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5-12-17 11:50)
标签:

情感

    听着民谣,泡了杯速溶咖啡,虽然经过机器打出来有很香的泡沫但依然掩盖不住它出身速溶的本质。靠着红色的破旧沙发,眼睛迷成一条缝,额头因为抵在桌沿上被硌了一道深深的凹痕。耳朵上带着一副旧耳机,听着马飞的歌,时间长了耳朵开始闷痛。听完马飞,听王建房。其实,我非常讨厌听关中话,但是又深爱着用这个难听的方言唱出的调调。
    昨天好友发了几张很多年前的乐队演出海报,借以机会怀个旧。我就突然想到在那些个大雪纷飞的天气,我们总在发工资的日子里,挤着三五块钱的摩的,直奔小寨的百汇。我们拿着不多的钱,在百汇精挑细选,用廉价的品味装点我们的青春。逛完一楼,总是忍不住在二楼溜达。二楼一溜子琴行,各家门口都贴着花花绿绿的海报,腐尸、检修坦克 ……透过玻璃橱窗总能看到很多朋克的小青年放荡不羁的样子。也有很多妖娆的果儿,再冷的天儿也光着腿杆子,哪怕是看起来已经有些青紫。
    每回去西安,总找各种理由在德福巷里走一圈儿。虽然,眼下的德福巷已经破败得不像话,并且俗气。从前一到这儿就迈不开脚步,看灯红酒绿,听哀伤情歌,买醉。现如今,再看到的,是路边的酒保因为生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02 13:12)
标签:

杂谈

    一直觉得该为儿子写点什么,想他长大以后,我在或者不在的时候,他能看到当初妈妈对他的爱,这该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撒!

    儿子名叫邹陶然,再过19天就该三岁了。想为他留下纪念的内容实在太多了。好吧,就分成N部曲写吧。

 

                             第一部       意外怀孕

    和某人恋爱两年,他是个性格内向不爱言语的人。眼看都成了大龄青年了他却一点不着急,每天虽然对我早请示晚回报的却只字不提结婚的事情。我一怒之下跟他下了通牒,要么结婚要么SAY GOODBYE,别耽搁我青春的尾巴了,哼!2008年1月18日,挑了个漫天大雪的清晨,毫无心理准备的走进民政大厅,没记错的话还在门口徘徊了一阵子,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本想着要不再回去考虑一下儿又觉得这么大的雪有点难跑,所以还是将就给领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2 16:00)

最近在看《裸婚时代》,当刘易阳告诉童佳倩“我一定等你死后我再死,要不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世界上,没人照顾,我做鬼也不放心。”,我突然就想起点什么了。

有个人,他曾经对我说,当我们变老的时候希望你先死,不然留你一个人一定会孤单的。这句话我还记得,只是说话的人已经走了多年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任凭失去多年,仍然能记得他的声音、他留给你赤裸裸的情话。虽然很有可能他一语赠多人但还是会感动。可见,女人真的是听觉动物。如果女人这里甜言蜜语没有市场,大概就没有那么多男人嘴角摸蜜了吧?

那个长发如迪克牛仔的男孩,你说你喜欢我的红色棉布连衣裙,可是你不该跟我唱那首歌,唱了我就会逃跑。即使你为了省下打车费给心血来潮的我买几瓶啤酒要走十几站路,我也不会感动;那个给我买了那么多果冻的人,你偷走我所有的东西,唯独把我的心留下了,在你之前它就已经破的不着边际,你又怎么能带得走;还有那个自以为懂的男人,你永远只能读花妖的字,却终归不明白她的魂;最后来到别的该是大了六岁的大叔吧。大叔,快和你老婆生个孩子吧,或许这样你才不会太落寞?

其实路过的风景就该让它如浮云般散去,可是偶尔生活就像一台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3 16:55)
标签:

情感

倘若一切都能回到从前,我想许久以后的我们还是会和彼此分开。爱情面前,我们迷糊了双眼。。。

一  只是破气球

乳白色的气球套着另一个彩色的气球,通常里面的气球会被做成心型,只是这一个里面已经破掉了。

也说不上是气球作怪,还是因为两个发小都有人追从而使我感到无聊。那个霸道得拉着我要求记住他家号码才许走的男生当兵走了,我成了孤独的怪物。所以,在这个新衣服还没舍得脱下来的正月初四,在这个迷茫的夜晚,那个给我抢来气球的男生忽然就映入了眼帘。许多年后我才想明白,那不是一见钟情。

那个男生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身材比较高大,肩膀看着很宽厚,穿一马海毛织的大毛衣、工装裤。只是不像文学小说里描述的有修长、干净的手指。他的手很脏,常常蹭着各种颜料,后来才知道他的爸爸是一大胡子画家,希望子承父业。所以很长时间里他在我脑海里的形象就是只树袋熊。可以说他是那个年代的文艺男,因为他热爱音乐并组建了乐队。十几年后的今天我依然认为他的声音是我听过最迷人的男音。跟这样的人很容易发生故事,不是吗?以至于后来的我像一把随时准备跳出剑鞘的剑,分分秒秒捍卫和他的爱情。即使只是自以为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9 23:54)
标签:

杂谈

今天心情特别不好.一个人骑着车过金州路的时候,眼泪就在眼眶打转。我又一次选择逃避,逃避这个城市。你不属于我,我也不是你的,我生在这个城市,却不只属于这里.我想继续流浪,继续那漫无天际的生活.很多人被我遗忘,我的朋友们都知道.很多曾经亲密的人,突然从我身旁走过,我甚至认不出他的面孔。我想,我是糊涂的,我想我是善忘的...

我有几个很知心的朋友,她们总是倾听或者让我倾听一些大小琐事。我喜欢这种安逸的生活,生活却老是给我带来波折。我和某人因为离的近了,所以反而远了.我不知道是在逃避失望的爱情还是继续选择没有目的地的生活.她走在我前面,所以我总是小心的用纸巾擦净她的墓碑,其他的我无能为力,也毫无选择。死亡是个很可怕的东西,我不怕死了以后经受的可怕,但怕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友情,亲情,爱情~~~

我梦见和他去一个游乐场,本来很快乐.忽然有人在我面前把一只可爱的小白兔戳流血.那血顺着那人的胳膊和衣衫四处留溅.我好害怕,看着那大片的红,我被吓醒来了.我的好朋友说,为什么你的梦总是如此血腥.我说,我不知道.醒来后,耳边是轰隆的火车声。火车,是可以通向梦想的地方,也是到达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9 23:49)
标签:

杂谈

 

 

工作好多年了,却几乎没有休过国庆这么长时间的假期。九月的最后一天,给我宝贝们的家长开完会就去忙着给姐妹做单身告别,眼看着这个十几年的好姐妹出嫁,心里却酸酸的。早把她当成是娘家人,当然有不舍得的情怀。十月一,放弃旅游去参加她的婚礼,当了个可怜的伴娘,当我和她一起上花车的那一刻,眼泪不觉而至。我是高兴,真的。为了避免洞房花烛夜的新娘不会喝的不醒人世,主动担当酒桶的职位。斤把白酒把我喝的在新房狂睡三个钟头,晚上啤酒桌上的推盅换盏让我大的光想我妈。姐妹七个为了这个大喜的日子终于聚齐,笑的我合不拢嘴,好象是自己终于找到了下家。唯一讨厌的是在接妈妈电话的时候碰到一只乌鸦。都说本命年要倒霉,我看我也终于过了这一关。算了,这事不提了~~~!借着酒后的累躲在自己的狗窝里美美睡了一觉,期间还梦到我那件已经被别人撑大的胖衣裳,哦哦~~

二号一大清早赶到姥姥家和很久没见的表弟表妹亲亲热热的聊了一整天,还背着大人带他们来网吧过了个瘾。我这个当姐姐的真是善解人意。就是真主好象不怎么答应,铺天盖地的大雨,满街喇叭的警报催促我们不得不回家。住在近乎农村的我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9 23:47)
标签:

杂谈

 

她十八的时候他十六。他说,长大了,我娶你。

那年,花开早了。

被重金属的声音催的不得不长大。大了,他却说,我们分手吧。我,对不起你。

哦,你说,都是你的错。

淡然的想往事,却畸形的想发疯。忍,憋,最后成为习惯。不知道台上的歌手在唱什么,因为他唱什么都无所谓。所有的歌曲,都不再属于我。学会了弹琴,却只弹白键。黑夜,让人无法忘记,那曲折,那仓皇,那逃离的情事。白天,我可以安静的伪装。我的笑脸,可以盛开给任何人,只是,再找不到当年的纯真。那某某说,谁谁叫我长大。我说,你叫我学会用黄土埋自己。

糖葫芦,小狗,薯片,46路公车,CD机播放张震岳的《放屁》~~~咯咯的笑声犹如扔入深水区大石头发出的声响,复读机一遍又一遍的听。躺在床上,看你做个土豆烧牛肉屁股快撅上天。搬个小板凳看你屠杀一条鱼。白白的鱼泡洗的干干净净,是你在那个贫穷岁月里送我不可多得的玩具。

破床单,伤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直不会骗人,总是在诓别人的时候把自己陷进去。我是个白痴的女人。总是在酒后拉着认识不认识的人胡说八道,醒来后就有想自杀的冲动,我是个愚蠢的女人。好在很多人看破不说破,大家是好朋友么。有人说我有思想,那是因为我天生头脑简单,想问题时候总有“独到”的见解,显得“另类”。有人觉得我情商高,很是叫我做了些参谋,其实呢?她们都是些有老公或者男朋友,情人之类的女人。我呢?目前什么都没有,之前老是碰到阴谋,预测以后会迎来诡计。据说每个人身上都有蝙蝠,我呢?就是把别人的蝙蝠会放大,然后吓到自己的人。

很喜欢看《好想好想谈恋爱》,她们四个女人的经历叫我想到身边很多人,当然还有自己。也许片子里头说的对,女人就分两种:已婚和未婚。很想找到属于自己的那半个苹果,却和片子里那个“阅历丰富”半老徐娘的女人有一样的感慨,到我们八十岁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一切是幻觉。不过我比她强,我和潭艾琳都曾轰轰烈烈的爱过一次。而不会向陶春一样,永远做那个打灯笼都什么都没找到“国宝”。毛纳用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9 23:43)
标签:

杂谈

 

以前酷爱摇滚乐,那些从不听摇滚的人们叫我鄙视。其实,如果不是因为一些感情的问题,我可能永远不去听那些啸叫的愤怒。说到愤怒,忽然觉得现在的新生代却叫我快活,因为没有那么多仇视,相反,因为做音乐快乐,所以做快乐的音乐。反而越来越不喜欢崔健。虽然说他的《一块红布》我依然很喜欢,可现在,我们打个比方:如果说他曾经是中国的摇滚乐之父,那现在他在我心目中就相当于赵本山。郑钧的一首《门》让我觉得他是个虚伪的人。哦,善良的人你,打开了门~~~如果不打开,他们的感情会走到十来年之久么?盘古还在怒吼,在我颓废需要发泄又找不到发泄方式的时候听他的《战死街头》,我释放。现如今,我想把他打成哑巴,叫他不要再发出让我暴躁的声响。漂亮亲戚比较适合我现在的心境,可为什么他现在的歌曲都一个调调,看来是我的驽钝,让我没有办法更多的去欣赏的他魅力。唐朝在唱改版秦腔,黑豹开始掉渣,我,彻底的拔掉电源,没有什么动静叫我沸腾,叫我流泪。别来纠缠我,别来纠缠我,我爱你到无法逃脱,却不得不和你第二次分手。

那黑衣男子永远的停留在我的记忆里。在洗手间整理头发,忽然想起那依版纳的琥珀色拨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终于,在孩子四岁半的时候你回来找我。我痛心的掉眼泪。我们带着孩子游戏,在一片枯萎的树林。你说,孩子,我是你的爸爸。孩子迷茫的看着你,仿佛我从前迷茫的看着你一样。不过,那个时候,你说,宝贝,我是你的爱人~

爱人,一个荒谬的自称。是我爱的人吧?我们的婚礼在一望无际的废墟里举行。我们的神甫是那发出恶臭的垃圾,我们的亲友是刺鼻的阴沟。我们在他们的祝福里有了这个可爱的小女儿。她是我们的宝儿,于是就叫她宝儿。烦躁的七桶鼓催促我们快点,它还要赶往下一个目的地。一个垂死老人的面前。为他鸣哀。你知道他和它的需要,在留下种子那一刻,轻轻巧巧的离开我和那尚未成熟的种子,我们的宝儿。

五年了,我们未曾见面。虽然,你还是老在我的梦里欺负我。笑我的懦弱,我的不懂事。醒来十分,我把一整包跳跳糖扔进嘴里。那个简单的化学实验让我有种被狂吻的感觉。我,想你了。很想~~~

宝儿时常问我,小朋友都有爸爸,为什么我没有?我安详的告诉她,你有。只是,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色有色相
色有色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201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