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之语
风之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35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风的颜色

  

风の语

内心的安静和行走的激情

心里有很美好的念头,满满当当。有多少人爱着这样的美好?岁月静好,我要的无非是这样……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冬天

想念

杂谈

分类: 风在路上

    老大发来的短信,“突然很想你,近期如何”。

    冬天渐渐由我最喜欢的季节变成了我最不喜欢的季节,好像正是因为这种很容易在冬天滋生的孤独感。我在青岛带着海水湿咸气息的风里,常常不知道该把自己藏到哪里才合适。因为冷,就总是很饿,不只是肚子里饿,还有心里,好像总是填不满的感觉。

    上半年的时候,老大还是有空就要跑来青岛转一圈的。但她最近的工作一直是5+2,7*24,忙到不行。我等不到她过来,也不愿意挑这样的时间搭火车跑到她那里。有时逛街经过哪一家店,想起来是我们一起吃过石锅拌饭的地方,或者老大哪天冲动时曾经在这里买过一件极不靠谱的衣服,就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前段时间,大学同学志毅传来了婚讯,大家于是都很有些感触的样子。本来1月8号在女孩子那边办婚宴,同学们都打算过去喝喝喜酒,顺道聚上一聚。最后,未能成行,大家讨论到最后,说来说去,其实还是因为正式的婚宴上,大家都玩不过瘾,聚不痛快。O(∩_∩)O~想到这里,好像大家还是在“玩”这件事儿上容易达成一致。

    芹,和男朋友也交了买房子的订金。我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这个孩子经的事儿太多,又不会主动索取,我常常担心她这样会不会委屈自己。那个地方,并不是她希望的。那个人,也许也不是她最想要的。所以看到她决定买房子,有些勉强,但决心安定下来,我很担心,她会过得不快乐。如果我有能力,我不会同意让她待在那里蹉跎自己的梦想。

    这个冬天,很感谢我亲爱的能够一直陪着我。即使是在我生理期痛以致凌晨四点无法安睡的时候,也能捧着电话温柔地用话语抚慰我。

    阿门,天气太冷了。我都很开心的,但是我说的话被冻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8 15:56)
标签:

杂谈

分类: 风的叹息


    上个周五,兴冲冲在微博上留言,说是要周末了,心潮在澎湃。结果不到半小时,悲剧就随着领导的特有脚步声一起向我袭来。于是周六那天,加班到周天的凌晨三点半,超人想象的完成了34page的产品宣传册——这个原本不可能的任务。从这个角度出发,我甚至要感谢我们老板,如果不是他的临时起意以及固执己见,我都不会意识到自己原来是这么的强悍——可以想象吗?从早上八点半,到晚上三点半,19个小时,一个人,34个page。

    那天晚上拖着疲惫的脚步挪回住处,看着除了路灯昏黄之外,全无一点灯火,心里头并不是委屈,而是突然回荡起深深的悲哀。然而,早上的八点,我还是爬了起来,赶到印刷厂,将文件交付印刷,并进行最后的校对。然后回到公司,我知道还有另外一本宣传册在等待我。

    到这个周二晚上十一点,我终于还是再次一个人完成了另外一本38p的宣传册。

    忽然泛起的厌恶,就像黑色的天幕,一旦开启,怎么也刹不住脚。

    一直很欣赏的那个人事经理,昨天一起去印刷那边交付最后这本册子,回来的路上有一搭没一搭聊天。他说一个需要员工加班到三点半的公司,要么就是有一堆废物员工,要么就是有一个笨蛋老板。我是绝不肯承认自己废物的。

    关于这家公司,关于这份工作,我几乎没有主动提起过。不是没有遇到挫折或者不如意,只是每每这种时刻,我都将一切当做对自己的考验和磨砺,因此也就缄了口,不再说起。我看到人人空间上,毕业一周年的时候,好多人写的纪念文章,居然怎么看都是煽情和矫情的。毕业那会儿,一起来的同事大概也有十几个,中间也陆陆续续来过不少,但现在,只有4个人还留在这里,剩下那些,都被辞退了。因此,我就常常告诫自己,第一,你也可能会被辞退,但真的可能不是你的问题,找工作大抵就像找对象,总要脾气相投才可以;第二,不要去抱怨公司有问题,这个公司有人年薪10万+,也有人区区2万;第三,你是真的够优秀的,不然,一向挑剔的老板怎么会留着你呢。

    有很多同学或朋友,提议我辞职。总说要要要,但却始终没有实质性的动作。好像心里也是也憋着一股劲儿,仿佛就为了证明自己足够优秀,足够应对一切不良环境。只有确认了这一点,我才可以允许自己离开,去到新的地方,去过新的生活。无力前行的人生,不是我要的。

    这个世界,大概真的比我想的复杂,但我却总看不到,看不到也就不肯相信。

    也是经理告诉我,八大关的叶子快落完了。

    我大概已经错过最后一年的青岛秋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风在路上

    近期,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像是越来越呈现出一种回归的态势,譬如闪着光的梦想,譬如某些神经的想法。我这一年,着实偏离此前的自我太多。
    闲置很久的钢笔,前几天拿出来清了一下墨囊,吸了刚买的墨水。一段时间里只有黑色中性笔字样的笔记本,也终于可以嗅到久违的墨香。
    人人网,开始习惯用它来保持对一干朋友的关注,却渐渐觉得失了最初的美好。我开始在每个夜晚跟所有人道过晚安之后,躺在床上,关着灯的漆黑房间,手机屏幕一闪一闪,我噼噼啪啪按键,通过飘渺的移动信号更新自己的qq空间。
    有时,难以将自己的双面性彻底分开,索性就保持沉默。不然,我不晓得自己在同一个地方说出完全不同的口气的话,会不会被人以为是神经分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淋湿

上帝

浇花

休闲

分类: 图说心情

    悲剧的是我以为早上不会下雨加之办公室有备用的伞,于是就没有带伞;

    悲剧的是,没有早一班也没有晚一班,我在雨最大的时刻无可奈何下了公交车;

    悲剧的是,雨那么急风还那么大,即使我有幸找到一个好心的姐姐可以一起撑伞,也不免被雨打湿;

    悲剧的是,我今天穿了白色的衬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高温

北京

煎鸡蛋

杂谈

分类: 图说心情

哎呀呀,昨天北京的路面温度高到68℃啦!据说,记者在下水道的井盖上三分钟烤熟了一个鸡蛋。

不知道,好吃吗?

今天青岛也到了34℃,真是没天理!

下午城阳那边下雨了,从办公室的大窗子望出去,外面也阴森森的。

感慨我手机装的天气通怎么就这么不准呢?

难道气象台的那帮气象学家们脑袋里都烤鸡蛋了吗?

So hot!鉴定完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9 15:37)
标签:

休闲

分类: 热爱喧嚣世界

    从埋头的办公状态起身,端坐一下,码几个字儿

之一:开空调了

    今天几个省份都有高温警报,山东当然要有。虽然在青岛,也是不免高温闷热。

    总经理以及系统部经理这两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儿受不了了,终于要开空调了。这边话音儿刚落,那边的市场经理就克制地欢呼了一声。

    看来,大家跟晕晕一样,都在等领导发话。

    还好,这是青岛。前阵子都没热辣辣。

    果然好凉快,但是我开始头晕

之二:要钱的怎么能这么大爷

    客户10%的尾款还未付清,说好了今天来取发票。晕晕一大早为她准备好了支票,坐等泼辣辣的美女经理上门取钱。孰料下午给俺消息,“等车等太久了,怕耽误事儿。你等会儿给我送到车站吧~~”

    晕晕就答应了。虽然外面热啊,但还是遵守诺言,接到提示短信后,跟经理打个招呼就要往外走。

    被经理批评。“你要学会拒绝,这是他们来拿钱,又不是咱们求着他们”“你就告诉她,‘我很忙啊’或者‘要是你赶时间就改天再来取吧’”“咱们这人儿就是太好说话了,哪有这样的啊”。

    我……我……我……我下次知道了。

    但这次,还是出去了

之三:毕业进行时

    今天是2006级的小屁孩儿毕业离校的日子

    人人上面的悼念大学文这几天就一直络绎不绝,大家一瞬间都变身成了痴儿怨女。只有毕业才有这种强大的推动变革力量。

    他们这一级,我的小盆友还是蛮多的,所以前段时间觉得蛮伤感。但是当我看到无数2005级也在感慨一周年的时候,我就开始不伤感了,改成装~淡定~~

    话说,今天中午小玉在电话里冲我哭得淅沥哗啦。

之四:跳槽

    刚刚从宁儿的状态得知,要离职了

    从ABB的一级代理跳出来,不知道下一步要去哪里。

    环顾身边同学朋友,第一份工作坚持一年乃至更久的,真的不是很多。

    其实我也很想跳槽

    但是我知道,现在跳槽等于就是说明自己不行呗。

    你没那么多特立独行,怀才不遇;老板也不是糊涂蛋,不懂得慧眼识英才——至少他们肯定会知道哪些是有价值的员工。

    我要努力。

*************************

    Okay,一刻钟过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thinkpad

心情

杂谈

分类: 午间日记

    昨天把电脑带过来,拜托同事进行了灰尘清除工作。

    十点左右电脑送了过来,同事嘱我开机试运行一下。我索性开了暴风影音、千千静听,以及《仙剑奇侠传四》,一并运行。虽然我可怜的小黑底部还是很有温度,但是不至于每过一个多小时久自动over一次了,而且居然都没有卡哦。好!

    同事说,果然是排风口被灰尘堵住了,电脑为了自我保护就要自动关机。据说好多好多灰尘啊,奇怪,自己觉得还是很注重笔记本电脑卫生工作的,难道是因为时间实在太久了——遗憾他拆机的时候没叫我去观赏一下。

    最近心情一直不够太明朗,电脑一直频繁自动关机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情绪低落点。还好(*^__^*) 嘻嘻……

    关于坏心情,朋友给我想办法: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把那些引发坏心情的原因全部都写出来,然后一个一个去解决掉。应该试一试

****************

    这几天一直考虑做一个简单的ppt,就当练习一下技巧。列入计划,今天先把文字和图片准备好。明天开始制作。

    Preparation is much more important。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toastmasters

午间

记录

休闲

分类: 午间日记

    对晕晕而言,太阳底下的思维与夜幕低垂时的思维方式是极为不同的。

    太阳下面那个我是光辉的,带着无与伦比的乐观和果敢;夜深人静时,那个我有些冷酷果决,有些看淡红尘一笑置之的无情

    其实哪个我也都是傻得冒泡



    我这种冷热两极时常对调的人,最适合的就是在激动的时候写点东西——捋捋、捋捋。

    晚上我通常是忙碌的,无论是看书、看电影还是瞎溜达、乱蹦跶。但是中午会好一点,一般就是在茫茫网海里找寻各种我好奇的信息。

    遂决定,在自己的blog里增加“晕晕午间日记”板块,算作一个小小的记录吧,也避免自己在中午饱餐之后昏昏欲睡,呵呵。

    另外,最近开始对Toastmasters感冒。查了一下青岛地区也是有Toastmasters的,极好。

    琢磨着找个时间再了解一下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高跟鞋

ol

行走

bra

男权社会

分类: 风在路上

    晕晕第一天穿高跟鞋,三分跟,大家都说是刚刚好,适合我这样子刚刚学穿高跟鞋的女孩子。踩着这双新鞋子去上班,心里居然是莫名的骄傲。经理也半开玩笑,“越来越职业了啊”。原来,原来,我也是可以穿成这个样子的。虽然下班回来,脚是有些疼,恐怕也跟我踩着它打了半小时羽毛球不无关系吧。

    这只是一双很普通的黑色高跟鞋,极为极为普通,不难看但也绝对说不上漂亮——要的就是这种不夸张,在工作中还是不可以太高调的。一同买下来的还有一双七分跟的鞋子,细细高高的跟,名副其实的高跟鞋。黑色的面,鞋底却是盈着华丽的红色,满架的鞋子,第一眼就喜欢她,因为这难得的眼缘,毫不犹豫就付了款。但是心里其实依然有些恐惧,这个高度,于我,真的是个挑战。我一遍遍问女友,我会摔倒吗?摔到自己是不是会很疼?怕的也只是摔疼自己而已。买下来,跟女友说,“我要穿着它每晚在房间里走一个小时”。上班时间应该是不会穿了,据说在办公室里,OL的高跟鞋高度应该在3-5cm之间,太低等于没穿,太高则压迫感太强,同事和领导,无论男人,都不舒服。

    我之前从未穿过高跟鞋,最多也只是鞋子内部做了些增高的处理,多少年来一直是休闲鞋、运动鞋度日,跑跑跳跳都没有关系;男朋友也不曾要求我穿高跟鞋,他对我自己喜欢和决定的一切好像从来不曾有异议;公司又是一个相对随意的环境——看起来,没有什么理由可以阻挡我继续穿着运动鞋上班工作休闲逛街。但是还是要去买,自我的感觉就是如此奇怪,似乎穿上高跟鞋,平白高出那几公分,连自信心也都跟着爆棚。

    有人说高跟鞋是男权社会的畸形产物,跟当初风靡欧洲上流社会的束腰性质相同,原本就是为了满足男人对女人的审美。这么说起来,不知道bra算不算也是这种东西。据说欧美一些女性已经开始不穿bra了,如果女性全都如此,没准儿连男人也会爱上女人不穿bra的样子。扭转一种风气,足够一劳永逸的解决女人们的肉体。但是我窃窃的想,会不会女人自己也是爱着这些东西的呢?这种爱无关男人的色度,只关乎女人自己的心情。

    眼下还是要练习穿高跟鞋的,即使高跟鞋穿起来会累,脚可能会痛。我想要变成一个自己喜欢的足够自信的姑娘,自信的姑娘不迷恋高跟鞋,但更不怕穿高跟鞋。

   踩着高跟鞋,大力行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六一

儿童节

返老还童

果冻

分类: 热爱喧嚣世界

    六一。按惯例买果冻来吃。明年也许不会了。满大街挽着手的情侣活生生将这个节日变成了情人节第N,就跟圣诞节变成情人节第2一样。

——晕晕



    无谓的题目

    我一直喜欢做些小情趣的事情,有一丁点与众不同,感觉很好。在很久很久之前,在同龄人早已经不再过六一的时候,我就开始为自己谋划着这个一年一度耍无赖的节日,坚持跟所有人说“我今年三岁”。坚持而已,没有一种固定的仪式感来加强我对这个节日的认知。后来,高三那年,我“逼着”陈大姐在六一那天兑现了  之前允诺的礼物,我要的是果冻而已,陈大姐递过来的却是水晶之恋也是自那个六一开始,习惯在这天吃果冻。仪式感顿生,悲壮感也油然而生——从此一面心心念念要吃果冻,一面无可奈何自己越来越难以心安理得。

    经理家的千金今天过百岁,这位老爸不无自豪的说要送她冰激凌蛋糕。我惊呼,“她那么小能吃吗?”此人老奸巨猾一笑,“哼~只是象征一下而已,最后当然是我和她妈吃掉”。瀑布汗,这当爹的拿着孩子做幌子给自己两口子谋福利,切……

    在六一节看《返老还童》真是别有意味。我照样泪点很低,哭的淅沥哗啦。最受不了那个患了老年痴呆症的“孩子”,对着黛西说感觉自己已经活了很多很多年,却又完全想不起来自己的过去。这时我庆幸他们曾经有过最美好的相遇,一个顺时针的人生与一个逆时针的人生,在彼此的人生中段拥有彼此——“我们终于相遇了”,黛西如是说。

    当初那个造出倒转时钟的钟表匠,是否曾预见到这个叫做本杰明的孩子即将度过的传奇一生?

************************************************

    时光前行。

    韶光最易将人抛。

    我们谁也免不了苍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