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snnn
wsnn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245
  • 关注人气:2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徐小斌
徐小斌,作家,现居北京,著有《徐小斌文集》(五卷)等。
 
主要作品:
 
长篇小说:
《海火》
《敦煌遗梦》
《羽蛇》
《德龄公主》
《炼狱之花》
 
中短篇小说集:
《对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调查》
《迷幻花园》
《如影随形》
《蓝毗尼城》
《末世绝响》
《蜂后》
《双鱼星座》
《天生丽质》
《歌星的秘密武器》
《清源寺》
《非常秋天》
徐小斌作品精选》
《末日的阳光》
《别人*花瓣》
 
散文随笔集:
《世纪末风景》
《蔷薇的感官》
《缪斯的困惑》
《出错的纸牌》
《徐小斌散文》
《心灵魔方》
《美丽纹身》
《西域神话》
《大都会:缪斯的殿堂,我的梦想》
《我的视觉生活》
《莎乐美的七层纱》
 
美术作品集
<华丽的沉默与孤寂的饶舌>
 
五卷本文集于1998年由华艺出版社出版
公告
  徐小斌博客文字及绝大部分图片均为原创,凡要转载需经本人同意。
      
我的影集
暂无内容
我的影集
暂无内容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10-12 11:27)
标签:

杂谈

 

中国终于拿到诺贝尔文学奖了,获奖者莫言,实至名归。

现在回想起来,八十年代实在是个文学狂欢的时代。在那个时代里,有许多作品令我难忘:刘恒的《伏羲伏羲》、余华的〈在细雨中呼喊〉、格非的〈褐色鸟群〉、苏童的〈妻妾成群〉、孙甘露的〈信使之函〉等等,在这许多佳作中,莫言的中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一直令我心仪。最初是听李陀说起,我至今记得那一段奇异的描述:光滑的铁砧子。泛着青幽幽蓝幽幽的光。泛着青蓝幽幽光的铁砧子上,有一个金色的红萝卜。红萝卜的形状和大小都像一个大个阳梨,还拖着一条长尾巴,尾巴上的根须象金色的羊毛。红萝卜晶莹透明,玲珑剔透。透明的、金色的外壳里苞孕着活泼的银色液体。红萝卜的线条流畅优美,从美丽的弧线上泛出一圈金色的光芒。光芒有长有短,长的如麦芒,短的如睫毛,全是金色,……这样的描述能够击中人的魂灵,在当时的语境中,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息。在当时的评论中,都提到了小说的神秘色彩。提到了小说的审美价值就在于关注黑孩这种被现实生活无视的失落。而这种内心世界的失落是不能用言语来直接表达的,它是人生命中最黑暗的一种感受,尤其是一个言语失落的小孩子。

其实我觉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7-09 09:00)

章鱼保罗临阵投敌,托马斯·穆勒黄牌禁赛,德国队内发生内讧,教练组战术失误,还有刘建宏突发性的重复连续高分贝呐喊——这一连串突如其来的打击毁掉了高速运转的日耳曼战车!

 深夜盯着屏幕,不敢相信那支青春飞扬的德国队转瞬间变成了一支陌生的球队,他们龟缩一隅,完全没有了那种让技术型球队恐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7-04 09:02)
标签:

体育

 

 

——章鱼神终胜乌鸦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体育

 

 

 

 尽管我深爱巴拉克,但也不能不承认,这部没有巴拉克的日耳曼战车,更年轻更灵活更高速,勒夫的球队飞奔如同天空的流星雨,攻防转换如入无人之境,相比之下,英格兰的中场形同虚设:老迈的巴里根本跟不上厄奇尔的“飞行速度”,而小猪、波多尔斯基和戴上巴拉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为悼念天才作家罗伯·格里耶而作 

我其实是个巨讨厌追星的人,因为,我以为,一个人一旦把心里的喜欢端了出来,亮在公众面前,便会有作秀之感,不再那么纯粹了。但是2005年的夏天我做了一次妥协——为了我尊崇的法国作家阿兰·罗伯·格里耶。

05年是中法文化年,接到法国使馆的通知——格里耶来华的消息让我震奋不已!——一个想象中的天才瞬间化作真身出现,即使是在全球化的时代,依然有着神话般的美妙!

记得当时我问了他两个问题:第一、作为法国新小说的代表作家,我注意到你在不断颠复自己的时候,始终是不考虑读者的,包括你做的新浪潮电影,都带有某种实验性质,并不考虑观众。但是诺奖却授予了另一位新小说代表作家克洛德·西蒙,这件事对你有影响吗?

他回答:毫无影响,他的获奖也是对新小说的肯定。多年以来,我游历了很多国家,我认为一个作家的创作过程远远重于他的结果,另外,一个真正的作家,应当始终坚持自己,不受任何外部干扰。

第二:“我在读你作品的时候,常常想到一位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暇时纵览,忽见某公妙文,令人忍俊不禁,特摘录之,与诸友共享:

某公道:沈从文尝云:丁玲摽梅之年,丑似无盐,而乱若武曌。然毛郎深爱赏此抵得三千毛瑟精兵之文小姐,有洞中开宴会,款待出牢人之句,纪初会也。红羊之岁,丁亦不免,后有客问曰:汝恨毛郎否?丁答曰:吾不恨也。其爱我不得,故令人辱折我,吾何恨耶?

徐批:不愧为抵得三千毛瑟精兵之文小姐,答语何其妙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仅以此文悼念伯格曼大师

                           

    多年以前有一部电影让我产生了一种真正的惊悚之感,那就是《呼喊与细语》。同时我知道了它的导演叫做英格玛·伯格曼。

    瑞典电影大师伯格曼把人与人之间那种隐秘的、令人悲哀的关系推向了极致:死去的大姐因为生前未能得到姐妹亲情的温暖,死后还在渴望与妹妹体肤的接触;二姐因为厌恶丈夫、不愿与之过性生活而竟然用利器剌破阴道,将鲜血涂得满脸……伯格曼的影片有一种魔力,它能够击中、穿透和撕裂所有人的心。

 &nb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7-07-28 17:32)
 
 
 
 一阔脸就变——鲁迅
鱼一阔马上要吃龙料,龙水浅云薄时,只落得偷吃鱼料——木心
 
徐批:鱼龙混杂的时候,上帝也会失去判断。只好请龙委屈点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7-07-25 12:11)
 
 
 

 

我过去很早就说过,我可以容忍大善和大恶,但不能忍受伪善。

可惜,现在的伪善者,为数不少。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谁也不傻,都看得见伪善者得的实惠,于是争相效之。

不过凡伪善者终有破绽——人,到底不是希腊神话里的两头蛇,可以向任一方向前进。人若如彼,则便是磔刑了,俗称五马分尸——那应是非极品伪善者的下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坏女孩'应采儿

 

 

    我在去年八月的博客中发了一篇“《金紫荆》进入倒计时”的博文。到今年改名为《香港姊妹》在央视一黄播出,已经将近一年了,实际上,此剧改过三个名字,《金紫荆》之前叫《美丽季节》,是剧中心领导的创意。看粗剪片的时候,应采儿的出现让我惊喜,谈审片意见时主任开玩笑:“听说你喜欢那个‘坏女孩’?”

    是啊,真的很喜欢应采儿,她明显和大陆成长背景的女孩不一样,有一种奇特的活力、通透和爆发力,不象那种被绳子捆过的。我觉得这女孩前途无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