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09-05-20 17:54)
标签:

杂谈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上QQ总喜欢隐身,时间长了,更不习惯登台了,偶尔上线,总有一种拘紧和不自然。
      每天上班,习惯隐身QQ,却很少聊天,看到闪亮的头像,仿佛有人陪伴着,即使不说话,也不会感觉寂寞。
      但时间久了,几十个好友头像慢慢变灰,望着那一个个头像,有些陌生了,有些铭记着,陌生的不用去翻新记忆,铭记的也会有忘记的那一天,网络就这样无情吧,其实不论是陌生的还是熟悉的,都是有故事的,偶尔的,也会有一丝丝遗憾。
      无聊的时候,想找人聊天,对准亮的头像扔去一个炸弹或是妩媚的表情,很多时候是遭遇浪费表情的尴尬,于是,莫名地失落起来,感觉自己被他们遗忘了,甚至于希望在我想聊天的时候,有聊友能心灵感应,未语先知,但很少能实现这份痴心妄想,极其偶然的歪打正着,会让我窃喜良久,最终归结为缘。大概潜伏了太久,心里也开始扭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7 15:53)

   (知道西西女儿离开的消息,心痛万分,无法安心工作,老想着她胖乎乎的小手,亮亮的大眼睛,还有那呶着的小嘴儿,那么鲜活,那么可爱,心中很是不舍)

                                  

            小胖,宝贝儿 

            去年的六一

            你还只是一粒种子

            但你是爸爸妈妈的希望

 

            今年的六一

            当爸爸妈妈还在为你设计节日的时候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1 22:51)
标签:

杂谈

    某人不在家,我努力想当个好妈妈.
    今晚想着天天吃那几样菜,怕儿子吃腻了,想了又想,决定做两道新鲜的,一个牛筋烧豆腐,一个肉末茄子.
    刚才儿子吃完饭来对我说:'老妈,那盘茄子让我一吃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一听,心里那个激动啊:'是不是在哪家饭店里吃过的味道?'儿子慢悠悠地说:'开始的时候还想不起是什么味道,当我发现一片生姜的时候,我茅塞顿开,完全就是酱瓜子炒生姜丝的味道.'你瞧瞧,这小子批评人还真有一套,咸了就咸了,拐弯抹角地损我,让我吃力不讨好.
     唉,失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金融危机是当前最流行的字眼,频频出现在电视、报纸、网络等媒体上,人们除了从媒体上接受到的信息外,对金融危机的形成和真正的影响还是陌生的,所以除了恐惧外,没有更多的理解,正因为只有单纯的恐惧,人们自我保护意识提高了,信任危机也就随之产生了。

    由于金融危机的出现,大多数企业的销量逐渐萎缩,昔日风光无限的企业因此蒙上了不祥之罩,曾经趋之若鹜的供货商变得谨小慎微,购材料必须先付款再供货,不再相信企业的实力和前景,而终极客户往往因为企业的销路变窄趁机提出延期付款和降价等要求,这对大多数企业来说是一种残酷的落井下石,中间企业往往就在客户和供应商的双向夹击下崩溃,销路不畅,供应受阻,导致中间企业解体破产,同时由于中间企业的解体,与之关联的客户和供应商必然缩小了经营业务量,从而步履维艰,很快也就失去了生存能力,把自己也逼上了绝路,出现了恶性循环。这让我想起诗人曹植的一句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其实,客户、企业和供应商是在一条经营链上紧密维系的三方,任何一方出现问题,其他两家都会受到影响,这是简单的道理,然而在面临危机的时候,每个个体都只考虑自己的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6 12:56)
标签:

杂谈

     不是俺做的,是俺家那人做的,俺也摆上来显摆显摆,主妇和咸菜经常用吃的吊得大家流口水,俺也来两张,流不流口水就看各位的控制能力了。 71

   黄瓜,肉泥,蛋皮。山药,香茹~~~

 9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2 15:27)
标签:

杂谈

 前两天参加了市妇女代表大会,一切皆按预定的形式完成,我举了手,填了选票,吃了饭,拿了纪念品,高高兴兴开会去,平平安安回家来,感觉真好。

 我没有在那进一言的纸上写字,因为我没来得及在博里开会,听取姐妹们的意见,我一个人作不了主,我想说的或许只代表我一个人,我代表的是全市的姐妹,我不能借机为自己的事打埋伏。

 虽然开会的时候很轻松,但心里却一直盘算着开这样一次会得花多少票票,有点心疼,只怪我的职业不好,跑哪儿都算账,算下来吓自己,以后得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6 14:46)
标签:

杂谈

      阴差阳错打出一行字“我明天去世”,这五个字深深触动了我,坚信是老天的预言,为什么没来由地跳出这样一行字呢?我不害怕死亡,这一点我自己都想不明白,衣食无忧,工作顺利,为什么面对将至的死亡没有一点害怕和对生的依恋呢?这是不是人们普遍认为的社会冷漠?我也冷漠到不再关心自己是活着或死着吗?想想都可怕。 
    看到那行字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果我死了,儿子怎么办?”,那天我很晚下班,认认真真地整理了办公室抽屉,把所有能留给儿子的东西装在一个小盒子里,也许在我的潜意识中我也只是儿子的一张支票,没有了我,他有一张支票就行了,呵呵,这样想着倒坦然了,如果我离开了,那儿子还是有希望,有未来的。 
    告诉闺蜜我的怪异想法,她大笑不止,最后说:“你真是太可爱了”,唉,我可爱吗?她竟然没有舍不得我,臭良心的,一直不把我当回事,说真的,她还是不信,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可是认真地在考虑生与死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曾经非常迷恋自己的博客,就如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上班的时候一有机会就打开它,忙着回访,忙着更新,然而,后来渐渐失去了热情,终于在一段时间后忘记了用户名和密码,再也不能打开自己的博客了,今晚我终于突发奇想,想到了博客,居然也打开了它,哈哈,一切完好.

    昨天是情人节,不是一个快乐的日子,但是一个新的起点,但愿美好的日子就在不远的将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头论足
    下班回家,停车的时候,底楼的老太和女儿在院子里说话,那女儿一直是高分贝的,经常把孩子丢给老太,隔几天才来看一回,小女孩儿在院子里跳来跳去,高分贝说:“唉,今天又花了五十多元,给你们买这买那的。”老太陪着笑,说:“你下次来什么都别买,孩子吃的,我买。”高分贝还嚷:“老的一袋用的二十几,小的一袋吃的又是二十几,钱真不够花。”小女孩听了,急忙跑过去直叫:“妈妈,妈妈,不对!二十几加二十几才四十几呢,你怎么告诉奶奶你用了五十几元呢?”高分贝气急了,扬手给了小女孩一个毛粟子:“你才上了几天学?知道什么?我算账是不是不如你了?二十五加二十七是多少?不是五十几是多少?就你话多!”小女孩委屈地哭了起来,老太忙拉过孩子搂在怀里,小心地哄着。我没再听她们说什么了,这高分贝真不是个及格的妈妈,小女孩儿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6 15:10)
分类: 胡言乱语
 

虽然我心高,但胆小,很多的事情仅仅是想想而已,付诸行动的很少,婚姻中有了心痛,擦一把眼泪就过去了,工作中有了伤心,发一通牢骚也就认了。说不上是好是坏,反正我就是这样生活着,这样埋怨着自己又听任着自己。

这两天,大嫂心情低落,一家人都围着她开导,让她暂时在家呆着,不要难过,说起来轻巧,其实,我们也知道不伤心才怪呢。年前,大嫂是一家大商场部门经理,年薪八万,另外还有挂靠单位的私家车,每年给报销一万多元的费用,对我来说,这已是相当满意了,但是,大嫂却在春节后辞了职,让我们全家人困惑,大哥在反对无效的情形下,气愤地宣布:以后有眼泪不要回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