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新疆旱子
新疆旱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14
  • 关注人气:2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这些朋友
博文
标签:

杂谈

人行道上碎纸片、包装袋、烟头随处可见,有的甚至堆积如山,车站内也是垃圾遍地都是,车辆过后,马路上还能“飞”起一片尘土。很难想象,这是乌鲁木齐城区的一个角落,而这个角落,就位于乌市西山路104团附近的沿街道路。春节后,这里的大批保洁员撤走,导致长时间来沿街道路垃圾遍地。

    从104团车站一直到四道岔附近,人行道上碎纸片、包装袋、烟头随处可见,车站内简易的垃圾桶装满了垃圾,垃圾掉的周围一圈都是。马路边沿更是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灰尘带,堆积的灰土夹杂着各种行人丢弃的包装纸,从汽车压过的痕迹来看,明显已有一段时间。

    104团车站的一位岗勤说:“去年12月份扫过雪以后,这的环卫工人就被撤走了,也不清楚是谁管,现在就社区新派了一个环卫工人在打扫,街道这么长,哪能打扫的过来,我们实在受不了了就自己把车站跟前的位置扫一扫,要不然这都站不了人。你看BRT车站那的马路,那土都落得那么厚了,也没人扫。桥上面都有人打扫,桥下面就没有人管,”执勤人员一边说着一边将口罩向上拉了拉。

    兵团第二师104团西城南社区何书记说:“去年春节一场大雪过后,负责西山路段的环卫工人就全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8 20:38)
寒夜高挂
这夜啊,本就该是冷的
像极了今天
当然,我并不是说这夜不好
它身上总该有几处好风水
有时,我带狗一起看这黑色的空气
以为这样能看透
一张愁眉苦脸上面的眼睛
每天这样看也不是办法
偶尔能遇到月亮
这只天上的猴子 养着太多的疑问
有时,我站在路边
幻想手中有一把前年打马过草原的鞭子
对着空中使劲的抽打
我本想多听听这痛苦的声响
不曾想寒夜高挂
徘徊如我口含尘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4 18:14)
标签:

文化

分类: 『太阳 *火焰』

西山短篇
1.
其实,马匹奔跑,也能敞开蹄子
但他写过的马,四脚朝天
一匹黑马,一尺夕阳的烂布条
挂在云里
那是山,尘土的山
丢了三把斧头的汉子
在山上,捞出来落满草地的星辰

 

2.
双手静注,我是诵读心经的人
倘若我能坐下来
坐成一粒尘土 一片叶子
会比翅膀低
我了然一生,飞过北方的西山
这山上,三种花草,五种颜色
解决了我半辈子的恩情

 

3.
不要奢望恩情,在烛火熄灭前
一群蝴蝶,打饭归来
她们占有天空、自由和梦想
我知道这些
但我绝不开口,风却吹鸣

 

4.
6月14日,踢球归来
这座西行的山丘,头顶乌云清凉
真该和它谈谈
两年了,它用夜晚塑造鬼魅
以星光拾掇病痛
它容忍我,蒲公英枯了
它痛啊!痛的滚在地上、空中
散布着积蓄已久的暴力

 

5.
西山附近,大片的柏油开裂
土地写信
它巨大的动脉血管扔在地上
我深信,这家伙肯定见过不少人
有多少坏人,就有多少好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6 13:00)
标签:

文化

在这个岁月里
雪是稀少的
雪的眼睛是稀少的
在那些草原上,我相信有些事情
是别人看不见的
比如一条古道上的人和事。
我更愿意去古道上
用一匹马
一把辣椒和盐
祭奠他们。他们多像这个春天
我独自一人
走在十万雪花里

 

此刻,昭苏是祖国的尽头
一棵果树上
仅有的星星。每当我走在这里
我心情安静
归心全无。是啊,谁能看到我
这个陌生人
拿着一年前的干粮
找到你。我找到你,真是幸福
那些多年前的故事
你还记得吗?
那匹马还在夏特,在夏特的草根深处
一定还有些史诗
没有人讲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3 18:54)
标签:

杂谈

也许,真的有那么多色彩
来到这世上
此刻该谢谢这个地方
它明媚的雪色
一望无际,石头连着天

 

天黑下来之前我看到
大街上逐渐涌动的人潮,裹紧了
那一扇扇大衣
背后天堂的烟囱
是啊!天黑下来了。
在这个朝西的山上,我应该更加独立

 

普通的土和普通的石子
它们想通了
干净的笑声让我想起秋天
想起那一朵朵
落叶惊奇的哭声。
那哭声好惨,像一声长长的悲鸣

 

在这巨大的色彩里,我没有睡梦
不想说话
周身无一物。因为它的巨大
压着我,但是我不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0 19:25)
标签:

文化

分类: 『太阳 *火焰』

他们所不知道的
这白色的哀泣
让人再一次感觉到柏树林的不安
那种沉重的
铁的质感
又一次在这个下午
沉寂到我的皮肤里
好吧!我知道疼
那骨头生疼的厉害,我喊不出来
一声也是一次漂泊
在枝干的城市
我看到白色的绸缎、白色的呼吸物
倒挂着
像一条隐形的天空
而此去也许还有些时日
周围逐渐铺展
细小的寒意覆盖了你穿过的鞋子
在那些白色的房子里
一支风笛
吹奏着关于陆地的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6 19:04)
标签:

文化

分类: 『太阳 *火焰』

它是草原上唯一的盲狮子
抖动着双眼
在唯一的河谷里
埋下三十里的良知

 

梅花鹿已经在荒原上扎起帐篷
它们白色的花朵
盛开着秋天的果实
这些泛红色的原住民们的脑海里
藏着一把星光

 

狮子独身一兽走着
一条路
它看不见脸庞上那一朵朵梅花
一堆堆来年的陷阱
通向远方国王的城堡

 

偶尔,它能看见月光如水
三千里的土地上
羊群再次回到狮子的眼睛里
那一汪泉水
突然涌出血的建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0 19:24)
标签:

文化

衔接式的雨
在空中
有翅膀般遗憾的美
它不惊
不愿意俯视

 

在城市
人们躲藏它
修饰它
果断的出手
向迎接出生那样
一点点的
从心口出来
变成落叶
台榭

 

我的秋雨,我的伴娘,我的落叶之下
半尺庙宇中端坐的神灵
你在这个下午
美如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8 15:28)
标签:

文化

我从来不和他们谈这个城市
城市里有老鼠
没错 老鼠从图书馆偷来
达芬奇
那个老人的眼神里
漠视 或者对黑暗的另一种揭示

 

他们所不知道的
阳光只有多年以来的模样
巷子绅士
通往夜里 这不是应该有的智慧

 

一贯如此
地图打开之后 沙漠成了铺盖里的棉絮
总有一天
我要让草地恢复
野外该有孩子的眼睛

飘满都塔尔和大海的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简介
旱子:1986年生,甘肃陇东人氏。诗歌学徒,浪子,民间歌手。偶尔吸烟,善饮酒,对风水学说、星相学有独到见解,曾经长时间浪迹于上海以修理自行车为生,现居边城鸟市,观天相,祈福,当记者。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