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2-03-10 14:11)
标签:

杂谈

朋友问我,你在rebel个什么呢?
说得就好像,我做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因为我想做,而是在憋着劲惊世骇俗一把,或者要跟谁过不去似的。

编发小一周了。要说新发型能唤起隐藏的新人格这事真不是盖的,自从把头发搞得像个小朋克拉拉一样,女生缘就爆棚。

我累了,我要休息。我要睡得足足的,我要少喝酒多喝水。才做一点点俯卧撑,就觉得腹肌隐隐酸痛,还是把健身捡起来吧。然后存一丢丢小钱,好有钱可以搬家,还可以在春暖花开之际买新衣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16 14:50)
标签:

杂谈

我的身体就快要练出草履虫一般趋利避害的应激性。

晚上躺在床上想前尘往事断肠诗,想得五内俱焚、困意滚滚。临睡着之际,脑子里闪过不知哪里瞄来的一句话,大意是,如果想一件事不能让你比吃饭睡觉更快乐,就不要不吃不睡地想它。于是放弃抵抗,直奔乌有乡。

午夜梦回,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号啕大哭,说我做了XXXX就是为了让你喜欢我!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当时并不知她是谁,很心疼,走近想安慰,却说不出话来。心里默默地想,其实我并不认识你啊,何谈喜欢呢。

醒来发现,哭的是自己,心生怜惜的是自己,淡漠的也是自己。
原来外面没有别人,只有自己,由外境触动的,也只是内伤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18 19:55)
标签:

杂谈

最近频繁地跟人讨论学术女之类的问题。大概的论点是我不擅长读书。对方就要说了,你不擅长读你读那么多干什么,还非挑难的读。其实你们都不知道,我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大部分时候宅着、小部分时候痛苦地学着、更小部分时候到处晃着玩,跟到职场里打打杀杀相比,我还是觉得前者舒服一点。

再往后我就不玩了,挣白菜钱操白粉心的小白领完胜不挣钱还被以不能毕业相威胁的女博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6 06:14)
标签:

杂谈

博客左侧的一排链接,多数四五年前就设在那,久不联系的昔日好友。
今天无聊一一去点开,十有八九都已经失效。blogcn不复存在,space也是。倒是我这个十分犯懒的博主,居然守着新浪这一亩三分地笔耕了五年。

qiqi的日志只剩下一篇,
有一天,我闭着眼睛,抱着你。我知道,你在哭,我还知道,路上的人们正看着我们,说我们庸俗。 
我才不管。
让我突然把往日都记起来。他应该研究生早就毕业了,他故事中永恒的女主角也早嫁作他人妇。民谣网02年武汉聚会的纪念专辑还埋在我硬盘的角落里,还依稀记得去铁道学院找长安玩的情景。

有的回忆翻都不敢翻,生怕看到那个又幼稚又愚蠢的过去的自己。唯一还有一点踪迹可循的是大一时周末坐着808绕过半个三环去燕子家一块做饭吃。再次相见已是临出国前,她已经搬到了离我步行五分钟的地方,就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4 08:06)
标签:

杂谈

来英国后,搬了多少个地方了呢……从Bristol算起,先是安静的WC(全名是啥我都给忘了,就记得这个有歧义的简称),然后是无可指摘的DC.

后来,要转校,提前一个多星期才知道自己不能继续住下去,急匆匆地租了台湾大哥的房子。然后是伦敦北四区、玻璃上有个洞的房子,还很贵。

再后来,来到谢村,先在CQ短租房暂住。然后花了一个星期发狠找了现在住的地方。九月过后,还不知何去何从。

短短一年半,六处房子。

初到谢村时,行李很神奇地压缩到了两个箱子,和初到英国时一样多。过去的一年仿佛看不到踪迹。
还是一直没有安全感,总觉得终归要离开,不敢往家里添置东西。连买一件厚外套,都会想:到时候回国要怎么运回去呐?
相反,对旅行、收纳用品热情见涨。买了新秀丽的大箱子想着要用一辈子,买了符合欧洲廉价航空规格的小箱子,又买了65升的登山包。看到任何日常用品可以折叠起来收得小小的带走就觉得很有爱。

一直是到了西班牙,才觉得一直在路上的心态也没大意思。纵有良辰美景,更与何人说。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8 10:01)
标签:

杂谈

越到考前,或是deadline临近的时候,就越是焦躁。却又伏在电脑前不敢挪窝,整个一效率低下。结果副作用就是网购。

买了18磅的耳机。H&M打折到不像话的裙子。去音乐节要用的露营设备(以及没完没了地捋即将到来的Rockness要带东西的checklist)。Hugh Laurie的书和碟(然后就发现自己光驱无耻地坏了)。Clarks打折的包包(咬牙买的Longchamp包包新鲜劲并没有过完)。水壶(那个被我用指甲油画上涂鸦的塑料水壶在巴塞罗那弄丢了)。吉他弦。

已故雇主恩断义绝,欠我40磅没给我。今天试着打电话讨要,没人接。

还有两篇半论文,新的学生生涯又要告一段落。不觉得自己会再接受系统的以获得学位为目的的教育。上了无数个自以为的“最后一课”,没良心地发现自己并没有多伤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0 01:07)
标签:

杂谈

就像转一个圈又回到原点。但又不太是那么回事。
人果然是不能闲下来。丢了工作,每周生生多出来二十多个小时,就开始瞎想。
我希望失忆,然后所有的事情回到最开头,可我又舍不得洗掉中间。
问RTK她和NT怎么样了,她说,我们做回朋友了,I've never been happier.
我也有恐惧。我的恐惧之一是,没有办法原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30 11:41)
标签:

杂谈

工作,领5小时工资干7小时活。
每天重复说同样的话大约50遍。
每年有3千万人无家可归,200万人喝脏水而死,我平均每天帮他们搞到大概80磅,这是一些挥之不去的数字。

王子大婚,我不知道那么多人那么瞎激动干什么。他昏又不是你昏。
Kate will, will you?

有一个不喜欢的人,不停地跑来看我页面,你别看了吧,没劲。
当然了,在这里说ta也听不到。在听得到的地方说,又显得我矫情。

深夜的图书馆,是交友,卖萌,吸草的好地方。被勤劳而不靠谱的黄人和棕人占据。

Z去了长沙,我猜ta要有一肚子感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2 07:22)
标签:

杂谈

新学期快乐充实得我一度想写童稚体:“春天来了,新学期到了,鸟儿在枝头唱着歌,小花小草都醒了,我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去上学。”

 

开课一周,大事记如下:

相机修好了,分文未取。

4月份将会很忙,5月份要交tnnd一堆论文加起来差不多两万字。不过据说easter假期木会来欧洲旅游,我要用尽全力地插一脚。

要去周边小镇的小剧场做调研,连交通费都不报,但可以跟剧场经理演员什么的聊天。

要去组织一个当地的活动,规模待定,主题待定,形式待定。由于设备是烧钱的大头、再加上我们班异想天开兴趣庞杂的同学比较多,所以估计不可能是音乐演出为主。但无论如何,大四下学期那个“明明知道要把自己忙死却还是兴奋得不可救药”的感觉又回来了。

注册了gym,得空就去。也不是多近,但愿不是三分钟热度。

哎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3月下旬的国际语言节,我去教光荣的长沙话啊长沙话。还要跟戏剧学院的童鞋们合作一个快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24 04:12)
标签:

杂谈

小时候常常看那些指导剩男剩女的抒情散文,大意是,如果你做到了如下多少条,你就能享受孤独,保有平和的内心和优质人生。

其中一个重要范畴就是,女生如何“爱自己”。常见的建议包括:花大价钱在内衣睡衣而不是外衣上。重保养但不要老化妆。没事闲着不要老比勇斗狠或者舌灿如莲,而是多读好书丰富精神世界。晴带伞饱带饭以免突发情况来临无法独自应对。爱情就像奢侈品有了固然好没有也不要老惦记着。

于是我发现了爱自己中一个微妙的趋势,就是,把力气花在只有自己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