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小镇上啤酒厂

作者:谢君

 

关于青春年华,我的最深印记是晃悠蹬着一辆自行车晃悠。晃悠在哪里,小镇上的四大家族。晃悠干什么,等待撞上一辆女式自行车,然后擦出火花。

在那时,我是太无聊了,无聊到差点成了清教徒。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工作在钱塘江边的一个小镇,小镇居民都是有信仰的人,因而,无论我出去买烟,理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9 11:31)

散文| 1940年的大雪

作者:谢君


 

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足不出户苦苦修订《航空演习》至120页时

忽闻诗人江一郎英年早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在容纳世界、驾驭世界和表达世界

 

 

如题,我以为是诗的内在使命,虽然很长时间是被遗忘了的,作为不着边际的宏大叙述被抛开了,但我以为写作是需要有一个视野的,一个诗人需要超越自我,将心灵与生命发散到更大的时空中去,与此同时,诗歌的叙述无疑也将飞翔起来。

在中国文化的积累与延续中,屈原、谢眺、杜甫、张若虚、白居易、吴伟业以及柏桦等,他们的作品在时空上极为阔大,世事变迁,世情交织,笔墨之重,可以一诗承载一生,承载百年甚至永恒的时空,读之如挺立于地平线上,也如进入一个大平原眺望,旷远的慰藉令人震动。这是一个传统,即史诗和纯粹的时空陈述。也许唯其如此,诗歌才是一把沉重的钝刀,屠龙刀,唯有这样的穿透力,在传递与跳望人性和人道上才足以最为充沛。我想诗歌的感觉应该如是,我也一直惦记着几个外国诗人,像布罗茨基和沃尔科特他们。沃尔科特说诗歌不仅是心灵与人生的回声,还是一个民族的回声,我觉得有道理。

十年前,我希望写个长诗突破自己,向更高迈进,但失败了。那个诗叫南方之书,写了三百余行就中断了。停留于纯自然的状物写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0 06:35)

逝去的青溪

作者:谢君  

1

溪水狭长,缓缓流淌,阳光在空中噼啪炸响,特别明亮,我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故乡的木帆船 

作者:谢君  

五十年前,在浦阳江上,有一个美丽的踪影,那是穿梭其间的木帆船。斜阳下,芦苇飘摇,水波细漾,船上的人嘻嘻哈哈,兴高采烈,后艉舱面已经支起桌子,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散文:桃源乡的1942 

作者:谢君 

四月初头矮子到,径游街上一烧光

谢家立起维持会,尖山顶上修碉堡。

------桃源乡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1 09:14)

尖山街忆旧

作者:谢君

 

1

在人们的记忆中,南方的小镇多少都带有一点古老而美丽的色彩。客观地说,我的老家尖山街即是如此,堪称赏心悦目。镇外一条江水长流,叫浦阳江,源于浙中浦江县深六十里的深袅山,它所流经之处写在地方志上——北流一百里入诸暨县,又北流一百五里入萧山,又北流六十里归于钱塘江。浦阳江在路上汇聚了会稽和龙门两大山系千壑万渊的溪河,来到这里,有时深潭徜徉,有时湍鸣激急,有时蜿蜒宁静。

江上有木帆船南来北往,高高飞扬,但常见的情景,是鱼船你追我赶,得意奔驰,船上的人,有划桨,有撒网。撒网的人似乎轻轻一抛,那渔网便腾空而起,从天而降,在空中呈现为一个圆形覆于水面,水波粼粼中,鱼虾便尽数入网,白花花一片跳跃。

这是一个渔舟唱晚的小镇,江上的小船,我乡俗语两头扛。船形头尾高翘,约六七米余长一米半宽,船上无舱,前后设两块木板作座位,可以过潮,可以挟装河泥,也可以船上吃睡。船只行动用的是划桨,不是橹篙。因船只前后嵌有圆形短杠,下水时,前后各一人共两个人抬船,这个特征是船名的出处所在。尖山街上的渔民,每次撒网回来,泊于江边埠头,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1 08:14)

星夜的巷子 

 

今夜仍是那以往的

仍有星河倾斜在十二岁的小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山水逸事之:

 

山水逸事

 

1

历史的画面轰的一声翻了过去

随之是市朝迁改,一曲江南好骤然而止

一个哺育小鸟说唱的小镇突然遥远

最后的别赋是一九五零,落日已经装载

船帆掀起骇浪,水程六百里

星光六百里,富春已将孤独隐藏于

山峦的攒动之中,静静的兰溪江忽又飞扬而来

水通南国三千里,你的木帆船要走到浙西

李清照避乱流寓的地方,劫后余生

在江山,静等天年已在斗笠组

社队的光阴妙手巧裁,早起没有延误

早起的故人是梧桐,梧桐苍郁

谨慎地与星辰为邻,天上的星辰更替着

浩瀚无比的拼贴画平静而欢愉

偶尔疾速远飞奏出鸣响

像一只黑颈长脚的鹬鸟蹿过我们头顶

 

2

屋脊斜倾,黑瓦细细重叠

东墙外的巷子叫西市街,西市街中十八号

水壶沸腾,米饭沸腾,时光

总爱在小铁炉中悄然隐匿,噗噗直响

然后化作一道缭绕的白雾

此事由来已久,静谧而安详,桐花的静坐也是如此

当一个小镇从往昔的镜头中起身

并为我们吐露拂晓的秘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谢君
谢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308
  • 关注人气: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诗文观:

文学非人学,乃天地之学

力以山川,明以日月

上下千古,纵横四海

 

个人诗文不得转载。

通联:311200 杭州萧山区

电话:13656670136

邮箱:652397555@qq.com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