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朗朗书房
朗朗书房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941
  • 关注人气:2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从感情的土壤里
摘下一朵成熟的蒲公英
对着那轻柔的绒花轻轻一吹
白色的小天使便飞起来了
飞呵 飞呵
但愿
它会飞进你的心田
 
我从思念的大海边
放出一只彩色的风筝
对着那绵长的细线轻轻一剪
斑驳的蝴蝶便飘去了
飘呵 飘呵
但愿
它会飘落在你的身边
呵 远方 缈邈的远方
我看不清你真切的容颜
雨 在我眼前飘
雾 在我心里缠
但愿 但愿
你会从迷雾中走出来
如雨后悄然吐苞的睡莲
 
赵丽宏(1983年4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8 09:11)
标签:

杂谈

 
假如失去了真诚
就像湖泊失去了涟漪
夜空失去了星星
优美的小提琴
失去了弦和弓
清澈的明镜
蒙上了迷离的灰尘
曾经温暖过我的小屋
会变成阴森的堡垒
你的所有的笑
所有的声音
都会变成雷
变成剑
无情地震痛我的灵魂
刺伤我的心
假如失去了真诚
就请远远地离开我
让我们天各一方
默默地回想
那些流逝的美好时辰
也许我们会重逢
到那时
但愿我能在岁月的折皱中
发现一双
纯如当初的眼睛
 
(1982年12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帝同时给我书籍和黑夜,
这可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我这样形容他的精心杰作,
且莫当成是抱怨或者指斥。

他让一双失去光明的眼睛,
主宰起这卷册浩繁的城池,
可是,这双眼睛只能浏览,
那藏梦阁里面的荒唐篇什,
算是曙光对其追寻的赏赐。

白昼徒然奉献的无数典籍,
就像那些毁于亚历山大的,
晦涩难懂的手稿一般玄秘。

有位国王,
傍着泉水和花园忍渴受饥,
那盲目的图书馆雄伟幽深,
我在其间奔忙却漫无目的。

百科辞书、地图册、东方和西方、
世纪更迭、朝代兴亡、
经典、宇宙及宇宙起源学说,
尽数陈列,却对我没有用场。

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我昏昏然缓缓将空幽勘察,
凭借着那迟疑无定的手杖。

某种不能称为巧合的力量,
在制约着这种种事态变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俄)巴尔蒙特
 
我来到这世界是为了看见太阳
和蓝天
我来到这世界是为了看见太阳
和高山
 
我来到这世界是为了看见大海
和美丽的山花
我看遍大千世界
我成了主宰
 
我战胜冰冷的遗忘
点燃起希望
我每时每刻都充满灵感
我永远歌唱
 
痛苦激发了我的希望
我因此可爱
有人能和我比试歌喉吗
没有一人 没有一人
 
我来到这世界是为了看见太阳
如果白昼消歇
我仍将歌唱——歌唱太阳
直至最后一息
 
 
(童道明 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赵丽宏先生,无论身处“文革”乱世,八十年代文化思想的热潮,还是九十年代商品化大潮,抑或世纪之初经济崛起,他恒守真善美,不懈追求光明。童心、青春,大地、故土,命运、灵魂,人世的欢与悲,生活的爱与痛,艺术的变与止,都在他那支笔下粲然生辉。亲情的微语、时代的回响、历史的脚印、远古的叹息、异乡的天籁、人迹和自然……四十年行笔,一声声浅吟低唱,在他的作品中宛如清溪穿行于葱茏密林,曲调悠远。

啼鸟鸣春,人间回暖。作家灵感的羽翼,或翱翔于无尽的天际,或栖息于沉默的怀抱。赵丽宏的早期散文,如破冰春风,倏然而至。刻画往事的艰辛,畅叙青春的激扬,用语谦冲平和,文风隽永真挚。《小鸟,你飞向何方》里钟情泰戈尔的小女孩,《雨中》放学回家的孩子们,生命草,铺路者,独轮车,茉莉花,海之歌,雨花石,物语幽思……灵性与深刻兼具的散文篇章映现世态,更见情感皈依。编读赵丽宏,沉浸于他早期的散文世界,共鸣于他的独语,悲喜于他的奇遇。画面清丽,沁人心脾。

亲情和回忆是作家宏大叙事的主题。他用生活的原色和人伦之美,以平和笔触与浓郁抒情,铺陈出一串串晶莹的瞬间:童年足迹,青涩琐忆,舐犊情深,父子悯怀,款款铭刻于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日,现代出版社出版了我的十八卷文集。面对着眼前这一大堆书,我自己也感到惊讶:这难道都是我写的?我写了这么多文字?打开书卷,迎面扑来的文字,是我熟悉的,每一行,每一句,都会勾起我的回忆。这是我人生的屐痕。面对这些书,我在想,我为什么会写下这些文字?

在少年时代,我是一个文学爱好者,阅读精彩的文学作品带给我的快乐,使我毕生都回味不尽。在当一个阅读者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也会选择以写作为生,没有想过我会成为一个作家。那时,我觉得作家都是一些聪明绝顶的人,他们历尽沧桑,俯瞰人生,是一些思想深刻、感情丰富、才华横溢、想象力过人的人,他们是灿烂而遥远的星辰,可望而不可即。

40多年前,我在家乡崇明岛“插队落户”。面对着寥廓旷野,面对着苍茫天空,面对着在夜风中飘摇的一茎豆火,我沉迷在文学书籍中,沉迷在写作中。阅读和写作,使我忘却了身边的困境,忘却了物质生活的匮乏,忘却了孤独。那时,我不到20岁,身体瘦弱,沉默寡言,常常一个人在田野里沉思冥想。每天夜晚,在油灯闪烁幽暗的微光中,我在日记本上涂鸦,写生活的艰辛,写我的饥饿,写大自然对我的抚慰,写我的困惑和憧憬,我以文字为画笔,描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日,现代出版社出版了我的十八卷文集。面对着眼前这一大堆书,我自己也感到惊讶:这难道都是我写的?我写了这么多文字?打开书卷,迎面扑来的文字,是我熟悉的,每一行,每一句,都会勾起我的回忆。这是我人生的屐痕。面对这些书,我在想,我为什么会写下这些文字?

在少年时代,我是一个文学爱好者,阅读精彩的文学作品带给我的快乐,使我毕生都回味不尽。在当一个阅读者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也会选择以写作为生,没有想过我会成为一个作家。那时,我觉得作家都是一些聪明绝顶的人,他们历尽沧桑,俯瞰人生,是一些思想深刻、感情丰富、才华横溢、想象力过人的人,他们是灿烂而遥远的星辰,可望而不可即。

40多年前,我在家乡崇明岛“插队落户”。面对着寥廓旷野,面对着苍茫天空,面对着在夜风中飘摇的一茎豆火,我沉迷在文学书籍中,沉迷在写作中。阅读和写作,使我忘却了身边的困境,忘却了物质生活的匮乏,忘却了孤独。那时,我不到20岁,身体瘦弱,沉默寡言,常常一个人在田野里沉思冥想。每天夜晚,在油灯闪烁幽暗的微光中,我在日记本上涂鸦,写生活的艰辛,写我的饥饿,写大自然对我的抚慰,写我的困惑和憧憬,我以文字为画笔,描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2 15:43)
标签:

杂谈

 

傍晚,最后一抹斜阳穿过窗外的绿叶,幽幽地照到我写字桌旁的白墙上,开始是许多斑驳的橙色光点,恍若一片微波荡漾的湖泊,然后暗下来,暗下来,光点由橙色转为暗红,并且奇怪地凝成两个椭圆的光团,无声无息地闪烁着……

无意中见到的新鲜的形象,总是会引起我的遐想。对着墙上这两团闪闪烁烁的夕辉,我发愣了,总觉得它们像什么。闪着火苗的、深沉的、在幽暗中执着地透出亮色的——它们,像什么呢?

蓦地,我的眼前闪出一双眼睛来,一双小姑娘的眼睛,一双暗淡的眼睛,一双燃烧着希望之火的眼睛……

也是在一个晚霞似火的黄昏,从街心花园的林荫深处,飘出一阵优美的歌声,唱歌的是一位小姑娘,在手风琴的伴奏下,她唱着:“在那遥远的地方,清泉在流淌,阳光在歌唱,心儿呵,飞向那遥远的地方……”歌声像清泉,叮叮咚咚地在暮色中流淌;歌声像阳光,洒在浓浓的绿荫深处。看见唱歌的小姑娘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在晚风里飘拂,一只天蓝色的大蝴蝶结,随着歌声在她头顶飞舞。她唱得那么动情,我迎面走去,她竟仿佛没有看见,依然优美地唱着:“在那遥远的地方……”

看清她的眼睛时,我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一双多么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西游记》里的女性,我把她们分为三种。一种是神仙:像嫦娥、杏仙、由观音等三位菩萨变化的三仙女、龙女等,她们的美是一种超凡脱俗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她们高贵、秀丽,飘然而来又飘然而去,令人只能仰视,不能亵渎。

第二类是妖精,《西游记》里的女妖很多。我认为这些女妖也要具有美的外表,但她们的美又各有不同:有的凶狠毒辣,像琵琶精、黑狐精、七个蜘蛛精,也都具有美丽的外表,至于她们的凶恶就要靠表演了!有的是善良的妖仙,如铁扇公主、玉兔精、牛魔王的小妾狐狸精,她们艳丽娇媚、能歌能舞、惹人怜爱。

第三类是人间的女性,像女儿国国王、猪八戒的媳妇高小姐、唐僧的母亲殷小姐、朱紫国王后,她们多了些凡俗之气。唐代以胖为美,找寻这些角色要考虑稍微丰满一点的。

 所有这些人物我都要求美化,即使是妖精魔怪也要有特点,可以夸张,但不要丑怪;尤其是女演员更要突出她们的美丽。

  摘自《杨洁自述:我的九九八十一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唐僧是一个可爱可敬的人物,但是这个人物没有吸引住他的扮演者,唐僧的演员居然换了三个!

    第一个是汪粤。

    我到戏剧学院和电影学院去挑演员。电影学院正放年假,学生都不在,他们拿出了表演系毕业班的学生照片给我挑选。我看中了其中的汪粤。

   汪粤进了剧组。我让他到北京的法源寺去学习体验生活。要求他尽量多地学习佛教的礼节和知识,回来好教给大 家。汪粤非常用功地体验生活,他剃了光头,整天穿着唐僧的僧衣。但是他在法源寺住了十天就跑回来了。这使当时的副导演朱小峰很不满意。骂他不能吃苦,当了逃兵。汪粤委屈地告诉我:“蚊子咬的受不了了,不只咬身上,还咬光头!和尚们不许打蚊子,说不能杀生。”

    汪粤给我看一张他在寺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