至今还没有出现过端直

这让我想起航空地图上的航线了

北京和黔江之间蕴含着端直

可现实中却只有一个接一个的抛物线

山野里滋养出来的人与人

就是直面相邻的时候

也只能依靠那条回肠荡气的心路互通

可以摧毁一切的大河上下

也只能通过无数要命的回旋

才能卑微猥琐地来到海边粉身碎骨

化为乌有

就是大海也没有两点间的捷径

郑和也好麦哲伦也好

他们开创的也只不过是蚕丝一样的路径

想想宇宙

我对直接的要求依然会被否定

太阳风也好 激光也好

给你无限幻想和希望

但他们何尝不是无比的妖娆

想想这一生经历的事件吧

全部都像自噬蛇一样

首尾相残自苦自毒

 

2014年9月4日

 

第四章  空

(未完待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9-02 10:40)

杨姓家谱

杨姓的发源地,是在今山西省境内,后为晋所灭,其子孙因避乱,远在春秋战国(前770—前221年)时期就有个别杨姓人士自山西迁至江苏和安徽省境内,散布于长江中下游地区。
  10
本词条 无基本信息模块, 欢迎各位 编辑词条,额外获取10个积分。
目录
展开

1 迁徙

秦、汉时期

杨姓家谱杨姓家谱 有的迁居河内,有的迁居冯翊(今陕西大荔)。杨氏为晋所灭后,便向西发展繁衍,其先迁入陕西,后迁入山西省汾水中游的霍县一带,而后繁衍至今河南境。至汉时杨氏已广泛分布于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杨氏入川也于此时,多由湖北陕西迁去。早在春秋战国之时,已有杨氏族人迁入江汉地区(今湖北潜江),后因楚国势力不断加强,迫使他们再向东南迁至江西。与此同时,又有杨氏族人自山西迁至江苏和安徽,散布于长江中下游地区。

晋、唐时期

是杨氏在南北方繁衍的重要时期,由于西晋末年“永嘉之乱”和唐玄宗时的“安史之乱”,及宋朝的“靖康之乱”,中原社会动荡,许多杨氏子孙为了避乱,大举南迁,其中以福建为迁播中心。隋唐后便逐步向今河北、山东、内蒙、安徽、湖南、浙东、福建、广东、四川、贵州云南、广西等地发展。杨震的后裔杨坚建立了隋朝,杨姓成了最尊贵的“国姓”,隋朝虽然公存在38年,但毕竟是杨氏最辉煌的时代,杨得到了最大的发展。除扩散到河北、山东之外,最重要是向南方和西南地区发展。杨震后裔在唐僖宗时进驻贵州,后世世袭播州宣慰使,一直到明朝万历年被剿灭,历时724年,共传29世。当代云贵川之杨姓多为播州杨氏的后裔,而且人数众多。

两宋时期

杨氏已广布江南广大地区。南宋初有大商人杨垢,随康王南渡,自河南定居宝山白沙,“潜心经商,诚一无伪,商民共信,聚集成市”。宋末,杨荣从上虞迁至上海;另支杨氏,与钟王李三姓被流配到奉贤滨海地区;元朝,渤海滨州人杨乘、嘉靖进士杨道亨的先人,相继自杭州和河南迁入青浦;元末,钱塘杨璃迁南汇下沙;著名诗人诸暨杨维桢避乱华亭天马山。

明、清时期

洪武初年,人们称之为“洪武落业”。据志书记载,在元末明初朱洪武“血洗湖南”的战争中,湖南土著居民遭受了空前浩劫,特别是长沙、岳阳、常德、益阳、湘潭等地区成为一片废墟。朱元璋建国后,为了复苏湖南,采取了“江西填湖广”的政策,因而大批的江西、浙江的杨氏宗族迁往湖广地区。

宋朝时期,杨姓大约有210万人,约占全国人口的2.7%,为宋朝第七大姓。杨姓第一大省是四川,约占全国杨姓总人口的24.7%。在全国的分布主要集中于四川、陕西、山西三省,大约居住了杨姓人口的46%,其次分布于河南、河北、湖南三省,又集中了20%。全国形成了以川湘、陕晋、冀豫为中心的三大块杨姓聚集地。

明朝时期,杨姓大约有240万人,约占全国人口的2.5%,为明朝第六大姓。宋元明600年全国人口纯增长率是20%,杨姓人口增长比全国人口的增长速度要慢些。在全国的分布主要集中于浙江、江西、江苏、山东四省,大约占杨姓总人口的42%,其次分布于山西、四川、福建、陕西、湖南五省,又集中了36%。浙江一跃成为杨姓第一大省,大约占11.1%的杨姓人口。全国重新形成了浙苏鲁、赣闽、晋陕、川湘四大块杨姓人口聚集地区。

当代杨姓的人口已达到4000万,为全国第六大姓,大约占全国人口的3.19%。从是、明朝至今600年中杨姓人口由240万激增到4000万,增长了16倍多,增长速度高于全国人口的增长速度。在全国的分布主要集中于四川、河南两省,大约占杨姓总人口的17%,其次分布于云南、湖南、贵州、山东、湖北、河北六省,又集中了34%。四川为当代杨姓第一大省,居住了杨姓总人口的9%。全国形成了云贵川湘、豫冀鲁鄂两块杨姓聚集区。

杨姓在人群分布频率示意图表明:在云贵、四川大部、重庆南部、湖南西部、文本北部、杨姓占当地人口的比例在4.5%以上,有的高达近13%,其覆盖面积占了总国土面积的13.6%,居住了杨姓人群大约23%。在晋冀豫、京津、陕宁、甘肃大部、青海东部、新疆北端、内蒙古中部和东北部、黑吉西部、湖北大部、湖南中部和北部、安徽西北端、广西中部,杨姓占当地人口的比例一般在3%--4.5%,其覆盖面积占了总国土面积的27.3%,居住了杨姓人群大约34%。

2 海外杨姓

杨姓向海外比较大范围的移民,是在元末以后,尤其是在明代郑和下西洋以后,这是中国南部特别是福建、浙江、广东等省的杨姓人士向海外迁移的发轫时期。主要是为了避免天灾人祸而向海外谋生的。移居的主要地区是在今天东南亚一带的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斯里兰卡、孟加拉、越南、老挝、柬埔寨等国家。

 

鸦片战争以后直到 20世纪初叶,或因政治避难,或为追求西方科技,或为寻找革命真理,杨姓人士迁居的主要地区则面向西方欧美一带,这也是杨姓人士飘洋过海的第二个重要时期。

马来西亚沙巴州杨氏

这是杨姓人士足迹踏遍东南亚的第一步。据史料记载,明永乐年间(1403—1424年)的浙江绍兴人杨云川,曾随军渡海去北婆罗洲,即今马来西亚沙巴州。云川在此长期羁留,而与当地鲁顺族酋长女儿相爱而结婚。公主后因云川遇难而为夫跳海殉节,留下了“寡妇山”这一游览胜地。而后有原籍福建漳州长泰人杨原抄(1858—1925年),于1877年只身南渡,抵达新加坡,寄宿同乡宗亲会馆中,后又移居今马来西亚的沙捞越州,经过艰苦努力,创建立古晋市,成为当地著名的实业家和华侨领袖。这里已建立了沙捞越古晋董杨宗亲会。如今马来西亚杨氏最活跃的要数沙捞越第三、六、七省的董杨宗亲会,他们的总顾问是拿督阿玛杨国斯。这个宗亲会成立于1971年,包括沙捞越的民丹莪、泗里街、加帛、加拿逸和诗巫等5个地区的杨姓,其次还有美里杨氏公会和雪龙杨氏公会。

孟加拉杨氏

清乾隆四十五年至四十八年间(1780—1783年),杨姓人士杨阿秋去印度经商,在孟加拉胡格里河畔定居下来,并吸引、接纳中国的侨民,在当时的印度加尔各答建立了“中国城”,从而在印度和孟加拉繁衍生息。

缅甸仰光杨氏

始于清咸丰四年(1854年),至今已146年了。他们为谋团结、敦亲谊,于清光绪元年 (1875年)在仰光建立了“四知总堂”。嗣后,1922年旅缅侨领杨昭固,又倡议新建植德堂于仰光海滨街三若开恒头,门牌 75—76号第三、四楼,1925年冬落成。当时“四知总堂”的会址系租赁,岁时莅止、春秋祭祀,咸感局促。1957年由几位正副理事长倡议筹建会所,推举杨唐豪为建委会主任,着手劝募基金,幸得诸族亲热烈支持,踊跃捐献,数月之间,巨款立就。1958年购地于仰光海域街门牌400号,第二年己亥冬兴工,越三年辛丑告竣。内部雕刻布置,历时经岁,至1962年12月举行落成庆典。已在全缅各重镇、市区筹设分堂,宗旨是联系宗亲、加强团结,尽力推行族亲福利,并协助贫穷子弟就学或介绍职业。

菲律宾杨氏

杨姓人士已散布在菲律宾全国各地区。宗亲总会成立于 1950年3月19日,会址设在马尼拉市,下面还有礼智三描分会(礼智市)、宿务分会(宿务市)、三宝颜分会(三宝颜市)、纳卯分会(纳卯市)、班乃西黑人省分会(怡郎市)和美骨区分会及五宝杨氏家族会等。这里的杨姓人士大都来自中国福建的泉州市、厦门市及其附近的晋江、金门、同安、安溪等县。

新加坡杨氏

新加坡有70%以上的华侨,其中杨姓人士占了较大的比重。他们最初去新加坡的具体时间虽然难以考证,但据记载,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在这里就成立了槟城杨氏植德堂公司。嗣后又在这里建立了新加坡杨氏总会及新加坡潮安仙乐杨氏互助社、星洲湖峰社杨氏公会、槟城杨氏公会和新加坡潮州弘农杨氏公会等宗亲会组织。

泰国杨氏

居住在泰国的杨姓人士也不少,他们在这里建立了泰国杨氏宗亲总会。

印度尼西亚杨氏

居住在印尼的杨姓人士建立了印尼杨氏宗亲总会和印尼万隆佛昙杨氏联谊会。后者为以伯侨公为大始祖,直系传下第59世的世隆公,开基于福建漳浦县佛昙镇衍派的子孙居住于万隆市者所组成,会员800余户,达5000余众。还有印尼坤旬杨氏弘农世家,这一家曾于1994年8月组团回河南开封寻根访祖,并参加了新建天波杨府的剪彩活动。

欧美澳洲杨氏

20世纪以来,杨姓子孙在留学或经商的过程中,侨居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欧洲的杨氏很多。这些人在贸易、科学、艺术、工程、政治等多方面都取得了卓越成就,许多人都成了各界精英。有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博士,美国国家工程师学院院士杨祖佑,当年即被布什总统任命为总统技术顾问委员会委员,等众多知名人士;

3 修谱

宋至元明时期,私修的杨姓家谱为数不少。元末战乱,杨氏衰落,谱也残缺。明初,分别任司仓、通判的杨氏兄弟罢官家居,商量采撷文献重修家乘,但不久即相继去世。为继承先辈遗志,杨士奇与从兄杨思贻遍访博求,虽为片纸也谨慎过录,积十多年努力,编成《杨氏家乘》。《杨氏家乘》第一部分为族谱,以示尊重本始;第二部分为家谱,以示尊重亲人;以后依次为杨氏人物事实、哀鞔文字、杨氏人物遗文、赠答之作;末附有助于旁考杨氏行事的名贤文字,总共20卷。

 

清代为私修家谱的大发展的时代,雍正皇帝撰写了《圣谕广训》,下令在各地方宣讲,敦促各宗族“修族谱以联疏远”,各级官僚及地方士绅起而应之,各宗族闻风仿效,家谱之盛,遂为空前。民国时期,笃宗族、勤谱事之风未曾稍减。

杨氏家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修谱之风稍歇,20世纪80年代后,因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推动,许多族姓又兴起续修、重修之风,如重庆万州、湖北荆门等地的杨姓组织了不少修谱委员会或理事会,分别致书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国,请同乡同姓寄去生平业绩,以便辑入族谱。这时的家谱,传统的功能已相当淡化,联络感情、光大族姓、多途径发展乡里经济,成为新修家谱族谱的主要目的。久离乡里的杨姓成员,则通过参与修谱来寄托慎终迫远的寻根情怀,当然也不排斥衣锦还乡的骄傲之情。

家谱修好后,要定期续修,一则续上后出子孙,二则根据家族内部调节和整合族人的需要,适当修改族规。

续修家谱,并不单是循例而行,也是调整族内关系的需要。

有的杨氏是别的姓氏改的,比如江西省九江县岷山乡中岭村的杨家大屋,以及从杨家大屋迁移出去的子孙,他们虽然户口本、身份证以及村子的名字都是姓“杨”,但他们的祠堂、家谱、墓碑等等全是姓“王”的!像这种王氏杨支的现象很多,他们名义上姓杨,宗族上是姓王的,他们不与杨姓有宗族上的往来,他们的家谱叫“王氏宗谱”。

3.1 保存

族谱印好后,谱版安置在小宗祠内,各版片之间用纸搪隔,以免损伤,外用木箱封装,搁置在高架上,以免受潮。族中如有需要加印族谱的,要经管理小宗祠者问清来历,如果确是嫡派子孙,备办好纸张后即到祠中印杨姓宗祠刷,不得搬到别处,以防版片散失。各房领出家谱多少本,管理小宗祠者要作登记,注明领取时间及领谱人,以便稽查。各家领回的家谱要用木匣装载,置放在香火之上,或密藏于书房之中,每逢伏天取出晒晾,不能让其稍有蛀烂之迹。凡逢岁时祭祀,各家带上原本,到小宗祠集中验看一次,如发现有鼠啮、油污、墨浸及磨坏字迹等现象,族中长辈,要在祖宗牌位前对持谱人严厉申饬,并当众罚银三两,归人祠内,以充日后修谱之资。拒不从命的,不得参与祭祀。家谱不得誊抄,不能传与外人,更不能出售,如有不肖子孙瞒众觅利,族众共同驱逐他,从此不许人祠。这类规定,在不少杨姓家谱中,都有或详或略的交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每个人都有自己鲜活的形象,他的思想和解决问题的方法,他说话的方式和语速,都必然局限在他真实的生活氛围内。我也一样,数十年的山区和乡村生活氛围,成就了我诗歌世界的基本架构。         

    在每个人的骨子里,对自己的生活和生长环境的爱都是无条件的,或者说都是感恩的,就像人类爱自己的母亲一样。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就把自己算作了一个中国诗人,用诗歌表现中国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下,我的敏感与亲和;我的焦虑和妄想;我心中觉察到根深蒂固的中庸和来势汹涌的现代文明;我深深介入的传统的温和与现实的武断。一挥间数十年就已过去。

    在诗生活中,我写下的诗歌,和我情同手足地相依为命,一直都希望有更多的机会向你们零距离地靠近,让你们亲手打开我的秘密。这些从我生命最深处造化出来的隐私,以诗歌的名义向你们彻底开放。

    事实表明,诗歌既是人类的闺蜜,又是群众艺术的精灵。为此,诗歌的意义在于它可以用群众艺术的方式,将人类隐藏最深的私密向人类公开。

    所以,作为诗人,保持纯净的诗生活,对于人类和诗歌来讲,都是刻不容缓和急需身体力行的事。

                                                

 

 

                                                                杨见

                                                       2014年5月21日于黔江

 

          

 

 

 

    绘画对我写作的影响很多,重要的有二,其一、早年习画时,素描阶段从静物到头骨到人像人体,对于时处青少年、浮躁不安的我来说,是一次重要的、换血式的急救,记得我在酒神石膏面前坐下,一画就是70多个小时,我度过了枯燥寂寞关和体能抗衡关。磨练中获得了对事物结构入木三分的抵达、用细腻的笔触刻画出苍白的石膏表面背后,酒神风姿绰约的精神世界。绘画是让我打磨轮廓、去掉矫情与狂妄、彻底安静的最及时最有效的手段。其二、梵高在阿尔勒小镇的生命激情和对自己绘画的朴素情感深深地震撼着我,刚进艺术之学堂的我就开始崇拜:一个灵魂与艺术纯净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缘。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由于认识了许多当时十分活跃的诗人朋友,便弃画写诗。投入并狂热地写到了今天。

    本集收入的这些诗歌,从不曾与他人见过面,但它们却像我放牧在天空中的羊群,时刻地陪伴着我,它们的饥饿和寒冷,亢奋与忧伤都与我息息相关,骨肉相连。

    我把自己的写作比作精神世界里不断发生的灵异事件。

    有时候我的灵魂会对我游刃有余地肢解,有时候去肢解别的灵魂,有时候用隐秘的生活元素揭示潮湿或阴暗,有时候在焦渴和炙烤中隐忍或欢歌。更多的时候,我的写作像圣洁的影子一样,带着我对过去生活的重建与感知和对未来生活的着迷与幻想。

    上世纪60年代中期出生的人,颠倒、混乱、集体无意识、剧烈的矛盾冲突,伴随着极度的饥寒和阶级斗争的恐惧,使得这一代人较长时间处在悲情和幻灭为主体的情感中,我便是其中之一平民,这便使得我的写作具有强烈的那种平民色彩。刁钻的思维向度和平实的诗歌语言,希望给读者带来的是外部的松弛和内在的紧张。诗歌松动、混融的构成中蕴含着剧烈的矛盾冲突,希望这一印象的游离的色彩法则,能构成我诗歌的美术力度。

    我从小在乡村一天不离地生活到18岁,后一直生活和工作在山区小镇上。作为老少边穷地区的乡村里,学习成绩优异的孩子,既酷爱那里的清新自然、悠闲松散、随意自由的美好的外在生活,又对那里物质的匮乏、精神的单调、未来的茫然的内在严酷感到紧张和恐惧。所以我的诗歌世界就是广阔的乡村世界,如果阅读这本诗集的人们,还能读出些生活在乡村的人特有的物质和精神上觉察到的维度。我就应该为我在诗歌写作时,对诗歌艺术上的探索和对诗歌内容上的现实感,努力协调统一的尝试感到些许欣慰。

 

                                               杨见

                                          2014年5月18日于黔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全淹54分钟战车依旧无损,













这是一台20年前的风骚老者,叱咤风云过,威武雄壮过,2002年被官方抛弃后,被我廉价收留,到如今这是第4次帮她强筋壮骨了,在耗时4个月更改90余项目后,她得以脱胎换骨,所到之处,备受围观,残酷地被人们瞩目。但是真正知道她的强悍者,就只属于他忠实的老伴--极限越野者杨见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