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财经要闻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高鹏程1
高鹏程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080
  • 关注人气:9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朋友们好,这个博客上的文字是我随手所记,只是一些草稿,若要转载,请事先联系。xsgpc@163.com
   
分类
高鹏程简介
   高鹏程,网络ID:霜林晚、晒盐人。1974年生于宁夏,现居浙东沿海。诗文见《人民文学》《诗刊》《散文》等。
同学
搜博主文章
海边书
暂无内容
哥林多前书13:4-8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

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

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

 

博文
置顶: (2017-05-12 15:53)
朋友们如有需要请留地址,手机号,或者加我微信:13819831615.留言
写清楚地址,手机号,需要的书名和数量。我收到后快递寄出,收到书后微信红包、转账或者银行转账都行。

我的银行账号:工商银行浙江象山支行6222003901102084902  高鹏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5 12:21)
分类: 海边

 

 

它还在老地方。孤立在一座

不知名的小庙前。

雨水击打着它。

刻进石头里的字,似乎又浅了一些

很明显,它正在磨损、消失。

曾经它是多麽锋利的一道

高压线。它一度把大海

拦截在了四十里之外

现在,它让一道圣旨在时间里沦为一个笑柄

它上面的字带给了它耻辱而它

把带给它耻辱的人压在了石碑下面

现在,沿着金漆门水道

海水持续涌进

涛声持续召唤

海风里的牙齿,继续噬咬着它。

雨水继续沿着“永久封禁大海”的字样

渗入石头内部

远处,有更多的无辜的石碑面目漫漶

它们还在替这个世界承担着更多的不朽和耻辱

 

2017.10.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海边

 

 

因为海风劲利,这里的树冠一律倾斜

连同我们的身体,也被吹得东倒西歪

 

在海岛,很多事物经不起风吹

大风吹净了空气中的血腥

吹弯了北斗的斗柄

吹空了史书上的字符

包括权力、财富、功业……到最后

都成了潮头上的泡沫

 

只有石头保留了下来

只有石头砌成的水井、军营还在

但它们,都成了废墟

没有废墟的历史多么不真实

没有石头的历史显得多么轻飘

 

现在,海风还在继续吹拂

吹过我们发冷的骨头——吹过人心的风

其实比海风更加凛冽

 

海风吹拂——

一个站在废墟上的牧羊女,眼神清澈

她眼中的青草,又从羊群啃食过的地方长了出来

 

2017.10.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5 11:03)

                       

 

 

她放牧了一大片白云。

每天她把羊群赶上山,把白云赶下海。

接着赶进浪花的歌声里。

有时候她捡起遗落在乱石堆里的星星放回海水中。

 

一张纸一样广阔的海涂

一张海涂一样的纸上

像一个东方的萨福,她放牧汉语的羊群

在梦中,她的羊群啃食一些发亮的梦想

 

她只是一个牧羊女。

她要做的,就是在每个黄昏把羊赶进圈门

然后为爱人关紧门扉

然后,静静等待潮水爬上沙滩。

 

2017.10.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5 21:15)
分类: 浮世

徐凫岩上面的鹅

 

几只鹅在徐凫岩上面的溪坑内游弋。

它们会不会随着溪水,滑向近在咫尺的悬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8 08:39)



螳螂之诗

 

前往某地的途中,一只螳螂在马路中间

举起双钳。

直接的后果是,我重新温习了一个成语而那只螳螂

被车轮碾成了齑粉。

我知道螳螂还有一种死法:新婚之后

雌螳螂会吃掉雄螳螂,以便换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徐凫岩和诗人曾谙安讨论诗歌

 

我们在一座名叫徐凫岩的小山村内喝茶

一条清澈的溪水穿村而过

诗人曾谙安忽然问道

什么是诗?

什么是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4 21:44)



下王渡遗址:井

 

无法得知他们为什么会挖一口井。

它距离一条河流如此切近。

也无法得知河流有无曾经改道。他们又为什么离开

时间的确长着一张河流一样的脸孔

井水一样的脸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浮世

惟有死者让我们相聚

 

一位年老的长者意外亡故,人们纷纷从外地赶回。

死亡,像一块强力磁铁,

把流散到各处的铁屑和图钉吸附回来。

元宵、清明、中秋……这些古老的节日

像一只只气球,被尖利的生活逐一扎破

最后一只也难以幸免

回不去的理由总是多于回去的理由。

惟有死者让我们相聚,让我们暂时放下各自的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6 16:56)
分类: 浮世



它山堰

 

它曾横亘在沧海

和桑田之间。

一次又一次,它阻断咸水的反扑

为我们挣来家园和口粮。

一千多年。它维系着稻花香和农业的光芒

我知道它维系的,其实是一种古老文明的命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0 21:16)
分类: 浮世


 

 

 

傍晚去游泳

 

我习惯傍晚骑车去水库游泳

位于半山腰的大化水库,得骑很久

需要依次穿过半个城区

位于市郊的西圃村、殡仪馆和同山

等我到达时,水库里已基本没有人

仰面躺在微凉的湖水里

暂时抛开了地球重力和生活压力

这是一天最放松的时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